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39章 撤退(十六)

第339章 撤退(十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罗斌并不知道祁睿参谋长为什么会露出一种非常不开心的表情。如果是因为退役导致部队战斗力下降,那祁睿参谋长大可带着大家一起向前线司令部提出反对意见。虽然不知道祁睿参谋长到底在想什么,可罗斌看得出参谋长并没有反对退役调整的打算。

    会议就这么开了一半就结束了,会师部的时候,罗斌觉得这一趟实在是浪费时间。回到师部,他很快就到了前线的报告。在二师防区西南部的敌人有些异动。

    24军现在驻扎在苏必利尔湖与密歇根湖交汇处向西南一些的位置上。五大湖中面积最广的有三个,苏必利尔湖、密歇根湖、休伦湖,这三个湖如同一朵三叶草般位于美国东北地区的核心要地上。这朵三叶草西边的那一瓣就是苏必利尔湖,三叶草东边的那一瓣则是休伦湖,三叶草南边的那一瓣是密歇根湖。这三片草叶的中心连接点则是苏圣玛丽城。

    中国光复军与美国联邦陆军从半年前就开始在这里爆发了战斗。随着24军在西边苏必利尔湖地区的大胜,半年的战斗此时有结束的意思。原本在苏圣玛丽集结了重兵的光复军再也不担心敌人有可能从西边来的猛攻,对苏圣玛丽地区的美国联邦陆军发动了反击,一举把大概七八万人的美国联邦陆军反包围起来。

    24军立下赫赫战功之后,其他部队都不喜欢与这支部队合作,特别是那些有着深厚历史的部队。“我部作为都督的亲卫,有信心歼灭苏圣玛丽地区的敌人!”这是第4兵团司令给24军的说明。既然第4兵团如此有信心,24军就在前线司令部的安排下驻扎在4兵团包围圈的西南方向,防备从芝加哥地区来的敌人。

    一回到师部,消息就来了。一支数量在两万左右的美国陆军正沿着“三叶草”南边的密歇根湖北上。这支美国陆军行动相对比较小心,不过再小心也躲不过空军侦察机的定期巡航。罗斌第一反应就是机会来了。如果退役调整不可避免,24军就一定会暂时撤退到后方进行人员更替的阶段。

    调整的阶段当然不可能只干这些,整个部队还要评功,训练,培训。如果想在那次调整之前确定自己能够从代理师长变成师长,就得有足以成为师长的功绩。现在这支自作聪明北上的联邦陆军无疑是快大肥肉。

    美国联邦陆军的常备军不过十万,曾经顶在前线的三四十万人除了包括这十万常备精锐的大半还有各州派来的联邦军队。总数三四十万的部队可以说是美国联邦陆军的精锐所在。虽然美国佬此时已经动用力量征集数量可观的部队。不过这些新征集的部队有三个特点,缺训练、缺军官、缺经验。

    这北上的两万美国联邦陆军应该就是新征集部队中的某一支。虽然第二师只有一万五千多人,可是面对两万没经验的弱鸡,师长罗斌非常有信心。24军军参谋长祁睿上校是一位酷爱围歼战的指挥官,虽然这种作战风格让24军增加了不少伤亡。不过这种风格导致24军遇到的每一支敌人的部队都是“崭新”的。由于得不到之前与24军交手部队提供的经验,他们每次都会犯下相同的错误。德卢斯之战结束后的三次战役都能证明这点。

    “我部请求南下当全军先锋!”罗斌立刻向军司令部提交了申请。参谋长是司令部的最高指挥官,除非是什么必须军长与政委亲自下指示的重大问题,否则参谋长向前线司令部申请之后是可以根据权限调动一个师的部队展开新的战斗。

    祁睿虽然比罗斌年轻,看到罗斌这个鬼把戏还是忍不住笑了笑。别看二师师长说的好听,如果真的让他尽情出发,其他两个师赶到的时候要么就要给二师擦屁股,要么就看着二师独吞战果。所以祁睿就向前线司令部打了个电报,“发现敌人大部队正向苏圣玛丽方向移动,请求允许我部出击歼灭。”

    24军的军长和政委都在前线司令部参加会议,司令部司令官罗永福中将对二人笑道:“你们五万人就要吞两万人,胃口越来越大。”

    郑明伦军长立刻回应:“四兵团十八万人要吞八万人,他们胃口比我们还大!”

