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56章 逐利者(十三)

第356章 逐利者(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以经济为纽带,以劳动为辨别方式。通过这些把当地人联合到我们的旗下。东非是个好地方,土地肥沃,水资源也不能算差。就连喀土穆这种要热死人的地方,现在天气不也凉快起来了么?”王明山书记对着与会的同志说的认真,与会的同志也记录的认真。

    “东非的这个经济纽带是畜牧业么?”负责畜牧业的局长说话的时候很是自豪,依托了青尼罗河与白尼罗河,适宜的土地上种满了苜蓿。这些苜蓿有四成运到欧洲,四成运回亚洲,还有两成在当地用掉,饲养了无数的牛。如果有什么偶然原因让苏丹的牛皮牛骨供应出了问题,一半以上的意大利皮具厂,20%的中国皮具厂和30%以上的骨瓷厂大概在接下来的原材料大涨价中朝不保夕。

    王明山尽可能压制住自己看到畜牧局长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后产生的不快,他干过央行行长,干过央行书记,在苏丹随便待了几个月就知道为何之前的那帮苏丹总督回国的时候那么的富有。更清楚自己只要动动手,就能给自己捞到多少。更重要的是,王明山看到了这个庞大的产业链条里面有着巨大的问题。

    王明山当然没有砸招牌的打算,亲眼看到这里的丰富物产之后,王明山从感性上总算是理解了皇帝陛下为何要开发两万吨以上的冷冻船。只有那种庞然大物才能把苏丹的牛肉、牛骨、牛皮、牛角顺畅的运到长江流域。为了追随都督的理念,因为他骨子那点自幼培养的治国平天下当个好官的理想,王明山自然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份产业能百年千年的为中国造福。建起王明山千古不朽的名声。

    “畜牧业只是整个非洲产业中的一部分,而且就算是畜牧业,我们的产业也过于单一。除了养牛之外,我们还可以养猪,养羊。我听说猪鬃的销量可是很不错的。除了这些之外,我们还能开矿,种植更多粮食……”当过央行行长,对于国内产业结构自然非常了解,不了解这些的话可没办法制定货币发行的计算模式。

    “不过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我们现在需要建起东非的治安军。没有暴力的正规军事力量当后盾,就不可能建立起和平的法律秩序。这点我想同志们,特别是来自国内山区的同志们最清楚。”王明山把话题拉回到他最初的目的上,而那些山区出来的同志们当然知道天高皇帝远的山区的法律威慑力到底有多弱,大家或者点头或者苦笑,也没去评价,“我们在东非没有能力这么干,至少先把平原地区的当地群众联络起来。”

    畜牧局局长一听眼睛就有些亮起来,他连忙说道:“王书记,我们现在缺人。到东非来的同志们都是想在这边多挣点钱,挣了钱之后大家就回国去了。这样的局面下我们哪里还有那么多人力到各个乡村去呢?东非这个地方比不了北美,北美的话好歹还有都督下令……”

    “我会试着请都督派他一个儿子到东非来当干部。”王明山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直截了当的把自己想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给讲了出来。

    “嘶……”会议室里除了王明山之外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韦泽都督现在已经56岁,大家当然可以拍马屁的讲,都督春秋鼎盛,正在能干的时候。但是在这个时代,56岁的人真的是老人的年龄。而这样年龄的韦泽都督到现在都没有确立太子。光复党到了现在已经能够撑起这个国家,但是大多数光复党人都觉得在都督后继无人的当下,大家心里完全呈现没谱的状态。王明山的发言无疑强烈的跳动着大家在此事上的神经。

    王明山并没有被这样的一阵动静吓住,更没有因为这种动静而有丝毫的不安或者激动。到了他这个级别,有些消息自然瞒不过王明山的耳目。譬如报纸上多次出现的年轻战争英雄祁睿,这个少年有为,攻城略地的年轻将军在中国普通读报人群眼中是中国北美战争中优秀军人的表率。然而在王明山眼中的祁睿则是韦泽都督的长子,摆明韦泽都督要让祁睿不断积累经验与人脉,最终接过韦泽都督的担子。当然,作为这个小圈子里头的人,王明山深知这个消息无论如何都不该从他的嘴里传到社会上去。立谁当太子是韦泽都督的事情,都督家的事情根本轮不到王明山指手画脚。

    不过正因为王明山知道了这个内幕,所以他才敢请都督派遣他的某个儿子到非洲来工作。韦泽都督的儿子到了非洲,就意味着中央对非洲的立场。那些原本对非洲毫无兴趣或者毫无留恋的人就会改变些对非洲的看法。更重要的是,王明山也能通过这种行动表达一下他这位“节度使”的态度。顶着这么一个类似反贼的名号,王明山总得有所表示才行。

