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69章 坚定者(六)

第369章 坚定者(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中国的传统民间小说里头,入云龙公孙胜算是道士的代表人物。能掐指一算,能拳打脚踢,这是大家对于道士的看法。而兴扬道长与盗泉子两人时代从小学开始,做广播操,做眼保健操的时候,接受的就是“韦泽陛下告诉我们,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民朝社会接班人”。

    所以这两位道士肩头扛着步枪,腰间插着手枪,武装带上别着手雷,和战士们一起出没在战斗第一线的时候,大家只是对他们的服装稍感意外,对他们参与战斗的行动并不意外。虽然部队里面没人迷信,不过以中国的传统,这两位道士要是真的能烧符施法,创造出对战斗有利的局面,大家也不会去反对。

    坐在奔驰的火车上,一个多小时前刚结束战斗的两位道士一面喝着蜂蜜水,一面聊着天。

    “我觉得还是俺们龙虎门的衣服适合当道门骑士团的军装。”盗泉子很以龙虎门的衣服为自豪。龙虎门因为在明朝时期深受朱明王室的器重,所以道袍很有特色。明朝官服采用了仿古的玄端模式,龙虎门的也是。非得形容的话,和东厂番子的官服颇有类型之处。简单明快,却也很有种威严与华丽的感觉。

    “我觉得我们龙门派的帽子才是最好的!”兴扬道长也有自己的骄傲。全真龙门派的帽子是个八角帽的基本模式,顶门额头处绣上一个八卦符,或者别上一个景泰蓝的八卦帽徽,与光复军传统的八角帽颇为类似。而类似明朝官帽的龙虎门的帽子就缺乏暗合“八卦”的意味。当然,全真龙虎门的道袍就寒碜很多,那种“一口钟”样式的道袍稍微有些破损陈旧,立刻就是“破烂流丢一口钟”的模样。远没有龙虎山正一宫的道袍相的气派。

    虽然知道此时不是斗气的时候,而且两名道士在战斗中也积累起了战友的感情。不过能被派到东非来的家伙,也都是道门各个派系中的佼佼者,虽然这些佼佼者们被派来的背景往往有很多深深的恶意在里面。但是佼佼者们若是因为这些就放弃对自己派系的坚持,他们也就不可能成为佼佼者。

    “二位道长,你们准备对非洲人宣传封建迷信么?”同车的连指导员本不想和道士说话,虽然韦泽都督并没有下令对道门如何动手,不过这些军人普遍认为包括道门在内的一众宗教都是封建会道门。因为兴扬道长与盗泉子在战斗中表现的不错,而且两人一直没有错误言论,指导员这才愿意和两人说话。

    “我们道门并不是封建会道门。”盗泉子立刻反驳道。

    “如果我们道门真是搞封建迷信的,你觉得陛下会对我们网开一面么?”兴扬道长据理力争。

    指导员没想到方才争吵的很激烈的两位道士居然瞬间就站在一条战壕里面,他也来了点兴趣。更重要的是,战斗结束之后大家真的没心情去讨论战争,指挥光复军作战是一码事,而指挥一众黑叔叔打仗则是另外一码事。“那两位道长,你们身为道士,是怎么看待道士和国家的关系?”

    这个问题范围比较大,政治度比较高。盗泉子不想立刻回答,他推了推兴扬道长,“他是搞这个理论研究的,你问他。”

    指导员以及战士们立刻就把目光放到了兴扬道长脸上,兴扬道长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安,正如盗泉子所说,兴扬道长研究的就是这方面的理论,遇到众人的瞩目,兴扬道长也来劲了,“同志们,我们道门不是搞封建会道门,我们认为世界的基础就是‘道’。这个道,是我们人类看待世界的角度,看待世界的方式。然而我们道士的基本观点就是,我们是中国公民,中国的利益在我们的利益之上。在国家不需要我们直接上阵的时候,我们道士遵纪守法,实践中国公民的义务。在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道士当然要为了国家的利益挺身而出。这就是我认为的道士与国家的关系!”

