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51章 逐利者(八)

第351章 逐利者(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从大英帝国的首相大人那里离开之后,塞西尔?罗得斯议员乘上汽车直奔家里而去。英国气候长年湿润,下雨是家常便饭。进入10月之后,已经很湿润的英国就迎来了最湿润的四个月。

    天空中阴云低垂,雨丝细密。昏暗的环境让塞西尔?罗得斯议员生出一种莫名的惆怅。街上的煤气路灯并没有点燃,汽车的车窗上被雨滴弄得一片模糊,窗外远处的一切都显得朦胧,甚至有些鬼影重重的感觉。在这昏暗的环境下,远处突然有明亮的光吸引了塞西尔?罗得斯的注意力。那是中国的医院以及中国道观的灯光。

    在与中国的战争中屡战屡败,最后为了维持到印度的航线,英国只能接受中国提出的在英国开办医院以及开设道观的要求。这家中国医院在英国口碑很好,医院旁边没多远的道观也因为“神秘学”“草药学”“推拿术”“占卜术”“丧葬仪式”,以及在整个伦敦极为有名“美食大餐”,很快就成了一些有钱以及有知识的阶层趋之若鹜的场所。

    这两个地方都用电灯,煤气发电机并不需要特别多的空间。电力也让这两座建筑变得更加明亮,更加清洁。这番明亮也让塞西尔?罗得斯看清门口有七八个人正在向里走,看毛色,他们是英国人。然而这些人穿着背后有八卦图案的青布道袍,头上挽了发髻。其中还有两个明显是女性。这种宽松样式的服装让人完全包裹在衣料里头,然而束上宽宽的腰带之后,女性窈窕的身材反倒格外凸显出来,洒脱中更显妩媚。

    若是平常,塞西尔?罗得斯议员还会出于爱国心而生出负面情绪。此时他脑海里冒出来的却是与道观美食有关的东西,那就是中国的美酒。曾经去道观“视察敌情”的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喝过中国名叫杏花村的酒,那酒瓶的玻璃品质极佳,而且酒瓶上还有中国的诗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诗翻译成莎士比亚体的英语诗之后,引发了相当大的轰动。“欲断魂”三字真的是写出千言万语。

    糟糕的天气,糟糕的会面,在这个秋雨绵绵傍晚的当下,塞西尔?罗得斯议员最想的就是拥抱杯中之物。

    一会儿到家,塞西尔?罗得斯议员的心情就更糟。门口停着一辆汽车,看汽车的样式以及装饰的花纹就知道来的是中国熟人。果然,在客厅里面等着两位,一位是将近三十岁的年轻人,跟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位容貌迷人的女士。

    “一点礼物不成敬意。”年轻的中国人说道,他身边的女士拿起两个锦盒递给塞西尔?罗得斯议员。

    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心念一动,随即打开锦盒。左边的盒子中是两瓶翠绿色的酒,酒瓶多角多棱的水晶玻璃盖子里面有翠鸟的精美图案,还有烫金的“翡翠冷”的商标。右边的盒子里面晶莹的玻璃瓶里面则是琥珀色的酒浆,与左边瓶子相同的瓶盖里面是欧洲此时著名的“琥珀暖”牌朗姆酒。

    昏暗的天空,细密的雨丝,湿冷的气候。在这种时候能够配合精致的点心和肉脯喝上一杯的话……,很享受。然而塞西尔?罗得斯议员稍微有些迟疑,以蔗糖为主要原料的朗姆酒到也罢了,多喝几杯顶多醺醺然。而左边的那两瓶“翡翠冷”就大不相同。他大人很清楚,那是苦艾酒,是有些致幻效果的烈酒。畅饮了苦艾酒的家伙们除了醺醺然之外还会忍不住傻笑,甚至干出更多离谱的事情。

    仅仅盘算了三秒钟,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就抽出一瓶翡翠冷,并且招呼管家准备下酒菜。

    一口苦艾酒下肚,柑橘的芳香以及洋艾的清苦味道洋溢在口腔里面。更妙的是,这种苦艾酒并没有市面上浓度那么高,却因为远比其他苦艾酒更清冽,酒精方面的满足感大大提高。

    “钟先生,没想到你能弄来这么美妙的苦艾酒。”塞西尔?罗得斯议员满足的赞道。

    “我本来就是个在欧洲做生意的中国酒商,向客户提供一流的美酒是我的工作。”钟先生也喝了一口,他带着满意的表情答道。

    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并没说话,这位钟先生理论上是一家意大利酿酒企业的营销代表,各国上层对这家企业很深刻的印象是,它最大的股东是中国国营企业“二锅头”集团,技术人员同样来自二锅头集团。这家中国投资的意大利酒厂最近几年随着中国豪华游轮这个平台闯下好大的名号。“翡翠冷”明显是个蒸馏苦艾酒的新牌子,至少在英国上层还没有开始流行。不过这家酒厂的蒸馏朗姆酒“琥珀暖”在欧洲已经有了很大的名声。

