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72章 坚定者(九)

第372章 坚定者(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的孩子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了,你现在去东非,你是真的自己愿意么?”韦泽问了二儿子韦坤一个问题。韦坤是李仪芳的长子,韦泽的第二个儿子。在王明山正式向中央打报告,希望派遣一名韦泽的儿子到东非任职之后,不少人立刻就建议让韦坤去。

    韦坤一时不知道该说啥,所以就啥也没说。韦泽看得出,他这个二儿子韦坤有种跃跃欲试的神色。所以韦泽忍不住说道:“韦坤,去东非可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而是一去好几年。你的孩子要待在哪里?留在国内的话,最初两年,跟着孩子他娘,没问题。可是孩子懂说话了,见不到爹。这不合适。但是东非那个地方很落后,你把孩子带到东非去。孩子能像国内这帮孩子一样接受到正常的化教育么?我是觉得很不乐观。”

    韦泽两个老婆,每个人都生了两男一女。祁红意的长子祁睿此时正在北美波特兰的军校里面当系主任。他光棍一条,到哪里都没问题,想怎么工作就可以怎么工作。韦坤身为韦泽的二儿子,此时已经结婚,老婆正怀着第一胎。把他送去东非,韦泽即便不是那么担心儿子,却也担心孙子或者孙女。

    “父亲,我大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结婚的么?”韦坤没有回答这件事,而是问起了另一个问题。

    面对这个问题,韦泽几乎是本能的说道:“你哥不结婚,和你的情况不一样!”

    “有什么不同?”韦坤其实和自己的兄长关系不那么亲密,加上祁睿高中之后基本没在家住过,不知道哥哥的心思也很正常。

    “你哥没结婚,那是一些感情上的坎没过去,所以不愿意触及这些问题。你现在的情况,我是有些担心你的孩子。”韦泽其实很想强行介入自己孩子的事情,不过他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积累,总算是知道环境固然重要,但是环境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因素而已。

    韦坤看起来鼓动了巨大的勇气,他带着一种有些手足无措却又下了决心的表情说道:“父亲,我还是想去。我在山西干了这么一段时间的工作,觉得我喜欢做管理工作,愿意为人民服务。以前在您的保护下,我过的很惬意。现在我想也学着您那样去保护别人。”

    “呵呵呵呵……呵呵……”韦泽被自己的儿子给逗乐了,韦坤这孩子连野心的表达都显得这么单纯。不过只是先干笑几声,韦泽却又不想再去嘲笑儿子了。年轻人总是有这样的过程,“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猷。粪土当年万户侯”。然而能力这种玩意,从来不靠da遗传,韦坤是韦泽的儿子,并不等于韦坤就能按照某种比例得到韦泽的能力。而且从韦泽所知道的家庭内容,一看孩子,立刻就能看到孩子身上反映出来的父母的缺点。韦泽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完美的人,他甚至相信自己的缺点其实很严重。

    “父亲,我知道你偏向我哥。”韦坤说道。

    一听这话,韦泽心里面一阵的不快。不过他总算是很快就排除了负面情绪,尝试用理性来看待自己的儿子。韦坤今年才26,大概是一个没有腐化却有了野心的年纪。这孩子还是没城府,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韦泽虽然不讨厌,却也不是乐见其成的。

    现在的韦坤却没有分析老爹心理活动的能力,他就凭借着一腔热情表了自己的看法,“父亲,我知道你想让我哥接你的班,我也也没想过要和我哥争。你说过很多次,满清那帮渣渣自封龙子凤孙,觉得被人拥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样**下去之后,外不能驱逐外敌,保护国家。内不能展生产,让人民免于饥饿疫病以及横死的命运。所以能做到这些您带领开国前辈们起来反抗,满清立刻就崩溃了。那些所有的龙子凤孙都落了个死囚的结果,跟狗一样被人打死。我觉得您说的很对,我根本就不想成为满清那种腐朽剥削阶级的代表。”

    “你只要再国内好好干,照样能够按照制度不断晋升。你也没必要非得去东非建功立业啊。”韦泽心情复杂的提出了问题。

    听老爹这么讲,韦坤连忙答道:“我不想和我哥争,但是我也不想以后在我哥手下当差。去东非再不好,单纯借了您的名头,我想领头干事,也是能干点啥的。而且我真的不想当个鱼肉百姓的人。父亲,我真的想和您这样,成为一个能够利国利民的人。”

