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11章 福兮祸兮(一)

第411章 福兮祸兮(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随着产房里面传出新生儿的哭泣声,在外面等候的一众人等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谢天谢地。”但丁女伯爵轻抚胸口,她有两个孩子,很清楚生育的痛苦。作为格蕾丝女侯爵的闺蜜,但丁女伯爵对这个孩子的未来也有不小的同情。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这孩子的父亲是一位让其他国家的侯爵也必须仰视才可的大人物。

    护士从里面走出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用有些疲惫的声音说道:“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请问要把母子转到看护室么?”

    “当然!当然!我们要最好的看护室!”但丁女伯爵立刻答道。中国在欧洲开办了不少医院,因为医院并不歧视穷人,所以口碑非常的好。即便是穷人,也能在这里用不算高的价格享受到在意大利算是很好的医疗服务,这导致想弄到看护室非常不容易。

    “妈妈,我们能出去瞅瞅中国教士的教堂么?”跟在但丁女伯爵身边的一对少年有些焦急的问。

    但丁对自己的玩心甚大的儿女也挺无奈的,不过此次带他们出来本就是要让他们接受一些社会实践,所以但丁并没有直接批评,而是下了命令,“先把你们格蕾丝阿姨的事情办完,向她问好之后再说去中国教士的教堂。”

    “好。”这对少年觉得目的能达到,立刻就表示了对老妈的服从。

    跑上跑下的办手续,加上等待。过了好一阵,但丁才在看护室里面见到了格蕾丝,她正躺在一张铺的挺厚实的病床上给一个小东西喂奶。房间里面是水磨石的地板,雪白的墙壁,壁挂式的暖气,散发着淡淡洗涤剂味道的被褥床单。

    但丁站在门口迈不开步伐,这一瞬间她觉得格蕾丝变了。不管是刁钻或者是妩媚,不管是高傲或者是专业,这位可以说有心机有勇气的女子总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长期愿望而去因应别人。当格蕾丝抱起她刚出生的儿子之时,但丁看到的是一个内心充满欢乐的母亲。所有为别人而活的反应从格蕾丝身上消失了,有了自己亲生儿子的格蕾丝已经不再需要用别人的视角看待世界。

    格蕾丝从儿子身上挪开视线,抬起头对自己的闺蜜说道:“但丁,快进来。看啊,这孩子好可爱。”

    疲惫的声音还是泄漏了格蕾丝体力的消耗。但丁快步走到床边,仔细观看着那孩子的模样,但丁笑道:“他长大了一定是非常美丽的孩子。”

    听了闺蜜的赞扬,格蕾丝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不过她说的却是另外的话,“但丁,不要走好么?我不想让我父母来照顾我。”

    “好的,我已经和我丈夫说过,这几天我不回家。”但丁也回答的爽快。对于一个天主教家庭来说,未婚生子是难以接受的事情。更不用讲这个孩子的父亲还不是个意大利人。

    说完之后,但丁扭头对小家伙们招招手,看到母亲打出了暗号,站在门口的小家伙立刻捧着从西西里运来的鲜花跑进病房。不管这两个小东西是如何的想去看在医院附近的道观,现在他们倒是一板一眼的完成了母亲安排给他们的任务,向着长辈说该说的话,“格蕾丝阿姨,祝你和小宝宝身体健康。”

    如果是以前的话,格蕾丝大概也会用完成该完成的任务一样用合适的话去应对,现在格蕾丝只是被两位少年的行动逗乐而已。“哈哈,花很漂亮,谢谢你们。你们现在出去玩吧。”

    两个小家伙听了这话,立刻看向他们的母亲。但丁知道再拦不住,就吩咐仆人看好这两个少年,别让他们出什么危险。接着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女人向格蕾丝道别,然后几乎是连蹦带跳的跑掉了。

    对格蕾丝来讲,把这两个明显更容易捣蛋的小东西撵走,让她感觉安静和安心多了。格蕾丝微微闭上眼睛,对闺蜜说道:“我出了好多汗,头发难受的很,你去问问护士,我能洗头么?”

    但丁起身离开去找护士,在走廊上,她看到一个有些年纪的老太太佝偻着腰,看到有穿着还不错的人,就上前问道:“请问你家缺孩子么?如果您愿意的话,能把我们家刚出生的孩子带走么?”

