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13章 福兮祸兮(十)

第413章 福兮祸兮(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红海沿岸沙滩不多,大多数风景是红海两岸那种红色山岩组成的山脉。这些山脉不算高,却是绝对的荒芜之地,苏丹港就修建在红海西岸连绵山脉的一个缺口处。说是缺口,也只是比其山脉低些,整体也是在山坡上。所以从位于山坡顶端的建筑里面看出去,就能居高临下的看到整个苏丹港的全貌。

    韦坤所在苏丹港港区办公室就位于苏丹港港区一个高位之上,向外看的时候,韦坤注意到一艘纯白的游轮优雅的停在港口的泊位上,这艘名叫彩虹公主号的游轮是韦文睿出行时候最喜欢的游轮,它已经在哪里停了好些天。韦坤为了苏丹三郡的工作不得不来苏丹港,韦文睿最初据说是应了韦坤的请求到了苏丹港来谈农产品销售合作,然后韦坤在这边忙碌,韦文睿也是忙忙碌碌的样子。

    想到这里,韦坤微微叹口气,他低下头开始在信纸上继续打着提纲。身为苏丹三郡的郡守,工作真的比韦坤想象的更繁重,简直有点日夜不得闲的意思。就在韦坤横眉冷对草稿纸,俯首咬断铅笔头的时候,警卫员进来告诉他,苏丹港港区副区长前来请求见面。

    韦坤请副区长进来,结果副区长进来之后立刻递给了韦坤一张辞呈。就在韦坤读着辞呈的时候,副区长说道:“韦书记,我在东非已经好几年时间。我一直想回家,现在我决定回家去照顾父母,还请您批准。”

    “唉……,照顾父母人之常情。我能理解你的想法,我同意了。”韦坤带着那种非常豁达的表情说道。

    副区长的表情明显稍微起了点波动,他完全没想到韦坤竟然会如此简单的就答应了他的辞职请求。副区长如蒙大赦,道谢之后匆匆离开了韦坤的办公室。

    警卫员有些看不过去了,他看着副区长的背影,嘟囔着说道:“这都是今天第四个辞职的。韦书记,您还真能放得下。”

    面对警卫员的埋怨,韦坤笑道:“我就算是强行留人也没用。还不如用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安慰我自己一下。”说完,韦坤坐回办公桌前,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从停泊在港口中的彩虹公主号舷窗看出去,山坡上的苏丹港港区灯火阑珊,这里是非洲第一个建起了供电系统的城市,即便电力系统容量不大,也还是能支撑起路灯和室内照明用电。天上有繁星,地上也有,在夜晚时分眺望山坡上的建筑群还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苏丹港港区区长和韦文睿一起坐在彩虹公主号的大厅里面,享受着电扇带来的风。也许是看过太多苏丹港夜景,港区区长并没有注视外面,而是注视着韦文睿,而且率直的开口问道:“郡主,您为什么要让这些人离职呢?”

    “那些人不是早就想离开非洲回国了么?让他们如愿以偿有什么不好?”韦文睿并没有收回眺望的目光,她仅仅是慢悠悠的答道。

    这个回答摆明了是应付,这让区长不太能接受。不过就在区长准备想个新的询问方法之时,韦文睿又开口了,“这些年来你们从我这里拿了多少,你们想来肯定很清楚。现在我这位叔叔一心要在非洲大展拳脚,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觉得他想立威的话会如何?”

    这话让区长的脸色稍微变了变。不等区长发表意见,韦文睿继续说道:“就他们拿到的钱,他们现在走的不亏。而且这些人走了之后,苏丹港人手不足。除非是要泄愤,或者完全不考虑结果,否则我叔叔韦坤也不会对剩下的同志动手。”

    区长此时再没有那种被蒙骗的感觉,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的没想到这种以退为进的手段。想通了这些之后,区长忍不住问了个问题,“韦坤书记不会对以前的事情揪着不放吧?”

    不管怎么说,韦坤毕竟是韦泽陛下的儿子,如果这位皇子真的耍性子不依不饶,区长认为自己没办法对付这样的局面。别的人离开是表示不合作,而区长的合作则是因为他留任可以更有效的干些并不是支持韦坤的事情。

    韦文睿冷冷的瞥了区长一样,“哼,你要是担心这样的事情,那就把我交代给你的事情办好。我四爷爷不是个严苛的人,不过他也不是那种非得把烂泥扶上墙的人。如果韦坤叔叔真的没有能力解决非洲的事情,我四爷爷也不会非得把我韦坤叔叔留在非洲不可。”

    听了这样率直的发言,区长只觉得身上有些莫名的凉意。他并没想到自己一个小海港的港区区长居然会搅和进皇家的事情中去,惹上这样的麻烦,是区长最不想发生的局面。

    在接下来的的两天里面,又有两人请求离职,韦坤依旧爽快的表示接受。令韦坤感到意外的是,韦文睿在辞行之后乘上船离开了苏丹港。而韦文睿告诉韦坤,她这次回国内是办件私事,事情办完之后她就会返回欧洲。

