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41章 政委的烦恼(四)

第441章 政委的烦恼(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东非行政区苏丹三郡的郡守韦坤并不知道他老爹韦泽在那么极短的几瞬间曾经打主意到东非来,他也不知道老爹韦泽在片刻间就否定了这种冲动。韦坤此时正在他的金帐门口,听着震天价的哭声大合唱。

    一众四岁到七岁,还有少数看着就两三岁的男娃女娃,在一众成年男子的带领下在金帐旁的接待处那边站成八个队列。成年男子们的穿着用中国人的普通水准评价的话都很糟糕,以非洲水准评价的话则不算穷人。这些非洲兄弟中的富人兄弟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显露出无可奈何的模样。

    韦坤走到了台子上,站在话筒前喊道:“诸位,你们肯按照规定带来你们的子弟,带来每个部落奉献的童男童女,我很满意。”

    韦坤的声音通过话筒与通电的音箱,让所有与会的参与者们都听得到。等韦坤说完,每一个队列前的翻译就拎着喇叭筒,用每个队列成年人能懂的语言对他们呼喊。小家伙们从来没听过这么大的声音,不少人都被惊呆了,从哭泣变成不哭泣的状态。还有些小家伙原本被吓到,从不哭泣变成了哭泣的状态。

    韦坤接着说道道:“现在把孩子交给我们!”

    在翻译们高喊的时候,从金帐后面走出数队人来。一队黑人全穿着土黄色军服,脑袋上的杂乱卷毛则证明了他们贝沙人的出身。还有一队则是亚洲人,他们同样穿着土黄色军服,一个个身材矮小。另外两队则是身穿军服的女子,同样是一队黑人女子,一队亚洲人女子。

    四支队伍中的男子们包围了黑人兄弟,女子则环状上二十个通道缺口处集合。那些成年男子们就带着娃们前去缺口处。有些娃被成年人拉着,有些则被成年人用绳子捆起来牵着。到了缺口处,那帮娃看到要被别人带走,立刻又是哭声震天。

    此时自然有黑人翻译确定黑兄弟的出处,然后登记造册。黑人女子把孩子拉住,个头不高的亚洲女子摸摸黑人男娃女娃的脖子粗细,然后挑选出适合的牛皮包着的钢质项圈带上。此时已经有人对应了人名与出处对应的钢质标牌。给娃娃们的钢质项圈带上标牌,由黑人女子把娃们带走。

    震天的哭声顶不住流水化的作业,半个小时不到,两千多名部落村落供奉的童男童女就被带走大半,哭声立刻就小了许多。祁睿并没有站在那里傻看,或者躲开这样的场面。他就站在台子上,士兵组成的圆环有一个缺口就直通这个台子。那些按照苏丹三郡命令上贡童男童女的部落或者村落头头们交出孩子们之后,就被带到这个缺口,走上台子。祁睿亲切的和他们握手,拥抱,在翻译的帮助下对他们说些鼓励的话。对那些情绪影响较大的男子,祁睿还会对他们进行安慰。然后让侍者带领这些人进入金帐。

    孩子们甄别完毕后,有部落以及村落头头都在金帐内舒适的座椅上坐下。这个金帐是圆形的,模样有些类似蒙古包,却远比蒙古包大上很多。内部的构架类似欧洲的圆形议院,一排排的半圆型桌子排在层层升高的台子上。内部装潢用了大量色彩鲜艳明亮的金丝刺绣挂毯,让屋内有种暴发户般的华丽感。

    一众黑兄弟的审美观与中国的典雅清淡毫不相干,看到这远超他们想象力之外的复杂纺织刺绣品,这帮人都目眩神迷,或者是充满了敬畏。舒适的座椅并没有让这帮人放松,反倒让他们坐在上面扭来扭去,更加不安。

