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33章 佣兵的撤退(三)

第433章 佣兵的撤退(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冲入树林的前一刻,威廉?黑森扭头看了看身后的追兵。在一百多米远的一道天然深沟对面,一众怪兽般的车辆停了下来,还有些小小的车辆在那些大车中缝隙中穿行,然后沿着沟壑边缘行动。看他们的意思是想尽快找到可以通过沟壑的道路,继续实施追击。

    “快走!”佣兵头头猛的拽了威廉?黑森一下。然后威廉?黑森就和其他佣兵兄弟一起冲进了树林。一众人刚跑进树林,中国人的机枪就冲着他们的方向一通扫射。登时就有一名黑森佣兵背部中弹,被打倒在地。

    等大家猫着腰把那名兄弟拖到树后的时候才发现,子弹击中了那兄弟的后心,虽然人还在喘气,可眼瞅着就没了生机。

    “撤,快点撤!”佣兵头头一看这模样,立刻下达了命令。中国军队的机枪毫不停歇的进行射击,子弹打得树枝折断树皮乱飞,没有任何佣兵还敢继续停留在这里。这帮人按照平日的训练,猫着腰从一棵树后窜到距离中国人更远的树后,以个人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脱离战场。

    美国的树林很多,这让威廉?黑森回想起了故乡的黑森林。即便是在大白天,黑森林从远处看去也是黑压压一片,到处是参天大树。美国的森林也是如此,这些树木是如此之密,只是走出去没多远,中国人的子弹就不会在直线上对上那些跑进森林里面的佣兵们。

    一众佣兵本来是挎着中国产的背包,终于安全之后,他们纷纷把双肩背包背在背上,步枪插进背包的枪套里,水壶顺在胸前。同行的的四名美国骡车车夫哭丧着脸牵着四头骡子,而美国官员在经历了这么一番行军之后已经是气喘吁吁。因为佣兵们公开反对这位美国官员骑上骡子。因为四头骡子正驮着佣兵团的一部分给养。作为优待,美国官员可以不用扛着沉重的行李和给养。他只能拉着骡子背上货物上的一根绳子,来减轻行动的承担的压力。

    “我们……,我们要往……要往哪里走?”官员几乎要哭起来。

    “我们往没有中国人的方向走。”佣兵团的头头答道。

    这话听在威廉?黑森耳朵里面非常顺耳,飞在天上的机器倒还罢了。因为没有吃过那玩意的亏,威廉?黑森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对于不久前追击黑森佣兵团的中国部队,威廉?黑森则充满了恐惧。并不是那些巨大的车辆多吓人,而是这些车辆表现出来的战术素养把威廉?黑森吓住了。被称为‘猎兵’的黑森佣兵团都擅长射击,如果追击的是骑兵,他们有极大把握给敌人迎头痛击,在敌人收拢队伍的时候再从容撤退。

    那些车辆只追击了黑森佣兵不到两公里,就把威廉?黑森给吓坏了。敌人的追击不紧不慢,超级有章法。他们有条不紊的缩短和黑森佣兵之间的距离,同时还让黑森佣兵没办法实施战术上的小手段。除非是留下必死的断后部队,否则黑森佣兵们根本没办法摆脱追击。

    那条长沟救了佣兵们的性命,中国车辆没办法越过一人多深的沟壑,让黑森佣兵逃进了森林。回想起方才那阵密集的弹雨,威廉?黑森就浑身发冷。如果黑森佣兵真的不知死活的在平坦地区选择战斗,在那样密集的弹雨下只有死路一条。

    树林当中并不好走,行军了两个多小时,部队就开始休息。美国官员如同死狗般瘫在地上,佣兵们则按照日常训练开始休息。有些人拾柴,有些人打水,有些人拿出从中国购买的铝锅,准备烧水做饭。

    既然没有大车可用,大家就只能根据当下的运输模式,重新制定行军配重。和大家一样,威廉?黑森擦拭枪支,领取子弹,分配物资,整顿袜子,绑腿,鞋。

    收拾完这些,佣兵头头对大家喊道:“从现在起,我们就走树林,不要接近那些能够让中国人的车辆通行的地区。”

    没人反对,大家都觉得在平原地区遇到中国的车队实在是太可怕了。政府军为国家去战死是他们的义务,佣兵们可没有承担这等义务的责任。接下来部队架起死狗般的美国官员开始继续前进。

    连续三天没有离开树林,佣兵们发挥出自己的野外行军能力,在第四天终于撤到了曾经经过的一个火车站。美国人的车站附近必然有城镇,这里看来并没有遭受袭击。官员到当地镇上打听了消息之后,愁眉苦脸的带回了最新消息。“中国人已经拿下了路易斯安那州,正在向田纳西州前进。”