    韦文睿一走,区长立刻就感觉轻松许多。加上虽然走了好几个中级干部,可最近非洲战争激烈起来,通过红海的船只数量减少许多。苏丹港也没有那么忙碌,这让整个港区反倒轻松起来。更重要的是,韦坤就如韦文睿所说的那样,并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打击报复。他就是每天在港区视察,和工作人员谈话,剩下的时间写写他自己写的东西。

    韦坤这种并不强势的表现让区长对韦文睿的离开倒是印象深刻,对于这些在非洲打拼的人来说,他们最想的大概就是能回到国内,然而这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是很困难的事情。看到韦文睿的船只离开港口,向着南方航行的时候划出一条海上的白色轨迹,区长发现自己有的只是嫉妒,强烈的嫉妒。这种皇家子弟能够想走就走,想回家就回家。这些在区长看来无比艰难的行程,对于韦文睿不过是想走就走的事情。

    与这种令人震动的随性的行为一比,韦坤的行动普通的令区长觉得无趣。不过也就在韦文睿离开后两天,韦坤的行动就让区长明白了一件事。那些大人物们自然有其不一样的地方。

    韦坤召开了会议,并且在会议上提出了他的计划,“我要在东非使用东非的货币,使用人民币虽然有很多的好处,不过也有非常多不合适的地方。中央绝不会允许我们东非手里掌握那么多人民币,所以他们不会对我们东非的财政松绑。如果我们在东非使用东非的货币,中央就会考虑给我们松绑。而且我们在很多对外贸易上其实可以用更灵活的货币支付手段……”

    区长对韦坤在后面提出的有关多种货币使用的部分不是很懂,也没听进去。当他听到韦坤准备使用东非自己的货币之时,就感觉自己的神经受到了巨大的冲击。韦坤的话很容易就能理解,而且区长也明白韦坤所说的要点。

    韦文睿之所以能够在非洲有这么大的影响力,靠的就是她掌握了非洲外销产品的资金渠道。卖多卖少,给晚给早,这一切都控制在韦文睿手里。这帮非洲的干部们来这里自然都是要捞钱,所以他们不敢对抗韦文睿。即便有些看不清局面的,也会发现对抗韦文睿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对抗中央。大家都不傻,韦文睿是韦泽的侄孙女,是韦昌荣的女儿,这才是中央真正放心在万里之外管理钱财的人选。

    现在韦坤要做的不仅仅是把财政权从韦文睿的手里夺走,韦坤要做的还是要从中央那里争取到东非行政区的财政大权。当韦文睿掌握着财政大权的时候,东非的干部们都要听韦文睿的。当韦坤掌握了东非行政区大权的时候,东非的干部们到底要听谁的,这不言而喻。

    “这真的是群惹不起的人啊。”区长心里面感叹着,而且更加惴惴不安起来。这场猛龙斗饿虎的争执远超他的层次,韦坤还好说,他并没有逼迫这帮人上阵的打算。而韦文睿则摆明了要努力阻止韦坤夺取东非的权力。等韦文睿回来的话,又会爆发何等争斗。而区长在这场争斗里面又会被驱使着去干什么呢?

    “……对于这样的工作,苏丹港作为苏丹苜蓿出口的最重要的通道,要承担起责任来。我现在要求同志们基于东非采用自己的货币的思路,各自做出自己的报告来。对同志们的报告整理之后,我会向东非行政区的首府提交一份报告。”韦坤在最后表达了他对同志们的工作要求。

    看到韦坤是在玩真的,区长脑子里鼓动的想法只剩下尽量找机会跑路这一条。然后区长看到管财务的科长举手要求发言。得到允许之后,科长站起身,用困惑的语气问道:“韦书记,如果这样干的话,岂不是中央没办法从苜蓿生意中赚到钱了么?”

    韦坤笑道:“东非的货币本来就是要央行印刷,他们从我们这里购买苜蓿,给我们东非的货币,他们印出来的都是钞票,换走的都是产品,他们哪里不赚钱呢?”

    这个回答让与会的一众人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家觉得脑子里面各种想法乱飞,怎么都没办法赞同或者反对韦坤的意见。然后众人听韦坤说道:“大家也不用着急,这几天我会和大家仔细讨论工作,把事情尽量沟通好。”

    4月24日,韦坤的草案就送到了中央。不管东非的同志们理解不理解,中央的同志很快就理解了韦坤的意思。任何独立大概都是以军事独立以及经济独立作为标志性的事件。韦泽都督从来不主张把非洲并入中国版图,这件事中央的看法很一致。蛮夷教化起来太难,非洲的蛮夷又格外的多。为了省心,东非行政区独立在中国之外是挺好的事情。

    只是这种中央决定的独立与韦坤有目的的完成独立是不同的,相当一部分政治局委员虽然还没能考虑到明确的理由,可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被冒犯的感觉。既然冒犯中央权威的是韦泽的儿子,还是韦泽同意派去东非的儿子,冤有头债有主,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韦泽的脸上。

    韦泽也没有逃避,他开口说道:“同志们愿意把东非纳入中国领土么?”

