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76章 坚定者(十三)

第376章 坚定者(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89年11月23日下午,约翰?法雷尔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清瘦文雅。在他身边走动的都是如此装束的高官显贵以及高官显贵的妻子儿女,还有那些仆役侍从。只有那些主教与教士们身穿的绣了金边的白色法袍,才算是给停葬的环境中增加了一些别的色彩。

    人群中并没有谁对约翰?法雷尔投以刁难或者指责的目光,这让心里面本来有些惴惴的约翰?法雷尔放心不少。他缓步走到正在国王灵柩旁念经的主教以及教士前面,点燃一根散发着香气的小蜡烛,插在了已经插满很多这样小蜡烛的木架上。

    在蜡烛与电灯的照耀下,约翰?法雷尔看到躺在棺木中的老国王须发花白,神色庄重,好像死亡都没能夺走这个人的威严。这让约翰?法雷尔内心深处忍不住生出一种嘲笑的冲动。

    身为工商大臣,约翰?法雷尔并没能在国王的病榻前看着国王的最后一息。当他得知国王路易斯一世病危的消息后,立刻从中国大使馆赶往王宫,在王宫中不久前还是病榻的灵床上看到国王陛下的遗体。

    大概是好几天都没洗头洗澡的缘故,只见国王路易斯一世陛下发型散乱,头发看上去颇为污浊。浑浊的双眼都没闭上,嘴还半张,嘴角和脸上有干涸的口水痕迹。再后来据内侍官讲,已经病重的国王路易斯一世陛下“英国军舰堵在里斯本港口外。”在大家都精神紧张不知所措的时候,英国军舰进行了示威性炮击,结果宫廷内传出了英国人“要血洗里斯本,活捉路易士”的谣传,然后国王陛下就一命呜呼。这是1889年11月22日的事情。

    就在此时,约翰?法雷尔看到一身黑衣的英国大使出现在门口,比约翰?法雷尔稍早或者稍晚一点,灵堂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英国大使身上。而这些目光中90%都不含好意。几乎是无视此类目光,英国大使走向灵堂中路易斯一世陛下的儿子卡洛斯。这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准国王”先是一愣,等英国大使站在他面前并且伸出手的时候,才和英国大使握手。

    因为距离的远,约翰?法雷尔并没有听清英国大使到底说了什么。从两人的互动上看,应该是普通的礼貌性用语。约翰?法雷尔很想凑过去听听,但又很不想过去。他即便不算事主谋,也是重要推手,和英国人的立场针锋相对不可调和。

    礼貌性的讲话一结束,约翰?法雷尔就见到英国大使非常认真的对着准国王又讲了些什么,这次准国王脸色大变。那不是愤怒,而是紧张。说完了这些之后,英国大使与葡萄牙准国王再次握手,接着就施施然离开了会场。

    好几个人都向准国王靠过去,约翰?法雷尔却没有。在国王与英国大使谈话的时候,外交大臣就在旁边,一会儿只需要询问外交大臣即可。就在此时,众人的目光再次看向门口。约翰?法雷尔连忙扭头过去,然后就见到中国大使同样一身黑色礼服,从大门口从容走入。英国大使此时正好走到门口,两人见面之后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各自背道而驰。中国大使在侍从官引领下走到了葡萄牙准国王身边。在两人握手的时候,包括约翰?法雷尔在内的大臣们都靠了上去,想在第一时间知道中国大使要说出什么来。

    “阁下,知道您的父亲去世,我们也很震惊。所以到这里表达对您的慰问,以及对路易斯一世国王陛下的哀悼。”中国大使的沿途很礼貌,开门见山的就是礼节性的慰问。

    准国王卡洛斯倒也维持了应有的礼仪,他引领着中国大使去看了路易斯一世的遗容,讲述了一下葡萄牙官方对此次死亡事件的说明。大概就是那么一番蒙主召唤的屁话。

    约翰?法雷尔对此当然很无奈,至少在宫廷内部的看法里面,国王路易斯一世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也不至于立刻就死,他的死有很大原因是被英国人吓的。但是这样看待问题又有什么用处呢?英国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军事行动“吓死”了葡萄牙的国王而有丝毫的收敛,英国舰队不仅没有撤退,还以“向去世的路易斯一世国王陛下表达哀悼”为目的,在里斯本外用舰炮发射了空包弹。炮声惊天动地,吓得里斯本市民惴惴不安。这就是英国的做派,这就是欧洲第一海军强国的决定。

