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73章 坚定者(十)

第373章 坚定者(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阿嚏……”祁睿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揉了揉鼻子,接着对送来信件的军中邮递员说道,“谢谢!”

    邮递员见祁睿在收件单上签了姓名与1889年11月13日的签收日期,就收好单据,说了句“再见”,就赶紧给下一个办公室送信去了。祁睿又揉了揉鼻子,搓了搓手。波特兰还算是地中海型气候,夏天有些热,冬天温暖湿润。不过和南京一比,就显得不够暖和。

    进入11月之后,波特兰地区一直在下雨。这个地方并中国一两个月,距离中国城市普遍水平还有一大段距离。例如,祁睿好几年都没有用过老爹韦泽家的暖气,外面有雨,屋里的暖气散发着热力,没有烧煤或者烧木柴取暖带来的气味,他本人还是很怀念那种玩意的。

    摆在祁睿面前的是两份邮件,一份电报,一封信。电报是母亲拍来的,祁睿打开一看,上面写了六个字,二弟东非上班。民用电报就是这个样子,按字数算钱,还有字数限制。民朝教育部门就以实用性的指导方针,在初中和高中添加了写电报的课程。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电报的普及催生出最著名的“钱多人傻速来”的段子。

    当然,祁睿知道自家母亲并非段子手。二弟东非上班,表面上看是对于家庭变化的正常介绍,实际上则是对祁睿的一种警告。祁睿1862年1月1日出生,一个多月后他就满28周岁了。祁睿非常清楚母亲祁红意在担心什么,祁睿非常清楚母亲祁红意想表示什么。所以祁睿只觉得一阵的无聊。

    老爹韦泽在祁睿眼里是一个洞察事情明辨是非的人,如果韦坤因为到了东非工作,然后就凌驾在祁睿之上,祁睿会觉得无比滑稽。太多的公务让祁睿烦不胜烦,所以祁睿眼间就把老娘的电报扔在一旁,他真的不想再给自己增加些毫无意义的烦恼。没打开的信封发信人是楚雪,祁睿手指按在没有拆开的封信上,竟然有些犹疑不决起来。

    每次读楚雪的信,祁睿都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一字一句的读着信上的内容,感受着与楚雪的某种交流,他都很舒服。读信的时候祁睿心情很好,每次读完信之后祁睿就会清楚明白的意识到他是没有办法和楚雪在一起的事实。在这样时候,祁睿就会清楚明白的回想起他老爹韦泽的话。

    “你知道我有很大的权力,我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身为你爹,我愿意帮你。我可以去他家提亲,别说楚雪现在没结婚,就算是领证了,我也能改变这个事实。只要你诚心诚意向我提出这个要求,我就会帮你。”

    祁睿曾经认为他爹的这种做法是对爱情的粗暴干涉,甚至是对感情的亵渎。现在祁睿经常忍不住想,如果当时他老老实实的向他爹低头恳请,那该多好。这次也不例外,对于过去的懊悔让祁睿内心再次走了那么一轮反省与遗憾。然后祁睿苦笑起来,他发现自己真的变了。

    看来我老了!祁睿心里冒出了年轻人特有的念头。也就是说,他自己不信,但是忍不住就这么用这个理由解释面对的难题。当“我爱你”的念头被“想和你在一起”的愿望替代的时候,在感情上并没有什么经验的祁睿整个人都不知所措。

    而且一件非常现实的事情就摆在祁睿面前,看了楚雪的信之后祁睿心里面就会感觉不爽,祁睿对这种不爽的忍耐度越来越低。所以他的手指沿着信封的边缘轻轻滑动,就是不去撕开信封。然后祁睿的目光就落在了他母亲的电报上,思路也不由自主的转到了这封电报的内容上去了。

    母亲祁红意担心祁睿的“继承优势”被祁睿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韦坤夺走。祁睿很好奇的是他爹韦泽这么多年都没让老婆明白他根本不想搞血统继承么?而祁睿这二十几岁的人都已经明白这件事了。如果在两个都合格的人中间,父亲韦泽肯定要选自己的儿子祁睿,但是祁睿若是个无能之辈,那他就永远不要觊觎权力的顶峰。

    国家将训练摩托化步兵的重担交在祁睿肩上,这是一份沉重而且费心的工作,甚至可以说是一份超出祁睿能力的工作。祁睿很清楚他现在展现出来的知识都是他爹韦泽那里借鉴来的,而和祁睿一起工作的人中间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才。很多其貌不扬,也看不出有啥范儿的同志,在工作表现出来的是令人不得不佩服的能力,这种能力让祁睿都觉得自愧不如。所以祁睿的傲慢被打消了,沉重的工作与优秀的同事,逼的祁睿不得不学习全面与人沟通与人合作与人分享。