    对于自家儿子的态度,韦泽第一反应就是想反对,可是韦坤的话却某种意义上打动了韦泽。俗话里面有“冤家转父子冤家转夫妻”,说法很多。但是“仇人转兄弟”却意外的一致。身为兄弟,基于对利益的直接争夺,那仇恨可是大了去。皇家兄弟更是如此。即便韦泽根本没有建立帝制,但是他现在这个皇帝的头衔,本身就很容易让他的儿子们生出一些错误的看法。

    而韦坤一句“我不想和我哥争,但是我也不想以后在我哥手下当差”,真的是亲兄弟才能说出的心里话。沉默了一阵,韦泽心一软,忍不住就决定给韦坤一个机会,他说道:“韦坤,有人想让你去苏丹,主要目的是展现一下中央对东非行政区的重视。你明白么?”

    韦坤立刻答道:“我不会被那些已经开始成型的利益集团绑架,我会努力建起一个基于东非的经济体系,还有政治体系。”

    听着儿子野心勃勃的言,韦泽心里面一阵怅然。他现在不得不怀疑,自己潜意识里面有没有真的把祁睿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念头。祁睿虽然没有表达过这方面的愿望,但是他走过的道路就是累计实实在在的功劳,在未来遴选最高领导者的时候可以有服众的资历和功绩。不管祁睿自己的想法如何,他弟弟韦坤的确有着强烈的政治愿望,哪怕是去东非这么一个地方都没办法阻止韦坤的野心。

    怪不得那么多所谓的明主都不得善终,帝制搞起来真的好可怕。韦泽心里面又生出一种庆幸,他要是真的搞帝制,结果大概就是几个有能的儿子要先你死我活的争夺一番。而且这种争夺会撕裂中央,让整个国家出问题。而明君这种玩意跟撞大运一样,国家的命运靠撞大运,覆灭的结果就不可避免。

    韦泽却没有因为感慨而改变之前已经有的想法,这也不是他的个性。韦坤去东非对于民朝是很有好处的事情,既然韦坤认识到他不能当了利益集团的,剩下的事情就看韦坤自己的造化。

    韦泽家最多的时候有九口人,现在已经只剩了韦泽、祁红意、李仪芳。祁睿、韦坤、韦震,三人都在外地工作。韦秀在老妈李仪芳的数落下决定拿了老爹韦泽的钱买房跑路,韦雪早就兴高采烈的买了套学校旁边的复式,搬去开始住了。李仪芳的第二个儿子韦离也是韦泽最小的儿子,这孩子在医学院里面读书,因为功课与工作都很忙,他就住在医学院的宿舍里面,周末不值班的时候才回家。

    所以韦泽下班后带着韦坤回到家,家里就显得热闹了些。吃完了饭,韦坤找他娘李仪芳说话,祁红意就找了韦泽,“韦泽,听说韦坤要去东非?”

    “怎么,你想让韦震去东非?”韦泽不解释,直接反问。

    “……不要!”祁红意思忖一阵,最后还是说道。她其实是问过韦震的,在上海工作的韦震毫不犹豫的给拒绝了。韦震用明确的言辞向他娘祁红意表示,哪怕去东非之后有天大的好处,他也是不会去东非滴。不仅不会去东非,韦震甚至不会离开上海这个地方。

    “既然你不要,那就别管韦坤怎么想了。”韦泽不想再提这些事情,和普通人一样,韦泽有时候也是不想去触及一些事情的。

    “呵呵……”祁红意先是笑了笑,然后靠在韦泽身边用轻松的语气说道:“既然都是让人去,为什么韦离不能去。韦离去了,还能加强东非那边的医疗力量。”

    尽管祁红意的表情和语气都如同春风,韦泽的眼睛和脸上立刻都露出了怒意,他盯着祁红意,冷冰冰的说道:“有些不该说的话,还是不说的好。”

    祁红意的笑容登时就尴尬在脸上,好几瞬之后才被祁红意收起来。她和韦泽过了这三十几年,哪里不知道韦泽的性情。若是韦泽平时忍不住脾气,祁红意只怕还要和韦泽对呛。现在祁红意立刻选择了停战,她推了推韦泽的肩头,“我和你开玩笑呢,你看你的脸变得好难看。”

    说完之后,祁红意站起身继续说道:“茶凉了,我再给你充点热的。”然后快步离开了韦泽的书房,只剩下面如寒霜的韦泽留在书房之中。

    而在韦坤以前的房间里面,韦坤兴奋的拉着母亲的手,用房间外面的人绝不可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娘,我按照您教给我的和我爹说了,我爹果然同意了。您真的是料事如神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