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10章 福兮祸兮(七)

第410章 福兮祸兮(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辗转反侧,寤寐思服”,读了王明山的解释电文之后,韦泽只觉得王明山自幼读书还真的挺认真。想来在东非行政区并不容易找到一本诗经,就算是在东非行政区的图书馆里面有《诗经》,那也得能想起《关雎》这首才行。

    韦泽并没把时间花在对古代文学的反思,既然王明山态度鲜明的做出了滚刀肉的表态,他的事情就好办了。以韦泽对王明山的了解和判断,王明山并不是一个会因为个人地位而否定自己选择的人。

    没等韦泽有下一步的动作,韦坤的密电就送到了韦泽面前,“东非行政区财政制度有很大问题,需要进行大规模调整。请求中央能够派遣工作组到东非协助工作。”

    看了自己儿子的电报,韦泽靠在了椅子上心道:“这小子终于发现问题啦。”

    韦坤的确发现了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挺严重的。除了给老爹韦泽发了电报之外,韦坤甚至暂时放开在苏丹的工作,乘坐一艘快船直奔现在东非行政区的首府南瞻市。

    南瞻市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动工,虽然在码头上已经开始堆积起大量建筑材料,行政区的主要部门还是在当地一些建筑里面。王明山住在一个不大的屋子里面见了韦坤,韦坤也不管那么多,开口就说道:“王书记,为什么你一直不告诉说东非行政区的财政竟然这么四分五裂。”

    王明山冷静的看着激动的韦坤,慢悠悠的说道:“我不告诉你,你自己也去调查了。若是你对此根本不关心,不上心,我就算是告诉了你,又能起到什么作用?韦坤,强扭的瓜不甜,我要是从一开始就让你研究财政问题,你难道不会觉得我把你当枪使么?”

    韦坤没想到王明山居然把话说得如此直白,登时也觉得无法应对。这个道理很容易就能想明白,韦坤的身份地位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利用,想利用韦坤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王书记,我希望能够在东非建立起一个现代化的社会。这个财政制度就是个大问题,我觉得必须得改。”韦坤以王明山为同路人的角度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想改这个财政制度,需要对现有制度进行全面改动。若是这个财政制度没有让现在这帮人得到好处,就根本没办法维持。”王明山笑道。

    这下轮到韦坤讶异了,他没想到王明山比他还激进。韦坤虽然也考虑过把一众官员都给撸掉,但那是恼怒时候生出的冲动,却不是韦坤本人真的准备有步骤有计划的把这帮官员给彻底撵走。而王明山的意思大概是要玩真的,看他那冷静的说明,搞不好王明山都有计划了。

    “王书记,你准备怎么办?”有王明山这个老前辈撑着,韦坤反倒不着急。不过也就是这么轻松了一瞬,韦坤突然把原本的几件事给联系起来。他不等王明山回答,就开口问了一个问题,“王书记,有人说你在意大利有个孩子,不知道有没有借此兴风作浪。”

    王明山原本没有真的把韦坤当回事,和韦泽相处三十几年,王明山知道韦泽绝非是一个会任人唯亲的领导者。现在韦坤一句话就让王明山想通了一些事情,这让王明山对韦坤的机敏非常欣赏。

    当然,在确凿证据出现之前,王明山并不想妄下断言,不过王明山自己的内心倒是有六七分相信自己被人弹劾是因为东非的利益问题。虽然王明山还没有表现出要对东非这群人动手的意思,不过他拒绝和之前的几任那样拿“那份收入”。这个行动看来被一些聪明人正确的解读为王明山有意整顿东非的财物机制。

    韦坤看了王明山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说对了一些事情。他准备就这个问题再说下去,却被王明山抢在了前面,“韦坤同志,你现在不过苏丹的郡守兼党委书记。我是东非行政区的节度使兼党委书记,从你的职务上讲,你必须服从指挥。所以,我现在要求你好好解决苏丹的问题。更上面的事情,你不要自行参与。这是需要在会议上讨论通过的。”

    听了王明山的话之后,韦坤心里面对王明山生出些敬意来。这帮到现在还能立于高位之上的老家伙的确很出色,至少王明山用自己的职务下达的命令虽然让韦坤有点不服气,却让韦坤不得不接受。所以韦坤避开这个话题,换了另外一件事,“王书记,我有个要求,我要求尽快统一东非行政区的军事体制。东非不仅是财政混乱,东非的军事组织更加混乱。”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下令,要求酒业公司的部队只允许在莫桑比克。愿意到莫桑比克之外的必须并入东非治安部队。如果我能够再多干一年半年的,我大概会让整个东非只剩下统一的武装力量。”王明山答道。说了这些之后,王明山也开始怀疑酒业公司的私兵是不是与想高调王明山的那些人有瓜葛。不过王明山却没有丝毫透露,这种事情必须有明确的证据才行。

    所以王明山又对韦坤说道:“韦坤,你是都督的儿子。不过你还年轻,我相信有些话都督和你说过,不过我不清楚那些话你是不是真的能明白。都督很伟大,我觉得都督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都督是个讲科学的人。科学最重要的是证据。两件事之间应该是有联系的,确定这个联系的讨论可以是据理力争,也有可能是自作聪明。这两者的分别就在于,是不是基于事实。”

    韦坤愣了愣,他不知道王明山为啥要讲这么一个空对空的理论问题。如果王明山是想说做事要讲证据,韦坤当然知道这个问题,他自认自己不是一个捕风捉影之辈。

    看了韦坤的表情,王明山就知道韦坤没能明白他的意思,所以王明山继续讲道:“韦坤同志,我比你大不少岁。我到现在的人生见过很多聪明人,很多聪明人不是没能看到问题。他们失败的最大原因是,他们会自己给事情的结束划一个线。他们觉得过了这条线就算是把事情办完了。其实事情是否结束自有其规律,我们要做的就是每天坚持下去,而不是自己去给事情做判断。”

    听了王明山所说的话,韦坤先是一愣,然后就觉得恍然大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