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97章 攻防在南非(四)

第397章 攻防在南非(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宝石酒业的“私兵”头头钟晟带领部队上了南下的船只的时候,他心里面是颇为不解的。韦坤这个青年看着很正常,不管是身体、智力、知识,都是个正常人。然而这位正常的青年居然有效的激发起了东非行政区官僚们的反对,以至于这帮人居然很快就真的大规模南下去了。

    当然,钟晟也得承认。韦坤作为韦泽都督的儿子,那帮官僚们的反抗也没有到达十分激烈的程度。他们选择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的策略。而钟晟虽然不愿意和官僚们撕破脸,却也没有去得罪韦坤的打算。他留下了非常可靠的三千人的队伍给韦坤,而自己则带领着剩下的部队南下,不管韦坤如何的保证,钟晟都不相信强大的英国陆军会打不过祖鲁人和德兰士瓦共和国的那些布尔人。

    在离开的时候,钟晟干脆单刀直入的问韦坤,“韦主任,呃,韦太守,都督对南非的战争有什么评价?”

    “我父亲没什么特别的评价。我问他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根据对战争规律的掌握水平去分析英国人的未来。我觉得英国人在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都没能站住。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相信英国人能够胜利?至少在现在英国人兵力没有占据绝对优势的现在,我看不出英国人能获胜的必然性。”韦坤回答了钟晟的问题。

    钟晟皱着眉头,韦坤说的没错,劳师远征的英国远征军在南非不占天时,相对英国远征军,南非的祖鲁人和德兰士瓦共和国才是地头蛇。既然黑人和白人两边都是地头蛇,当地的人气自然是针对本地人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条英国人一条都不占。

    即便有如此的判断,钟晟还是没办法将失败与英国人联系起来。祖鲁王国是个黑人国家,德兰士瓦共和国只能用蕞尔小国来称呼。英国好歹是个强大的国度,败给更强大的中国不稀奇,若是连这样的两股势力都无法战胜……。钟晟觉得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大概就能接受黑人也是正常人的观点。

    “如果我们参战的话,英国人肯定要输。”钟晟还是陈述了他的看法。

    韦坤立刻答道:“虽然我也怀疑我前面得出的结论,不过若是我前面所说的是正确的,那么我们不参战,英国人也是输定了。”

    两人都没有见到最新的战局,这次的讨论也只能就此打住。轮船不等人,钟晟必须跟着大队一起南下。与韦坤分别之后,钟晟左思右想,可实在是想不出英国人有输掉战争的可能,战争若是光凭借天时地利人和,那大家光把这些条件一摆就好了。实际的战争要靠战斗来结束,若是单纯从天时地利人和的角度,在北美的光复军大概也是个客军作战。但是光复军却能把地头蛇美国打的落花流水。既然光复军能赢,英国人大概也是能赢的。

    想到这里,钟晟就从自己的铺位上爬起来准备去甲板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走过上甲板的通道之时,钟晟就听到在通道附近抽烟聊天的官员说道:“再也不用在喀土穆那个大火炉生活,实在是太好了。”

    “哼,韦坤那个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哪怕是都督的儿子,也没见过这样的啊。上来就要断了大家的财路。他装什么装?!”

    “咱们一走,就让他自己装去。我就不信那样的纨绔子弟真的愿意在那鬼地方安心的待下去。”

    “是!咱们就等着看他夹着尾巴逃跑的样子吧……”

    两位官员谈的开心,加上钟晟步伐轻盈无声,走到很近的时候才让两位官员注意到。他们立刻闭嘴不谈,而钟晟也不愿意惹麻烦。他上了通道,推开舱门走上了甲板。

    东非行政区的有太多可以捞钱的地方,这帮官员们又缺乏监管,所以捞到盆满钵满的是常态。其实宝石酒业这种集团早就知道当地官员们非常黑,所以反复告诫下头的人无论如何都别和官员们搅和在一起。从方才官员们所说的话来看,钟晟觉得韦坤准备发动黑人兄弟的行动无疑是动了官员碗里的肉。而官员们选择跑路而不是硬抗,还真得说是韦泽都督的威望起了作用。

    “不过韦坤真的能坚持下去么?”钟晟对此并没有信心。深耕东非,做的再好也不过是是在东非这个蛮荒之地称王称霸。非洲在民朝眼中就是蛮荒之地,上不了台面的地盘。若是韦坤真的有意愿和他哥争皇位,那就该留在亚洲本土好好经营。跑来非洲是为啥呢?

    想不通这位皇子的想法,钟晟也就放弃想通的努力。或许是因为钟晟对于贪官非常厌恶的原因,听到那些官员对韦坤的未来大力诅咒,钟晟倒是希望韦坤能够成功,至少不能让官员们看来笑话才好。而钟晟突然脑子一闪发现了另外一件事,若是英国人真的如韦坤预料那样的失败,这对于韦坤就是件好事。东非行政区从容看笑话,韦坤就有更多时间来完成他计划里面的工作。若是英国人大胜,马达加斯加省的部队大概立刻就得前往中国租用的金矿进行安全保卫。韦坤就只能接受他原本有机会得到的资源被删减的局面。

    “希望英国人不要赢的那么轻松才好。”钟晟心里面叹道。

    而此时的南非开普敦殖民地东部的地区,一队布尔人骑兵在铁路旁边停下。他们熟练的用扳手卸下螺栓,利用马匹拖动铁轨,然后又利用携带的部件组装成支架,把枕木拖走。正当这帮人准备把铁轨架到枕木队上的时候,远处的哨探纵马而来的同时用力挥动一面小红旗。那是警告大家有英国人沿着铁路而来的意思。

    众人只能啐了一口,然后把一个铁桶里面的汽油泼在枕木上,又在铁轨上绑了些炸药。他们点燃炸药引信,引燃了在枕木上的汽油,接着纵马而去。

    没过多久,英国的骑兵部队就赶到了发出巨响的地方。只见地面上有些被炸药损伤的铁轨,而枕木正在熊熊燃烧。英国骑兵的脸上都露出了怒气,倒不是受损的铁路让他们因为大英帝国的财产遭到了损失而生出的愤怒。最近几个月里面这种损失多得很,多到让你这些英**人都麻木了。

    真正让这帮英**人无法麻木对待的,是他们的上司对这种事情的强烈反应。只要有地段遭到破坏,英军的头头就会要求英国加强这个地区的巡逻。整个南部非洲地区的地形是东南沿海地区是山区,西边是沙漠,在开普敦殖民地与布尔人的德兰士瓦共和国以及奥兰治自由邦中间的部分则是降雨较少的荒原。在这样的荒原上巡逻可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这种痛苦也非常有效的激发了英**队对德兰士瓦共和国的愤怒。

    但是愤怒实际上没啥用,不管是被损伤的铁轨或者是熊熊燃烧的枕木,靠愤怒都没办法解决。不得以,英**队再次派出联络部队,通知远方的人员,这边也遇到了问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