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36章 撤退(十三)

第336章 撤退(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是我能打赢两战争,而是美国与英国会输掉他们进行的战争”,这么一句话实在是有着浓厚的辩证唯物主义的味道,更兼具了一些古典哲学的浪漫气息。恩叔对这话本身不仅没有针对性的批评,甚至还觉得这话实在是令他有种愉悦的感受。

    然而说出这话的韦泽好像没有因此而变得更柔和一些,中华民朝皇帝的职务让韦泽不得不呈现出一名事务官的刻板神色来。用浪漫而跳跃的思维模式去运行严谨冷酷的具体执行,既没效率又很痛苦。

    约恩叔明天再见之后,韦泽就埋头于文件堆里面,他看得最多的正是进行的如火如荼的中美战争。24军从一个营下辖三个连变成一个营下辖五个连之后,编制人数从3万人直接蹿升到5万人。

    不等部队进行系统整顿,24军立刻就投入战斗。先是在围歼美国联邦陆军北方防线的战役中表现出优异的战斗力,24军随即南下开始攻击苏必利尔湖南岸的美国联邦陆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面,24军就配合其他步兵部队完成了两个歼灭战,超过十万名联邦陆军被成建制消灭。

    现在24军正在东进,开始配合光复军在苏圣玛丽的部队对围攻苏圣玛丽的美国联邦军队实施围歼。一旦歼灭苏圣玛丽周围的美国联邦陆军,光复军就完全控制了苏必利尔湖周围,接下来自然是充分利用苏必利尔湖的航运在五大湖地区展开进一步的行动。

    对于24军的表现,这些汇报里面只是有些非常简单的评价。对于这支新式摩托化部队的战功,自然没人去一笔抹杀。韦泽看得出,也有些人对这支部队的伤亡大有耿耿于怀的意思。自打24军前身的那个摩托化步兵团开始,从西海岸到现在,这支部队参加了超过中美战争一半的战斗,这支部队到现在为止近千的伤亡人数也接近全军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一。

    韦泽没去寻找公文里面对这些的说法,他只是把其他内容稍微浏览一遍,然后就命令秘书把最近24军人事调动内容调出来给他。几个小时之后,一张绝不能算短的名单出现在韦泽的桌面上。看了头几个名字,韦泽就直接靠回到沙发的靠背上。

    名单好有冲击力,三个师长换了两个,九个团长换了四个。韦泽立刻就明白自己的宝贝儿子是如何在这么短时间里面就遭到了如此之多的指责。二十几岁的毛孩子对这么多三四十岁的中高级军官动手,要是没有反弹才怪呢。

    韦泽对祁睿的评价整体上比较满意,所以情绪稍微平息之后,他继续把24军人事调动名单给看了一遍。所有替代人员都是从战斗单位中提拔起来的,包括两名师长的职务也暂时由副师长代理。这下整体的事情大概被理顺,24军表现出相当强的战斗力,除了伤亡数字之外,别人也找不到可以进一步攻击24军的理由。

    北美战区前线指挥部对24军的建议是组建一个集团军,让这支部队能够更好的实施包围歼灭战。而这个建议则被战区政委沈心直接给压下来了。沈心告诉前线指挥部,对各个军的合作指挥是前线指挥部的责任,直接交让一个集团军承担这个工作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从韦泽的角度来看,沈心的处置一点都没错。如果以简单组建集团军来冲锋陷阵的话,前线司令部大概就可以暂时不管不顾整个光复军摩托化的问题。韦泽当然希望通过战争来加速摩托化步兵的推进,现在看前线司令部并不乐见变化引发的变动。

    想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只剩一个,就是召开军委会议。老兄弟们已经越来越少,年轻的面孔则是越来越多。韦泽自己在老兄弟里面算是很年轻的一位,即便如此,他也56岁了。在这个平均寿命四十来岁的时代,超过四十岁就是黄土埋到胸口的老家伙。老家伙们一个个因为身体的缘故退下去并不稀奇。在这个年轻面孔越来越多的军委里面,韦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军委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沉默,这让韦泽立刻生出一阵不满来。光复军几十年里面有过各种事情,唯独没出现过韦泽提出问题之后,所有人的反应是通过沉默来表达自己并没有立刻参与此事的态度。

    众人不吭声,韦泽也不吭声。于是就直接这么冷场了。冷场了几分钟之后,阮希浩看事情不对头,他立刻说道:“还是先把其他问题给讲一下吧。”

    “什么事情?”韦泽也愿意暂时缓和一下局面。

    “前线很多部队里面都提出了希望脱离一线的申请。”阮希浩也五十岁了,说起令他非常不快的话题之时,也能看得他没有立刻要发火的意思。当然,另一个原因大概是韦泽在北美战争之前已经提出过这个问题。部队在前线待过一定时间,并且参加过一定数量的战斗之后,就接受部队离开一线的申请。当时军委众人的反应极为冷淡,因为没人愿意和韦泽争辩,所以大家也就冷处理此事。

    “大家怎么看这个问题?”韦泽还是保持了一贯的态度,先以沟通为主。

    阮希浩盯着韦泽说道:“都督,当年我们跟着你打天下,可以说是前仆后继。从永安出来之后,老兄弟们跟着你打了十几年仗的大有人在。现在只是让这些人服役三年,他们受不了啦。这等歪风绝不能助长!”