    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祁睿再也不认为弟弟韦坤就比自己在智力方面差多少。祁睿认为自己和韦坤最大的差距就在祁睿已经有了自己的阵地,他在为体制服务,在为国家效力。同样,这种效力在战略级别的功业完成之后,就会变成高官厚禄与丰厚的奖赏。一定要形容的话,祁睿就是靠自己的汗水把自己浮起来,而他的弟弟韦坤即便能扶摇直上,也是靠别人鼓起的气球。

    所以祁睿的竞争对手并非是弟弟,而是周边这些优秀的年轻人。祁睿发现自己甚至不要考虑如何完成全军范围内的摩托化步兵建设,他能把当下集结在波特兰的部队的训练课程完成,就已经成就了以祁睿能力之上的了不起的功业啦。

    想到这些,祁睿心里面生出了紧迫感。他把电报收起来,又想把信收起来。可心里面对信里的内容始终放不下。

    “也许楚雪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事情呢?”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祁睿终于以一种还算平静的心里姿势打开信,看了起来。

    “……前几天我去楼顶餐厅吃饭,就想起你来……”只看了这么一句,祁睿心里面就一阵难过,一年多前,那次吃完饭之后,祁睿才知道楚雪马上就要结婚了。

    “……没想到餐厅的领班还记得你,竟然还记得当时我和你一起吃的饭,……”祁睿心里面一阵惆怅,我一直都记得你呢。

    “……领班拿了报纸过来,问上次来的是不是你。我这才知道,你竟然升了少将。这么多年来,我觉得你总是能做到想做的事情。考上南京陆军学院,在战争里面立下功劳,不断晋升。祁睿,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你需要的应该是一种非常稳定轻松的生活,但是你缺偏偏一直孜孜不倦的追求那些非常难以达到的目标。我理解不了你想达成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这些我想都不敢想的目标被你一个个的达成,我觉得你好厉害。而且领班确定报纸上的人的确是你之后,还给我打了一个折扣,让我也沾了你的光……”

    看着看着,祁睿突然笑了,然后他连忙掏出手绢,擦着自己的眼睛。在被楚雪说的“打折沾光”的事情逗笑的同时,眼泪也遏制不住的从祁睿的眼眶里滚落下来。岂止是一个小小的打折,祁睿很想现在就拉着楚雪的手说,他想和楚雪分享的是生活,那不仅仅是一年多前的中校的生活,包括这一年多来经历的上校、大校,乃至现在的少将。还有未来的中将、上将、大将,甚至是有可能的元帅。还有祁睿正在不断向前,并且有机会抵达的民朝权力的顶峰,祁睿想和楚雪分享的是生活,是两个人共同的未来……

    甜美和苦涩的感觉同时涌了上来,让祁睿读不下去。他把信收了起来,不愿意再读。经验告诉祁睿,如果再读下去,特别是读完了所有内容之后,他就会不可逆转的进入心痛的状态下。还不如在这样的轻松喜悦的部门就停止,等到心情十分低落,需要抚慰的时候再看信。

    除了这些心理上的因素,祁睿马上就要去上课也是他此时必须放下信件的理由。祁睿把信装回信封,认真的放到了一个抽屉的角落。起身稍微擦了把脸,就向着教学楼去了。所以祁睿并没有看到信纸最后一页上的话,“……祁睿,我思前想后还是想要个孩子。所以你要保重自己,等你安全回来的时候,大概就能看到我已经当了妈妈……”

    祁睿并没有下课之后再去看信,下课之后他立刻被这里的负责人,新乡陆军学院的副校长叫去开会。加利福尼亚的公投进入了关键时刻,而美国那边突然派出了数量比较可观的骑兵进入加州。看样子有扰乱加州公投的打算,所以一部分摩托化部队必须南下,北美战区司令部下了命令,祁睿本人也要跟着这部分部队南下。即便是打仗,也不能让教学有丝毫松懈。

    所以祁睿回到寝室拎了点随身的衣服,又花了大力气把要带走的各种教材给分门别类。直到他蹦上去港口的卡车,抵达港口后上了船,这才想起信没看完。不过祁睿反倒感觉轻松起来,这次行动队祁睿来说属于“临时出差”,宿舍和办公室都给他保留着,不会有人动。那封信现在不看倒也挺好,隔上几个月再读,大概也会有别的感受吧。