    不得不说,约翰?法雷尔固然有恼怒,却很佩服英国人的果决。如果不是英国佬处事果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强力手段把葡萄牙的异动暂时给摁住,现在这些行动大概就能走的更远。是否吓死一位葡萄牙国王对于英国人来说根本不是个事。

    听完了葡萄牙准国王卡洛斯讲出的“蒙主召唤”的话,中国大使并没有露出丝毫讶异的表情,反倒是那种真心安慰的意思。这让约翰?法雷尔心里面真的很不爽。这位国王太让他失望了,和中国勾结一码事,但是准国王陛下好歹也得提一下有关莫桑比克的问题吧!就算是要把莫桑比克买了,葡萄牙能否认真的就此与中国进行讨论,并且在讨论当中寻找让葡萄牙获得利益的机会么!然而国王陛下就跟一个木偶一样,除了表演宫廷礼仪和人子悲哀之外毫无动作。这是个合格国王应该做的事情么?

    也就在此时,中国大使用很清亮的声音说道:“阁下,我们中国认为英国舰队在此时堵在里斯本是不对的,英国舰队威胁葡萄牙的做法并不正义。如果葡萄牙方面对我们提出请求的话,我们中国愿意考虑来维护正义。”

    这话是用汉语说的,所以翻译以及约翰?法雷尔都愣住了。等到翻译把这段话翻译成葡萄牙语讲出来,当准国王卡洛斯以及周围的大臣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中国大使宣布的内容时,葡萄牙上层都震惊了。

    约翰?法雷尔低下头,他知道如果自己继续仰着脸,别人就能清楚的看到他脸上高兴的表情。在约翰?法雷尔接到国王升天的消息之前,他跑到中国大使馆讨论的就是这件事。中国肯出手和英国对峙,约翰?法雷尔立刻就能继续他被英国人打断的行动。也就是说派兵杀入巴西,联合那些失去奴隶的农场主解决掉巴西的陆军以及共和派。

    这些机会不会永远的等下去,如果不能在短期内完成这样的工作,农场主们此时在心中沸腾的怨恨最终会平息下去。参与到此事中来的军方人士普遍认为,没有巴西内部人士的接应,葡萄牙人劳师远征也不可能获得胜利。

    用手按住嘴,好遮盖住自己的笑容。约翰?法雷尔心里面一个劲的祈祷着,“赶紧答应!赶紧答应!赶紧答应!”

    在中国大使公开发表说法的一个小时候,一通无线电报就从英国大使馆的电报房里面发了出去。几分钟后,这封电报就被英国外交部的电报员接收,并且在最短时间里面送到了英国外交部,接着送到了首相那里。首相立刻就把海军大臣请来。

    “阁下,中国人的舰队真的能够越过这么远的距离么?”英国首相对此很是不能接受。

    “嗯……有可能。”海军大臣并不想吹牛,在讲完了这些之后,他继续说道:“首相阁下,只要葡萄牙真的愿意为中国提供港口支持,中国海军是可以从马达加斯加开到葡萄牙,开到里斯本。甚至能够在葡萄牙人的帮助下,从里斯本出发去进攻巴西。”

    “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绝不允许葡萄牙成为中国在欧洲的军港!”内阁大臣马上就做出了决定。

    “阁下要我们对里斯本实施炮击么?”海军大臣马上就提出了海军的方案,只要炮击一番里斯本,葡萄牙上层大概就会一片混乱。

    内阁大臣摆摆手,“那样做的话大概会让里斯本不顾一切的向中国提出恳求。您下令舰队继续保持对里斯本的压力,我现在会和西班牙人联系一下。”

