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86章 一些暗流(九)

第386章 一些暗流(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祁睿整理了一次军容,觉得不满意,又整理了一次。然后再次觉得不满意,他自己觉得也不知道该去整理哪里,干脆罕见的请警卫员帮忙整理一下。警卫员也只能把一些看着不够平整的地方拉一拉,但是看得出,他在整个装束上实在是找不出什么非得整理不可的地方。

    “祁主任,我觉得完全可以了。”警卫员说道。因为祁睿始终还是在战区,所以他警卫员还是之前的那位警卫员,不过最近几个月的称呼已经从参谋长变成了“系主任”简称的主任。

    祁睿微微点点头,却没有回应。他完全清楚自己此时的焦灼不安并非是针对衣服,而是针对一会儿要见自己老爹的事情。所以祁睿本来觉得“自己应该觉得这件事很好笑”,他好歹也是高中毕业之后才离开家的,到现在为止的人生中,祁睿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是和老爹韦泽一起生活。父子两人上次见面也不过是一年多,祁睿很难理解自己的感觉中竟然没有丝毫之前家的感受。

    当然,不管祁睿有什么想法,此时的他也只能等着。韦泽和部队领导们见面那是一个整体见面会,会上宣布的是针对整体的政策。之后各个部门的汇报,就牵扯各个部门的内部机密。祁睿作为训练部门的头头当然知道很多一线作战部门的事情,可这不等于祁睿就可以大大咧咧去参加一线作战部门的会议。

    “祁主任,虽然我早就觉得你很高。不过我还真没想到您是太子呢。”旁边一起等待的李延年抛下烟屁股,鼓起勇气对祁睿说道。

    祁睿苦笑一下,他能想到自己以后的确要面对很多问题,没想到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居然这么直截了当。苦笑归苦笑,祁睿答道:“什么太子,别乱说话。咱们的制度里面根本没有这种职务。”

    李延年没想到祁睿这么回答,他有些不解的继续问道:“祁主任。你不是家里的老大?”

    祁睿被逗乐了,他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说道:“我是家里兄弟姐妹们中间的老大,不过咱们国家可没有太子这个职务。你要是意外我爹是韦泽……军委主席,我觉得以前没告诉大家,大家当然会感觉意外。不过啊,你可别乱用太子这样称呼,会让人产生错误想法的。”

    “能有啥错误想法?大家不就觉得都督以后的位置会交给你来做么。”李延年对祁睿的话并不认同,不过祁睿却听得出,李延年的声音里面有种嫉妒的感觉。

    如果是以前的祁睿,他会认为这种嫉妒简直是莫名其妙。然而现在的祁睿再也不会这么想,战争为军人们提供了大量的晋升机会,然而这些机会也不是无穷无尽的。例如两年多前与祁睿一起参加中级班培训的李延年,成绩不错,毕业的时候也是少校。而祁睿因为提出了摩托化步兵的论文,已经是中校。

    在之后的战争和军事工作中,祁睿升了三级,成为了少将。而李延年升了两级,成了上校。在和平时代,一年多升两级本就是天方夜谭,战争时期这种事情变得很正常。可李延年能看到的大概不是那些因为没有参战,所以没啥晋升的同学。而是同样参加中级班,同样参加了北美战争,军阶却能比李延年高了两级的祁睿。

    更重要的是,李延年方才其实说了心里话。李延年也算是被重视的军官,他晋升少将或者中将只是个时间问题。可对于李延年来讲,他这一生绝不可能有机会接韦泽都督的班,站上中华民朝的权力顶峰,把至尊的皇冠加诸头上。而且祁睿很清楚,这与能力和辛劳无关,李延年是真的没有这种机会,这种机会大概命中注定是为祁睿量身定做的。

    就在祁睿不知道该说啥的时候,李延年大概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心情。就见他猛烈的摇了一阵脑袋,然后说道:“算了算了,这是我自己想太多。祁主任,你别忘心里面去。”

    这话说的祁睿心里面一阵不舒服,什么叫想太多,什么叫别忘心里去。李延年这么一种表现,祁睿能不往心里面去么。李延年这家伙平常很会做事,很会做人,为啥现在偏偏不会了呢?

    不过这种不爽的念头维持了十几秒,祁睿突然觉得自己未免太小气。李延年说的都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祁睿有什么觉得不爽的?既然祁睿可以不爽,凭啥李延年就不能不舒服?

