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37章 佣兵的撤退(七)

第437章 佣兵的撤退(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轮船的烟囱里面冒着浓浓的黑烟,船舱里面味道难闻,即便是在有窗户的二等舱里面也是如此。黑森佣兵团对这种环境倒是没有抱怨,当佣兵团的头头向佣兵团的众人发表最新消息,“我们要去纽约训练那边的移民啦!”

    听到这个消息,佣兵团的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答道:“谢天谢地!”

    能够逃离危险的华sheng顿,哪怕是乘坐比这个更糟糕的交通工具也不是问题。一众佣兵们都眼巴巴的看着海面,希望早点看到纽约出现在佣兵们的视野里。在这种时候,十人长就展现了文人喜欢考究的本质,“在1706年、1707年间,就有上万名黑森佣兵队在欧根亲王的意大利军团中服役,1714年,瑞典对俄罗斯的战争。1715年乔治一世镇压詹姆斯党叛乱。1744年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1762年之前,欧洲主要战争都有黑森佣兵的身影……”

    虽然不知道过去时代的破事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过大家还是听着十人长的废话,在沿途的无聊中总有解闷的事情总是比较开心。十夫长拿着书本继续念道:“1776年8月15日,他们在纽约州史泰登岛登陆,随后于长岛会战首次参战,随后投入纽约及新泽西战役,10月在白原战役担当前锋,11月在华sheng顿堡攻城战作为攻城主力取得胜利。”

    说完黑森佣兵的光荣历史,十夫长抬起头笑道:“现在我们正在前往纽约,也不知道会不会在史泰登岛登陆。不过现在已经9月15日,若是8月15日就和历史惊人的一致啦。”

    没人在乎这个笑话,不管读过比较多书的十夫长到底怎么一个想法,如同威廉?黑森这样的佣兵对于战争的看法非常负面,战争没有丝毫的浪漫可言,而是令人恐惧的存在。就在此时,外面汽笛声连着响了好几声,接着就有佣兵的人跑进佣兵团们盘踞的船舱高喊:“到纽约啦!”

    这一嗓子让佣兵团们都高兴起来,到了纽约之后大家就能开始进行逃离美国的下一步。虽然这种态度看似很没职业道德,不过佣兵们最基本的理念之一就是‘绝不会打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除非大家能够确保在战争中进行途中就撤出。既然在德国的佣兵头头们看似并不关心佣兵们的生死,大有让佣兵们全程参与战争的打算。佣兵们自行按照佣兵基本理念行事就变得顺理成章。

    佣兵上了甲板,同船的其他乘客也上了甲板。大家都在眺望,而佣兵们有望远镜,所以他们能在望远镜里面看到海岸上影影绰绰有很多建筑物的模糊影子。这下佣兵们不得不感叹一下,在如此远的地方居然能影影绰绰看到建筑物的影子,那些建筑物可是不低。纽约城和德国那种布满低矮建筑物的城市一比,可实在是气派的很呢。

    船只继续前进,佣兵们慢慢就发现事情不对头。那些建筑物看着影影绰绰,在影影绰绰的建筑物中好像还混合了一些别的烟雾。从烟雾的模样来看,佣兵们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时代都感觉到了一种威胁。

    客轮又向前走了一阵,前面出现了几艘从纽约城方向开过来的船。双方通过旗语进行了沟通,黑森佣兵团里面不乏懂旗语的士兵,他们很快就翻译出来了对面船只提供的情报。‘中国军队正在围攻纽约城’。

    那帮船上的普通民众傻乎乎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佣兵团人员在头头的命令下迅速回到他们的舱室,头头把几名队长叫到一起说了片刻,队长们就出来召集自己的部下分配任务。威廉?黑森就听到他的队长说道:“我们冲进船长室,夺取船只的控制权。”

    “要把船开往何方?”十夫长问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开往加拿大。我们不会留在美国送命。”队长果断的答道。

    夺船计划执行的格外顺利,船长与船员面对这场纯粹的暴力行动没有丝毫抵抗。当佣兵团告诉船员,夺船的目的不是为了抢掠,更不是为了杀人,而是要把船开到加拿大去。船长和船员们立刻就配合起来。见到船上的人们如此配合,佣兵团也只在几个关键位置上留下人看守,给了船长和船员充分的行动空间。

    当船只继续向北行进的时候,佣兵们的瞭望人员觉得远处纽约城的烟雾好像更大了一些。被分配到甲板上的威廉?黑森倒是不在乎此事,他只希望能够赶紧离开令他厌恶的北美。不管是谁获得最后的胜利,这都已经无所谓了。

