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70章 坚定者(七)

第370章 坚定者(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人类是一种非常善于寻欢作乐的生物,越是感受到不快,他们就越是要做出寻求刺激自己感受愉悦的行动。例如在006号堡垒里面医院的墙上,就留下好多故意小便的痕迹。甚至连当地人埃尔多安都知道这不是大家实在忍不住而撒的。因为在一间病房里面的墙上,相距不远的三道超过成年人身高的小便痕迹在墙上清晰可见。特别是中间的那一道,高度大概得超过两米,它洋洋得意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也让屋子里面有着剩余的味道。

    就在三道痕迹下面拽着村长的埃尔多安并没有拉出家伙留下痕迹试比高的愿望,他紧紧拽着村长衣襟,用一种患得患失的力度摇晃着,同时追问,“村长,艾丽莎去了哪里?你把她给送到了哪里?”

    中国人的子弹从村长右胸射入,鲜血已经染红了伤口附近好大一片的衣服。埃尔多安相信,村长已经是是死路一条,大力摇晃村长的结果是存在会很快死掉。这样的现状让埃尔多安完全感受到左右为难的苦恼,更关键的是,村长一副装死狗的木然模样,不管埃尔多安怎么说,他都是目光呆滞,仿佛是对当下的一切都不在乎了。

    停下了摇晃,埃尔多安咬咬牙,然后俯下身凑在村长身边低声说道:“村长,我见过中国人治这种伤,他们能治好。你看你儿子被戈西姆刺了三刀,怎么看都活不下去,我把他放到医院附近,还是被中国的医生救过来啦。如果你告诉我艾丽莎去了哪里,等中国人打进来,我就请中国医生给你治伤。”

    说完了这些之后,埃尔多安等了片刻,却见村长还是一副木然的脸。他虽然很想从村长这里弄到渴望的消息,但是这也得村长配合。更何况人的下落这件事需要的是准确情报,说假话不过是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埃尔多安并不担心瞎跑一通,他担心的是再也找不到心爱的人。

    “轰隆”!外面的巨响把埃尔多安吓了一跳,震动是如此剧烈,距离大门百米处的医院二楼都感觉爱到了很强烈的震感。埃尔多安连忙跳到窗边,就瞅见大门处烟尘荡荡,虽然看不太清,不过从烟雾的浓度来看,埃尔多安相信大门已经被彻底炸开。只是想想荷枪实弹的中国人冲进来,埃尔多安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他也不敢多看,扭头就开始往外走。就在此时,村长突然抬手拽住了埃尔多安的手臂,方才那种木然的神情一扫而空,只见村长目光坚定,神态清醒,“埃尔多安,不要把我扔下。”

    埃尔多安当时就大怒,原来村长这王八羔子一直在装啊。他心知此时需要的是赶紧离开,想办法躲起来。只要有能力办到,当地人对强行闯入自家屋里面劫掠的强盗都是杀而后快,埃尔多安知道中国人杀起强盗可是从不手软的。

    “埃尔多安,带我走,把我藏起来。只要你能救我,我就把艾丽莎在哪里告诉你。”村长语气急促,看来他对中国人如何对待强盗的手段也有和埃尔多安差不多的判断。

    埃尔多安脑子里迅速把村长方才的表现做了个判断,尽管很希望能够让村长说出情况,但是埃尔多安根本不相信逃出条性命的村长会说实话。在死亡恐惧的威逼下,埃尔多安甩开村长的手,大步就往外走。

    “看在真主的份上,埃尔多安,你不要走。”村长边喊边看着毫发无伤的埃尔多安快步走到了门口,他再也忍不住,终于尖叫道:“埃尔多安,我把艾丽莎嫁给了一个在苏丹港做生意的人!带我走,带我走我就告诉你那人是谁!”