    啪啪啪啪!兴扬道长情绪饱满的讲完了这些话之后,指导员很应景的给兴扬道长鼓掌。不过普通战士们倒是没有这样的共鸣,有个战士皱着眉头问道:“要是这么说的话,你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啊。那老老实上班多好,当道士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盗泉子也不吭声了,这也是道门当下遇到的一个问题。当道门采取了与世俗政权完全结合的时候,当道士就变成了一个奇怪的选择。在这个即将彻底摆脱饥饿的时代选择出家,总让人感觉怪怪的。所以盗泉子就转头看向兴扬道长,在这种理论研究上,兴扬道长就是比张应宸要深刻的多。

    面对这个看着很棘手的问题,兴扬道长并没有被难住的迹象,他正色答道:“我当道士的原因,是我自己想当道士,这是我个人的选择。光说我自己的情绪,大家未必能接受。不过我想给大家说的理由并非是我个人想当道士,而是宪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我当道士,是因为国家允许我当道士。”

    虽然1869年之前,韦泽都督领导的光复都督府早已经占据了足以开国的地盘,不过正式建国毕竟还是1869年。而且比韦泽都督称帝更早建立的民朝政治体制是中华民朝的人大,在人大建立之后,韦泽都督才从人大得到了行政、立法、司法的最高权力。在人大建立之前,韦泽都督就颁布了宪法。而人大这个机构的法源就来自韦泽都督颁布的宪法。

    这个历史事实在初中政治考试以及高中政治考试中被称为“送分题”,也就是说每年都要考,初中毕业要考,初中升高中要考,高中毕业要考,高中升大学还要考。所以说只要是初中毕业生,就必然知道,或者模模糊糊的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并且知道有“宪法”这么一个玩意。

    学习比较认真的学生,也自然知道宪法保证民朝公民的宗教自由。这些宪法的知识在部队里面也是要培训的,所以指导员忍不住问道:“那为什么道教就有宗教自由,佛教的自由就少了很多,而洋教和绿教根本就没有享受到自由?”

    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自由,这是军队里面讲述分明的部分。不过教官们的专业其实是培养大家学会杀敌的技术,这种复杂的知识对这些教官毫无吸引力。现在遇到了道士,还能把问题讲述到这样的深度,连指导员就真的来了兴趣。

    兴扬道长坐直了身体,这个问题他仔细研究过,也就是研究过之后,兴扬道长就成了皇帝韦泽陛下的拥趸。“同志们,之所以国家对不同宗教的自由度不同,是因为这些宗教本身对教众的自由度不同。佛教虽然不在乎大家信不信,但是强行灌输了他们的一堆地狱,轮回的理念在里面,这些做法就是一种强迫。而洋教和绿教更是如此,他们的典籍、教义与教规里面都充斥着大量的强迫成份。甚至存在追杀脱离教派的教众的行动。同志们任何事情都是对等的。国家在承认公民有宗教自由的时候,也是要求宗教自由对待信众。如果宗教不提供给信众自由,那国家凭什么要提供给宗教自由?”

    指导员连连点头,战士们也露出了或者疑惑,或者明白的表情。盗泉子虽然强忍住自己出声的冲动,但是他脸上已经忍不住露出了佩服的表情。能把国家政策讲述的如此明晰,说明兴扬道长是真的理解了这些内容。

    “对我们道门来说,你今天入门,明天离开,我们并不在乎,更不会诅咒离开者。因为在我看来,大家入道门是道,离开道门还是道。高兴不高兴那是我个人的问题,但是这些发生的事情都是道的运作结果。但是佛教就不同,他们可一点都不希望能够捐款的信徒离开。至于洋教和绿教,你们看看他们的典籍。里头都是对离开人的恶毒诅咒,什么下地狱,什么永世不得超生。”兴扬道长有机会全面打击其他宗教,自然是毫不迟疑的就干了。既符合了国家的宪法,又能给道门树立良好形象,身为道门子弟的兴扬道长自然全力表现。

    说道兴头上,兴扬道长手臂挥动,情绪饱满,“同志们,我们现在所处的东非,绿教若是有人选择离开宗教,那些绿教长老和信徒是一定要杀之而后快滴。而且孩子生下来就要信绿教,不信就要弄死。只是个信不信教的事情,这么干是违法的。国家凭什么要对这种不给人自由的宗教以自由的权力呢?”

    兴扬道长的腰坐的笔直,如果不是大家此时都坐着,他就忍不住要挺身而起啦,“同志们,我们万里迢迢来到非洲,就是要消灭这种邪恶的组织,建立起更文明,更先进的非洲!”

    此人真乃道门楷模啊!盗泉子心里面大赞,同时率先鼓起掌来。他的道号相当独行特立,因为这是经过他的坚定请求,老师才不得不答应下来。能让这么一个家伙佩服,真的是因为兴扬说出了相当有见地的话来。

    而同车的官兵们都是中国人,大家虽然觉得兴扬道长的言辞让大家稍微有些“莫名的害羞感觉”……。把一个问题提到如此的高度,大家模模糊糊的能理解,却觉得又不能真心接受。但是根据大家在部队学到的东西,这些东西也真的是大家要努力去做的部分。所以不知所措之下有些害羞也在所难免。但是这话真的从道理上一点都没错,中国人相信,对等是人和人之间交往的基础。不对等的东西当然不会得到对等的支持。

