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77章 坚定者(十四)

第377章 坚定者(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推动社会发展的是生产力,当年我们葡萄牙为何强大?因为我们有强大的航海业,而航海业带动了我们的造船业,加工业,科学技术的大发展。那时候的人民好歹有工作,有收入。那些伟大的航海家们开辟了商路,往国外带去了我们的商品。让我们的人民赚到了钱。可要是把钱这个表面因素抛开,我们看到的是那时候的葡萄牙能够生产出别国无法生产的产品,拥有别国没有技术。”约翰?法雷尔对着一众人民讲着他的看法,在宫廷里面得不到支持,被罢黜,被撵出去。约翰?法雷尔觉得自己胸中有种怨气,有些东西不吐不快。

    “我看大家有些是挨过饿的,有些则没有。那么我想问的是,在大家挨饿的时候,大概都是你们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时候吧?”约翰?法雷尔对着一众群众问道。

    群众们最初的时候没能理解约翰?法雷尔前面那一段高深的历史知识,后面这个事关肚皮的挨饿的问题一听就明白了,群众不加思索的纷纷表态,“没错!没错!”

    “如果大家愿意当工人,就可以去工厂上班。只要劳动,即便工厂开经营不好,但是大家总是能分到面包,你们愿意么?”约翰?法雷尔大声问道。

    “愿意!当然愿意!”群众们立刻答道。

    “如果大家想种地就可以去当农民,还不收农业税,你们愿意么?”约翰?法雷尔继续问。

    “……这位先生,您在开什么玩笑?!天下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比较靠近圈里头的一位群众笑道。约翰?法雷尔一身能去参加国王守灵仪式的礼服,周围这帮人自然可以看得出他身份不一般。所以那位群众也不敢造次。

    没等约翰?法雷尔回应,原先吆喝着要推翻国王建立共和的演讲者仿佛面对不共戴天的仇人,他带着半红半白的脸色高声喊道:“这个人是个共产党!他讲的都是共产党的歪理邪说!”

    这嗓子下去,围观群众登时都是大惊。共产党,致命的邪魔,教会的敌人,欧洲的大敌。那些热衷去教堂的信众经常听神父们讲,只要听了共产党人的蛊惑,原本能进天堂的大概就会去炼狱。事关死后的神圣灵魂的去处,信众们当然不会毫不紧张,甚至有信众被吓得倒退一步。

    “共产党么……呵呵!”约翰?法雷尔被这话逗得几乎要放声大笑啦。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笑意,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说道:“诸位,你们觉得《泰晤士报》是不是共产党的报纸?你们就算是没看过,至少也听说过这份报纸吧?”

    有那么几个群众看来是看过《泰晤士报》的,不过更多群众则是一脸懵b的表情。约翰?法雷尔不得不稍稍解释了一下,“那是一份英国报纸,在欧洲算是最有名的老报。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中国正在执行的政策,在《泰晤士报》11月15日的报纸中写的清楚。这份报纸在里斯本并不难找,如果各位不愿意掏钱买,那就去图书馆的报刊阅读室里面找。大概是能找到的。”

    说真话自然有其力量,即便是群众不相信约翰?法雷尔所说的话,却本能的感受到约翰?法雷尔说的是实话。然后群众就更加懵b了,人民居然能够衣食无忧?在没有钱发的时候发给面包和食物?如果这是真的,难道世界上真的存在如此仁慈的君主和国家么?

    对着人民进行了一番宣传,约翰?法雷尔觉得心情也得到了宣泄。至于这帮民众么,他们愿意去看《泰晤士报》的话,自然就能知道事情真相。如果他们不去看,约翰?法雷尔就算是说破嘴皮也没办法让那些人相信的。

    跳下破凳子,约翰?法雷尔挤出人群,施施然而去。

    11月末的里斯本并不算冷,穿着正装的约翰?法雷尔没有感受到丝毫寒意。他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司机并没有开车回来,这让他觉得挺怪的。司机开车,他步行,反倒是步行的回来更早。

    进了大门,约翰?法雷尔发现自家的管家也没有出现。没等约翰?法雷尔想明白这是则么一回事,从门后突然蹦出两名大汉。他们配合默契,动作准确。治住了约翰?法雷尔的同时,一快带着奇怪味道的布就蒙在了约翰?法雷尔而口鼻之上。片刻后约翰?法雷尔就失去了意识。

    两位大汉迅速的动起手来,被放倒的管家、仆役、司机,都被拖出来放在了各种位置上。约翰?法雷尔被抬进卧室。两人手脚麻利的在众人身上撒上助燃的油料,然后又把厨房里的的煤气罐打开。

    准备好了这一切之后,两名大汉就从后门离开。没多多久,约翰?法雷尔家的宅子内部爆发出剧烈的爆炸,所有的窗户从内到外猛烈的炸开来。路边的行人都被这巨大的冲击力给推倒在地,约翰?法雷尔家的宅子很快就烧成了一个醒目的火炬。

    在距离此地安全的地方,一辆汽车停在可以很好观看这一幕的地方。约翰?法雷尔未婚妻伊莎贝尔的闺蜜和上次在咖啡馆里面见面的男人都坐在车里。看到熊熊燃烧的宅子,那个男人拿起酒壶灌了一口。喝了酒,他对伊莎贝尔的闺蜜说道:“难道就是因为法雷尔没有看上你,你就要这么对他么?”