    部队开始围攻纽约的消息传的很快,至少在各个兵团的上层,这个情报总得通报一下。在祁睿服役的六兵团,上层都很想知道五兵团的摩托化负责人到底是谁。祁睿答道:“五兵团分到了马晓明,他用兵可是很猛的。”

    “我觉得四兵团也很猛,他们就是敢不管后勤线,硬是竭尽全力向前冲。”兵团司令周新华很是感叹。

    祁睿觉得这话让他感觉不爽。作为在五大湖地区作战过的24军军参谋长,祁睿很清楚摩托化步兵在平原地区作战的优势。四兵团依托密西西比河以及沿河的铁路,他们只需要保护铁路就行。五兵团则是沿着伊利运河前进,需要穿越的山区非常有限。祁睿所在的六兵团首先就要穿过上千公里的山区。落基山脉可是非常广阔的地带,平均海拔在2000米左右。在这样的地区行军作战,还要保护脆弱的运输线,这特么是超级困难的事情。

    所以祁睿问了一句,“难道同志们希望我们也不管不顾的一个劲向前冲么?反正我们已经到了德克萨斯这边,真的想冲到平原地区,也不过是200公里的距离而已。”

    听了祁睿有些带情绪的话,军长周新华笑道:“这倒不必。上千公里都这么过来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么两百公里。”

    祁睿知道自己不该生气,政委要给别人做思想工作。如果政委自己先闹起情绪来,那可就是大笑话。可即便是知道这些,祁睿还是没办法让自己的情绪安定下来。四兵团与五兵团的高歌猛进,正是24军人员被各部队瓜分完之前商量出来的作战模式。

    美国这片土地上地广人稀,长途交通可以说完全依赖火车。摩托化步兵们在中短途行动上具备极大优势。这就给长途突击战术提供了可能性。确定了基本战役思路后,同志们就各奔东西,祁睿分到了落基山脉以西的地区。听到以前的战友们充分利用大家之前商量好的战术立下大功。祁睿自然替他们高兴,同样也感觉到了相当程度的嫉妒。

    兵团司令周新华并没有继续自己挑起的话题,他又把话题转回了六兵团面对的现实问题。“我们已经花费了巨大的气力在山区沿途完成了大量囤积物资的基地,从西海岸运来的物资可以确保安全。当下的问题就在于继续清洗当地,确保交通线更加安全。都督告诫过我们,德克萨斯州民风彪悍,在美国号称疯狗州。大家倒是得打起精神,全力打狗才行。现在已经进入海拔200到500米的丘陵地带,咱们的摩托化步兵能够发挥作用。不知道祁睿政委有什么看法?”

    祁睿并没有对这突然的说法感到意外,之前的意外很多,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周新华提问,他就表态道:“咱们这一路上仗虽然打的不大,但是打的却很多。现在部队的训练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全面实战。我的看法是,大家掌握了摩托化步兵的很多技术之后,就要正确看待这个技术。摩托化步兵战术是给老虎插上的翅膀,而不是老虎本身。我们光复军战无不胜,是因为我们比敌人更勇敢、更忠诚、更坚定。对于接下来的战争,我们要做的是充分使用我们掌握的技术去赢得胜利。而不是被这些技术给框起来,结果畏首畏尾。四兵团与五兵团的胜利,就是他们充分利用了现有的战争条件,完成了他们的战役目的。我们要做的也是如此。希望同志们能够充分理解这点。”

    原本的时候,祁睿都是听他老爹韦泽说道理,那时候祁睿总觉得能够给别人指出方向的人是那样的强大与坚定。现在轮到祁睿给别人讲道理,他就发现自己内心不仅没有坚定,反倒是有些不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即便这些道理完全没错,但是若不能有效执行,还不如不说。

    等祁睿说完了这些他认为的关键点,同志们的反响并不激烈。大家只是看着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祁睿觉得自己很失败,他倒是想接着说出些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发言来,可前面失了锐气,祁睿完全说不下去。

    然后还是周新华出来解了围,他说道:“我觉得政委已经把能教的都教给了大家,这方面还有谁有问题么?”

    兵团司令部的指挥员们没人提出不同看法,祁睿的努力的确有很大成效,该有的培训和课程执行的相当给力。看大家都认同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周新华带着轻松的笑容继续说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面前就是疯狗州,同志们拿起打狗棒,上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