    听到这话,埃尔多安停下脚步,他没有回头,只是问道:“村长,那时候说好的十头牛的嫁妆。我知道你是动的手脚才让我我最初只分到了五头牛。等到我从中国人那里要回了五头牛的时候,艾丽莎已经被嫁出去了。我看你大概知道我还是能分到五头牛的,那么你就那么不愿意艾丽莎嫁给我么?”

    村长听埃尔多安突然提起这件事,他心里面已经明白埃尔多安对此此事到底有多在乎,听着明显是堡垒内部的传来的枪声,村长整个人换了个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姿势,然后从容不迫的说道:“埃尔多安,你父亲救过我的命,所以我得按照规矩嫁一个女儿给你们家。你在你们家年纪小,所以我才选了你。而且后来还定下十头牛的嫁妆。我本来想着等你长大还得十几年,那时候你爹已经死了,你也拿不出嫁妆,这件事自然就黄了。我没想到中国人来了!”

    说到这里,村长的语气里面不由自主的带上了强烈的恨意。“中国人……,只要肯干活,中国人让你这种穷鬼都能得到十头牛。我恨啊!就你们家的穷样,凭什么你就能弄到十头牛,而按照中国人的规矩,我堂堂一个村长,也只能分到十头牛?所以我才在完成合同之后,改了里面的表,让你只能分到五头。”

    说到这里,村长几乎是咬牙切齿起来,“我还是没想到,你这样的穷鬼去找中国人理论,中国人不仅没杀你,还派人去核对,最后把你该得到的另外五头牛给你了!埃尔多安,你见过和穷鬼站在一起的中国人么?你能接受和穷鬼站在一起的人么?……咳咳咳!”

    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而神志不清,或者仅仅是村长因为情绪激动而气疯了,他甚至忘记了埃尔多安的身份,开始表示着自己最强烈的情绪。直到咳嗽才让村长暂停了愤怒的发泄。

    埃尔多安握紧双拳,转过身来,迈步走向村长躺着的只剩下木板的床铺。眼睛里面燃烧着愤怒,身上散发着杀气,埃尔多安居高临下的看着村长,杀气腾腾的声调问道:“所以你就趁着这个时间把艾丽莎嫁出去了?”

    面对猛兽般逼近的埃尔多安,村长心里面并没有特别的害怕。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快速流失,而是埃尔多安在这里留的越久,就越没有逃跑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此时回想起当年的算计,村长发现自己竟然感受到了很强烈的快活感觉。通过计谋,通过手段来操控别人的命运,是一件令人非常开心的事情。回忆往昔,真有种没白过的感觉。所以村长没有露出丝毫害怕的表情,他继续说道:“咳咳……,没有,我当时倒是觉得你这小子虽然不讨我喜欢,但是运气不错。而且你还被选到了城堡里面肉联厂上班。家里有地,还有牛,更能拿份工钱,艾丽莎嫁给你之后不会吃苦头。就你喜欢艾丽莎的那股子尽头,只要能让你如愿,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大概还能指望的上你。所以我最初是准备把艾丽莎嫁给你的。”

    埃尔多安当然知道村长并没有看得起他,在村长说到前半段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村长身边。只是等着村长说完,就把村长给掐死。没想到听到最后居然听到村长说愿意把艾丽莎嫁给他。人在诚心诚意说说实话的时候会有一种强烈的影响力,那种神态、语气都会让听众自然而然的相信。埃尔多安当然不愿意相信村长的话,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居然信了。

    “那……你为什么要把艾丽莎嫁到苏丹港去?”埃尔多安问,不自觉的,他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村长并没有立刻回答,看得出,他对是否要作出解释有些疑虑。不过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片刻之后,村长的叔叔,执掌村里宗教权的老者有些气喘吁吁的出现在病房门口。手扶着门框,老者喘着气说道:“埃尔多安,中国人打进来了,你对这个堡垒很熟。快,快找地方把我们藏起来吧。这里应该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吧!”

