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54章 逐利者(十一)

第354章 逐利者(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莫桑比克的时间要比葡萄牙早了好几个小时,当莫桑比克首府马普托正黑叔叔的蹂躏下瑟瑟发抖的时候,葡萄牙王国内阁的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正在黄昏的傍晚时分和内阁同僚兼准岳父外交大臣一起吃晚饭。

    约翰?法雷尔也是年轻俊才,祖上有人是著名航海家,更有浓厚的军事背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位俊才的第一任妻子生产过后不幸去世,虽然也是明媒正娶,可外交大臣还是觉得自家的闺女吃了亏。约翰?法雷尔前妻生下来的那个小女娃不仅身体健康,还一天天成长起来呢。在外交大臣看来,如果约翰?法雷尔是个完完全全的鳏夫,那可就太完美啦。

    当然,饭桌上不能说这样的话。外交大臣就把最新有关莫桑比克的事情当成谈资拿出来讲。殖民部并没有把这件事等闲视之,很快就把外交部拉进来谈话。外交大臣啜饮着朗姆酒,很无奈的说道:“中国人居然想让我们葡萄牙反对英国,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且不说英国对于葡萄牙的巨大影响力,光是葡萄牙国内强大的天主教势力就让中国无论如何不可能在中美战争期间得到葡萄牙的支持。

    “民朝政府正式对我们施压?”约翰?法雷尔也把这个当作谈资来听,所以凑趣的说道。

    外交大臣摇头苦笑:“不,不是民朝政府,要是民朝政府倒也好办了。莫桑比克那边说是一家叫什么宝石酒业的公司。”

    “宝石酒业?”约翰?法雷尔登时就惊呆了,思忖片刻,他连忙追问道:“您确定是宝石酒业么?”

    “怎么了,约翰?”外交大臣对准女婿的反应很是不解。

    约翰?法雷尔拿起朗姆酒的酒瓶,指着酒瓶上的商标对准岳父说道:“宝石酒业就是生产这些酒的企业。”

    “哦?”外交大臣愣住了,酒是约翰?法雷尔拿来的,外交大臣没想到宝石酒业的实力居然不弱。

    看着自己准岳父跟不上形势的表情,约翰?法雷尔只能把话说得直白,“那家企业在非洲据说有上万的私兵,而且听说他们在非洲非常乐于动用他们的兵力。再换句话说,这家公司的威胁就意味着最后通牒,不管他们干了什么,民朝政府都可以用私人行动来解释。可是阁下觉得我们在莫桑比克有足够兵力应付这些装备了大炮的私兵么?”

    外交部长毕竟是个人物,听了如此直白的话,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想了一阵才继续问准女婿,“约翰,你认为这就是他们的最后通牒?”

    约翰?法雷尔是和宝石酒业公司打过交道的人,他一些朋友也和这家公司有过各种层次的斗争。面对自家岳父的蠢话,约翰?法雷尔苦笑一下,“阁下,您觉得中国人要做出多大让步才能让我们葡萄牙在之后的冲突中站到中国这边?”

    “……不管中国做出多大的让步都不可能让葡萄牙支持英国。”只考虑了一秒,葡萄牙的外交大臣就答道。

    见准岳父思路上了道,约翰?法雷尔大臣继续说道:“既然靠外交与让利都不可能让葡萄牙支持中国,而中国人只需要一支私兵部队就能夺取莫桑比克,您觉得中国为什么不这么做?”

    外交大臣的面部表情阴晴不定,不过片刻之后却又变成完全的晴天,他爽快的笑道:“约翰,你真会开玩笑。中国人已经得罪了基督教世界,难道还要再毫无意义的激怒葡萄牙不成?”

    看外交大臣如此,32岁的约翰?法雷尔大臣也露出了从容的笑容,他用同样爽朗的轻松语气说道:“就算中国什么都不做,难道我们基督教世界就会对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有什么好感不成?”

    外交大臣被这针锋相对的话弄到很是不爽,他心里面很不解自家女儿居然会对这样一个缺乏对年长者尊重的鳏夫如此青睐。他的女儿可不止一次的见到约翰?法雷尔这样不留情面的嘲笑过包括外交大臣在内的不少人呢。

    出于男性的自尊,外交大臣忍不住反驳道:“那你认为中国人在考虑什么?”