    海军大臣心里面为内阁大臣的计策佩服了一下,西班牙人被中国撵出南海之后对中国恨之入骨。历史上西班牙与葡萄牙之间恩怨就很深,现在对于一个有可能勾结中国引狼入室的葡萄牙,西班牙人的选择大概不会是友好的。

    也就在此时,约翰?法雷尔也从葡萄牙外交大臣那边问到了英国人到底对葡萄牙准国王卡洛斯说了什么,“我明天将去拜访您,希望在拜访您的时候得知您对我们英国要求的正式回复。”

    约翰?法雷尔心里面大大不爽起来,这就是赤裸裸的逼迫。可约翰?法雷尔看到讲述了这话的外交大臣居然一副根本无所谓的表情。约翰?法雷尔明白这帮对改变葡萄牙毫无兴趣的高官们的念头。所谓的“冤有头债有主”,英国人吓死了国王,这是英国的责任。至于英国人的要求么,就看继承人肯不肯接受,如果继承人不肯接受的话,他大概是坐不上葡萄牙王国的王位滴。在这种事情上,大臣们反倒不用承担什么责任。

    这届内阁真的不行啊!约翰?法雷尔心里面愤愤的想。这些家伙要么因循守旧,完全不考虑未来的发展。要么就胆小如鼠,以葡萄牙力量弱小为理由不去做任何努力或者突破。葡萄牙虽然小,但是葡萄牙也曾经真正的辉煌过啊!在葡萄牙航海家开辟世界的时候,英国人还缩在英伦三岛玩泥巴呢。

    约翰?法雷尔再也忍耐不住,他直奔准国王而去,对着露出些疑惑表情的卡洛斯说道:“陛下,您现在有空么?”

    “法雷尔,我现在只想静静,什么都不想谈。”准国王卡洛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约翰?法雷尔交谈的请求。

    约翰?法雷尔也没有迟疑,他大声对着卡洛斯高声喊道:“陛下,就是因为英国的舰队堵在里斯本门口,我们才需要马上与中国人合作。您真的认为英国人不达目的就会离开么?不,英国人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一定要逼着阁下答应英国人的要求,非得逼着阁下实践了承诺之后才会撤走。难道陛下您真的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么?”

    这声音非常大,不仅准国王卡洛斯听的明白,大厅里面的高官大臣们同样听的清楚。这帮人都没想到约翰?法雷尔竟然选择直接破局,把他的念头如此清楚明白的喊出来。这做法意味着准国王卡洛斯必须正面做出回应。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准国王卡洛斯,就见卡洛斯苦笑一下,然后高声说道:“法雷尔先生,因为你的言行,我现在解除你内政大臣的职务。”

    约翰?法雷尔听了这话之后也没有太意外,他本来就对卡洛斯并没有抱什么幻想。现在葡萄牙王室的这帮人真的没有祖上的风采。既然已经被解除职务之后,约翰?法雷尔向卡洛斯行了个礼,接着扭头离开了大厅。把一众愕然、意外、喜悦、不安的人丢在里面。

    因为心中气愤,约翰?法雷尔直接吩咐司机自己开车回家,他选择了步行。此时里斯本街头空空荡荡,从上午开始,每隔几个小时,英国舰队的船上就会开炮。隆隆的炮声吓得里斯本居民们不敢出门,平素里拥挤的狭窄街道此时变得意外的宽敞起来。

    然而在街道的交叉口,却意外的聚集了好大一群人。在高处的那位对着周围的群众们高声喊道:“国王不灭,葡萄牙不兴!”

