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24章 头如雨(五)

第424章 头如雨(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仆从军的部队接到东进的命令是在6月15日。已经有30万左右的仆从军随着五兵团驻扎在五大湖地区,承担着在五大湖地区实施清洗的工作。接到了命令之后,仆从军的总司令袁慰亭情绪不高。

    “袁司令,既然组织上让我们去五大地区,我们就认真完成任务吧。”参谋长王士珍习惯性的冷静劝告。

    “老王,王政委我是真的想去南边作战。”袁慰亭摸着留着三毫米圆寸的短发,对坐在他对面的王士珍说道。

    奔行的火车上坐满了穿着灰色军服的仆从军,这些日本人好像对长途行进非常有兴趣的样子,不少人都在过道上靠着窗户向外眺望。走来走去的声音这让袁慰亭不得不压低些声音。

    王士珍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我知道你想在祁睿政委那边展现能力,我个人不觉得咱们有必要掺乎那趟浑水。战区政委更知道这里面的水深,他们为何不去讨好祁睿政委?”

    这个情报让袁慰亭大大的皱起了眉头,事情的确如此,虽然祁睿所在的六兵团的确是实力雄厚,但是战区司令还是按照常理,把兵力集中在五大湖地区。

    此时的美国的划分里面,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叫做西部,落基山脉以西叫做远西。1890年春季之后开始从过冬地东进的五兵团开始西进,准备从伊利湖出发,沿着伊利运河一路向东,最终打下伊利运河东端的美国纽约城。

    从明尼苏达和威斯康辛的过冬地南下的四兵团则是沿着大平原南下,扫荡美国西部。

    陈兵在在加拿大旁边的则是七兵团,在与加拿大人对峙的时候负责吸引加拿大人的兵力。

    祁睿服役的六兵团则是在远西地区过冬,现在正在努力越过落基山脉,试图进入美国大平原的南部作战。这个兵团麾下有十个旅团的仆从军兵力,这十万仆从军负责承担起清洗的工作。剩下90%的仆从军都跟着向东进攻的五兵团出发,至少战区司令部认为这一路的工作最辛苦。

    除了这四个兵团之外,在北美的部队还有驻扎在墨西哥边界的八兵团,以及驻扎在以温哥华为中心广大地区的九兵团。还有在新乡市附近正在组建的十兵团。这七个兵团集结了超过210万的光复军野战军,配合了大约230万的退役但是没离开北美的预备役部队,加上100万仆从军,550万的兵力在北美要面对十倍的敌人。即便这些敌人当中还有一半女人,另一半的男人中也包含大量的婴儿、幼儿、儿童、少年,还有老人。

    想到这些问题,袁慰亭心里面反倒是赞同起王士珍的看法,至少在北美战区司令部的眼中,祁睿的地位远不至于让他们围着祁睿转的地步。整个战争布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获得这场规模空前的北美战争的胜利。

    王士珍看袁慰亭先是猴跳,然后逐渐冷静下来的表情,他继续说道:“袁司令,我们的任务就是监督这帮日本人做好清洗的工作。部队一旦真的打到美国东海岸,接下来的工作可难办着呢。”

    袁慰亭觉得王士珍有些一惊一乍的,他不爽的说道:“我看日本人乐在其中,这有何难办的?”

    “我也问了些俘虏,俘虏们说,大西洋沿岸的国家已经不支持灭国之战了。只是问了没多久,他们就被清洗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王士珍答道。

    “存亡续绝?”袁慰亭也是个读过书的人,不用王士珍掉书包,他已经说出了这句经典的用词。不过说完之后袁慰亭就冷笑起来,“远的不说,我看这些大鼻子对印第安人可是毫不放过。”

    王士珍摇摇头,用他一贯冷静的声音说道:“不,大鼻子们搞了保护地,把印第安人撵进去让他们自生自灭。这也算是一种存亡续绝吧。”

    “喂喂!老王,你……你是认真的么?”袁慰亭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自己的老搭档。

    王士珍还是用那种冷静的语气继续说道:“存亡续绝本来就是一种仪式,是一种不斩尽杀绝的态度,并非是要让那些被击败的人比以前更强。对此,我想和你联名给战区司令部写个信,建议司令部可以模仿大鼻子们对印第安人的所作所为,给这帮大鼻子们设置一些保留地。”

    “……”袁慰亭无语了,王士珍所说的内容与他说话的语气,阴险却不阴冷,荒谬却不荒诞。倒是真的让人觉得有思考价值。

    王士珍则继续说道:“至于在美国东部,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袁司令愿意不愿意听听……”