    祁睿想起了老爹经常说的话,“我给你们讲,什么龙子凤孙,先天高贵都是屁话,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满清说自己是龙子凤孙,然后这帮龙子凤孙就跟狗一样被拖到江边杀了。”

    老爹的话就跟清凉剂一样让祁睿冷静下来,他整理了一下情绪,对李延年说道:“老李,咱们是同学,是战友。咱们在一起要么就是工作,要么就是工作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游戏。工作的时候,咱们只讲工作。工作结束之后,大家还是朋友。我是这么看待大家的,我也希望大家也别想那么多。你说好不好。”

    “唉!”李延年先是长叹口气,然后哼哼哈哈的唉声叹气一番。看得出,要用理智来压制情绪的绝非祁睿一人。过了一阵,李延年的态度总算是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他用一个长叹开口,接着声音倒也清爽起来,“我知道方才是我想太对,我之前就知道你出身很好,不过我完全没想你出生能好到这般地步的。不过祁睿,我其实最初时候觉得你干的工作也没比我出色太多,不过仔细回想一下,你每个地方都比我干的好。能当上少将真的不是有人要特别关爱你。反正……,反正以后大家还是好好做同事吧。”

    最后一句话依旧表露出了李延年现在的极限,看得出这家伙真的受了不少的刺激。

    祁睿现在非常能理解李延年的心情,他每次想起楚雪的丈夫时候,也是这么一个酸到无法形容的心情。祁睿相信,楚雪的丈夫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祁睿的出身更猛,也不会有祁睿今天的地位。之前的一年多,祁睿的晋升已经足够生猛。但是未来的一年内,祁睿完成了培训,就有可能在1891年的战争中出任一个军的军长或者政委,甚至有可能在集团军司令部担任参谋长或者别的职务。

    按照当下战争局面,1892年,祁睿30岁的时候有很大可能积功成为中将。这么一个年纪成为中将,大概只有开国时代的那帮元勋们能与之比拟。而且大部分开国元勋们指挥的兵力也没超过20万,在当年的中国,也没什么值得集结超过20万野战军的战争。而开国元勋的人生尽头大概是没有祁睿更远大的。

    可这样的一个祁睿,却只能酸溜溜的看着那个祁睿根本不知道是谁的楚雪的丈夫。羡慕嫉妒恨的情绪对祁睿来讲非常熟悉。所以他也完全能理解别人知道祁睿的老爹是韦泽时候的感受,一定要评价的话,祁睿大概只能用一句“这都是命”做一个总结。

    既然祁睿自己始终耿耿于怀,他就觉得李延年的表现很正常,李延年是个好同志。所以祁睿向李延年伸出手,“老李,别想那么多了。”

    李延年也不多说,上来就和祁睿紧紧握手。看他的那个意思,大有想把祁睿的手掌握到近乎粉碎的冲动。不过两人真的握手之时,李延年却没用力。他只是用左手在祁睿肩头狠狠连拍了好几下。

    在摩托化步兵系里面,祁睿少将是系主任,李延年上校是副主任。其他的一众上校,中校看李副主任货真价实的展现出人类的嫉妒情绪之后,终于恢复了正常。一部分同样以嫉妒为主的同志,就按照李延年的情况,上来和祁睿握手。以表示大家绝不屈从权贵的骨气。反正都是年轻人,这种情绪虽然激动倒也没什么特别。

    另外一部分原本就准备拍祁睿马屁的,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当然了,立刻跟上来握手表示善意的也有,不过他们知道不能得罪人,至少在太子并没有意思打击嫉妒份子的时候,他们也是不愿意去得罪李延年这样的实力派。再说日子长着呢,想为太子立功的机会多的是。何必急于一时呢?

    所以十几名校官在半个多小时里面总算是确立了以祁睿为核心的军校体制,虽然这个组织架构和祁睿身份曝光之前并无二致,可其中的内涵就大大不同了。

    这么一通折腾之后,时间就在众人的感觉里面过的飞快。等大家重新站好,祁睿说道:“一会儿我们要向都督汇报工作,大家赶紧恢复一下情绪,把自己要讲的工作经历,还有要提出的疑问和请求准备好。到时候万一忘记了,可是没机会让大家再去见都督了。”

    这话一说,众人都翻出随身的小本本,把之前准备的内容再看一次。李延年虽然想说“见不到都督,不还有你么?”不过此时李延年情绪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他其实也知道祁睿这一年多来始终和部队在一起,根本没空去单独见都督。而且整体处理上也看不出祁睿有什么特别待遇。

    要知道,任何一次晋升都是要公开发布功绩。祁睿的功绩当时得到了部队同志们的公认。想到这里,李延年在内心深处无声的叹口气,终于把心思收回来放倒了工作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