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48章 逐利者(五)

第348章 逐利者(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王明山这是要占山为王落草为寇么?”读完了王明山提交的报告之后,政治局里面大部分人都如此嘲笑。和闪米特三邪教往贴面舞的把戏已经够喜讯烦恼,更不用说王明山要在非洲推行道教。

    道教也许是光复党内以韦泽为首的反宗教份子唯一能接受的宗教。而且一部分人,例如恩叔,他对道教的属性到底是宗教还是神秘主义社团有些自己的看法。不过既然被扣了个“教”的名号,不管韦泽都督如何没有下令对道教动狠手,道教都已经属于游历在“贱民法”打击边缘的危险对象。敢公开支持这样的危险份子,不少政治局成员都认为王明山真的是在非洲被热昏了头。

    “如果王明山能把那些信绿教的都放到苏丹北部,我不在乎让他们在那里割据。同样,在东非建立起道教的非洲国教骑士团,我认为也没啥好反对。”韦泽在政治局里面做出这样发言的时候,一众政治局委员最初都觉得韦泽在和大家开玩笑。

    看着同志们被这个问题逗得呲牙咧嘴的表情,韦泽爽快的先笑了一声暖暖场,接着说道:“同志们,我知道没人把东非当成中国。所以大家对东非的态度简单粗暴,如果东非不能变成中国的模样,那就让东非维持现状,维持非常重要的牧草供应地的现状。我认为有这想法是人之常情,但是非洲总得发展吧。让这些黑人立刻懂历史唯物主义的确很困难,所以近期派遣道教团体在当地搞扩张也不是坏事。至少道教不讲轮回这种大谎言。”

    听了韦泽后面的讲述,一种政治局成员才明白韦泽不是开玩笑,都督这是要玩真的!就在有些人目瞪口呆,有些人急着想发话的时候,韦泽再次用力挥挥手,让众人稍安勿躁。

    “现在我们没办法在东非大量投资,不仅没办法大量投资,每年还要从东非榨取大量的利润。我希望大家用实事求是的态度看待这个问题,我们用十年时间就从东非赚回了所有的投资。从大前年开始,我们每年赚到的钱都是净赚。而且就我看到的局面,我们在未来十五年内会始终保持现在的形势。所以对于东非的手法就得符合现状。”

    听完这段评价,一众政治局委员暂时不想吭声了。富裕的中国从穷困的东非拼命榨取利润,如果不是有现实的数据统计,大家甚至没办法想象这种榨取的强度。虽然这些委员大多数都是反对“不杀穷汉不富”的观念,不过工业国的营运的确体现了道教核心典籍《道德经》里所讲的,“人知道,损不足而补有余”。

    “东非的未来可以以后再详细谈,现在我要和大家谈谈中国的未来。”韦泽说完之后对秘书打了个手势,秘书们揭开了背板蒙着的布帘,一副未来的中国地图出现在众人面前。

    东到北美的阿巴拉契亚山脉,西到马达加斯加,北抵北极,南到澳洲与新西兰,几乎控制了整个太平洋的广阔土地就是韦泽心目中的未来中国。这样广阔的土地对于这帮政治局委员来说并非没有想象,不过用大地图的模式标出来之后,这种震撼力让大家都瞪大了眼睛。

    “未来中国适合大机械化耕种以及中小机械化精耕细作的土地面积有60亿亩。一亩就算亩产500斤,就是15亿吨。就算是未来中国有20亿人口,人均也有0.75吨,就是1500斤,我看怎么都够吃。完成这么一个伟大目标,我们就可以说,在这件事上我们尽力了。”

    韦泽的声音不大,态度也不激动。不过政治局成员都知道这地图上还有好些地区并没有在中国的土地上,特别是标出的美国的那一大块正在激烈战争的状态下。虽然光复军此时占据了巨大优势,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是这距离最终胜利还是有很长的距离。

    “我要求全党、全军、各级政府部门开始向全国人民讲述这样的未来。并且要告诉大家,我们将在土地国有制的基础上对这些土地的耕种权实施分配。现在大概是一户可以分到200亩地的标准。”韦泽依旧波澜不惊的讲述着自己的战略考虑。

    随着一阵沙沙的笔算声,农业部长要求发言,得到允许之后,农业部长立刻神色激动的说道:“都督,60亿亩地,200亩一户。也不过是3000万户。一户就算是五口人,也才1.5亿人口。农村现在人口至少有5亿,只给1.5亿人口土地,那剩下的3.5亿人干什么去?”