    指导员此时很是意外,他真的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一位道士,即便到现在为止,指导员还是对有人选择当道士感觉不对路,但是他接受了当道士是宪法保证的公民权力的说法。同样,指导员也终于明白了为啥中央对于其他宗教的容忍度如此不同。

    “道长,你们准备在东非传教么?”指导员问。

    兴扬道长依旧是情绪饱满的样子,他爽快的答道:“是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整个东非要么就是唯物主义者,要么就是道教信徒。其他的所有宗教统统从东非滚出去。”

    “那就祝你们早日成功!”指导员发自内心的说道,可以说,自打指导员知道有宗教存在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对一名宗教人士做出这样诚恳的祝福。

    当然,这样的友爱的局限性极大,两个多小时之后,部队赶到距离喀土穆五十多公里外的006号堡垒外,所有的和风细雨的春天般的温暖立刻被冬天般的冷酷无情代替。

    部队跳下火车,分成数路开始包围堡垒。这是为数极少的被当地人夺取的堡垒,夺回这座堡垒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且全军上下有相当一致的看法,在夺回过程中遇到的当地人,大概只有格杀勿论这么一个选择。

    指导员连连点头,战士们也露出了或者疑惑,或者明白的表情。盗泉子虽然强忍住自己出声的冲动,但是他脸上已经忍不住露出了佩服的表情。能把国家政策讲述的如此明晰,说明兴扬道长是真的理解了这些内容。

    “对我们道门来说,你今天入门,明天离开,我们并不在乎,更不会诅咒离开者。因为在我看来,大家入道门是道,离开道门还是道。高兴不高兴那是我个人的问题,但是这些发生的事情都是道的运作结果。但是佛教就不同,他们可一点都不希望能够捐款的信徒离开。至于洋教和绿教,你们看看他们的典籍。里头都是对离开人的恶毒诅咒,什么下地狱,什么永世不得超生。”兴扬道长有机会全面打击其他宗教,自然是毫不迟疑的就干了。既符合了国家的宪法,又能给道门树立良好形象,身为道门子弟的兴扬道长自然全力表现。

    说道兴头上,兴扬道长手臂挥动,情绪饱满,“同志们,我们现在所处的东非,绿教若是有人选择离开宗教,那些绿教长老和信徒是一定要杀之而后快滴。而且孩子生下来就要信绿教,不信就要弄死。只是个信不信教的事情,这么干是违法的。国家凭什么要对这种不给人自由的宗教以自由的权力呢?”

    兴扬道长的腰坐的笔直,如果不是大家此时都坐着,他就忍不住要挺身而起啦,“同志们,我们万里迢迢来到非洲,就是要消灭这种邪恶的组织,建立起更文明,更先进的非洲!”

    此人真乃道门楷模啊!盗泉子心里面大赞,同时率先鼓起掌来。他的道号相当独行特立,因为这是经过他的坚定请求,老师才不得不答应下来。能让这么一个家伙佩服,真的是因为兴扬说出了相当有见地的话来。

    而同车的官兵们都是中国人,大家虽然觉得兴扬道长的言辞让大家稍微有些“莫名的害羞感觉”……。把一个问题提到如此的高度,大家模模糊糊的能理解,却觉得又不能真心接受。但是根据大家在部队学到的东西,这些东西也真的是大家要努力去做的部分。所以不知所措之下有些害羞也在所难免。但是这话真的从道理上一点都没错,中国人相信,对等是人和人之间交往的基础。不对等的东西当然不会得到对等的支持。

    指导员此时很是意外,他真的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一位道士,即便到现在为止,指导员还是对有人选择当道士感觉不对路,但是他接受了当道士是宪法保证的公民权力的说法。同样,指导员也终于明白了为啥中央对于其他宗教的容忍度如此不同。

    “道长,你们准备在东非传教么?”指导员问。

    兴扬道长依旧是情绪饱满的样子,他爽快的答道:“是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整个东非要么就是唯物主义者,要么就是道教信徒。其他的所有宗教统统从东非滚出去。”

    “那就祝你们早日成功!”指导员发自内心的说道,可以说,自打指导员知道有宗教存在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对一名宗教人士做出这样诚恳的祝福。

    当然,这样的友爱的局限性极大,两个多小时之后,部队赶到距离喀土穆五十多公里外的006号堡垒外,所有的和风细雨的春天般的温暖立刻被冬天般的冷酷无情代替。

    部队跳下火车,分成数路开始包围堡垒。这是为数极少的被当地人夺取的堡垒,夺回这座堡垒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且全军上下有相当一致的看法,在夺回过程中遇到的当地人,大概只有格杀勿论这么一个选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