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16章 福兮祸兮(十三)

第416章 福兮祸兮(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这个洋鬼子怎么就这么嚣张呢?!”

    “没错,都督请你来,好吃好喝好招待。你不报答就罢了,反倒是在这里胡言乱语!”

    “什么帝制不如共和,你这是要造反么?”

    在南京市的市党校里头,一群年轻人对着恩叔嚷嚷起来。

    恩叔并没有因为这帮年轻人的嚷嚷而有丝毫的不安,恩叔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就这么点年轻人的嚷嚷对他不过是夏日小风吹过的意思。负责护卫恩叔安全的警卫同志倒是紧张起来了,让这两名警卫同志紧张的不是这些嚷嚷的人,以两名警卫人员的能耐,即便这帮人暴起,他们也能对付一下。

    让两名警卫人员紧张的是这帮人嚷嚷的内容,直接把恩叔与反韦泽都督给联系在一起,这对于恩叔来说是非常严厉的指控。更何况恩叔讲的的确是共和制胜过帝制的话题,对于中国人民来讲,如果共和制比帝制强,那就意味着共和制下选出来的领导人一定要比现在的皇帝韦泽都督更好,至少现在的皇帝韦泽一定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可从事实上看,人民群众不认为韦泽陛下的施政有什么问题,人民对韦泽陛下的满意度很高。

    这时候恩叔竟然讲起共和制胜过帝制的话,警卫人员也觉得这些人的嚷嚷也并非全然没有道理。不过他们当然也没有任由这帮人做出过激行为的打算,恩叔的警卫人员都被韦泽都督接见过,大家还清楚的记得,韦泽都督和每个人握手之后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恩格斯先生的安全,恩格斯先生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他提出的很多想法我们现在未必能接受,但是在未来,他的想法一定能够成为给我们指引方向的路线。因为,恩格斯先生所坚持的共产主义制度,是和我们普通民众站在一起的理念。”

    韦泽都督这么讲,大伙就没什么好说的。警卫们不知道这位恩格斯先生是不是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警卫们知道的是韦泽都督从来都是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如果不是都督的仁政,大家即便因为当了兵,自己和家庭吃穿不愁,大家的家乡里面的日子却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警卫人员看到的是,除了那些交通不便的山区人民群众改变不够大之外,只要能跟上都督的政策,城市自然不用讲,包括农村的经济局面都有很大改变。这样的一个人当然是和人民站在一起的。

    当然,下面的吵吵却是越来越激烈。恩叔很从容的试图让这些吵吵的人暂时安静下,有说法一个个来,然而他的努力却没有能够起到效果。两位警卫人员交换了一下视线,其中一位起身离开。既然班长都没能在此时起到作用,能指望的就只有学校的管理人员。

    等警卫人员费了些力气带着主任赶到教室的时候,没进门就听到教室里面有人正在高声嚷嚷,“你知道我是谁么?你也不好好打听打听我是谁?!”

    然后警卫人员那练家子中气十足的声音毫不示弱的响了起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查查你是谁。”

    那位争执的家伙看来也没有示弱的意思,他继续嚷道:“你,你竟然敢打我!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放开我,你放……啊!!!!!!!!!!”

    主任听到这声音,吓得几乎是连蹦带跳的冲进了教室,就见恩叔还挺从容的站在教室的讲台上,而讲台下第一排的课桌被踹翻了三个,课桌被踹翻后空出的位置上,一名警卫正用擒拿手法把一个学生压制住。“啊啊啊”的惨叫声就是那名党校学生在反抗的时候发出来的。

    “同志,同志!你放开他!”主任连忙上去喊道。

    也许是看到主任进来,又发了话,学员们登时就有人聒噪起来,也不知道是哪个躲在后面的家伙从人丛后面扔了个铅笔盒出来。铅笔盒当然没有能击中目标,倒是激发了主任的情绪。就听主任对着学员们一声怒喝,“不管是谁,再扔出个东西过来,再想继续大家,你们所有人都统统开除!”

    看主任怒目横眉的模样,前面的一位学生喊道:“主任,我现在就出去。后面发生什么事情可与我无关。”

    说完,学生扭头就出了教室。有人带头,那帮不愿意置身于麻烦的学生就跑了出去。剩下七八个不服不忿的学员颇为孤单的留在了教室里面。不等主任开口请求,出手的警卫人员放了那个家伙。剩下的七八名学员看到同伴被放了,也没了继续冲突的打算。不管同伴是不是吆吆喝喝,几个人拖着他就走了。

    “这位同志,到底怎么回事?”主任看到冲突没有爆发,总算是放下了心。若是真的在党校里面爆发大规模斗殴事件,若是打伤了学生,学校还能托底。讲台上的恩叔好几十岁的年纪了,若是不小心把他打伤,党校就等着吃不完兜着走吧。