    见了这一幕,但丁的脸色登时就变了。前一瞬她还觉得是不是对一对子女太过于娇纵,这一瞬她又觉得让那对小东西去看道观实在是挺不错的选择。中国道士们宣传的理念和天主教大大不同,然而有一条两边倒是很相同。天主教喜欢富有的教众,道教也喜欢。到了道观的基本非富即贵,但丁的儿女们是不会遇到这种养不起还要生孩子的穷人。

    心里面有了这样一丝安慰之后,但丁却又忍不住勃然大怒起来。中国人开办的医院很好,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都有大夫值班。但是中国人的医院对所有人都提供服务,这就让但丁女伯爵这样的人不得不面临与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的可能。佛罗伦萨的上层圈子对此不满了很久,已经有人挑头与中国的医院协商,希望医院能够针对有钱人开辟专门的场所。按照欧洲的规矩,医院出资人之外的人想让医院按照他们的想法办事,就得真金白银的掏出前来。

    掏钱也不是全部,还得看对手本身的价值。中国的医院弄到这么大,需要的钱绝不会少。所以上层圈子里面对于出钱比较谨慎。此时但丁女伯爵心中不快,她突然觉得上层出一笔小钱,就能享受到完全隔离穷人的待遇,这笔钱花的不冤枉。

    “去,赶紧把警卫找来。让警卫把这个老太婆撵走。”但丁女伯爵低声对仆人讲到。她此次来的时候带了三名仆人,一人领着两个孩子走了,还有两人留在她身边。

    看着仆人走了,但丁女伯爵也想离开。不过一看老太婆正在向自己闺蜜的房间走来。她突然觉得这么做不妥,友谊带来的责任感让但丁女伯爵冷着脸站在走廊上。她的背后就是刚生完孩子的好友以及好友的儿子,这孩子的父亲还在万里之外的非洲。责任感让但丁女伯爵不想退后一丝一毫,她心中做了决定,如果老太婆真的敢尝试从这里通过,她就一定要出手阻止。身为上层,但丁女伯爵很清楚任何生活都需要有人来守卫,在仆人带着警卫赶到之前,她愿意为朋友站好这班岗。

    几天后的非洲,王明山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出生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格蕾丝女侯爵怀孕的事情。王明山正带领着东非行政区的人员在南瞻市开始建设这个未来的东非行政区首府,依照光复党的习惯,作为最高头头的王明山自然要承担起最高的责任。也就是说他除了要在党委会议上拍板定案之外,还得按照党委会上的决议来执行建设工作。

    没有韦坤在党委会议上搅和,会议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样式,也就是说没有下头的官员起来造反。所有会议都以最高长官为核心的进行着。王明山原本不太习惯韦坤带来的变动,现在面对这种死气沉沉的局面,他又忍不住怀念起韦坤的折腾劲。这位年轻小子除了有出身之外,更有不一般的精力和闯劲。

    不过这些年国内大搞基础建设,经验很丰富,眼界也挺高。

    “这里非常适合种植甘蔗,还是大规模种植甘蔗。非洲缺乏水,这里的土地更应该当成为农业用地和工业用地,城市建设可以放到更靠内陆的地方。”

    “非洲缺水,所以才要在这里就近利用水资源。南瞻市的自然条件非常适合建设大型城市,有很多河流经过这里,供水绝无问题。非洲的确缺乏耕地,却也没缺乏到连南瞻市都不能存在的程度。以这里优良的港口,上佳的自然禀赋,这里能建成一个六七百万人的大城市,甚至能建立容纳一千多万人口的小城市群。”

    讨论者们针锋相对,评判者们多数都微微皱着眉头。身为官僚,他们其实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几乎完全对立的选择。两方面的人对于南瞻市的评价其实相同,他们的不同只有一点,就是如何使用这里优良的自然禀赋。这帮人既不是建筑专家,也不是建设专家。他们只是一群被委派到万里之外的官僚而已,官僚们都知道站错队的结果。所以不管心里面到底是支持谁,这帮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明山身上。若是不能有效的与一把手站在一起,很容易就会出事。和一把手站在一起的最好办法莫过于让一把手先发言。

    王明山知道这群人在想什么,在央行工作的时候王明山见过太多等待的目光和表情。这是要王明山扛起责任来的目光,也是被王明山认为非常不负责任的目光。所以王明山心里已经做了决定,要让这群家伙一个个先发言。

    就在此时,王明山的秘书带着一种气急败坏的表情推开临时住宅的大门,向王明山挥了挥手中的一封电报。看到秘书的表情,王明山就知道事情挺大。他暂时中止会议,走向门口。

    远远隔着会议桌,王明山只觉得秘书的脸色非常难看。走近了之后王明山发现秘书的脸色岂止难看,更是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从秘书手中接过电报,王明山就听到秘书恼怒的说道:“王书记,不知道是谁想陷害您。在背后这样捣鬼!”

    王明山接过电报,一看落款居然是韦泽,他就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韦泽的电报中只写了很短的话,“有人举报你和别人有了私生子。请你对我做出解释。”

    第一个消息对王明山的震动是巨大的,王明山定了定神,发现自己居然是喜忧参半。而第二句话让王明山皱起了眉头。这等纪律问题都是要对纪律委员会做出解释,王明山没想到韦泽都督居然这次做出了不同的说辞。

    越是想这里面的意思,王明山的眉头就皱的越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