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46章 逐利者(三)

第346章 逐利者(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梵蒂冈开始帮助美国发行债券了。”在英国内阁里面,英国国教英国圣公会的两位大主教向内阁首相讲述着他们得到的最新消息。英国国教圣公会有两位大主教,而这两位大主教的顶头上司是英国王位拥有人,现在他们的顶头上司又成为了印度女皇。

    如果将印度女皇比成英国圣公会的董事长,英国首相自然是公司的总经理,处理具体问题当然得找总经理。大英帝国的总经理阁下和那些执行官一样,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就想皱眉头。英国靠直接建立圣公会来摆脱天主教梵蒂冈的控制,而美国那边则是清教徒立国,加上宪法的规定,天主教梵蒂冈与美国的新教清教徒们尿不到一个壶里。现在怎么突然间两边就开始战争债券问题进行起合作了呢?

    看见老板眉头微蹙,秘书官连忙说道:“这种合作会不会是跟赎罪券一样,教廷用它来敛财的?”

    这话说完之后,就见两位大主教和首相眉头直接皱了起来,秘书官连忙解释道:“毕竟梵蒂冈失去了几乎在罗马的所有产业。”

    如果说这世界上哪个国家是1889年的梵蒂冈最痛恨的,入围名单里面排前三位的大概是大力清洗洋教的中华民朝,以国教来驱逐梵蒂冈通知的英国,以及意大利王国。单论排名先后的话,意大利王国未必就在其他两家之后。意大利王国统一后立刻把教廷撵进梵蒂冈,不许他们再出来。教廷在罗马的大量产业被王国用各种办法挣得很惨。断人财路胜过杀人父母,梵蒂冈自然对此不会坐视不理。然而更重要的是,梵蒂冈也要想办法来营运自己的财产,所以那些梵蒂冈控制的银行自然要寻找敛财的手段。

    “……美国人就肯让梵蒂冈这么做?”圣公会的大主教a对此不是很能理解。

    “……他们要借用上帝的名义来发行债券?下一步难道是要十字军东征?”圣公会的大主教b联想起了历史。

    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梵蒂冈这次都显得在政治上走的太远,现在已经不是那个靠教皇一纸宣言就能激发欧洲各国投身对战争的时代。可当下的局面看起来,梵蒂冈好像对过去的种种颇有留恋的打算。

    “……我们让驻美国大使馆问一下吧。”英国首相最后拿出这么一个解决办法。如果英国自己不能大量购买美国战争债券,同时又刁难美国战争债券的销售,那就等于是与美国为敌。既然英国准备与中国争夺南部非洲的所有权,他们当下完全没有任何削弱美国的打算。对梵蒂冈如此激烈的行动,除了关注一下之外,英国也只能装作没看到了。

    首相既然用了如此的态度,圣公会的大主教a立刻问:“阁下,您不会允许梵蒂冈在英国发行债券吧?”

    “呃……”首相这下明白了两位大主教的态度,英国国教是圣公会,圣公会建立在和梵蒂冈的全面决裂,特别是经济上决裂的基础之上。是否允许梵蒂冈在英国这边卖债券,对于英国圣公会是件大事。

    “两位,请你们放心,我们绝不会允许梵蒂冈在英国卖债券!”首相语气坚定的给出了回应。

    梵蒂冈推行债券的行动在整个欧洲都有不小的影响,法国是天主教影响力极大的地区。法国兵强马壮的时代都在意大利有巨大影响力,拿三甚至在罗马驻军来扶持教皇对罗马的统治。所以梵蒂冈下令动员之后,债券在法国也有所表现。甚至有一部分债券商人尝试在奥斯曼帝国的债券市场出售美国的战争债券,规模虽然不大,但是这玩意还是稍微让奥斯曼帝国的大臣们感觉到某种不对头的地方。

    “我不理解贵国为何要支持美国?中国与美国的战争,贵国的市场上居然销售起了美国战争债券,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没办法让我们认为贵国此举是对中国友善的表现。”中国驻欧洲各国的大使们接到的命令是暂时静观其变,但是驻奥斯曼帝国的大使接到的命令则是要求奥斯曼帝国明确表态。所以大使同志立刻执行了自己的职务。

    奥斯曼帝国的外交大臣眨巴着眼睛,他第一时间没听明白中国大使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外交大臣却也有着反应,他立刻微微皱起了眉头,露出了一副类似“唯我独尊”的傲然表情。这表情看的中国大使微微一笑,这些年的组织建设越来越完善,其中之一就是组织培训越来越完整。例如对于“腐朽堕落”与“朝气蓬勃”这么一个非常理论化的内容,就有针对性培训。

