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31章 撤退(八)

第331章 撤退(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自从去年战争开始之后,想用土地抵押的人就越来越多。这些人很多都是牧场主而不是农场主……呃……”打了个酒嗝,交易员端起黑麦威士忌灌了一大口。

    黑麦威士忌是中国货,或者说是加拿大从中国北美六省那边买来,再高价买到美国。中国特别工作人员凯文??瑞安知道中国的北美六省的黑麦威士忌价格,两边的巨大差价让他心里面感觉非常不爽。身为爱尔兰人的后裔,凯文??瑞安对于任何与食物有关的浪费以及暴利都有无法形容的不适。为了掩饰强烈不快带来的不适,凯文??瑞安端起酒杯来也品了一口黑麦威士忌。那种甘醇的味道的确大大驱散了凯文??瑞安的不快。

    爱尔兰人有着苦难的经历和记忆。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一直很悲惨,而从1845年至1852年间七年间,爱尔兰经历了空前的大饥荒。在这7年的时间内,人口锐减了将近四分之一;这个数目除了饿死,病死者,也包括了约一百万因饥荒而移居海外的爱尔兰人。

    刚出生没多久的凯文??瑞安就是在这个时候跟随父母离开的爱尔兰,他的父母是如此深刻的诅咒英国,以至于凯文??瑞安在被英国的死敌中国接纳之时,他的精神上不仅没有因为追随黄种人而生出丝毫的心理压力,反倒因为终于能够和英国站在不死不休的立场而感觉精神得到了最终解放。

    在1889年5月24日,坐在凯文??瑞安对面的交易所交易员的脑神经被酒精刺激的格外活跃,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凯文??瑞安的不快。实际上,这位三十岁左右的小哥情绪可是相当激动呢。

    “瑞安先生,现在投资不动产的最好方向莫过于牧场。东海岸的饲料粮价格高企,伊利运河附近的农场很大一部分都是从西部运饲料粮进来。战争进行到当下的局面,从西部来的饲料粮全面中断,大批的牧场主们最初靠杀牲口,向罐头厂卖肉维持。可牲口这样一个劲的杀,总是有杀尽的一天……”

    “……种粮食的农民日子也不好过,战争到现在还算好,如果之后的仗再一路败退,各州都要组建自己的部队,那时候他们一定要向农民大肆征粮……”

    “……当下的局面还能维持,主要是芝加哥没被中国人夺走。一旦出现那样的消息,整个局面都会大变……”

    “……瑞安先生,我希望您能够投资到我这里,请相信我,按照分红模式,我一定可以给您带来百分之一千的利润。如果您的老板真的期待通过这场战争成为大地主,我也可以让他用之前十分之一甚至更低的价格拿到土地……”

    “……瑞安先生!您相信联邦政府或者州政府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会尊重法律和地契么?您真的相信么?我认识一些非常有门路和手段的律师,如果您并没有立刻营运那些土地的打算,那么我可以介绍他给您认识。那个律师可以保证您的土地在战后不会受到损失……”

    最初的那么一段话让凯文??瑞安有些怀疑面前这位脸色发红的青年到底是个交易员,还是个很有眼光的特殊人士。后面的几段话更让凯文??瑞安感觉不爽。虽然凯文??瑞安并不喜欢美国,也不喜欢盎格鲁撒克逊人为主体的国家。然而国难当头的时候不考虑国家的兴衰,反倒处心积虑的想利用这个时机大捞特捞,这价值取向与凯文??瑞安的道德大相径庭。

    不过转念一想,凯文??瑞安也逐渐释然了。特别工作队的任务就是把那些在未来一文不值的美元绿纸换成有些价值的资产。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人不用主动犯险,只需要尽可能得到一些情报就行。在这样的局面下,他利用这些银行业人士多捞些钱也无伤大雅。

    于是在交易员的介绍下,凯文??瑞安和不少其他的交易员与律师见了面。律师们普遍表示了对美国政府在战争期间操守的质疑。

    “先生,战争打的就是钱,而联邦政府最大的功业就是创造了一套向美国人民横征暴敛的体系。”那位名叫黑根的律师看来有些喝过头,他当着好几位有些身份的律师发表对联邦政府的猛烈抨击。

    令瑞安有些意外的是,那帮律师们不仅没有反对或者表现出置身事外的迹象,啜饮着美酒的律师们反倒大为赞同,有一位甚至大笑道:“哈哈!难道州政府就比联邦政府更好么?”

