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09章 福兮祸兮(六)

第409章 福兮祸兮(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老韦,真的是儿大不由爷。现在这些小东西么都不听话,我已经劝过了。这些孩子们根本不听。现在他们家也不回,我可一点办法都没有啦。”即便挂了电话,亲家的声音还在韦昌荣耳边回响。

    民朝不是没有离婚的人。在土改之后,得到了土地使用权的女性们有很多选择与好吃懒做的丈夫离婚。正式建国二十年,社会风气变化很大。韦昌荣原本以为是女婿编造了一些理由,立刻给在欧洲的女儿发电报。他本以为女儿会不好意思回电报,即便回了电报也是会选择哭诉。没想到女儿韦文睿很快就回了电报,她不仅坦然承认是自己要求的离婚,而且离婚理由居然是‘性格不合,感情破裂’。尽管民朝的婚姻法里面的确明文规定,感情不合就是离婚的合理理由,可韦昌荣实在是想不到女儿居然任性到如此地步。

    韦昌荣不是个拖沓的性格,他立刻就给亲家打了电话。亲家看来也是对他儿子没办法,韦昌荣的女儿韦文睿好些年来都在外国工作,韦昌荣的女婿也早早的搬离了父亲家独自生活。年轻人翅膀硬了,又不需要娘老子们的钱财,他们真的是无法无天啊。

    怎么办?韦昌荣发觉自己其实没啥办法,他最不想的就是把事情闹大。以当下的社会氛围,这种事情说出去很是丢人。最后韦昌荣不得不去找韦泽,看看素来被韦文睿爱戴的韦泽能否劝动这个天知道发什么疯的女娃子。

    “四叔,这个事情说出去,若是有人知道是文睿要求离婚,定然觉得文睿是欺负人。若不知道是文睿要求离的婚,就会觉得文睿被人欺负了。这……这……我真的没想过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韦泽听着韦昌荣几乎是要胡言乱语起来,心里面很是同情。在现实工作里面,韦昌荣遇到的太多比这种事情更复杂更纠结的事情,他也都扛过来了,甚至能做出很多算是制度性的解决模式。可那种事物对于韦昌荣来说只需要抱着解决问题的办法即可,事关自己儿女的事情,韦昌荣率先考虑的则是希望不要有任何人受伤害。韦泽当然能理解韦昌荣的反应,不过韦泽非常清楚这种事情其实是不可能的。

    韦昌荣絮絮叨叨的唉声叹气,与其说是请韦泽解决问题,还不如说是他自己想疏解情绪。韦昌荣其实很清楚这件事的选择非常简单,答应或者不答应。他当然不想答应,但是不答应的话又该怎么实现韦昌荣的想法呢?

    “四叔,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如同当年和凶恶的敌人作斗争一样,韦昌荣询问起了韦泽的看法。

    “我的看法很简单,文睿和她爱人都三十多岁了,他们是成年。成年人做出的选择,就得让他们自己负责任。”韦泽和以前面对凶恶的敌人一样,拿出了一个理论上的看法。

    韦昌荣愣住了,“四……四叔,你竟然同意他们离婚么?”

    “昌荣,我一直认为婚姻本该是结婚双方的事情,别把结婚弄成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的事情。我们当然可以说年轻人不靠谱,不过那是咱们在这个没那么多肉体冲动年纪才能说出的话。在他们那般年纪的时候,咱们可比他们野多了。”韦泽的回应方式依旧是那般冷静。

    韦昌荣心里面完全反对韦文睿离婚,所以韦泽的话怎么听怎么没道理。既然完全不认同韦泽的态度,韦昌荣的情绪自然而然的就在脸上浮现出来。

    韦泽看出韦昌荣的心态,韦泽也能理解韦昌荣的心态,所以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总结性的发言,“总之这件事你好好想想,确定一下你的中心思想。等你确定之后,自然就知道你想怎么做了。”

    这话说完,韦昌荣眉头就皱了起来,“等等,四叔。你的意思怎么听着是我怎么想怎么做只是安慰一下我自己,难道结果肯定是没啥用么?”

