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74章 坚定者(十一)

第374章 坚定者(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约翰,我个人并不觉得和中国人合作有什么好处。不过你既然如此的愿意与中国合作,我认为你总不至于满足于中国来不打我们的程度吧。这样的合作毫无意义。”葡萄牙外交部长盯着自己的准女婿,用很是质疑的语气说道。约翰?法雷尔这位葡萄牙王国的工商大臣准确预言了中国进攻莫桑比克的军事行动,虽然没能帮上葡萄牙王国的忙,至少让外交大臣对约翰?法雷尔的判断力有了一定的认同。所以他也想听听准女婿的观点,。

    “我不知道国内还有多少人对巴西依旧寄予厚望,以我的看法,和中国人合作的条件最好是中国能帮我们夺回巴西。”约翰?法雷尔从容不迫的答道。

    外交大臣本能的瞪大了眼睛,外交大臣的妻子和女儿也带着极大的惊讶表情看着葡萄牙王国的工商大臣。巴西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拿破仑战争时期,葡萄牙在1808年被法国所占领。因此,葡萄牙的布拉干萨王朝逃亡到南美洲的殖民地巴西,1809年更迁都里约热内卢,直到1821年才重回葡萄牙。1822年当时国王的儿子就在巴西自立为王,宣布成立了巴西帝国。

    也就在前天,1889年的11月15日,巴西国内的共和派政变成功,巴西帝国第二任皇帝的统治被推翻。对于普通人来讲,这种变化是巨大的突然的,对于葡萄牙上层的外交大臣,这种变化并不意外。诸多事情早就证明巴西帝国政府的覆灭仅仅是早晚而已。

    至于葡萄牙王国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他的看法与外交大臣更是不同。即便是在准岳父家的客厅,即便三位听众里面有两位是女性,约翰?法雷尔依旧神态坚定,甚至有种难以隐藏的戾气,“阁下,如果我们想恢复在巴西的统治,此时大概是最好的机会,或者说是唯一的机会。”

    “……这和投奔中国有啥关系?”葡萄牙王国的外交大臣至少拥有理解趁火打劫的水平,可他还是没办法理解为什么工商大臣如此执着的坚持要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

    约翰?法雷尔忍不住冷笑起来,因为情绪的关系,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与不屑,“因为巴西帝国经济的控制者实际上是英国人,而且巴西帝国之所以会崩溃,不就是因为巴西帝国现在的皇帝佩德罗二世在英国长期的逼迫下不得不废除奴隶制么?大家还记得佩德罗二世在去年支持他那位伊莎贝尔公主签署废奴法令的事情么?我真没见过这么滑稽可笑的决定。如果他真的想抛下皇冠,直接宣布退位不就好了。如果他真的支持共和,直接修宪,改变国体不就好了。何必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失败者,让世人耻笑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外交大臣总算是明白了他的准女婿对世界局面的判断。既然英国的支持导致了巴西帝国的覆灭,现在葡萄牙以血亲的方式介入巴西帝国的事情,先扶植当地傀儡,再想办法吃下巴西,除了没考虑到葡萄牙在现实中的实力之外,这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外交大臣的脑筋甚至一时灵活到考虑到了中英之间的问题,中国与英国之间虽然在激烈冲突,但是这种冲突远没有到双方大打出手的地步。所以只要葡萄牙能够与中国合作的话,中国强大的海军有机会护送葡萄牙的军队抵达巴西。而且中国一旦打败美国,获得了加勒比海出海口,中国强大的陆军甚至都有机会乘船出海,加入到镇压巴西共和派的行动中去……

    在种种念头的迸发中,葡萄牙外交大臣突然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假如葡萄牙能够重新夺取巴西,甚至如同80年前一样迁都里约热内卢。巴西这个幅员辽阔,人口稀少的国家将让葡萄牙王国顷刻就变的富裕,至少有机会变得富裕起来。

    “约翰,难道你支持奴隶制?”葡萄牙外交大臣的千金用一种讶异震惊乃至于悲痛的声音说道。两个男人先是一愣,然后都看向这位大小姐。大小姐穿着一身漂亮的礼服,大眼睛里面差点要涌出泪水来。

    约翰?法雷尔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并非是在葡萄牙当地上接受了全套教育,她小学之后就去英国上学,虽然没能考上牛津和剑桥,好歹也是在一家不错的英国大学毕业。所以她对英国人宣传的“废除奴隶贸易”的口号非常的认同,才会有这种强烈的敏感度。即便约翰?法雷尔方才根本没有谈及他个人对于奴隶制存废的看法,妹纸也从中感受出了不少东西。

    “艾丽,你要知道,英国人可是海上奴隶贸易的主力军。全世界其他国家贩卖的奴隶加起来也没有英国一家多。”约翰?法雷尔劝说着。

    “英国人的事情我不管,我是不想让约翰你支持奴隶制度!”同样名叫伊莎贝尔的大小姐语气坚定。不过也就在说完之后的片刻,她立刻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英国现在已经是坚定的废奴主义了,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啊!”