    瑞安在中国的国界内生活了好些年,他的少年与青年时代都在那里渡过。只要在中国生活过,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央政府貌似对收税的兴趣非常非常低。特别是那帮种地的农民,不管是中国人、爱尔兰人、印第安人或者其他什么人,这帮人是不纳税的。

    这帮喝着价格不菲的黑麦威士忌的交易员和律师们能被瑞安所忍耐,很大原因就是这帮人提出了让瑞安不得不认同的理由。他现在若是购买大量的不动产,很大可能会被美国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给夺走。

    “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么?”瑞安问。

    “两条路,要么你完全不被政府注意到,要么政府认同你的行为。只要你还坚持大规模收购,就只有这两条路可走。”看来律师们暂时满足于美酒带来的沉醉感,对问题的解释也没有了那种故作高深的模样。

    这种解释当然没办法让凯文??瑞安感到满意,不过他也只能暂时接受这样的解释。会议散了之后,凯文??瑞安写了一份总结报告,并且把报告与那帮交易员以及律师的建议文件总结起来交给了接待人员。

    接待人员们基本都有欧洲银行和企业的身份,在安全的办公室中把这些文件整理归纳之后,总结的文件送上前往欧洲的船只。这些文件基本都是以荷兰为目标,荷兰的农产品交易中心里称霸欧洲的拳头产品就是苜蓿,欧洲苜蓿干草定价权就在荷兰。

    名义上决定欧洲苜蓿干草定价权的是荷兰的农产品期货中心,实际上最终确定价格的则是中国的苏丹牧业公司。这个公司不仅掌握着欧洲苜蓿定价权,还掌握了欧洲的牛肉价格的很大一部分定价权。中国冷库船把优质牛肉卸载到北欧港口的落地价比北欧当地牛肉价格更低。除非英国认决定禁止中国商船通过苏伊士运河,或者整个欧洲掀起全面抗拒中国牛肉的联合行动,否则中国就能占据越来越大的份额。

    不是没有欧洲国家试图禁止过中国牛肉的入侵,意大利就是其中的先行者。然而欧洲的走私网并没有为之却步,地中海的走私者们甚至兴高采烈的利用意大利牛肉价格飙涨的机会大赚特赚。意大利政府很有骨气的坚持了三年,然后就放弃了。

    中美之间的战争直接中断了原本也没有多热络的中美贸易,隔岸观火的欧洲此时看到的是能够介入的重大机会。

    在佛罗伦萨的豪宅里面,g侯爵夫人咯咯笑着把王明山扑倒在大床上。“我已经等了好些年”,g侯爵夫人先是解开盘在头上的发髻,让柔顺的褐色长发如同瀑布般的滑落下来,接着俯下身解开王明山衬衫上的纽扣。

    外长王明山看来还不是太能立刻习惯这么一股子热情如火的气氛,即便并没有立刻拒绝,他也没有配合。王明山只是有些困惑的挠了挠脑袋,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

    看到王明山的表现,g侯爵夫人有些气恼的问道:“你难道对我有什么不满么?”