    “你们学校不教学生们要守纪律么?你们学校难道就教给学员们不用尊老爱幼么?看到一个和大家讲道理的老年人,你们的学生因为不服气,就要上去打老人么?”警卫人员的话就跟机关枪一样连续不断,而且每一个内容都重重击在主任的心上,让他觉得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恩叔看着主任那惶恐的表情,心中有所触动,忍不住摸出了根烟点上。方才的事情他倒也没有感到害怕,在欧洲的政治讨论中也是经常会打架的。马叔生前在法国遇到过非常激烈的“马克思主义者”,导致马叔发表了“以他们的标准,我不是个马克思主义者”的感叹。

    其实这会儿恩叔最想回到书房,泡上一壶花茶,然后静静的把今天遇到的事情反思并且写下来。到中国之前,恩叔对中国大皇帝韦泽能够创造出如此巨大的功业感到不解。到了中国当上党校教员之后,恩叔与中国社会有了非常切实的接触,那种不解开始逐渐消散。

    所以恩叔有些失望,中国大皇帝韦泽并没有创造出超越历史的玩意。这位皇帝仅仅是依照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生产力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而且这位大皇帝也能理解“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意思,在国家制度上有一定的超前性,很好的契合了社会发展的需要。

    如果把韦泽定位成一个‘统治者’的话,能做到这些的统治者的确非常了不起。不过恩叔是把韦泽定位在‘革命者’这个位置上。看到韦泽没能创造出比马克思主义更先进强大的理论,恩叔的确有些失望。

    至于今天的发生的事情,恩叔不得不感觉到中国虽然很强大,但是正如韦泽所说。中国过于短暂的工业时代并不足以让人民能够自觉的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看待问题。即便中国人民在初中、高中,在大学都学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

    今天的冲突最大的要点不是恩叔提出了共和制度,共和制度与帝制的高下远不到让学生们动粗的地步。激起党校学生们愤怒的是恩叔对当下中国的判断,“不管你们嘴里如何的表达对帝制的支持,其实你们支持的不是帝制,你们希望韦泽都督的政策能够持续下去。或许说,你们甚至不是在支持韦泽都督的政策,你们希望自己不用花费任何气力,只要跟着有效的制度向前走。让别人服侍着你们往前走。我可以告诉大家,这种想法虽然正常,却不健康……”

    就是这番话大大激怒了那些本来就激动的学员,让其中的亢奋份子们有些失去了理智。警卫人员立刻制服了冲上来想动手的家伙,然而从恩叔的角度来看,这或许证明那个被打倒的家伙还有获救的可能。至少他的内心认识到恩叔所说的是对的,而学员本人的看法是不能在逻辑上自洽的。

    主任向警卫人员保证,对此次事件里面有冲上来行动的学员会进行全面通报,并且严厉惩处。然后就以“保护恩老师安全”的理由,把恩叔和警卫人员都给送走了。

    在车上,出手护卫恩叔的那名警卫人员突然问恩叔,“恩先生,我知道您对都督没有恶意,可是您说的话我怎么听都觉得您是要造韦泽都督的反呢?”

    “我造韦泽都督的反?”恩叔反问一句之后,忍不住哑然失笑。他思忖了一阵,问警卫人员,“你觉得韦泽都督本人不是个造反者么?”

    警卫人员先是一愣,接着连忙说道:“满清本来就是伪朝,我们推翻满清根本不是造反。”

    “不,我不是指韦泽都督夺取政权。”恩叔答道。

    “那您是在指什么?”警卫人员对恩叔的态度理解不能。

    恩叔有些遗憾的看着警卫员,这位警卫员应该是韦泽的坚定拥护者。但是他们只是用户韦泽或者韦泽带给他们的新生活,他们却不是韦泽的拥护者。带着一种惆怅,恩叔说道:“韦泽都督是个造反者,因为他一直在造着‘剥削有理这个制度’的反。你应该知道韦泽都督最近在反复强调土地国有制,他现在怕的就是土地私有制复辟,人民吃二茬苦,受二茬罪。”

    这话让警卫人员心中一动,大家不再给地主交租也就是这么二十年的事情,所以他倒是理解了恩叔对于韦泽都督反对土地私有制的评价。不过警卫员还是不明白,这和坚持共和制有什么必然联系。

    “可是推翻帝制不就是要推翻韦泽都督么?”警卫员说道。

    “呵呵,年轻人。要当皇帝的不是韦泽都督,韦泽都督之所以要给自己带上一顶皇冠,只是为了让你们感到安心而已。他从始至终就不是一位皇帝。”恩叔继续解释道。韦泽成为皇帝这件事让恩叔很同情韦泽,韦泽并不是一个对权力抱持厌恶态度的人,不过韦泽并非是一个喜欢皇帝这个称号的人。恩叔看得出,韦泽本人对政治的判断与这时代的人完全不同。这种异常倒是有些超出历史常态的意味。