    “……过去了……呵呵。可是英国人是最大奴隶贩子的事实还在那里,英国人也没有真正忏悔。而且他们反对奴隶贸易的理由真的不是什么善心或者人道主义,英国人反对奴隶贸易的理由是他们要通过反对别人家的奴隶制度来削弱别国的生产力啊。”约翰?法雷尔还是年轻,他忍不住和自己的未婚妻讲起了道理。

    这下,外交大臣以及外交大臣的夫人都下意识的微微摇头。和一位年轻的姑娘讲道理本来就显得很不明智,更何况约翰?法雷尔居然试图去扭转一位年轻姑娘已经形成的理念。这就更加属于吃力不讨好的范畴。

    果然,伊莎贝尔大小姐眉毛微微立起,眉头也出现了皱起来的痕迹。她毫不犹豫的说道:“约翰,在你眼里什么都是利益和交易么?”

    “啧!”约翰?法雷尔咋舌了一下,看得出这位还算年轻的大臣并没有让步的打算,就见约翰?法雷尔用一种语重心长的态度说道:“艾丽,国家和国家之间不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人和人之间单纯的因为感情与喜好而做出各种事情,这很常见。可是国家之间单纯考虑的是利益,更不用说是英国这种称霸世界上百年的大国,不管他们的表现如何,切开他们的胸膛,能看到的必然是一颗黑心。和英国一比,咱们葡萄牙才是单纯的……”

    “够了!约翰。我不想再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啦!”伊莎贝尔怒气冲冲的站起身快步离开了客厅。因为动作比较大,还带翻了凳子上的一本书。约翰?法雷尔定睛一看,封皮上的名字居然是《黑奴吁天录》,也有翻译叫做“汤姆叔叔的小屋”。自家未婚妻以这样的书当做平日里的读物,约翰?法雷尔终于明白为啥她对于奴隶制有那样激烈的反对。

    “约翰。伊莎贝尔还是年轻,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外交大臣的夫人用安抚的语气说道。

    约翰?法雷尔连忙答道:“夫人,您放心,我还觉得她很可爱呢。像我这样的坏人,其实很喜欢与这样纯洁的人在一起。”

    “哈哈!”外交大臣的夫人被逗乐了,她笑道:“约翰,其实国家需要的就是你这样能够把国家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上的人。如果没有你这样的人,我们的国家就没了希望。”

    得到了学姐兼岳母的赞赏,约翰?法雷尔也露出了平和的表情,“夫人,我其实只是想让咱们几百葡萄牙人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大量土地。葡萄牙人民能够通过耕种摆脱了饥饿和贫困,所有人都能有钱轻松的缴纳国家的税金。而我们葡萄牙政府也能够通过这些税金来兴办教育,开办工厂。把葡萄牙重新变成一个强大的国家。这就是我作为工商大臣的希望。”

    “成为一个像中国那样的国家?”外交大臣的夫人说道。

    这下外交大臣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家老婆居然提出了这么一个比方。在欧洲的上层,很多人可是把中国看成邪恶的异教徒,看成凶猛的野蛮人,虽然这些中国人能够建造出比英国大舰队更强大的海军,但是感受到中国强大威胁的欧洲人,特别是已经失去在欧洲当家作主能力的葡萄牙人,还是本能的把中国看成是野蛮人。

    “夫人,您真的是太仁慈了。”约翰?法雷尔诚恳的说道。

    外交大臣看到他的夫人被这样的话恭维的甚至眼圈都微微一红,没等外交大臣判断出他夫人的政治倾向,就听到准女婿约翰?法雷尔说道:“阁下,我其实希望您能够在内阁会议里面支持我的看法。想想看,如果您能以外交大臣的身份最终办成这么重大的事情,您将在葡萄牙的历史上留下什么样的名声。我认为您也许会被称为葡萄牙历史上最伟大的爱国者。”

    对于准女婿拍上来的马屁,外交大臣并不在意,他认真的说道:“约翰,这件事太过于重大,需要的不是我一个人的支持就能完成。而且在这样的时刻中,国王陛下又是什么想法呢?被中国人夺走了莫桑比克,国王陛下真的非常愤怒。”

    “阁下,明天我想请您到我家一趟。咱们可以好好商量。”约翰?法雷尔没有回答,却给了一个其他的说法。

    离开了外交大臣的家,约翰?法雷尔直奔法务大臣的家。一路上他的汽车开的飞快,而约翰?法雷尔也在不停的看着手表。在下午两点之前,他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快步走进了法务大臣的家里,一众人等已经在等着了。

