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55章 逐利者(十二)

第355章 逐利者(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轰击要塞的炮声,要塞里面防御者们开枪的枪声,黑叔叔们的怒吼声,白人的尖叫声。马普托这座城市不算大,部队里面火炮数量也够大。黑人部队以优势武器碾压白人,在整个非洲也算是第一次。

    钟晟作为公司代表当然要出现在这个关键时刻。黑人部队从残破的碉堡或者带院墙的宅子里面把此时还活着的白人带往城外的时候,钟晟正从城外的集中营那边过来。按照两个月前就已经做好的计划,在莫桑比克的葡萄牙人将被运往坦桑尼亚郡内陆北部的一处集中营进行管理。在港口的集中营不过是暂时过渡一下而已。

    黑叔叔们架着伤者,押着没有受伤的那帮白人在街道上鱼贯而行。钟晟从那帮放弃抵抗的白人脸上看到了绝望。这种绝望让钟晟忍不住冷笑一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这些葡萄牙殖民者大概从来没有把黑人当做人来看待,当他们的性命都落入黑人掌控的时候,这些人大概只能联想到的地狱。这些地狱无疑是葡萄牙人自己创造的,钟晟一点都没有让葡萄牙人放宽心的表示。

    当天中午,首批被俘的白人登记造册之后就被送上了船。那是在那马达加斯加用旧货轮临时改造的运输船,所有船舱的门都是焊接的铁栅栏门,这帮白人被送进船舱前就要在外面的牌子上写下姓名与性别。随着铁门咣的关上,并且落锁。这些白人第一念头就是自己上了运奴船,要被卖掉。不少人已经吓得气都要喘不过来,还有些女性已经被吓哭。

    而那些在走廊里面来回巡逻的黑人士兵们背着步枪来回巡逻,经过房间的时候只是用些好奇的表情看着舱室里面的众人。船上的白人提心吊胆了两天,眼泪流干了,精神萎靡了。被带出船舱的时候大概也已经不辨东南西北。这里是蒙巴萨,蒙巴萨车站上的火车已经准备好,装好了白人们后就向西开。最后火车在阿鲁沙把这帮白人卸载下来。这里是几年来民朝在坦桑尼亚修建的铁路的最西端,尽管民朝已经有了构建铁路网的念头,但是这事情只能一步步来。能修建一部分从东向西的铁路已经让东非行政区竭尽全力啦。

    东非行政区的头子王明山节度使在葡萄牙人抵达阿鲁沙的时候就得到了消息,他在喀土穆给钟晟发了个电报,让他好好努力。马达加斯加省对面就是莫桑比克,这片地方落在葡萄牙人手里的事情让海军方面耿耿于怀了很久。现在海军得偿所愿,王明山也觉得好向国内交代。

    “王书记,马赫迪的人好像北上了。他们又派了人到我们这里。”秘书对王明山说道。

    王明山的头衔是节度使,不过历任总督和节度使没有一个敢用这个自称,周围那帮人也没谁吃饱了撑的用这种反贼称呼,大家还是用传统的“书记”这个称呼。

    “他们北上的消息确定了没有?”王明山立刻问了关键问题。

    “的确发现他们北上的动向。”秘书把已知的消息告知了王明山。

    “让空军去看看。”王明山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

    “王书记,您为什么对马赫迪那边这么不放心?”秘书实在是不解。中国到了非洲十几年,现在已经逐渐与阿拉伯人以及黑人都有越来越多的接触,而王明山表现出了一种对阿拉伯人根深蒂固的防备,这实在挺怪异的事情。

    “黑人说的谎话你一听就能听出来吧?”王明山问秘书。

    秘书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笑出声来。的确,东非黑人们的谎言最大特点就是一听就是谎话,而且撒谎的目的也很明确,他们不想干活而已。虽然可气,却也不是那么糟糕。

    “阿拉伯人的谎话,你能立刻判断出来么?”王明山接着问秘书。

    这下秘书笑不出声了,阿拉伯人的文化比黑人先进很多,虽然在可利用度上比黑人强了不少,但是可信度上的确比黑人糟糕许多。

    “对于他们,小心些总是没错。”王明山答道。

    “那您还要见他们么?”秘书问道。

    “见,当然要见。”王明山爽快的说道。

    一个多小时后,马赫迪的代表出现在王明山面前。那是个精壮的阿拉伯汉子,一见到王明山就上来请安。双方落座之后,那汉子爽快的说道:“大人,愿真主的荣光照耀您。不知道您可否答应我们的传教权。”