    北美司令部的政委沈心得知部队顺利南下的消息之后松了口气,冬天的北美并不适合大规模战争。山区无法让大部队通行,五大湖地区厚厚的积雪连摩托化部队都难以施展,更别说人或者马匹。1889年的战争其实已经结束,在明年,也就是1890年,战争才会更激烈的爆发。司令部希望的就是能够在明年开战之前从法理上确立西海岸成为中国的领土,1890年吞下密西西比河以西的地区。1891年夺取阿拉巴契亚山区以西的所有地区。所以彻底清洗加利福尼亚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沈心的目光落在北美地图上,光复军在1889年完成了摧毁芝加哥的战役目标,而在1890年,光复军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战役目标,那就是匹兹堡。整个美国大概一半的钢铁都是在匹兹堡生产的,美国的机械也有很大一部分在匹兹堡生产制造。摧毁了匹兹堡,就等于摧毁了美国的工业能力,失去了翻盘的可能。如果美国人肯拿着欧洲制造的步枪和大炮与光复军作战,那就让他们这么干吧。1890年的光复军摩托化步兵注定比1889年的更强大,就让美国佬用生命来证明这点好了。

    就在祁睿踏上南下的轮船之时,韦坤也在南京港口上了前往东非的轮船。兄弟两人都不知道彼此的行程,也没有太多的想起对方。充斥在两人心中还脑海里的,都是他们即将面对的问题,都是他们即将面对的困境。而且两人都认为自己一定可以解决问题,获得胜利。

    这兄弟两人的老爹韦泽还是一脸沉稳,让人无法轻易判断出这位领导者心里面的盘算。当然,按照制度,中华民朝也不搞什么秘密政治。韦泽直接告诉了同志们他的规划。

    “1889年,迁都的前期工作已经做好,1890年,迁都工作正式展开。我将在1890年率领一部分单位抵达北京,二十年过去了,北京的胡骚即便没有彻底铲除,大概也所剩无几,做首都大概也到了最低限度。我要告诉同志们的是,中央并没有放弃长江流域,更没有让珠江流域和南海放羊的意思。迁都意味着中央在不放松珠江和长江的同时,要把黄河流域的发展当做主要工作。北方也进入全面规划,快速发展的阶段!这是更艰苦的工作,大家不要松懈,更不要觉得自己可以放羊!……”

    “……对于我们在北美的战争,这事关中国未来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国运,我们必须抱着必胜的信心投入战争,赢得战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除了庆功之外,也很有可能得到报偿,那就是中国军队以后再也不用出国作战,我们将只为保卫国土而战!……”

    民朝既然不搞秘密政治,这种政府报告自然是公开的。外国记者们从得到这份文件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往欧洲传递,十几个小时之后,《泰晤士报》就全文刊登了第一版的翻译稿,二十小时之内,各国政要就拿到了《泰晤士报》开始阅读,或者拿到了由《泰晤士报》上全文翻译之后的本国语言翻译件。

    葡萄牙王国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此时正坐在他未婚妻家的客厅里面,拿着一份《泰晤士报》认真的阅读。他的未婚妻是外交大臣的女儿,所以很有礼貌的闭口不言,并没有简单粗暴的打断工商大臣的阅读。而外交大臣看着自己的准女婿再次施展“在美女注视下旁若无人看书”的技能,心里面实在是不爽。而外交大臣的妻子,工商大臣未来的岳母兼学姐则是用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表情注视着工商大臣的阅读工作。

    幸好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阅读的速度很快,没等外交大臣出声打断,他已经自己抬起头来。那份文件是放在夹页上的,所以报纸的价钱并没有提高。这也算是泰晤士报本身做生意够意思的表现。

    “中国人一字未提战争。”约翰?法雷尔说道,“咱们可要小心了,如果英国人战败,安哥拉只怕是不保。”

    “他们会在战胜英国人之后再对我们动手?”外交大臣皱着眉头发表着意见。这让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很是不爽,外交大臣表现出了整个葡萄牙王国政府官员的平均水平。

    “他们只用派遣军队把我们殖民地的武装力量消灭就好。至于宣战,他们才不会那么做。他们更希望我们葡萄牙对他们先宣战。那时候中国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掌安哥拉。”约翰?法雷尔解释着。

    外交大臣看来暂时没能明白。“”

    葡萄牙王国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此时正坐在他未婚妻家的客厅里面,拿着一份《泰晤士报》认真的阅读。他的未婚妻是外交大臣的女儿,所以很有礼貌的闭口不言,并没有简单粗暴的打断工商大臣的阅读。而外交大臣看着自己的准女婿再次施展“在美女注视下旁若无人看书”的技能,心里面实在是不爽。而外交大臣的妻子,工商大臣未来的岳母兼学姐则是用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表情注视着工商大臣的阅读工作。

    幸好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阅读的速度很快,没等外交大臣出声打断,他已经自己抬起头来。那份文件是放在夹页上的,所以报纸的价钱并没有提高。这也算是泰晤士报本身做生意够意思的表现。

    “中国人一字未提战争。”约翰?法雷尔说道,“咱们可要小心了,如果英国人战败,安哥拉只怕是不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