    王明山之前还没真在这种时候被女性如此气恼的指责过,这一瞬间他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把g侯爵夫人搂紧怀里,王明山说了句实话,“我现在突然想起了我的职位。虽然是我自己愿意和你在一起的,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同时保住你和我的职务。”

    g侯爵夫人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性,如果她没有聪明到能够拒绝过份的贪婪,大概王明山和她的交情顶多也就是个单纯的商业合作而已。不用王明山详细讲述中国官场的纪律,g侯爵夫人就知道中国纪律委员会人员眼中是没有所谓“爱情”这个玩意,那些负责党政组织纪律检查的人认为,婚姻之外的男女亲密关系是有害的,是不道德的。即便王明山在光复党里面拥有非常高的身份,这种身份也没办法让王明山免于惩处。

    不过这些并没有让g侯爵夫人失去热情。有些情绪在受到挫折的时候就会消退,有些情绪则会在受挫的时候愈挫愈勇。感情往往就是如此。

    “我决定接受苏丹总督的职务……”王明山突然说道。

    没等g侯爵夫人说什么,王明山就反过来把侯爵夫人压在下面。不管王明山的举动多么令人错愕,但是g侯爵夫人并不反对这样的变化。

    两人爽了一把,休息的时候,王明山叹口气,“我在苏丹总督的位置上大概干不了几年。”

    “干不了几年也好。”g侯爵夫人的脑袋枕在王明山肩头,“如果我告诉那些姐妹,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才有今天,她们一定会觉得你是个怪人。”

    “为何?”王明山有些不解。

    “几年前我们开始合作的时候,她们就觉得我们一定会发生什么了。”g侯爵夫人带着满足的笑意说道。

    王明山记得那是中国与欧洲达成瓜分非洲的事情,那时候作为非洲利益方的中国派遣王明山前来参加会议。而也是那时候,韦泽都督也命令建立起在欧洲的金融公司,意大利这边敢出来与中国合作的就是当时新寡的g侯爵夫人。

    “如果你当了苏丹总督,就可以在几年内为所欲为了么?”g侯爵夫人问。

    王明山听到这里之后叹口气,“为所欲为的只是某些私人方面而已。我当然还要为我国的皇帝陛下效劳,而且我本人很愿意为他效劳。”

    “那位皇帝陛下好幸福,有你这样优秀的人为他如此效力。”g侯爵夫人把脑袋埋在王明山的怀里说着。

    王明山并没有回答,对于他的老师兼主公,这种为了个洋妞就利用组织纪律的选择实在是难以称为好事。在民朝的制度里面,东非行政区的首领不怎么受一部分纪律管制。虽然叛国罪这类法律依旧可以轻松让这些人掉脑袋,不过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就可以放松。对于那些没能进步到高级社会模式的制度来说,婚配性质的男女关系决定了远近亲疏。

    当然,这是王明山自己的乱用。实际上他被送来欧洲的目的并非是来当什么苏丹总督的,而是让他暂时领起对欧洲工作。韦泽都督并不认为欧洲各国会为了美国与中国开战,在和王明山谈话的时候韦泽就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如果这帮白人真的能统一起来,大概东罗马就能存在至今。”

    王明山的历史知识没有韦泽那么丰富,他只记得十字军东征的时候各路经过君士坦丁堡的诸侯军都在这座东罗马帝国的都城大肆抢掠。基督骑士们的刀剑在砍向那帮异教徒之前都先痛饮了基督徒的鲜血。

    既然决定要得到些未必完全合理的奖励,王明山也决定要把自己的工作先干好。他对g侯爵夫人说道:“我先去趟办公室,晚上回来!”

    “晚上不走了?”侯爵夫人脸上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不走了!”王明山丢下一句让侯爵夫人高兴的话。

    去侯爵夫人那里的理由是要得知一些内部消息,回到了办公室之后,王明山就看到有新的常规消息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既然身在意大利,梵蒂冈的一举一动自然能立刻传出来。教皇大人发表了一番内容暧昧的宣告,通篇都是什么反对战争,慈悲为怀的屁话。分析员从中没能找出丝毫的明确内容来。不过这倒不是什么,教皇公开发表内容本身就是一个明确的表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