    7月5日,在法国巴黎,中国大使馆广撒‘英雄帖’,邀请法国以及巴黎城内的重要人物开个宴会。不仅在巴黎,在柏林、在伦敦、在圣彼得堡、在罗马、在布鲁塞尔、在马德里、在阿姆斯特丹、在里斯本。民朝在欧洲主要国家的大使馆都在差不多相同的时间表示在7月15日邀请各国头面人物参加宴会。

    这样的动作绝非偶然,这些欧洲国家都认为民朝政府准备在7月15日公布一个重大事件。依照民朝的做法,各国很容易就能够得到这样的结论。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重大事件,各国的看法大相径庭。例如英国认为是某次在北美的战争结果,法国则认为中国有可能是要指责某个欧洲国家,例如德国。至于德国皇宫里面传出的消息则是德国年轻的皇帝怀疑中国或许会宣布对英国宣战。

    年轻的德国皇帝的想法很快就被英国情报部门所知,这种态度引发了英国上层的强烈不满。从来没有宣战公告是在宴请客人的酒席上发布的,印度女皇维多利亚对自己的这位外孙表现出的不成熟只能摇头。伊利莎白女皇知道欧洲不少国家希望中国与英国发生战争,可人家即便这么想也会憋在心里,大咧咧的用疑问句说出来是什么意思呢?

    中国大使馆在巴黎有两处产业,一处是在市区使馆区的大使馆,还有一处则是在巴黎郊区别墅区的产业。与市内的大使馆相比,这处郊区的产业占地巨大,除了宽广的庭院与宏大的建筑之外,这里还有一个菜园、果园与花园组成的植物园。以中国人在种植方面的本命天赋,花园里面总是有花卉开放,果园和菜园里面也能向大使馆提供蔬果。

    到了7月15日,所有受邀者几乎都参加了会议。有些受邀者明确表示在中国撤出美国,并且赔偿美国的损失之前不会和中国官方接触,所以他们恪守了誓言。但是在这个割地赔款很常见的时代里面,这种小孩子气的做法甚至连法国人都不认同。

    有不肯来的,还有更多没受到邀请但是想混进来的,别墅门口有仔细检查邀请函的警卫,栅栏内有牵着大狼狗巡逻的警卫队。所以很多报纸的从业者只能端着相机拍照,或者带着嫉妒的表情看着那些受到邀请的同行背着相机进了中国别墅。

    餐会采取了常见的自助餐,新鲜的蔬菜水果以及饮料和酒类摆放的很是上心。端着空盘子的与会者们端着盘子走到守在路火边的厨师身边,厨师们全力发挥自己的手艺,以最熟练的手法把菜炒好端给与会者。

    一时间,各种香味在这片会场上空洋溢着,法国菜虽然是欧洲最精美的菜,然而与中国菜相比还是不足。参与这场演戏的厨师中固然有法国厨师,那些与会者更喜欢中国风味的食物。

    先这么大吃了一番之后,中国大使终于出现在会场里面。他站在致辞的位置上之时,大部分觉得此行有比吃更重要任务的受邀者就聚拢过来。

    试了试麦克风,中国驻法国大使用流利的法语说道:“先生们,女士们。我们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就在昨天,我们的使者已经抵达华sheng顿,告知了美国本届政府有关我们民朝对战争的看法。”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没猜这次发表内容的人很注意的听,这可是大事。猜对了这次发表内容的人听的更加认真,他们能猜对的原因是他们原本就非常关注此事,既然关心,自然就更需要弄清楚中国的立场与态度。

    “美国人乘坐五月花号抵达北美,受到了当地印第安人的热情招待。不仅提供给他们南瓜与火鸡,还让他们在当地居住,所以那天被美国定位为感恩节。”中国驻法国大使讲述起了印第安人的历史。

    前来参加宴席的法国人大部分都不知道这些历史,虽然不理解中国人这么说的含义,却也未免有些听说书般的好奇。

    “而这些美国人在北美站住脚之后,不仅突然袭击,屠杀了这个部落。还把俘虏的部落酋长家的成员与部落成员卖去了加勒比海的奴隶种植园。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丧尽天良。”中国大使说的情绪激昂,而下面听发言的法国人中已经有人感觉出来的一些味道。看来中国是准备通过历数美国人的罪恶,来为中国入侵美国找到正当的理由。

    “美国人在之后对印第安人实施了大屠杀,数以千万的印第安人被美国人杀死。我们中国是个文明的国家,所以在惩罚美国的战争中接触到了这些印第安人,我们认为这些印第安人遭受的不幸需要有人出来拯救。而我们中国也愿意拯救这些印第安人。所以我们决定帮助印第安人恢复他们的国家。在阿拉巴契亚山脉以东,我们将恢复印第安国。对于那些美国人,我们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打算,我们和印第安国的代表进行了磋商,他们心胸宽大的允许美国人在各个保护区生活,印第安人不会和美国对待印第安人那样实施灭绝。”