    这一嗓子出来,围观的人群中就有些人鼓起掌来。约翰?法雷尔一听就知道这是群共和派份子,十几年来,随着葡萄牙的不断衰落,共和派们开始兴起。这帮共和派把罪孽推倒国王身上,认为君主制是葡萄牙衰落的根本。约翰?法雷尔对此完全不能接受。所以在镇压和打击共和派方面,约翰?法雷尔从来不手软。

    不过此时被软弱无能国王罢黜了工商大臣的职务之后,约翰?法雷尔发现“国王不灭,葡萄牙不兴!”的口号竟然让他生出一种共鸣的感觉。因为心情不爽,约翰?法雷尔索性站在这帮发言人的外围,听着中间那位在宣传什么。即便是令人不快的发言,可约翰?法雷尔此时的心情非常糟糕,所以听听这些令人不快的话,或许有助于心理恢复。

    中间的这位兄台先开宗明义的表示了自己对君主制的全面否定之后,接着就开始细数国王们的罪恶。什么出卖国家利益,丧权辱国。在最后,发言人情绪亢奋个的表示,只有废除君主制,实施和共和制,才能挽救葡萄牙的命运,让葡萄牙走上康庄大道。

    对这老一套的宣传,约翰?法雷尔根本不在意。他其实很是怀疑,如果是共和制,面对这样的局面会有能力解决么?当葡萄牙是一个王国的时候,它当然可以用国王的名义来维持奴隶制,来镇压共和派。虽然约翰?法雷尔认为这种行动的目的并非是政治理念的斗争,而是单纯的利益斗争。但是有一位国王存在,就可以团结守旧派,维持一个基本盘。

    如果是以前,约翰?法雷尔会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现在他突然生出一个念头,在约翰?法雷尔心中的国王和君主制其实像是一个垃圾堆,一个污水缸。什么样的恶行,什么样不合理的东西,都能用国王万岁一句话去对抗。君主制只是约翰?法雷尔认为维持统治,实现野心的最方便的制度。如果此时共和制能够公开支持约翰?法雷尔吞并巴西,维持奴隶制的话,大概约翰?法雷尔也会立刻诚心诚意的跑去支持共和制吧。

    想到了这些,约翰?法雷尔忍不住露出自嘲的笑容。但是这笑容里面只有自嘲而没有自责,约翰?法雷尔对自己的道德并无责难,只要葡萄牙能够以强国之姿立于世界之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作为被蹂躏的弱者而存在,约翰?法雷尔并不在乎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那边穿黑衣服的阁下,您支持共和么?”站在中央的发言者对着约翰?法雷尔喊道。

    约翰?法雷尔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引起了这位发言者的注意,他先是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在街上看到警察。看来在英国舰队的威胁下,警察们也不敢出来。或者被抽调到其他地方去了。

    既然没有警察,约翰?法雷尔突然就生出了一种冲动,他只是私下以自己的立场批评着共和主义者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公开的面对共和主义者。所以他很想看看自己能否说服这帮共和主义者。

    走进人群里面,约翰?法雷尔才发现那位发言的家伙踩着一个破凳子。他让那家伙下来,自己站了上去,“诸位葡萄牙同胞,我方才听这位历数君主制的罪恶。我并不想非得说君主制就是好啊就是好,我只想举另外几个例子,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英国和中国都是君主制。他们同样有皇帝,有国会,有议员,有选举。我们葡萄牙与这两个国家相比并无不同。那么为什么这两个国家如此强大,而我们葡萄牙却落到如此地步?我们当然能把君主制度当成理由,当成借口。但是我认为,并没有这简单。”

    方才那位发言的人听了约翰?法雷尔的话,感觉这厮一派保皇党的味道,于是立刻嚷道:“你是认为葡萄牙的君主没有英国和中国的君主好么?”

    “君主本来就不是好或者不好的存在,君主的义务是要为国家效力,让国家变得更好。他们本人的善恶没什么讨论的必要。不管是英国的皇帝或者中国的皇帝,都杀了很多人。据说现在的中国大皇帝为了夺取权力,在中国杀了一亿人。然而在中国并没有人认为他是罪大恶极的杀人者,而是认为他是一个拯救了中国的伟大者。这是为什么?因为中国和英国的皇帝都在推动中国与英国的生产力!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是生产力!”约翰?法雷尔大声讲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