    村长的叔叔一直对埃尔多安比较温和,虽然平素里经常会说些老古董的话,让埃尔多安烦不胜烦,不过整体来看,埃尔多安并不厌恶这老头子。而且一路扶着老头子走到堡垒,老头子看到村长的儿子罗安还活着,立刻就去解释原委。总算是解开了埃尔多安与村长的矛盾。看到老头子着急的模样,埃尔多安就想先安慰老头一下,顺道支开他。毕竟埃尔多安此时并没有放弃杀死村长的打算,老头子在旁边看着埃尔多安杀他侄子,埃尔多安不认为老头会袖手旁观。

    不等埃尔多安说话,“嘿嘿嘿嘿……”旁边的村长就不怀好意的笑出声来,“呵呵……哈哈,来得好啊叔叔,你来得好啊!”村长边笑边说。

    “我原本未必相信安拉是知晓一些的,特别是打了这次败仗之后。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安拉定然是全知全能安排一切的。叔叔,你知道么,埃尔多安正在问我,在我准备把艾丽莎嫁给他的时候,是谁不答应。叔叔,你来告诉埃尔多安,到底是谁不答应,谁立刻找了其他人逼着我把艾丽莎嫁给那个人。叔叔,该你来说了吧。”

    埃尔多安一时没能明白村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更让他疑惑的是,为何村长脸上露出了如此嘲讽的语气。扭头看向老头子,埃尔多安更意外的看到老头子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种“不耐烦”的表情。那是老头子不愿意和别人说一些问题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这种表情意味着,“老子我知道,老子我就是不想告诉你!”

    村长的叔叔到底知道什么?埃尔多安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不对劲,他甚至有些莫名的畏惧,马上有可能揭开的谜底也许会让埃尔多安受到更大的冲击。

    “叔叔,我知道你想让埃尔多安赶紧带着你走,所以我就帮你一把。”先是给了自己的叔叔一个嘲笑,村长接下来转向埃尔多安,用嘲讽戏谑的语气说道:“埃尔多安,在我决定把女儿嫁给你的时候,我叔叔居然反对,而且立刻找了人把艾丽莎嫁出去了。可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曾经说过。按照什么狗屁教义,我得把女儿嫁给你才行。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他找的人家很不错,我觉得艾丽莎嫁给那家人比嫁给你更有利。所以,我就把艾丽莎嫁出去了!咳咳咳……”也许是说话的时候情绪太饱满,村长说道后面忍不住咳嗽起来,如果他没有咳嗽的话,大概会对此事做一个更加讥讽的总结性发言吧。

    “真的么?”埃尔多安发现在他对村长的叔叔,对村里面的宗教首领提出问题之前,他就已经相信了村长的话。让埃尔多安有这种情绪的,不仅是村长那说真话的力量,更多是老头子脸上的那种懒得去否定的表情。

    因为情绪激动,埃尔多安的眼眶都差点红了,他盯着村长的叔叔,难以置信的说道:“你那时候还对我说,人的命运是安拉决定的。你那时候对我说,不要怨恨别人,这都是安拉的旨意。只要相信安拉,在死后进了天堂,就能知道为什么安拉会安排这样的一条道路。而且那时候我绝对不会感到后悔!可这条道路明显不是安拉安排的,是你!是你操纵的!难道你要告诉我说,是安拉降下旨意要你这么做的么?!”

    面对一个毛头小子的指责,老头子根本不为所动,带着批评不孝子的那种表情,老头子呼唤道:“埃尔多安。埃尔多安!决定人类穷困或者富有的是安拉,而不是我们个人。我们必须知道,这一切都是真主的旨意!只有笃信真主,勤修经文的人,才能得到永久的福报。埃尔多安,你并不知道,其实村里面很多人根本就不相信你能娶到艾丽莎。真的,所有人都不相信。那时候唯一出于真主教导的正义出来为你说话的有谁?只有我,只有我!他就能证明!”