    “之前的那位吴先生呢?”塞西尔?罗得斯议员看似很随意的问道。

    “出了车祸,被汽车撞死了。”钟代表平静的答道。

    “什么?”塞西尔?罗得斯议员一愣。几个月前他还见过吴先生,那家伙当时情绪激动的正在说着“我如果不爱国,出门就让车撞死”之类的话。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其实很喜欢这位吴先生,因为他在和塞西尔?罗得斯议员谈判的时候总能不由自主的站在英国的立场上。

    与吴先生一比,塞西尔?罗得斯议员格外不喜欢钟代表。这位年轻的中国人有种说不出的傲慢,特别是在谈及国家利益的时候,他一步都不肯让。

    钟代表把剩下的半杯酒喝下肚,吃了一个松软甜腻的小奶油面包,这才继续说道:“议员阁下,我此次来的目的是要在对您说一次。我国给我的消息是,在1890年底前,如果英国肯加入瓜分美国的行列,我们持欢迎态度。”

    塞西尔?罗得斯议员沉默了好一阵后才问道:“为什么肯到那个时候?”

    如果来谈判的是吴先生,不用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开口,他就会主动开始掏心窝的给议员解释中国这么做的理由。

    钟代表不主动说话,却也不是一个装深沉之辈。听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开口询问,他随即答道:“我们到了明年年底才能大概看出英国陆军的战斗力。我并不相信英国振臂一呼,美国东部就会倒头便拜。即便美国到时候在我们痛击下损失惨重,可东部剩下两千万人口,还有百十万能派上战场的男女。英国陆军真的有完全征服这股力量的兵力和决心么?你们的陆军有能力打败美国陆军么?我国现在并没有全部吞下美国的打算,不过英国要是真的没能力办到,我们大概也只能自己上了。”

    这话虽然不亲善,却很利于沟通。以至于听的塞西尔?罗得斯议员的心里面一阵的难受,吴先生真的是个值得怀念的好人,怎么就天妒英才被汽车撞死了呢?而且英国首相的表现也令塞西尔?罗得斯议员感到伤心,这位首相大人只派遣了两万远征军,而不是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建议的二十万远征军。

    首相大人的想法很简单,两万英国远征军足以解决布尔人。塞西尔?罗得斯议员觉得两万精锐的英国陆军足以解决布尔人,派遣二十万远征军的目的在于尽快解决布尔人的同时也能够操演一下大兵团作战的能力。美国人声称中国在美国投入了百万大军,欧洲各国普遍相信这个数字。

    由于相信中国可以实施百万大军的大兵团联合作战,那些人口不过几百万或者几十万的欧洲小国再没了和中国作对的想法。即便是数千万人口的欧洲国家对此也是非常忌惮。整个欧洲拥有几十万部队大兵团作战经验的只有德国一家,法国只有作战失败的经验。英国上次派出几十万部队作战是在三十多年前的克里米亚战争。三十多年来,步枪更换了数代,火炮以及各种军事装备变化更大。克里米亚战争的经验对现在爆发的战争并没有指导意义。

    首相大人拒绝的话很简单,“没钱!”塞西尔?罗得斯议员也没办法予以否定,虽然塞西尔?罗得斯议员是个真正的爱国者,如果他能完全靠自己掏腰包制成战争的话,他也不会反对。但是20万远征军的花销真的很大很大,虽然没有超出塞西尔?罗得斯议员的野心,却完全超出了塞西尔?罗得斯议员个人的财力。

    心情不爽,塞西尔?罗得斯议员给自己又斟了杯苦艾酒,端起来一饮而尽。格外清冽的品质让浓浓的茴香味以及苦艾的清爽味道被强烈的凸现出来。里面十几种香料的味道并没有喧宾夺主,却又能毫不掩饰的展现出自己的存在,让酒的味道深远悠长,却又不拖泥带水。苦艾酒特有的令人欣快的满足感在这款“翡翠冷”里面够强烈。

    塞西尔?罗得斯议员连干了两小杯之后问钟代表,“这酒什么价钱?”

    钟代表也不废话,直接从意大利制的头层牛皮公文包里面掏出印刷的颇为精美的名目单递给塞西尔?罗得斯议员,“都在上面。”

    看了价格,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只觉得很熟悉。中国人提供的所有中高档奢侈品价格都不高,那帮中产肯咬咬牙的话能够两三个月享受一次。矿业巨亨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对这个价格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只是很多行业都遇到如此问题的时候,塞西尔?罗得斯议员只能承认,中国人正在一步步的走向欧洲与北美,走到欧洲与北美强国面前稳稳坐下。面对中国的这种进逼,美国正拼了老命的反抗。现在还算镇定的欧洲国家能这么事不关己的维持多久呢?

    这些不安在塞西尔?罗得斯议员脑海中的念头归于一个,“英国必须瓜分美国才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