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38章 政委的烦恼(一)

第438章 政委的烦恼(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要耐得住性子,我要耐得住性子……”祁睿躺在自己的帐篷里面喃喃的低语着。白天的会议时候他还没什么无聊和空虚的感觉,即便是面对的情况很不好,他依旧全力工作。倒是在夜里休息的时间,他倒是感觉糟糕起来。

    白天的工作倒是没什么,祁睿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已经竭尽全力,而且也符合了战争的需要。可白天的发言让祁睿感觉很不爽,周新华所说的内容在祁睿看来很流于形式,但是明显有效鼓动了指挥员的士气。即便这话在祁睿看来只是一种祝福,但是祁睿自己也觉得能让他觉得轻松起来。

    “难道所谓的宣传不是让大家感觉高兴,而不是看到问题所在么?”祁睿最后得到了这么一个令他感觉不太能接受的结论。祁睿的老爹韦泽到了军中视察的时候,给祁睿下的命令就是让他好好去做政治工作。如果政治工作的就是这样,祁睿其实是非常失望滴。

    不过老爹韦泽既然下了命令,祁睿就相信政治工作一定有其效果,而且必然是不亚于军事技术的效果。只是对于这样的效果到底是什么,祁睿觉得把握不了。心绪不宁之下,祁睿索性起身前去找兵团司令周新华。向别人学习一直是祁睿认同的道路。

    周新华还没睡,听祁睿问题的过程中,周新华一直没吭声。等听完这个不算长的询问后,他笑道:“祁睿,我比你大不了太多。军队里面一直要加强政治工作,但是部队里面的情况也你也知道。大家对于政治工作到底是什么,其实争论也很多。例如到现在,我们认同的政治工作就是最近讲述的土地国有制。都督下了严令,绝对不允许动摇。那我们就宣传这些。”

    祁睿也认同政治工作其实应该是些大事,所以他点点头,“政治工作的确还不成熟,我对此也抓不到头脑。不过周司令员你给大家的说法,我觉得好像就是政治工作。虽然很难解释,我是这么觉得。”

    看着祁睿有种生怕得不到回答的担心表情,周新华笑了:“你说的那些话啊。这也是我跟着老前辈们学的。除了都督之外,老前辈们当年哪里懂政治。大家起来造反,求得就是一口饱饭。大家敢出生入死,迎着敌人的枪弹往前冲。那是因为大家知道不打死敌人,自己就是死路一条。就算是自己死在战场上,家里人都能分到土地。父母和妻子儿女都能得到照应。”

    说到这里,周新华突然皱了皱眉头,然后若有所思的答道:“要这么说起来啊,土地国有制就是能保障大家这种信心的根本呢。若土地是私有的,国家说给你分土地,谁会信呢?要这么说,这倒也是政治。”

    祁睿虽然从理性上知道周新华这话的确没错,不过他从来就没接触过土地私有制到底是啥样,对于周新华的这话倒是没能有什么共鸣。看周新华有把话题带偏的意思,祁睿连忙强化了他最初的疑问,“周司令员,您给大家讲的那番打狗的话,我觉得也像是政治问题。”

    “那个啊!哈哈。”周新华乐了,“以前我跟着老前辈的时候,大家学了新的作战技术之后就会跃跃欲试,等着一展身手。若是能立下功劳,就能得到提拔。老前辈看了我们的样子之后都是这么说的。不过啊,那时候老前辈们一面鼓励我等去尽力发挥,还要对我等讲,要小心,要保重自己。回想起来,我是非常领情的。现在我们倒是你我各说其中的一半。我知道说的对,可还是感觉没有前辈们的贴心。”

    “贴心么……”祁睿突然觉得这话和他的思路联系起来了。祁睿好像记得在大概几年前,他和老爹讨论军事的时候谈起了‘火力地狱’的概念。上百公里的宽度,几十公里的纵深,上万平方公里的战场处于各种火炮的笼罩之下。只是想象一下如此的火力地狱,祁睿就觉得汗毛直立。指挥了摩托化步兵之后,祁睿就更理解了火力地狱的恐怖。部队可以通过电话或者电报随时引导重炮进行密集轰击,而冲锋的部队还要面对各种布置的非常静心的铁丝网,还有机枪阵地的无情打击。祁睿根本想象不出有什么部队能够在这样的战场上生存下来。

    祁睿的老爹韦泽倒是笃定的表示,不仅有军队可以在这样恐怖的战场上存活,这样的军队还能在这样的战场上发挥出卓越的战斗力,展现出人类勇气和智慧的巅峰。既然是老爹韦泽讲的,祁睿也就信了。祁睿知道,如果老爹韦泽一声令下,部队就会投入这样血与火的战场。因为军人们相信服从韦泽都督的命令,对国家有巨大的利益,作为国家一员的军人也能从这巨大的利益中得到报偿。

    想到这里,祁睿觉得有些想通了关键。他兴奋的问周新华,“我觉得若是部队不觉得我们贴心,大家也不肯真的去投入战斗。”

    “不不不!”周新华却连连摆手。这让祁睿很是不解。

    “不管贴心不贴心,军队就是打仗的组织。不管有没有好处,上头命令部队冲锋,部队就要冲锋。若是抗命不从,立刻就要执行战场纪律。我就执行过战场纪律。”说道之后,周新华的声音里面很是沉重。

    祁睿并不反对这个看法,很久没有人和他谈过这方面的内容,周新华明确的态度让祁睿觉得心情都立刻稳定下来了。

    “到现在为止,韦泽都督告诉大家的一切都实现了,而且韦泽都督没有承诺的一切,例如取消农业税,这些也都实现了。现在人大还在讨论国家保底的退休制度,只要参加了社会保障制度。国家就会在退休之后给大家发食物券,绝不会让大家因为没有吃的而饿死。还会根据大家缴纳社会保障费用的年限和时间给大家发退休金。我觉得这都是很好的制度。”周新华说着他的看法。祁睿也忍不住微微点头,他也认为这是很好的制度。

    带着有些憧憬的情绪说完了对韦泽推行的制度的称赞,周新华问祁睿:“你认为这些制度执行之后,所有官兵……,哦,指战员们对敌人发动进攻的时候,心里面就不会有丝毫的恐惧。不会有人因为心理压力过大,而行动迟缓,甚至不敢进攻么?”

    这个问题转折的如此突兀,而针对的问题又如此尖锐。祁睿想明白了这里面的问题后竟然说不出话来。有良好的社会保障和敢于去死之间并无明确联系,快30岁的祁睿不再认为付出一定有想象中回报的幼稚看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