    村长的叔叔说完,手直指村长。村长此时脸色更苍白了一些,不过他还是努力笑道:“叔叔,我倒是承认这些。不过我一直不理解,最初装好人的你,为啥到了后来原形毕露啦。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

    老头子哼了一声,“不要把我和你比,你这种从来没有信仰的人不配。”

    嘲笑完侄子,老头子扭过头看向埃尔多安,“可是当中国人来了之后,你们干了什么?中国人让你们每天干活,你们为了多得到中国人给的东西,就每天干活。不再每天五次礼拜。中国人划分土地,你们就跑去跟着中国人领土地。埃尔多安,那些中国卡菲尔们居然会因为你而去和那些村民调查。然后居然做出了对你有利的判决。如果让你娶到了艾丽莎,村民们不会认为这是安拉的决定,而是会觉得村长都不敢惹中国人,会觉得跟着中国人就能分牛分地。他们会觉得中国人比安拉都可可靠。让你娶到艾丽莎,就会降低村民对安拉的信赖!我绝不能让这等事情发生!而且安拉的意愿明显感觉到这些,就在我不知道该把艾丽莎嫁给谁的时候,马赫迪大人的使者就来了,听了我的看法,他们立刻就介绍了在苏丹港的信徒。要知道,能让我侄子心甘情愿嫁女儿的人,这世上可不是太多。如果这都不能算是安拉的旨意,那么什么才能算是安拉的旨意?!”

    埃尔多安与老头子的关系不算好,也不算差。他当然知道老头子其实喜欢对他说三道四,既然老头子们都是这样,他也就不在乎了。而听老头子说了这么多,埃尔多安的愤怒情绪也几乎荡然无存。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生气,而是现在不知道该生什么气,或者怎么生气。在埃尔多安看来,他没能娶到艾丽莎,定然是有人作梗,这个人大概就是村长了。

    在交谈中感受到村长对自己的恶意之后,埃尔多安就把目标锁定了村长。准备杀之而后快。

    然而事情变化这么快,村长与村长叔叔的变化,加上突然出现的中国人。埃尔多安虽然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完全不能理解为啥娶艾丽莎这么一件事居然变得如此复杂。背后涌动着各种原因和理由,还是埃尔多安不明白的原因和理由。

    情绪发泄目标的来回跳转,以及在这之中的情绪的消耗以及疑惑带来的疲惫,埃尔多安只觉得无比疲惫。复仇的心情当然还在,只是这种情绪弱到根本无法驱动埃尔多安行动的程度。然后埃尔多安听到村长冷笑道:“叔叔,你为了争夺村里的权力,真的是煞费苦心……咳咳咳咳!”

    这又是埃尔多安无法理解的说辞,更是埃尔多安无法理解的道理。也就在此时,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队中国人在出现在楼道里。看到村长的叔叔在门口的身影,他们立刻用汉语喊道:“不许动!”

    埃尔多安懂一些汉语,这是日常培训的结果。听到这话,他两腿一软,直接给跪了。手臂高举,双手交错放在脑后,埃尔多安瞬间就下了决定,他高喊道:“我是中国人,不要杀我!”

    冲进病房的中国听了这话盯着埃尔多安看了几眼,然后都皱起了眉头。不过这些人也没停着,他们麻利的卷起埃尔多安的袖管,看到了接种疫苗时候留下的伤疤。再查看了村长和他叔叔的手臂之后,士兵他们两人拖到墙边,麻利的举起手枪,在每个人脑门上开了一枪。两朵大大的红色花朵瞬间就绽放在墙壁上,一定程度遮盖了那些迎风飞三尺高的痕迹。

    埃尔多安被这么麻利的解决措施吓得两股战战,几乎没憋住。但是在他内心深处,却意外的生出一种轻松感。终于摆脱了村长和掌管宗教的老头子,如果能活下去的话,埃尔多安想去苏丹港一趟。也许在那里,他就能找到心爱的姑娘。哪怕是只见一面,见一面就好。这样埃尔多安就能放下心中的大石头。

    “我好像怀孕了!”埃尔多安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艾丽莎的时候,她带着惊恐的表情说出的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