    在韦泽没有离开南京之前,恩叔曾经韦泽交流过有关“脑科学前沿”的知识。以大脑功能区和脑神经元连接为核心的理念激发了恩叔无限的热情,这种理念从理论上解释了人类大脑的诸多“秘密”,让那些难以解释的事情变得可以解释,并且顺理成章。

    当然,恩叔明知韦泽大赞恩叔曾经说过的“劳动创造人本身”是一种恰到好处的恭维,但是恩叔很享受这种恭维。他也对韦泽提出一定年龄之后“大量脑神经元连接自动被淘汰”的解释很是赞赏。这种理念就解释了成年人与婴儿与儿童之间的巨大区别。

    “阁下,我想知道您的知识是从何而来。”恩叔问。用尽脑力消化从韦泽这里得来的知识是一件非常艰苦的脑力工作。当然,这种艰苦也有了全新解释,就如韦泽所说,记忆和创造新的脑神经接连模式,需要大脑的脑电流进行相当程度的“加电蚀刻”,而老年人的大脑机能自然无法与儿童与少年相提并论。所以感到脑力有些吃不消的时候,恩叔问了一个很轻松的问题。

    “你可以认为我从一个神奇的世界而来。在我们中国近些年的谣传中,天王洪秀全是上帝耶和华的二儿子,是耶稣的亲弟弟。我呢,则是耶和华的拜把子兄弟,也是耶稣的干爹。”韦泽慢悠悠的用着一种明显不怀好意的语气答道。

    “干爹?”恩叔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词所从韦泽这样的唯物主义者嘴里说出来时所具备的戏谑让恩叔这样的唯物主义者都无法立刻控制情绪。而且让恩叔放声大笑的最大理由并非是这话有多可笑,而是恩叔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有50%的想法倾向于认同这个说法的真实性。发现自己居然也会这样看待问题,恩叔实在是被自己逗得乐不可支。

    韦泽的异常就是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从任何角度都应该是旧世界出生的人,身上命中注定应该有着旧世界印记的韦泽,恰恰没有这些东西。马叔说过,人要继承他的历史。而单纯从韦泽的个人角度来看,他继承的历史与中国甚至是世界的历史都完全不同。如果马叔所说得没错,那么韦泽来自“神奇世界”的解释反倒是最合理的。当然,恩叔并不相信那是个相信神创论的世界。因为韦泽对于宗教根本没有丝毫的善意。

    “恩先生……,您的意思是韦泽都督是为了让我们安心,才要当皇帝的?”警卫慢慢的斟酌着词汇说着他的疑问。

    “是的。就我这个外国人来看,是你们觉得有了好皇帝就能让你们的幸福生活继续下去,所以希望先出了个皇帝,保证你们的利益得到稳定。那是你们的看法,韦泽都督为了照顾你们的想法,得到你们的支持,所以不得不称帝。”恩叔倒是回答的非常明确。

    “可是……可是……有个好皇帝有什么不应该?”警卫员声音艰难的问道,看得出,他的脑子并不太足以应付这个问题。

    恩叔脸上露出了苦笑,倒不是他觉得中国这位警卫人员可笑,而是恩叔想起了年轻时候在欧洲的日子。那时候欧洲的保皇党们可是大声的嚷嚷着“国王万岁有什么不对?”

    那帮既得利益者,或者担心社会变动会让他们失去利益的人,甚至连国王就该是个好国王的想法都不提。他们对于社会变革持坚决反对的态度,欧洲1848年的革命就在这些人的坚定支持下最终被镇压下去了。

    现在掀起革命的是中国大皇帝韦泽,必须承认,这个人知道对于“剥削有理”的制度必须采取“造反有理”的应对。不过这位皇帝的追随者们却明显没有理解这位皇帝的政治理念,如果这种理念被完全公开的话,恩叔很怀疑到底有多少人会爽快的直接站到皇帝韦泽的对立面去。

    “韦泽大概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反动者”,马叔在死前曾经多次表达过这个意思。那时候恩叔觉得马叔的态度简直是一种执念,甚至是一种诅咒。

    现在恩叔又觉得马叔或许真的看到了韦泽的困境,当这位皇帝要在‘灰飞烟灭’与‘流芳万古’之间做选择的时候,恩叔并不相信韦泽真的会选择灰飞烟灭。甚至从人道主义的角度,逼迫韦泽做出那样革命到底的选择都是不人道的。

    警卫人员明显不知道恩叔在考虑什么,警卫人员也没想去考虑恩叔在想什么,他用很是激烈的语气说道:“都督既然肯称帝,那就绝对没错!”

    看着警卫人员那激烈和坚定的表情,恩叔拍了拍警卫人员的肩膀,“这位同志,我从来不认为韦泽都督做错了什么。他是个可以被批评的人,但是他并不是那种同时代的人有资格可以批评的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