    面对这个原则性问题,一众人等的脸色都变得暧昧起来。没有任何一人表示愿意把东非纳入中国领土,更不用说要把黑人兄弟变成中国公民。

    “大家有没有听说王明山和一个欧洲银行业女人有染的传说。”韦泽继续问。

    知道这个消息的超过政治局的一半,所以不知道的一小半人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韦泽把一些文件给众人浏览了一下,然后问道:“有人觉得要追究么?”

    和上次一样,还是没人回答。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国内,被这么公开捅出来,那就轮到纪律委员会插手。然而这件事是在遥远的非洲,因为这个理由把王明山从非洲抓回到亚洲接受调查,也实在是怪怪的。

    最后有监察部门的同志问了个问题,“王明山同志不会在国内就任其他职务了么?”

    “对!”韦泽回答的斩钉截铁。

    得到了韦泽的明确回答,监察部门的同志恢复了沉默。大家也明白了韦泽的意思,再没人出来说话。

    搞定了这件事,韦泽才继续推动了他的想法,“我听说过一句话,谁能控制货币发行权,谁就控制了一个国家。我看韦坤提出的计划里面,东非行政区有自己的货币,然而货币发行权却是在我们手里。这就意味着东非不可能真正独立。所以我个人比较倾向支持他的意见。”

    “以前的政策不也挺好么?”继任的央行行长周大河觉得自己必须出来说说话。控制一个地区,特别是东非这种面积几百万,人口几千万的地区,并不是容易事。所以周大河的态度比较保守。

    “以前的政策里面有两问题。第一,我们对于欧洲金融单位的管理并不有效。第二,欧洲金融单位趴在东非吸血,让东非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动力。现在既然东非的同志又改变的打算,我们不妨支持他们一下。”韦泽继续推动他的想法。

    这话一出,韦昌荣还好些,他的脸色只是更冷静一些。只要知道韦昌荣的女儿韦文睿是欧洲金融单位头头的那些政治局委员的脸色都不好看。韦泽这是赤裸裸的在表示对欧洲金融单位的不信任,被韦泽都督公开表示不信任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大家都不愿意多想。起码的联想就能让大家明白结果了。

    韦泽继续说道:“同志们,东非的权限可以当做尝试,暂时同意东非的要求之后,我们就可以看看效果。如果效果好,我们当然可以继续干下去,如果效果不好,我们就可以终止,恢复之前的制度。没必要把年轻人一棍子打死,我们要给他们施展的空间么。”

    这话一出,不少人脸色都好看了点。就在那些想的比较多的人觉得这是韦泽在调整方才的话,给韦文睿另外一个保证的时候。就听到韦泽继续说道:“东非的政策调整之后,我们对于东非的控制是增加的。基于这种增加,我认为也应该吧欧洲金融单位对东非的控制关系解除掉。对于欧洲金融单位的人员管理最好也有一个制度出来,开拓者的任务现在差不多已经结束,我们该进入发展阶段了。”

    认为韦文睿依旧受到韦泽器重的人员都大大变了脸色,这话只差说出让韦文睿下台而已。当然,也有人不在乎韦文睿的人事任命,从他们思考的表情来看,这些人考虑的大概就是韦文睿之后的继承者是谁。欧洲的金融单位掌管着大量的资金,不管是谁能接替这个职务,都将是很大的事情。

    回忆一散,韦昌荣就找到了韦泽。在韦泽面前,韦昌荣露出了有些不安的表情,“四叔,文睿出了什么事?”

    “现在还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不过我觉得再往后大概就未必能让人接受了。”韦泽虽然没有详细解释,却也说的很明白。

    韦昌荣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有些痛苦的表情,不过他毕竟是这么多年摸爬滚打出来的,片刻后这种痛苦就变成了坚定,“四叔,你给我说说她到底做了什么。”

    “文睿散布了一下王明山和那女人的事情,还有一个以她为中心的太子党,大概是看着文睿掌握了那么巨大的钱财,这帮人都希望能揩油。”

    等韦泽停下来,韦昌荣就问道:“只有这些么?”

    “还有的事情她暂时还没干完,不过我是不准备给她机会干完了。让她把那些事情都干完了,我想给她圆都圆不过来。假如文睿到了圆都圆不过来的地步,对那个以文睿为核心的小团伙,我大概是更没有办法放他们一马。可能是我心太软,总是不想把事情做到这样的地步。”说道后来,韦泽忍不住苦笑起来。

    就在韦泽这么表示的时候,韦昌荣说了句话,“四叔,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调查文睿了?”

    “呃?”韦泽没想到韦昌荣居然这么问,他愣住了。

    “四叔,你要不是不放心文睿,大概是不会调查的这么详细啊。”韦昌荣不得不解释两句。

    看着韦昌荣痛苦的表情,韦泽先拍了拍韦昌荣的肩头,这才说道:“这个啊,职业经理人是不可信的。我从来不没相信过职业经理人。对于职业经理人,每隔几年就大换血一次,是最好的办法。我对此早就有想法,不过我就是手软了一点,拖沓了一点,就让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