    “呵呵!”旁边的民政部部长听着农业部部长的话,硬是被逗乐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我思量不周,你也不用这样吧?”农业部部长对着民政部部长怒道。

    民政部部长毫不畏惧的站起身直面农业部长,“身为民政部的人员,我以我们民政部的角度来发个言。第一,都督标的很清楚,这60亿亩土地的分布都在几个大平原上。第二,这些土地大部分都在北美。不存在就近分地的问题。必须通过移民才能完成分地的工作。第三,我们民政部这十几年来每年都要鼓励山区的人民离开山区,的确有那么一部分山区人民离开了山区,但是还有比例很大的山区人民并不想离开山区。很多贫困地区的土地并没有算进这60亿亩里面,对那些地区的人民来说,只要有一部分当地人离开,他们就能过上让他们很满意的生活,所以这些人并没有移民的愿望。第四,这些新的耕种区的出现,本身也带动了很多新的城市城镇的出现,这些地方本身也能容纳很大数量的人口……”

    当农业部长站起来说话的时候,不少委员的看法其实与农业部长一样。简单的算数计算后,韦泽都督对60亿亩土地的分配模式看起来不仅没有解决矛盾,倒是大有激化矛盾的意思。不过民政部部长的发言又让很大一部分人改变了看法。农业部长是用生硬的模式回应韦泽都督生硬的建议,民政部部长则是在里面填充更多的细节。通过民政部部长的说明,大家发现这种新型农业创造出来的不是1.5亿人口的就业,而是至少2亿的就业。如果再加上那些不肯离开故乡的人口,农村并没有遇到最初想象的巨大冲击。

    就在众人认为问题已经接近说明的时候,农业部长在民政部部长发言后继续开口讲道:“但是谷贱伤农,那些没有离开农村的人民会因为种地毫无利益而选择离开。这种无序行动难道不会造成冲击么?更何况这次分地会持续多久?”

    “你不相信都督?”民政部部长看来已经有些失去耐心的意思。

    农业部长一脸不爽的表情,他针锋相对的说道:“我只是希望能够制定一个尽可能完美的政策,我们现在有时间,不需要那么着急。正因为我相信都督,所以才会挑刺,才会提出反对意见。我看你才是不相信都督的那一类人!”

    “你的意见不对路,哪里有上来就先把话说的想否定整体方向去的?”

    “我是党员,当然会绝对服从组织决议,但是决议中我总有提出意见的权力吧!”

    ……

    争论还算是在秩序内,但是韦泽也觉得有些心烦。他啪啪的拍了拍桌子,让大家先安静下来,这才说道:“既然有人提出要讲原则。这次的规划里面有三个原则。第一,土地国有制。有人对这个原则有意见么?”

    众人面面相觑,土地国有制度已经被公开作为光复党的传统理念将近40年,现在再问有没有人公开反对,大家也想不到谁敢蹦出来反对。

    然而韦泽却没有让这帮人打马虎眼的意思,他换了个说法,“我现在要求投票,谁认为新的土地规划政策中,要坚持土地国有制的请举手。”

    呼呼啦啦,一众人等开始纷纷举手,已经举手的人们就发现有那么几个政治局委员举手的时候拖拖拉拉。而那位农业部长想不举手,却又不敢不举。可想举手的时候,又是心不甘情不愿。

    民政部部长手举得老高,看到农业部长那模样,他对书记喊道:“怎么样,该记票了吧?”

    书记看了看韦泽,却见韦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他只能说道:“29票同意,1票不同意。”

    民政部部长只是冲农业部长哼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什么。既然农业部部长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很多话反倒不用民政部来表态。

    “第二,这次农业划分中,要坚持推进反封建的理念。通过新的农村建设提高人民认识,进一步消灭封建理念,解决封建传统思想引发的问题。”韦泽继续表明了他的基本立场。“坚持反封建理念的请举手。”

    这次包括农业部部长在内的所有人都举手。虽然对于土地国有制的理念有自己的看法,农业部长对反封建倒是很支持。看得出,他举手的原因并非是单纯的畏惧,而是真的支持反封建这件事。

    “第三,既然是在适宜机械化耕种的地区,我们就要考虑未来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农业的产业化,也就是未来的农业工人替代农民的趋势。我们光复党既然自称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在这时候就得有对自己的明确认知。支持光复党基本理论的举手!”韦泽提出了第三个理念。

    这次农业部长迟疑了片刻,也举手了。

    等三个基本观点确定之后,韦泽这才问农业部部长,“对于土地国有化的理念,不知道你的不同看法在哪里?”

    “到底是土地国有化,还是土地公有化,我对此有意见。如果所有土地都是国有的,那各省自己没有对土地的控制权,各个基层单位对于土地没有自己的决定权。各级土地部门都是国家土地局的外派部门,这合适么?我觉得这不符合劳动者当家作主的原理。我们直接剥夺了太多劳动者的权力。”农业部部长倒是侃侃而谈,并没有丝毫畏惧。当然,也可能是他深知自己的反对立场已经引发了巨大的压力,在这个压力变成实质性的阻力之前,他得把自己的看法给说清楚。

    这次民政部部长并没有露出同意或者否定的表情,此事说起来与他无关。倒是国土局局长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农业部部长的观点已经介入了国土局对土地安全的权力,这可是攸关部门权限的大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