    “我上次说过,此事绝无可能。我允许你们在北边的三个县传教,若是在三县之外有你们的教徒,你们就把他们全家迁走到你们的地盘上去。至于在其他地区的传教,那是谈都别谈。”王明山也爽快的答道。

    那精壮汉子听了这话之后双目忍不住瞪圆,“大人,这和以前说的不一样啊。”

    王明山根本不为所动,他带着冷冷的笑意说道:“我所说的从来没变过,至于你所说的以前说的,大概是你们以前提出的要求吧。”

    见王明山并没有被诓骗,那汉子稍稍低下头做回忆状,过了十几秒才抬起头,“大人,我们以前的确说过想在苏丹全面传教,可我记得大人您是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我们奉您为尊,您就允许我们传教。”

    即便是那人的表情是如此的真诚,以至于秘书都觉得要信以为真了。可王明山这些天的行程中只和马赫迪的人见过几次而已,秘书也都在场。秘书记得清楚,王明山从来没有答应过马赫迪方面的这种要求。

    对现实的回忆终于压倒了那种表情之后,秘书忍不住心中大怒,说瞎话说到这样的地步未免太过份。他随即怒道:“你等若是不想记清楚那就算了,来我们这里诓骗,你们活的不耐烦了么?”

    “大人,切莫生气。”那精壮汉子脸上立刻带着一副诚恳的模样说道,“您要是不答应,那就不答应好了。何必如此生气呢?”

    等马赫迪的人走了,秘书余怒未消的说道:“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是这样不可信的家伙。”

    “不可信?哈哈。”王明山笑了。

    “书记,您笑什么?”秘书很不解。

    王明山笑道:“他们不是不可信,而是很可信。不过对我们这些世俗政权的人来说,他们是绝对不能信的。”

    没等秘书再说什么,王明山就让大家先去工作。在中国的道义与中国生活模式没有呈现压倒性优势的非洲,所有事情靠的都是实力。实力的积累靠的则是大量的工作和准备。道理在生活与工作中终将被大家感受到,但是随便一些的失误都会导致损失。物资的损失可以通过劳动来弥补,人员若是出现损失那就是人死不能复生的局面。王明山并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

    当然有些事情王明山很清楚,世俗政权绝不能信赖那种信绿经的绿绿。不是因为他们不忠诚,这帮人很忠于绿教。这种信绿教的就必然是世俗政权的背叛者。绿经里面详细讲述的就是在沙漠地区建立起绿绿政权,同时在非沙漠地区的其他政权下该如何去欺骗去隐瞒的生存下去,并且最终该如何搞垮世俗政权。

    绿教的问题在于他们自己没有一个终极模式,所以没办法建立起一个稳定的可发展的政权。当然这不仅是绿教的问题,闪米特三邪教都有这个问题。欧洲能够发展就是因为世俗的力量终于把教会撵回了宗教领域,而绿绿的问题就在于绿经描述了政教合一的模式,并且提供了一套可行的生活方式。他们如果想摆脱这种生活方式,那就得把绿经彻底砸烂不可。但是没了绿经之后,他们还是绿绿么?

    王明山对此非常清楚,因为韦泽都督对此非常清楚。中央党校受韦泽都督的委托编撰了相关教程,光复党内部学习之后经过讨论,都认为不能接受绿绿的扩张。王明山还记得自己的发言,“这不是我们对他们有恶意,这是两种生活方式的斗争。我们这些先进者没有理由对落后者卑躬屈膝。”

    既然从一开始就深知绿绿的不可信,王明山对那位“马赫迪”就更没了丝毫真正合作的打算。既然末日英雄马赫迪先生此时有对北方扩张的打算,王明山当然乐见其成,所以王明山就态度强硬的对马赫迪先生进行了警告。

    在绿经里面对这样的局面有比较专门的描述,当卡菲勒们表现出温和态度的时候,这些绿教信徒们就要用强硬的方式尽可能榨取到最多的好处。当卡菲勒们拎着屠刀杀向绿教信徒的时候,绿教信徒可以用各种暂时的服从,各种的谎言来保存自身。甚至公开说些欺师灭祖否认安拉的话都无所谓。只要心里有安拉,欺骗卡菲勒在安拉眼里是功业。

    非洲的黑人虽然不怎么可靠,但是东非的黑人远比其他地区的要靠谱的多。打发走马赫迪的人,王明山就开会讨论招募黑人参加东非治安军的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