    “王书记,这……这不合适吧?”畜牧局局长有点结结巴巴的打破了屋里面的沉寂。

    “你们不希望都督派个儿子到这边来工作?”王明山反问道。

    “……当然希望了!”苏丹郡武装部部长立刻说道。有一位太子在东非坐镇的话,东非的重要程度立刻就得到了全面提升。如果中央把东非变成领土,即便不能从物理上让东非大陆挪到亚洲大陆旁边,至少也能让大家的心理发生变化。化外之民与民朝公民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既然大家都希望这样,我就这么做好了。出了事情也只是我被都督训斥,同志们不用怕。”王明山爽快的担起了所有的责任。

    “那就得王书记您受累啦。”同志们自然没有人愿意和王明山分担如此沉重的责任。

    王明山爽快的摆摆手,他心里面远比脸上看起来轻松。韦泽都督的四个儿子里面长子已经是陆军少将,另外两个儿子则在山西与上海做地方上的干部。身为臣下的总得替都督做些铺垫,不管都督到底想怎么对待他的另外三个儿子,都得有些由头才行。更何况现在东非真的需要有重要的人来坐镇,除了都督的儿子之外,王明山这种份量的在东非都未必能真正压住阵。

    会议一开完,王明山就接到了报告,空军拍来了电报,发现有大股的士兵正在向北方边界而去。结合了之前有关马赫迪的消息,这些部队应该是马赫迪的手下。听了这个消息之后,王明山心里面一阵轻松,夺取莫桑比克只是让海军感到满意,想让国内完全满意还得让非洲局势沿着中央觉得有利的方向走,例如马赫迪军在埃及与英国驻苏伊士运河区的陆军进行大战。

    由于完全不信赖马赫迪,卡菲勒王明山节度使自然知道该怎么应对末日英雄马赫迪先生。先给马赫迪先生放了一堆狠话之后,王明山又开始实施自己的权限,在苏丹郡划分县级单位。最理想的办法莫过于让所有苏丹所有阿拉伯人都能到北方三县去居住,如果马赫迪先生能做到的话,王明山甚至愿意把那三县送给马赫迪先生。

    放下报告,王明山走出了办公楼。外面的空气中依旧够热,并且混合着一些令人讨厌的味道。喀土穆的城市建设有个极大“特色”,就是没有下水道。所以城内的排泄物屡禁不止,那股子味道总是顽固的在城市中挥之不去。可开凿下水道是个大工程,若是中国没有大投入大决心的中央政策,地方上根本就没心思来搞这种程度的建设。

    不过此时王明山心情好,也就不太在乎此事了。马上就要11月了,喀土穆进入了最好的四个月时光。气温怡人,坐落在青尼罗河与白尼罗河交汇处的喀土穆湿度同样怡人。如果不是这糟糕的气味,如果不是这座城市没有什么绿色景观,王明山还是很想请他的女朋友格蕾丝女侯爵带着一些银行股东到喀土穆来旅行。

    在院子里随便走着,王明山突然看到站岗的黑人的士兵肩头居然没有接种疫苗的疤痕。此时部队里面的黑人士兵穿着夏天的无袖军装,有没有疤痕看得非常清楚。以为自己看错了,王明山专门又绕到了黑人士兵的另外一边看了看。那边果然还是没有。

    方才王明山已经有些动摇,这里毕竟是非洲而不是意大利,更何况意大利佛罗伦萨那么美丽的城市,随地大小便的问题也非常普遍。王明山也没必要为这些不是他的责任感到什么不安。是向股东展现一下中国在东非拥有的力量也不是坏事。

    所以王明山忍不住想起了这么美好季节的一个问题,进入秋季之后是传染病高发期。光复军在东非已经吸收了一部分人加入了部队,为了区分两者,光复军的武装都是短袖夏装,而黑人或者阿拉伯人则是无袖夏装。一眼就能远远的从同样晒得黑黢黢的人中分辨出不同人来。

    因为想到自己的女朋友,王明山对于政府大院内部的卫生防疫面临问题的容忍度变得很低,他叫过秘书,“让武装部长把那些没接种疫苗的先派到大院外面去,难道这几年我们连能那些接种疫苗的都凑不齐了么?”

    “是!”秘书接了命令快步离开,只剩下王明山节度使一个人背着手继续在广阔的大院里面巡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