    组织培训里面认为,腐朽堕落的基础是对自己无知的恐惧,而朝气蓬勃则是知道自己无知,基于这种自我的了解而尝试去弄懂那些自己不懂的事情。培训结果是,组织体系要惩罚与纠正的是腐朽堕落,要避免的是尝试行动的无序性。对于个人,则要让大家保持年轻的心态。

    现在全球像点样的国家也就是二三十个,能够在外国当上大使自然是一时之选。大使同志对组织的教育不仅理解了,还能基于这种理解看透奥斯曼帝国大使外强中干的本来面目。

    如果是中国干部,听到这种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先去问清楚发生了什么。如果是接受过培训的人,即便内心接到了震动,也会先告诫自己一下“不要偏听偏信”,接着去应对此事。

    现在奥斯曼帝国的外交大臣听了此事之后,先摆出来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试图让中国大使同志心生畏惧。如果这位奥斯曼帝国的大臣面对的是奥斯曼帝国的普通民众,或者面对的是21世纪的德国政府,这办法或许还能管用。对于生气勃勃的中华民朝的年轻干部,这玩意完全没用。

    “阁下,难道没人通知你么?”中国大使同志用从容的语气问。

    面对中国大使直接询问发生了什么,奥斯曼帝国的外交大臣大概还能表现出一种防御性的傲慢。当中国大使询问难道没人把这方面的消息告诉奥斯曼帝国外交大臣的时候,奥斯曼帝国的外交大臣终于没办法继续维持他的稳定。

    看着大臣露出的动摇表情,中国大使心里面一阵冷笑。封建制度的特点不是职责明确而是权力范围的明确,与那些“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的山贼一比,纯粹的封建制度大概就是有着官方认证的贼寇。

    在民朝,政务首先是要针对发生的事情作出判断,尽可能快的拿出一个原则性判断。以奥斯曼帝国这种垂垂老矣的腐朽局面,统治阶级内部除了一个“我不能玩蛋”之外的个人认知之外,真的有针对发生的事情的原则判断么?

    现在这位外交大臣最痛苦的大概不是被中国方面指责,而是他并不知道发生债券到底是哪位大臣下的命令,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强有力的利益集团。某种意义上,奥斯曼帝国的外交大臣比相信本国大臣相信中国大使。至少中国大使站在挑明事情的立场上。

    “我会调查一下。”外交大臣终于拿出了敷衍的办法。

    “如果阁下不能告诉我们处理结果,我们就只能向贵国苏丹陛下申诉此事。”中国大使神色轻松语气坚定。和这位奥斯曼帝国的大臣不同,中国官员在工作方面是得到了充分授权的。而且各部门之间的协调性远比奥蒂曼帝国强出去太多。

    在奥斯曼帝国的首都,中国大使直接向奥斯曼帝国的外交大臣提出意见。在苏丹,中国节度使王明山正在处理对奥斯曼帝国利弊为止的问题。苏丹在理论上属于奥斯曼帝国属国埃及的属国,也就是说,某种意义上算是奥斯曼帝国的地盘。

    埃及在英国人的努力下基本独立了,而苏丹则被归于中国东非十三郡之一,至少是曾经这么划分过。现在苏丹节度使王明山正在喀土穆研究民朝中央的电文,电文上写了七个字,“可以这么试试看”。这话针对的是王明山对东非行政区的行政改革。东非十三郡中第一个建立的就是苏丹,苏丹节度使也是公认的东非诸郡的头头。现在这位头头就是王节度使,然而王明山节度使视察了东非之后,在8月向中央提交了报告,他认为东非十三郡可以合并为四郡,每个郡都以人种为划分。

    北方的苏丹自然是阿拉伯人为主,靠北的肯尼亚郡则以黑人为主。坦桑尼亚郡当地人可以当作重点培养对象,这地方的黑人顺从性高,纪律性也比较强。至于最南的莫桑比克虽然和坦桑尼亚的差不多,不过可以分而治之。中央回复的很快,一句话就把所有重任都撂给了王明山节度使。

    王明山将十三郡合并为四郡的目的自然是为了与英国人的战争,身为韦泽都督的学生,王明山当然知道韦泽都督对黑叔叔的看法,更清楚韦泽都督并没有在非洲开疆拓土的打算。很多东非十三郡的官员觉得这里既然不会变成中国的领土,那又何必在这里花费心思。而王明山节度使的看法就大大不同。韦泽都督看不上的是采取非洲生活模式的黑叔叔,如果能让这帮非洲人迈入中国生活模式的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