    伊莎贝尔的闺蜜冷笑一声,“怎么会。决定动手以及亲自动手的不还是你们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说完之后,伊莎贝尔的闺蜜却收起了笑容,她叹道:“那孩子好可怜,其实我真的很想当那个小丫头的继母。”

    男子没吭声,他对于杀男人根本不在乎,杀成年人也在他的心里接受范围之内。但是殃及一个还在摇篮里头的小女娃,他实在是只想尽快忘掉。然而这种事情只要想起,哪里会那么容易就忘掉。为了摆脱这种负面情绪,男子索性开口问伊莎贝尔的闺蜜,“你现在要去哪里?”

    “当然是等着伊莎贝尔知道消息,然后去安慰她啦。”闺蜜从容的说道。

    “哦?你也会感到不安?”男子的语气里面带了点嘲讽。

    “不。”伊莎贝尔的闺蜜拿出一包莫桑比克烟草为原料的细长香烟,抽出一支来点着,吸了一口之后,她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冷漠与热烈的混合情绪说道:“我想在最近的距离上看看她的悲伤。”

    男子在这一瞬间有些被吓到了,他觉得这女人好可怕,比他曾经见过的绝大多数男人都要可怕的多。所以他勉强说道:“要我开车送你回家么?你总不能没遇到任何人,就这么直接跑去安慰吧。”

    “好。”伊莎贝尔的闺蜜点头表示同意。男子心里面大大松口气,能尽快摆脱这个毒蛇一样的女人,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好了。

    约翰?法雷尔家里出了意外,因为煤气罐泄漏引发爆炸,全家都葬身火海的消息并没有在葡萄牙社会上引发什么轰动。一位高高在上的大臣与人民之间并无交集,而且工商大臣的出境率更低,绝大多数葡萄牙人从来不知道工商大臣到底是谁。更何况此时正好是葡萄牙国王驾崩的时候,谁会去关心一个工商大臣的生死。

    然而中国情报部门却很认真的在对待此事,经过调查,中国情报部门很快就发现了一些可疑的问题。但是限于无法在葡萄牙有效使用力量,所以也只能是可疑而已。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国内,既然事关英国,关系到中国有可能大规模进出北大西洋与南大西洋,所以事情还是到了军委这一级别。

    “我们还是全力与葡萄牙那些希望收复巴西的人联络吧。那位约翰?法雷尔绝非是孤单一人,即便他是核心领导或者主要推手,愿意夺取巴西的葡萄牙人也未必只有他一个人。”韦泽习惯性按照他认同的人民创造历史的思路来办事。如果整个葡萄牙只有约翰?法雷尔一个人支持夺取巴西,韦泽认为只能选择放弃。

    对于英国,韦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英国那边之所以这么着急,必然是因为要尽快压下去各种对他们不利的事情。如果他们在南部非洲被打得狗头喷血,这时候欧洲再蹦起来造英国的反,英国进退维谷,是维持不下去的。”

    “一群土人,少量的布尔人就能击败在南部非洲的英国人么?”阮希浩对此并不认同。

    “我认为英国佬的陆军已经腐朽了,大家认为他们还能打,那是几十年来大家对英国陆军的刻板印象而已。能不能打,大家拭目以待就好了。”韦泽还是对未来做出了预判。历史上的布尔战争,英国人打得无比丢人。动用了数倍于布尔人全国成年男子数量的兵力,建炮楼、修铁路、挖长壕,拉铁丝网,英国人的胜利靠的是他们远超布尔人的绝对兵力以及物资的优势。

    任何军队只要训练得力,装备不错,在保家卫国的时候总是能表现出相当的力量。但是对外扩张的时候就没办法用保家卫国来当作标准,如果不能让部队认为他们也能从中分到好处,部队的战斗力都非常有限。

    阮希浩并没有要和韦泽争论的意思,韦泽说的内容听起来很怪,但是阮希浩本人对非洲的情况也不清楚。

    解决完了这些问题,韦泽就开始做出行的准备。他要赶在中美没有交战的冬天视察前线与后方,英国人既然用雷霆手段镇压了葡萄牙,那韦泽也能趁着这么一个空窗期好好的给前线的官兵鼓鼓气。很多东西,皇帝陛下讲与地方官员讲,效果可是完全不同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