    约翰?法雷尔给自己倒上一杯宝石酒业公司的朗姆酒,又给外交大臣满上,端起酒杯,约翰?法雷尔说道:“我最近又在看奥卡姆的书,书里面的奥卡姆剃刀定律讲,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我们这个时代往往考虑的太多,什么宗教、传统、道德。我们所考虑的一切对于中国人其实毫无意义,这都是我们自己想象出来之后再扣到中国人头上。中国人想要的就是战争的胜利,从任何角度来看,我都找不到中国需要讨好葡萄牙的理由。中国人希望在战争中保持优势,只需要对他们的不对下一道命令就够了。仅此而已。”说完之后,约翰?法雷尔把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然后舒服的吐了口气。空气中随即被增加了一股酒香。

    外交大臣知道约翰?法雷尔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工作之余的爱好就是在美少女的窥视下静静的看书。外交大臣完全不知道奥卡姆剃刀定律,所以对约翰?法雷尔这番话也不是完全理解。更重要的是外交大臣并不想接受这套柔弱强势的理论,即便知道国家与国家之间纯粹是这种毫无道义只讲利益的关系,可外交大臣最不想接受的就是这种理论。因为从国力到实力,葡萄牙都是弱国。面对中国、英国、法国只有被宰割的份。甚至连西班牙都能欺辱葡萄牙。如果承认弱肉强食的道理,那就是承认葡萄牙被欺负是上天注定的事情。

    也许这种情绪的作用,外交大臣神色变得郑重起来。他问自己的准女婿,“约翰,你认为中国会对莫桑比克动手?”

    “我看不到他们不动手的理由。”约翰?法雷尔答道。不过面对的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岳父,而且外交大臣的老婆是位知性而且年长的大美女,若是真的弄到大家没有和缓的可能,约翰就没办法带着未来的妻子去见丈母娘了。所以约翰?法雷尔继续正色说道,“阁下,我认为当下我们要追求的是葡萄牙的利益而不是葡萄牙的立场。从葡萄牙的利益而言,放弃与中国敌对的立场对中国是有好处的,他们大概会因为这样的好处而与我们进行协调。这是我的看到的唯一能够缓和局面的可能。而且葡萄牙现在绑在英国这一条船上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英国未来为了他们的利益转而与中国合作,那葡萄牙又能得到什么利益?”

    “你认为英国会和中国合作?”外交大臣被准女婿的惊人之语给唬住了。

    约翰?法雷尔无奈的摇摇头,他一直认为葡萄牙比英国更早的开始大航海,最后却落得个一无所有,就是因为英国人远比葡萄牙人更重视文化与科学。英国有奥卡姆,有牛顿,有培根,他们创造出来的文化与科学撑起了这个日不落日帝国的脊梁。而自家岳父读书不多就算了,他的逻辑也有问题。奥卡姆所说的是“如果英国未来为了他们的利益转而与中国合作”,这话的前提就是英国人战败了。如果英国人把中国人打得屁滚尿流满地找牙,那大英帝国根本没有与中国合作的理由。

    这样的认知让约翰?法雷尔强化了之前的判断,自己的未婚妻之所以这么可爱与聪明,无疑是岳母兼牛津学姐的功劳,凭岳父的这份才情定然是教育不出来如此优秀的孩子。

    想到这里,约翰?法雷尔说道:“阁下,如果明天我们接到的是中国人还在等着和我们谈判的电报,我就恳请您能够抓紧做出葡萄牙以及殖民地在战争中保持中立的态度。如果中国人已经动手了,那我也希望您能够以葡萄牙在战争保持中立的表态来挽回损失。”

    外交大臣想了好一阵才开口了,“约翰,你方才认为以葡萄牙的实力,无法被中国认同。”

    “对,我现在也这么认为。不过这种看法有个基础,那就是当葡萄牙遵从英国建立起的国际秩序的时候,葡萄牙的实力根本无法被中国认同。但是如果葡萄牙加入……,我认为不用做到加入的地步。只要葡萄牙认同中国建立的国际秩序,那么中国就正式并且承认葡萄牙拥有的实力。”

    “你的意思是葡萄牙要改变立场?”外交大臣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约翰?法雷尔大臣并不想继续鸡蛋里挑骨头了,不管他岳父这种老脑筋怎么一个想法,约翰?法雷尔大臣的立场从来很一致,那就是维护葡萄牙的利益,然后从里面分杯羹。至于宗教、派系、还有种种人为用脑子想象出来的玩意,它们既然不是实际存在的,那就没有什么相信的价值。

    作为妥协,约翰?法雷尔大臣用词柔和的说道:“我认为葡萄牙的立场要为葡萄牙的利益服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