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61章 逐利者(十八)

第361章 逐利者(十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006号堡垒的大门口处倒了一大片人,在爆炸的核心处大多数是中国人与黑人部队的伤亡者,靠外一圈倒地的多数都是外地人。更外圈的那些伤亡者们并没有失去行动能力,就见他们跟没头苍蝇般乱跑,或许是大门处惨烈的爆炸现场,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往堡垒里面跑,而不是往外跑。

    就在没人动弹没人靠近的爆炸中心,一个趴在地上的警卫身体突然猛颤抖了几下,随着几声轻微的骨头碰撞发出的声音,警卫发出犹如溺水之人恢复了呼吸时发出的痛苦喘息声,那名警卫终于喘上这口气。不过只大声喘了几口气,警卫就咳嗽起来。

    肋骨折断的窒息与痛苦,靠憋口气忍痛还有机会让断裂的肋骨暂时复位。然而咳出来的鲜血却开始堵住呼吸道,让垂死的警卫感受到了在陆地上活生生被溺毙的痛苦。他尝试喊人帮忙,他尝试自己挣扎着爬起。可警卫能从爆炸的剧烈冲击下勉强恢复呼吸,实际上已经是回光返照的垂死挣扎。现在他体力已然耗尽,只能痛苦的等待着。

    在这强烈却无法摆脱的痛苦中,警卫的意识越来越混乱,诸多情绪诸多影像在他脑海里疯狂掠过,其中一张就是方才爆炸的那张。一个穿着屠宰场工作服的阿拉伯人,也就是说他那阿拉伯样式的衣服外面外面套了一件屠宰场的深蓝色大围裙。

    那个男人身边有个全身穿裹在黑色罩袍里面的女人,就在大家让这些人按照先后顺序离开堡垒的时候,走到堡垒大门口处的男人猛的把那个浑身裹在黑色罩袍里面的女人推到了一众警卫中间。警卫们一愣,那女人被推到警卫中间的时候,大家发现那女人黑袍里面有根绳子,一头隐没在罩袍里面,另外一头在那个家伙手里。大家不知道屠宰场的那个阿拉伯人要干啥,再然后,就见那个男人高喊了一嗓子什么,然后用力拉动绳子。接着就爆炸了。

    窒息的痛苦在窒息的最后开始消失,警卫只觉得自己的人生经历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倒着播映,那声呼喊此时他居然想了起来,“安拉阿胡阿克巴”。

    “安拉……咳咳……安拉……阿胡阿克巴……呃……!”在爆炸中心靠外一点,倒在地上的屠宰场工人戈西姆边咳边喘边念诵道。

    拉响绑在他老婆身上的炸药时,戈西姆尝试着往人群里面躲一下,希望能靠别人的肉体来抵抗炸药的威力。不过这些烈性炸药依旧让戈西姆觉得自己仿佛被大铁锤击中,整个人一时完全失去了知觉。

    等他恢复过来之后,觉得浑身剧痛,耳朵嗡鸣,几乎动弹不得。费尽了力气,好不容易支起了上半身,戈西姆就看到了周围这一大片尸体与重伤者。即便身体剧痛,即便一只眼睛看到的世界笼罩在红雾之下。可戈西姆却欢喜的笑出声来,甚至在他手臂的力量再也支撑不了身体,整个人再次倒地不起。在戈西姆浑身剧痛,甚至连体力都衰弱到不足以发出笑声的时候,戈西姆依旧感到了强烈的幸福与满足。

    能在一瞬间造成几十人的伤亡,这无疑是戈西姆人生的巅峰之作,不过这些还不足以让戈西姆如此欢喜。身为马赫迪大人的信徒,戈西姆坚信堡垒外面那些马赫迪大人的部队即将冲堡垒。堡垒内部所有的中国人都会被信众杀死,彰显真主的威能。

    “安拉阿胡阿克巴”,戈西姆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在心里面念诵着。在内心默念的时候,戈西姆清楚的感受到了一件事,是否赞颂真主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行动真的非常自豪。

    “安拉阿胡阿克巴”,戈西姆心里面继续念诵着。不知何时,他只觉得周围完全黑暗下来,而戈西姆自己则沿着一条黑色的甬道直奔而去。没有恐惧,戈西姆只觉得自己对甬道尽头有种期待。果然,当黑暗走尽,光明出现的时候,那些光当中出现了他的父母,兄弟,家人。

    时间流逝,戈西姆突然知道自己参与奴隶贩卖活动的兄弟在于中国人的作战里面被杀了。戈西姆只能认了,他和兄弟之间的关系也没有亲密到非立刻报仇不可的程度。

    时间继续,戈西姆参了村长召集的会议。村落周围曾经毫无意义的土地此时被开辟成了广袤的苜蓿田,这些绿色的植物带来了奶和蜜,村长希望能够分到其中的一部分。这场抗争持续了一段,当中国人最后用暴力逼迫村里人接受土地分配,他们按照中国人的命令耕种土地,饲养牛群,改良土壤。