    听着中国代表的话,法国来客们中的不少人是想发出嘘声的。可这个消息实在是充满了震撼,以至于他们嘘不出来。原本欧洲各国都认为中国的目的是打败美国人之后逼着美国签署条约,夺取美国的土地。现在的局面好像能证明中国所图的可不是这么简单,按照这个建立印第安国,以及在印第安国建立白人保护区的计划,中国所图的是彻底消灭美国。这种冲击力足以让种种不稳重的表现根本没有发生的环境。

    “诸位,现在我们就有请印第安国的代表和大家见面,他们都是见证过北美血泪的原住民,他们的很多家人中都被美国人杀掉了。原来没人能够帮助他们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世界,现在我们中国来帮助他们发声。为他们声张正义!有请印第安国代表!”随着大使响亮的声音,别墅的大门一开,穿着传统印第安人服饰,也就是说,亚麻外衣,皮裤,头上束了带子,带子上插着白色羽毛的五名印第安人登场了。

    法国人万万没想到中国人的准备这么充分,受邀的人当中也有些法国安全部门的官员,官员来这里是准备试探一下中国人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有加强防卫的意思。最近威胁中国大使馆的事情越来越多,法国方面也真的很担心出什么事情。

    一看这几个印第安装束的家伙,法国安全部门的官员就低声问旁边的手下,“他们是不是前几天来的中国人?”

    手下仔细分辨了一下之后连连点头,“的确是,不过那时候他们穿着中国人的衣服,根本不是现在的模样。”

    得到邀请的记者们此时已经端起相机卡卡的拍照,镁光灯拼命闪烁,让这些印第安汉子与印第安少男少女们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看着穿戴着印第安服装,又长了一张中国人面孔的家伙,法国情报部门的官员心中冷笑,法国也不是没和印第安人打过交道,法国在北美曾经有路易斯安那这块殖民地,在北美大陆上法国商人也与印第安人打过很多交道。中国方面找几个中国人伪装成印第安人,这把戏也未满太拙略了。他相信不用多久,这个把戏就会被戳穿。

    不仅是在巴黎,在此次召开会议的主要欧洲国家的中国大使召开宴会的场所,中国人都请出了印第安人的代表。欧洲各国第一反应就是中国人作假,实际上中国人可没有必要作假。在美国的远西、西北、还有西部,都有不少残存的印第安部落。在中国军队杀入这里之后,那些印第安部落都选择站到中国这边来。派来的印第安人都是货真价实的北美大陆原住民。

    特别是在柏林,逃到中国地界上的印第安部落女代表还用英语做了一个小演讲,“美国总统乔治?华sheng顿写下过命令:用印第安人的人皮,可以制作出优质长筒皮靴!美国总统托马斯?杰弗逊在演讲稿上写道:美国必须灭绝印第安人!他在演讲中也是这么说的。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则公开宣称:每十分钟杀掉一名印第安人!如果你们是你们自诩的文明人,就请听听我们印第安人的声音。从美国建国开始之前,自从美国人登上美洲开始,他们就开始屠杀印第安人了。从五月花号1620年抵达北美,270年过去了,在这270年的时间里面,每一天都有印第安人被美国人杀死。270年毫无停歇的屠杀,现在终于到了该让全世界都知道的时候啦!”

    相同的演讲不仅在柏林有,在英国也有。而英国人对于五月花号更加熟悉,这艘船就是在是英国3桅盖伦船,长19.50米,宽7.95米,吃水3.35米,排水量180吨,于1615年下水。1620年9月6日,该船载有包括男、女及儿童在内的102名清教徒由英国普利茅斯出发,在北美建立了第一块殖民地。

    而在英国演讲的印第安青年则操持着一口印第安味道的英语说道:“不管是美国的开国者,或者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又或者是美国著名的总统。在美国人看来,他们是光辉万丈的伟人。在我们印第安人看来,他们都是屠杀我们印第安人的凶手!凶手!凶手!沾染了几千万印第安人鲜血的凶手!”

    有那么少数的英国人被这样的指控感动了,大多数英国人则是脸色阴沉的看着发言的‘印第安国代表’。几个世纪以来,不管殖民主义者们对这些土著如何的作恶多端,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土著能够在各个殖民主义国家的首都如此激烈抨击殖民者的事情。当这些土著人背后站着中国人的时候,这种抨击甚至变得不能无视。如此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还有为数不多的英国人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在北美的绝非只有美国一家。英国的加拿大殖民地也在北美。现在这个印第安国暂时看着是针对美国,不过万一加拿大境内的印第安人也得到中国的支持,对加拿大提出指控的话……

    这种对中华帝guo主义的想象让这些英国人感到了极大的危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