    “有火车么?”佣兵头头只关心这件事。

    “没人敢向路易斯安那州发车。”官员愁眉苦脸的说道。

    “既然没人敢向路易斯安那州发车,我们就沿着火车线走。”佣兵头头马上做出了决定。

    那四名骡夫死活不肯跟着佣兵团走,佣兵团就用美元买下了他们的骡子,就把他们打发走了。送他们走的是威廉?黑森和观察员,威廉?黑森趁机问那几名骡夫:“你们为何要杀了那些印第安人,按你们前面所说,那些印第安人已经和你们和平相处了好几代了。”

    骡夫脸上露出民众特有的因为感受到恐惧而显露出残暴的淳朴表情:“上头说印第安人要造反,要建立印第安国。若是让他们建立起印第安国来,我们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所以镇长联络我们之后,大家就动手杀了他们。”

    或许觉得这么说会让人觉得他们是坏人,这几名骡夫还赶紧强调,“可不是我们一个地方杀人,我们周边方圆几百里的地方,都在杀印第安人。”

    威廉?黑森并不想再去评价这个问题,他对这个世界大有一种绝望的感觉。那些被没收的小黄书里面描写不仅仅是情色,还有大量很黑暗残忍的内容。整体看来,可以用‘又黄又暴力’来形容。不管是性或者暴力,那些夸张到荒诞不经的描述对于佣兵来讲都是很好的调剂品。

    但是这种调剂的前提是这些描写是‘荒诞不仅的夸张’,如果那些描写居然是事实,就如美国佬对于杀印第安人的态度竟然如此执着的时候,威廉?黑森对于中国人杀美国人也没了同情的感觉。即便威廉?黑森因为肤色而比较认同美国白人,却也没有丝毫为美国人做出一丝牺牲的打算。既然都是被认定的凶手,让正常人类做出完全的区别对待是很达到的要求。

    送走了骡夫,佣兵团在这个镇子上又雇了几名骡夫,继续向下一个车站前进。此时是8月10日的事情,8月12日,他们抵达下一个车站,8月14日,又抵达了下下一个车站。8月15日,他们终于到了还有火车到华sheng顿的车站。

    8月17日,这些人终于抵达了华sheng顿。再见到德国大使的时候,德国大使严令这帮人不要乱走。为了告知最近美国局面的激烈,德国大使告诉这帮人,“就在17日早上,德国驻奥尔良领事馆发了一道电文过来,中国军队的前锋抵达了新奥尔良,并且开始组织围城。事情非常不妙,就在最近几天里面,新奥尔良城里面的民团屠杀了城内的当地的大量印第安人,还有黑人。现在城内人心惶惶,或许他们守不住新奥尔良城。”

    一看新奥尔良城的位置,这帮佣兵们就不吭声了。密西西比河在奥尔良注入墨西哥湾,中国人占领了新奥尔良之后,就意味着他们终于得到了进入大西洋的港口。另外这些人步行返回华sheng顿的路途上所到之处,都发现当地白人跟疯了一样对印第安人大开杀戒。很多杀戮都搞的明目张胆,充满了不知道让谁看的警示意味。奥尔良是对一座城市的杀戮,到底是什么样的腥风血雨,大概是能想象出来的。

    8月19日,佣兵们正在休息,突然听到远处钟声大做。很快,整座华sheng顿城的钟都被敲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佣兵们跑出来看热闹。没等知道有什么热闹,就听到港口的汽笛声也响了起来。这时候原本就在外面的团员跟兔子一样冲了回来,他的声音因为急促的呼吸而颤抖,“中国人攻克了匹兹堡,开始越过阿巴拉契亚山向东进军。下一个目标大概就是华sheng顿。”

    “真的?”佣兵们都傻了眼,大家完全没想到事情发展到如此激烈变化的地步,在他们来美国之前,很多人甚至认为美国人有能力抵挡住中国人的进攻,甚至有能力在广袤的美洲大陆上彻底击败中国人。

    “那我们怎么办?”佣兵们都紧张起来。他们作为外国军队,完全没必要服从美国人的命令。不过他们作为外国人,特别是作为白种人,会被凶猛的中国人怎么看待?

    “咱们的船已经回去了啊!”威廉?黑森焦虑的说道。运他们来美国的轮船返航了,据说下次运物资来还得有一个月。见识过中国的车辆以及中国人对车辆的使用,威廉?黑森觉得一个月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时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