    四兵团的头头是原来第四军出来的,第四军原本是张应宸的部下,在太平天国时代曾经强行备东王杨秀清从当时身为齐王的韦泽都督身边拉走。若是按照普通的发展,这种跟过别人的部队是没资格以韦泽都督的铁杆自居的。然而在天京之变中,韦泽都督身边只剩几个护卫,可以说是单枪匹马驰入军中。而第四军上下万余部队立刻归于韦泽都督麾下,不仅护着韦泽都督冲出天京城,更是跟着韦泽都督堵在天京城门外,从天京城中救了很多老兄弟的家眷。

    有如此功绩,第四军以都督铁杆自居,大家也都没办法再说什么。现在以第四军为核心的四兵团试图吞下苏圣玛丽地区的八万美国联邦陆军,大家也不愿意和他们争功。

    “我们会调55军暂时运动到24军的位置,你们24军好好打。”罗永福中将也只能暂时搞一下平衡。一边是老部队,一边是新锐,他也没办法完全厚此薄彼。不过55军这种部队就显得挺可怜,虽然功劳簿上自然有他们完善阵线,不给敌人可乘之机的成绩,但是与埋头吃大肉的四兵团与风一般在在战场穿行的24军相比,55军大概就是个路人甲。

    罗斌师长心里面根本没有55军的影子,他得到出发命令之后马上开始行动。既然对面那支美国联邦陆军并没有经验,罗斌师长就采取了摩托化步兵极为传统的做法。他没有实施远途奔袭,而是迎着敌人就撞了上去。

    先头部队的指挥官是副团长石谦,这位石达开的幼子坐在一辆偏三轮的车头里面,道路上是长长的一列三轮摩托与三辆卡车。摩托化部队就是如此嚣张,四个排的部队就敢冲两万敌军先头部队的脸。

    敌人的先头部队是骑兵,骑兵还没来得及用骑枪射击,偏三轮的队伍就停下来,每辆车上的三名成员就跳下来利用三轮做掩体,密集的子弹把对面的美国骑兵打得伤亡不小。不得已,这些骑兵立刻扭头就跑。偏三轮的部队随即开始追击,两名乘坐者从容不迫的用步枪打着落在后面的骑手。那帮骑兵们中勇敢的就降低速度试图还击,可摩托化步兵早不是那种菜鸟,一看敌人动向,射手们立刻对降低速度的敌人进行攒射。降低速度意味着更容易被击中,那些勇敢者们以生命证明了他们对美利坚合众国的忠诚,也证明了熟能生巧这个规律在战争中的实践。

    敢停的被早早打死,不敢停的也只是死的晚些。摩托驾驶员与乘坐的射手们配合的越来越熟练,他们射击的精准远不是那帮马背上颠簸的骑兵能比拟的。骑兵即便竭尽全力撤退,也在撤退途中一个个落马。摩托兵硬是撵着骑兵,把他们一路给赶回了先头步兵的阵列里面。

    步兵们见到敌人来冲脸,第一反应就是停下来布置阵地。就在他们这么干的时候,卡车拉着部队赶到了。从卡车上下来的不仅有步兵,还有迫击炮和37炮。这些伴随火力毫不在乎炮弹,对着美国的先头步兵就是一通猛烈射击。炮弹炸的烟尘、泥土、石块横飞,加上飞溅的弹片,这帮美国先头步兵遭到不小的伤亡。在这帮美国步兵的恐慌表情中,这支先头部队就大大咧咧拍屁股走人了。

    副团长石谦可没有原路返回,美国菜鸟部队有一个特色,石谦遇到好几次。一旦遇到意外的,正面而来的,强烈的打击,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停步不前。向周围派出侦查队伍,试图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24军曾经派出部队全力猎杀这些美国侦查部队。后来在军部的军事民主会议上,石谦提出了建议。部队寻找一条稍微远些的道路,利用机动力量实施大包抄。敌人不管派遣多少侦察部队,他们的主力都是原地不动。24军要歼灭的是敌人的主力,而不是敌人的侦察兵。

    现在石谦副团长就抱着一支步枪坐在车斗里面,摩托驾驶员正在一条早就标出的道路上行走。石谦回想起参谋长祁睿的话来。

    “我好些年前听一位前辈讲,军队靠的是建设。我那时候不理解,我觉得军队里面有命令有指挥就够了。这建设是什么意思?我那时候觉得建设就是盖厂房,搞生产,后勤想多提供给部队一些装备的话就需要更好的技术与生产水平,所以建设大概就是强化军工产业的建设吧。现在我明白了,军队需要建设。没有建设,只靠命令和指挥是没办法让一支军队每战必胜。”

    石谦很认同把建设与军队战斗能力结合在一起的看法,而摩托化步兵的指挥官们并不觉得意外。摩托化步兵走到今天,并不是给这些曾经的步兵或者骑兵发些新装备后告诉他们新装备怎么用就好。让部队学会使用装备只需要命令和指挥,但是让部队在战斗中发挥出装备带来的优势,让部队冒着敌人的猛烈炮火前进,需要的是这支军队自己有战胜敌人消灭敌人的愿望。

    摩托车奔行,让石谦副团长觉得迎面而来的风非常爽快。方才的战斗他打得很是酣畅,志得意满中,石谦副团长甚至没想到自己其实正在杀害同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