    村里面的村长以及戈西姆家这种人多势众的家族当然被打得落花流水,而那些原本就没什么能耐的村民们却没有在这样的对抗中失去什么,所以中国人占据了上风,获得了所有土地的管理权。

    戈西姆已经开始进入老境,在苏丹这片土地上,超过40岁的人就是黄土埋胸口的年龄。戈西姆受到了此生最大的打击。他的侄女,也就是那个因为贩奴而被中国人打死的兄弟的女儿,居然看上了一个在城堡里面中国手下工作的黑人。不得不说,戈西姆也觉得那个小伙其实挺帅。在那个黑人的勾引下,戈西姆的侄女就自作主张的要嫁给那个黑人小伙。

    这种行动在阿拉伯人看来实在是大逆不道,可在中国人那边,这种行动就是“合法”的,是受到中国人保护的。当戈西姆的侄女自作主张在城堡里面领了“结婚证”之后,戈西姆愤怒的带着家族成员去实施“荣誉处决”。然而那对奸夫淫妇已经在中国人的安排下跑的无影无踪。后来村里面辗转得到的消息是,那个黑人小伙本来就是远方来的晒盐工人家庭出身,他到喀土穆这边的村子,是来服兵役的。现在黑人小伙带着戈西姆的侄女到了距离这里上千里外的苏丹港去生活了。

    然后,戈西姆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崩溃了。戈西姆感觉中国人到了苏丹差不多有十年了,十年,看似漫长又看似短暂的时间里面,戈西姆感受到的有不少幸福。他再也没有经历饥饿的折磨,甚至能够大口吃肉,大口喝蜜。然而更强烈的痛苦却在折磨着他,随着中国人在这里生根发芽,戈西姆习惯的世界崩溃了。

    村子里的话事权曾经被几个大家族瓜分,戈西姆家族就是其中之一。现在那些零散的小家族甚至是家庭都能靠着中国人活下去。

    戈西姆曾经依照传统对于家庭成员有着绝对的统治权,戈西姆侄女的事情让他感受到了人生最深刻的一次绝望与无奈。

    而新的打击发生在不久前,戈西姆带着儿子在屠宰场工作。他儿子按照铁锤砸牛头的传统手段完成工作,然而天知道他儿子当时怎么想的,一边说笑一边干活。结果那头被砸中脑袋的非洲黑水牛不仅没死,反倒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挣脱了木栏。一牛角就挑死了戈西姆的儿子。

    悲痛之余的戈西姆曾经认为自己的儿子死了,他大概是可以用这个向中国人索要众多的好处甚至是特权。然而中国人只是给了些抚恤金,同时以戈西姆儿子案例强化“安全生产”的教育,并且改进了生产模式……

    马赫迪大人一直派遣人在这些地方传教,戈西姆曾经对此颇为抵触。因为村里面的教权被村长的叔叔给夺走了。这对于戈西姆来说甚至是有害的。而戈西姆突然没有了对这种问题的兴趣,他在乎的只剩下一件事,谁肯去杀了中国人,戈西姆就会与之合作,为之效力。

    一声所遇在极短时间里面流过,那遍地尸体的景象再次出现在戈西姆眼前,让他心中满是欢喜。“不能从这个世界中榨取欢乐,就在这个世界上散播痛苦!不能拥有这个世界,就来摧毁这个世界!安拉阿胡阿克巴!”

    就在戈西姆带着欢喜咽下最后一口气之时,把自己裹在阿拉伯人服装里面的英国人麦克斯用突袭的办法刺死了一个看着有些身份的中国人。

    在一片混乱中,麦克斯把刀插回刀鞘里面。他扭回头,就见到有着统一装扮,也就是说把大围巾般的头巾盖在头上,然后用个布圈把头巾固定在脑袋上。身上则是宽大的布袍。托了这袍子的服,把步枪绑在身上都不会被发觉。而头巾还能很好的遮蔽面容,随时发动突袭。

    一面搜索中国人,英国军官麦克斯一面觉得中国人好怪。在英国人征服世界的历史中,他们对于城寨的防御都是非常严肃的。城寨周围是允许当地人经商的,但是这些经商的范围必须在核心城寨一定区域之外。而中国人就这么大大咧咧让当地阿拉伯人在城寨旁边存在,简直是嫌命长的典型。

    “难道中国人不知道,他们没有能力,会遭致毁灭。他们过于富有,同样是毁灭的根源么?”英国军官麦克斯对中国人在殖民方面的无知感到讶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