    “昌荣,你换个角度想想。正常人谁不想把自家的日子过好,我觉得文睿他们结婚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正常么。事情弄到这个地步,他们难道就没有想办法去解决这个矛盾么?我认为他们一定尝试过解决矛盾。现在摆明了是解决不了么。既然在一起生活痛苦大过幸福,那选择分手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韦泽还是一股劝分不劝和的异样态度。

    不过韦昌荣原本也觉得自己女儿长期在国外工作,只留女婿留在国内带孩子,这做法的确有问题。若这个局面是韦昌荣的女儿留在国内带孩子,韦昌荣的女婿长年在海外奔走,大概韦昌荣早就强烈不满起来。

    想到这里,韦昌荣觉得来找韦泽真的是来对了,至少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思路,“四叔,我回去劝劝我女婿,让他也去国外和文睿在一起生活。我也劝劝文睿,能回来的话尽量回来。别总是在外面疯,一个女孩子,这么干不好。”

    韦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韦昌荣,忍不住“呵呵呵呵呵”的干笑了几声。韦昌荣离开之后,韦泽叫过秘书,“再给王明山发个电报,告诉他,已经好几天了,让他给我做个解释出来。”

    王明山接到韦泽第二封电报的时候,格蕾丝女侯爵看到了有人捧着好大一捧美丽的花走进了她的看护室。拿起插在花朵上的卡片读了,格蕾丝女侯爵眼圈一红,捂着嘴就流下了眼泪。

    但丁女伯爵知道此时的女性完全处于情绪化的状态下,她接过卡片一看,上面写着“得知母子平安,甚为喜悦。祝身体健康。”下面落款是王明山。这下但丁女伯爵的心里面也轻松了许多。虽然格蕾丝女侯爵和但丁女伯爵两人从来就没指望王明山承认这个孩子,但是这个问候表示的是王明山的态度,这种态度本身就能让人感到温暖。

    但丁女伯爵当然也希望王明山能够立刻赶来看望情人和儿子,不过既然身为伯爵,但丁也知道让那位掌控近千万平方公里东非大地的“王明山总督”公开跑来看私生子,也的确是不合理的要求。

    “你要给他回电么?”但丁问格蕾丝。

    格蕾丝则抱起了病床旁边小床上的儿子,她怜爱的轻轻亲吻了几下这个小家伙的脸颊,把他放回小床里面之后才说道:“我要尽快回去开始工作。”

    “什么?”但丁女伯爵很是愕然,她没想到格蕾丝考虑的竟然这件事。

    “我已经缺席了银行的好几次股东会议了,现在的变动这么大,若是几个月不去参加股东会议,我的投票权还能维持多久?反正每次去投票也花不了太久的时间,不会耽误我给孩子喂奶。”格蕾丝声音很温暖,很开心,完全是个母亲的样子。以至于但丁女伯爵就没弄明白格蕾丝这是冷静考虑的结果,还只是一个愿意为儿子创造更光明未来的母亲的乐观想象。

    两天后,格蕾丝的汽车就出现在了银行的门口。她从车里面出来,从容走进银行的时候,一众银行人员都看傻了眼。银行是个而很拼的地方,那些有野心的年轻人为了能够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面争取到更多的薪水更高的地位,的确是玩了命的。不过生完孩子不到十天就回来工作,格蕾丝女侯爵的做派的确让那些年轻人见识到了“拼”的典范。

    相对于年轻人的感动,那些股东们就没有如此情绪化。会议主席提了个问题,“格蕾丝,你每天能够工作多久?”

    这种话才是那些经验丰富的行家里手会说出来的,格蕾丝想了想答道:“三个小时。”

    一众股东们互相看了看,为首的会议主席和旁边的两位大股东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说道:“格蕾丝,我们欢迎你回来。不过现在需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有人在宣传你和某位先生之间的关系。”

    格蕾丝本人根本不在乎这等事情,以她的现状,这个消息可以说撼动不了她分毫。上层考虑的从来都是利益,而不是什么狗屁道德。就格蕾丝本人而言,她一个自由之身和情人生了个儿子,根本就是道德无缺的。宣传她与王明山的关系只能给格蕾丝加分。不过既然有人这么做,目的大概就是要打击位高权重的王明山。所以王明山能够发电报过来慰问,完全是安了格蕾丝的心。

    “是英国人这么干的么?”格蕾丝问。这家银行很大程度上是靠了中国官方的支持才走到今天的,有人要打击中国方面的声望,就等同于在打击银行。格蕾丝相信这帮股东不可能坐视不理。而此时最有攻击中国可能的大概就是美国与英国。美国人没能力办到这些,英国人的嫌疑最大。生完了孩子之后的确需要花费很大力气去照顾小东西,不过小家伙睡着之后还是有时间用这些考虑来消磨时间滴。

    而那些股东脸上露出的是一种比较为难的神色,主席带着点困惑与不安的情绪说道:“我们原来也认为是英国人捣的鬼,没想到调查之后发现,散布消息的好像是中国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