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07章 福兮祸兮(四)

第407章 福兮祸兮(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昌荣,你听说了一个消息么?王明山和一个外国妹子生了个孩子。”韦泽在圆明园的住处里对同样住在圆明园的韦昌荣说道。

    “哦?那小子手倒是很快啊。”韦昌荣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既然韦泽根本没有要发怒的意思,韦昌荣也跟着凑个趣。这种事情对于男人来说其实更多的是趣味性,更何况人一老,有时候就对更多事情感觉无所谓起来。

    “那外国妹子好看么?”韦昌荣大区的问。

    “我还真有那妹子的照片呢。”韦泽从卷宗里面抽出一张照片递给韦昌荣,“听说那是王明山去开柏林会议的时候认识的意大利妹子。两人好像还是真感情呢。”

    韦昌荣仔细看着照片,意大利妹子的地中海风情颇能被中国的审美观接受,所以韦昌荣叹道:“这算不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哈哈!”韦泽被逗乐了,“你这是要咒王明山牡丹花下死么?”

    韦昌荣敏锐的从韦泽的话里面找出了逻辑,“四叔,你这说法是承认和妹子一比,王明山就是那堆牛粪了?”

    韦昌荣是组织部部长,王明山的任免也在韦昌荣的管理范围之内。东非行政区从法律上还不是中国的领土,只是殖民地。不过殖民地上的官员却是中国公民,是民朝政府的雇员,所以他们当然归民朝组织部管理。

    所以韦昌荣看着是说笑话,其实也想试探一下韦泽的意思。是不是和外国妹子生了个孩子,在韦昌荣看来不是啥大事。东非行政区那反贼一样的“节度使”称号本来就是一种暗示。

    而且生孩子这等事不是抓奸在床,那个外国妹子可不是中国人,只要王明山自己不说什么,那就没办法证明孩子是王明山的。就韦昌荣的看法,只要韦泽没有严办王明山的打算,韦昌荣就准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韦泽听出了韦昌荣的意思,他突然叹口气,“昌荣,东非那边弄得很不像样,我觉得是得整顿一下了。”

    韦昌荣有些不忍的问道:“四叔,你是准备要整顿王明山么?”

    “怎么整顿,这得看王明山的报告。我已经让他给我打个报告。估计还得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面你什么都不要说,就这么先等着看。”韦泽交代下去了工作。

    韦昌荣真的不想对王明山下手,王明山的工作很认真,贡献也很大。就因为一个漂亮的外国妹子而倒台,实在是不值得。如果王明山是个想再上层楼的人也就罢了,可王明山决定去当东非行政区头头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在中央里面继续上进的可能。对这样的老兄弟痛下狠手,整到他晚节不保,韦昌荣真的是不愿意看到。

    晚上回到家,韦昌荣的女婿上门了。带着一脸惴惴不安的表情,女婿向韦昌荣问好。

    “说吧,什么事?”韦昌荣知道女婿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大事,他此时心情也不好,就催促女婿赶紧说。他真的是承受不了和人继续玩猜心思的把戏。

    “爸,我要和文睿离婚了。”女婿用非常为难的声音开口说道。

    韦昌荣第一时间没弄明白,脑子转了好几圈,他才明白了“离婚”这个词的现实含义。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韦昌荣呆住了。而女婿倒也没有只抛下这句话,他继续解释道:“爸,文睿一直在欧洲工作,我去过欧洲,不喜欢那边。现在我们两地分居了这么些年,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我和文睿之间就此讨论过,真的没办法继续过下去了。”

    韦昌荣本想对着这个“马上就要失去的女婿”大发雷霆,可听了这个解释,却也暂时失去了怒斥的情绪。的确,这好几年来两人分多聚少。若是两人性别颠倒一下,女婿大概就跟守寡一样。而韦文睿一门心思可不在家庭上,而是在她的工作上。若是在广西,这等状况下的女方也是可以选择离开的。

    “我现在就给她发电报,让她回来。”韦昌荣终于还算平静的说出了话。

    韦昌荣的女婿摇摇头,“爸,我曾经和文睿讨论了许多次。我们觉得这不是简单的聚散的问题,这是对家庭的看法。我心里面觉得这个家庭,还有孩子是最重要的。可文睿眼里头呢,家庭没有那么重要。现在已经是这样,以后只会更糟糕,所以我们都同意离婚。离婚协议书也已经签好了。我已经在民政局挂号申请了,只等文睿回来之后去民政局就行。”

    “我反对!”韦昌荣大声说道。方才的交谈让韦昌荣的情绪在好几个方向上乱走。就如他女婿所说,此事本来就不是两人闹了什么矛盾,而是很现实的追求不同导致的结果。韦昌荣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其实方才已经发现,若是让女儿女婿的性别调换一下,他绝对会同情留在家顾家的一方。

    不过哪怕是参与过婚姻法的修订和通过,韦昌荣也觉得离婚对于女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韦昌荣本人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到了此时,他才有勇气大声说话了。

    “爸。我知道你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但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而且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这些年里面,我也好些次努力过。但是文睿是越来越喜欢她奋斗的生活,原先还有些回来的打算,现在试了几次之后她也放弃回到家里。既然家只剩了一半,我愿意让她过她想过的生活,也请让我过我想过的生活。爸,这件事我和你说过了,我就先走了。”女婿说完,站起身就走。

    韦昌荣心里面满是怒火,却也不知道该对谁发作。离婚的理由都是韦昌荣能理解的正经理由,可韦昌荣完全不能接受离婚这么一个结果。这位民朝的开国功臣就愣愣的看着女婿离开,愣愣的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当面对的事情完全超出想象之外的时候,韦昌荣发觉自己也只能束手无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