    葡萄牙人口不多,虽然也是号称各种大臣,实际上公务繁忙程度很低。所以看到在法务大臣家里面的那些级别不低的军官以及官员,约翰?法雷尔一点都不意外。他甚至在介绍了外交大臣的看法之后,很开心的说道:“诸位,我们的人员越来越多,如果在上帝的保佑下,我们真的能重夺巴西,重建葡萄牙、巴西和阿尔加维联合王国,想来诸位就会忙的停不下来。”

    这话引发了一众算是葡萄牙里面统治阶级人等的笑声,然后司法大臣就介绍了三名新加入的人。其中第一位不少人都认识,他是里斯本的一位教授,素来以思想启蒙者自居,而且也真的做了那么些翻译以及推广工作。

    这位教授上来就讲了一番他自己的看法,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知道欧洲除了对中国单纯恐惧的人之外,还存在另外几类人,例如知识阶层虽然也对中国的扩张非常警惕与不安,但是欧洲的知识阶层却对中国的“土地国有”“消灭封建土地制度”“废除地租”“尊重劳动人民的地位”“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等等国内的经济政策非常赞赏。

    这位正在发言的翻译家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这位翻译家还拿出了些数据来支持他的看法,他认为葡萄牙的知识阶层至少有超过三成的人认为土地战争是“正义”的,还有三成认为中国杀戮地主的做法虽然不正义,但是有效。从长远看,利于国家。即便是剩下四成对中国政策非常不满的,面对中国日渐强大的事实,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的政策对中国人大概是有用的。

    所以欧洲各国现在都有一种看法,他们开始反思之前的殖民政策是不是有问题。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曾经参加过一个欧洲的会议,讨论的内容就是中国人的殖民政策与欧洲的殖民政策不同。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对于这种玩意并无兴趣,所以只是单纯的听听。现在他倒是有些回忆起里面的内容。

    很多欧洲学者认为,欧洲是希望能够从殖民地获取可以赚到大钱的商品,所以他们只满足于此。这些钱都被那帮有能力去殖民地捞钱的人赚走了,随着海上运输能力的提高,曾经的独占贸易在竞争中越来越糟糕,虽然还是有少数人赚钱,但是不赚钱的人是大多数,于是殖民地就变成了赔钱买卖。

    而中国是利用殖民地来解决中国人多地少的根本矛盾,所以中国殖民地越多,中国到殖民地工作的人就越多,然后中国殖民地的产出种类越多。中国庞大的内部市场又能充分消化这些产品,于是中国的每一块殖民地都变成了获利的源泉。

    会议的结论就是欧洲各国若是想摆脱过去的错误,就得转变政策,由一个单纯的掠夺者变成一个当地的建设者。与会者都是欧洲人,大家就畅想了如果欧洲殖民者们变成开拓者的话,西班牙现在大概还是南美大国,而拥有巴西的葡萄牙也同样人人都不会挨饿。

    回想起过去,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突然觉得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大概也已经和那帮知识阶层们在方向上已经合流了吧。

    除了知识阶层,那帮下层的葡萄牙人中也受到了中国的影响。那些该死的欧洲共产党们到处宣传中国不收农业税的政策,最初的葡萄牙下层对此是嗤之以鼻的,他们根本不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国家的当权者不向下层收税,特别是不向农民收税。然而自从这个传言抵达欧洲之后,经过数年的时间,越来越多的葡萄牙人开始相信这个事情,他们进而希望葡萄牙有朝一日也实施这样的制度。

    就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所知,葡萄牙的教会几年来一直在试图平息“不交农业税”的说法,但是事情的发展好像与教会的希望背道而驰。而且有些激进的年轻教士转而支持这种税收方向,甚至开始用圣经的里头的话,“富人想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都难”。

    在翻译家讲完话之后,法务大臣介绍的另外两位,一位就是个激进派的教士。这位教士认为人民的要求是可以倾听的,而且上帝的儿子耶稣本人不仅没有明确反对土地国有制的言论,倒是对社会不公有相当程度的批评。如果按照圣经里面的话,耶稣本人并不反对建立一个地上天堂呢。

    听了这位激进派教士的话,约翰?法雷尔心里面偷着乐。他能理解法务大臣选择拉进来这么一个激进派教士的想法,因为有些事情是需要一些外围的人员主动去干的,激进派们就是非常趁手的武器。法务大臣就是在为组织寻找替死鬼,至少也是趁手的刀。

    而最后一个加入的新任就让大家有些意外了,经过介绍,这家伙居然是巴西当地地主的代表。“我们本地地主希望诸位老爷能够推翻共和制的乱党,恢复巴西的旧有制度。只要诸位老爷能够帮助我们,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葡萄牙的军队。”

    约翰?法雷尔虽然不知道法务大臣把一名激进的教士和一名奴隶庄园主放到一起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有了这样的庄园主带lu党,至少进攻巴西镇压革命的行动已经有了脉络,就等干下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