    “老兄弟们当年跟着我打天下,我一直非常珍稀这份情谊。在座的有老兄弟,也有年轻同志。大家觉得我除了不许老兄弟们胡来之外,对这些老兄弟们如何?”韦泽首先就要达成共识。

    在座的众人自然每一个人会说韦泽对老兄弟们不好,他们逢年过节都要参加各位慰问工作,不少老兄弟在退休之前其实也没啥了不起的地方。倒是在退休之后立刻被尊崇起来。

    “老兄弟们当年跟着我打江山,他们所期待的就是建立起一个人人有地种,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的天下。那时候老兄弟们从不怕死,因为活着的世界就是活受罪啊!同志们,真的是活受罪啊。”韦泽最后重复的部分语气沉重,而且连着讲了两边。但是也许韦泽太过于强调当时生活的可怕,反倒让不少年轻同志们脸上露出了些笑意。

    “希浩,你还记得你刚见到我的时候你穿的是什么吗?”韦泽转头问阮希浩。

    阮希浩眉头一皱,片刻后就摇摇头。这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那时候阮希浩才十来岁,整个人就是个半大的孩子,那时候的事情他真的忘记了。

    “人家说衣服破旧的补丁摞补丁。可那时候广西穷啊,大家补丁都补不了,我第一次见到阮希浩,就见这个十来岁的孩子,穿的衣服一个洞接一个洞。”韦泽很是怀念的说道。

    经由韦泽提醒,阮希浩三十几年钱的记忆也终于恢复了,他立刻连连点头。也不能说阮希浩健忘,自打跟了韦泽之后,阮希浩真的三十几年没穿过破衣服了。韦泽的部下杀满清的军队杀的如此之多,即便不可能每天都穿新衣服,可缝补的布料真的从来不缺。

    “在座的也有年轻同志,你们刚到南京的时候是个什么感觉。谁能用简短的话给我讲讲。”韦泽问道。

    所有目光都落在最年轻的军委成员,也就是后勤装备部门的一位刚40岁的处长脸上。处长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的专门发言机会,他思索片刻,不好意思的对韦泽说道:“都督,我自小就跟着爹妈一起投奔您。一路上部队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后来上学也是跟着部队办的学校……”

    说了这么多,这位也觉得不对,他连忙把话题给拉回来,“我只说一件事,我到了南京之后,南京新盖的钢筋水泥的房子,都要架起来一个半层,放潮。我在广东的时候住一楼,到了夏天,家里面的地就没干过。墙上能生霉菌……”

    “小兄弟,行了。你没受过罪,你不知道。当年的天下,只有跟着都督的人才能说住了长霉菌的房子就觉得算是受罪了。当年没跟着都督的人,挨饿被生生饿死的多的很。”阮希浩立刻就用老前辈的态度发表着意见,“等咱们开国之后,民朝才有说饿死人是个大事的说法。以前的旧社会,饿死就饿死了。没人觉得奇怪。”

    韦泽接过阮希浩的话说道:“所以现在的军人们觉得自己已经为国家出生入死打了仗,他们就有权力要求退役,有权力要求离开危险的一线。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也不应该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时代变了,大家评价生死的标准也变了。”

    阮希浩一愣,军委的成员也是一愣,他们没想到韦泽挑起话题之后,竟然在这里等着继续接过话题。

    韦泽继续从容说道:“如果是旧社会,大家不造反也是个死,造反的话至少能在站死前吃些饱饭。现在呢,大家觉得咱们光复军里面哪一名战士参军的理由是不当兵就要饿死?”

    因为说的是实情,而且韦泽并不觉得这事情有什么丢人的,所以他的语气从容,态度平和。也许是因为这种气氛,而且军委的众人也知道韦泽所说的是真的,大家微微点头,也没有人情绪激动的做出反驳。

    然而阮希浩毕竟是光复军开创者队伍中的一员,即便是能理解韦泽所说的一切,然而阮希浩还是长长叹口气,“唉……,都督,若是开了这么一个头。现在的光复军还是咱们以前的光复军么?”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所有的军委成员或者深深点头,或者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勇敢,不怕死,不怕苦。这些都是光复军的光荣传统,若是这些发生了变化,光复军还是光复军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