    就在此时,韦坤就在警卫的簇拥下从正门走入。翻译官们用不同语言高喊道:“起立!”头头们纷纷起身,警卫走向那些因为觉得坐的比较舒服以不想立刻站起的家伙。那些家伙们赶紧站起身来,目视这位苏丹三郡的党委书记兼郡守施施然走到主席的位置上坐下。

    韦坤一挥手,说道:“坐下!”翻译官们就连忙用不同语言喊道:“坐下。”

    韦坤知道对黑兄弟说些场面话没啥意义,他就用不快的语速,对着话筒开始发表他的看法。“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召集大家,让大家来过上好日子。我想你们也希望能够过上好日子,至少能吃饱,想吃甜点心的时候就能吃上甜点心。有没有不想过这种日子的人?有没有?”

    翻译官们忠实的翻译了韦坤的话,一众黑兄弟们知道韦坤最后的提问是威胁,没人不想过好日子,也没人愿意出来反对韦坤。会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沉默表达了他们的看法。

    “我对你们的要求有三个,第一,必须让你们的子女到我们开办的学校来上学。第二,每年必须贡献三对童男童女。第三,必须服兵役或者服徭役。凡是遵从这个命令的部落已经村落,就可以享受我们之前许诺给你们的议员权,可以分到好处,可以参与事物讨论。”韦坤的这段话分了三段来讲,中间有翻译的插嘴,黑叔叔们也得到了讨论的空间。有三个黑叔叔低声讨论了几句后,中间的那位就开腔说道:“我们能不能不出人?”

    “不能!”韦坤的声音冷漠而且坚定。韦坤相信,让几乎是原始社会的黑叔叔们在短短几个月里头进入中国商朝或者周朝水平的时代,实在是强人所难,他更不指望黑叔叔们立刻就达成1890年中国的政治水平。所以理论上他面对的是他的选民,然而韦坤对待这些人的态度如同大皇帝对待奴仆。

    “可是我们真的没有人可以派。”黑叔叔们表述着自己的看法。

    韦坤的声音依旧冰冷,“如果你们没有人可派,那我们会派人把你们所有部族都抓来当奴隶,那时候你们就有人可以派遣了。”

    这话被翻译给黑叔叔后,那三位看样子是被吓了一跳。同样被这样的话吓到的也有。当然,黑叔叔们的反应各不相同,有些黑叔叔则露出了看热闹的笑容。这让整座金帐里面的气氛变得复杂起来。

    看到韦坤根本没有让步的意思,黑叔叔闭嘴不言了。韦坤扫视了黑叔叔们一圈,也没有继续说狠话。真正反抗的黑叔叔们根本就没有到这里来,到这里来的家伙们都是献上了子弟和童男童女的。虽然那些‘子弟’未必是他们的亲生子女,韦坤也没有追究的打算。他的计划里面只是需要容易塑造的和教育的娃娃们,虽然这帮人即便是接受教育,大概也没办法达到民朝官员考核平均线。不过那些成长起来的小鬼们碾压当地黑叔叔应该毫无压力。

    会议讨论的都是黑叔叔们的权力和义务,虽然黑叔叔们的语言中根本没有这两个词汇,不过语言只是工具。权力和义务只是人类创造的词汇。对于黑叔叔来讲,得知生病可以请东非行政区的医生看病,没吃的可以找东非行政区的地方政府借粮食。他们对此很是怀疑,不过作为对应,他们也口头答应了绝不会袭击东非行政区的任何官方人员。

    权力和义务本身就是一种交换,即便不懂这两个词的人,也懂得交换,人类不交换就很难生存下来。在亚洲是如此,在非洲也是如此。

    第一天就在这样的局面下过去,第二天,黑叔叔们没有立刻开会。而是去参观了设在金帐附近的儿童营地。他们讶异的看到,娃娃们还是带着项圈,却都被剃了光头。所有人都是一身干净的白布衣服。年纪稍微大点的被强制命令站成队列,年纪小的被黑人女子带着。统一的服装,统一的光头,统一的项圈。这帮黑叔叔远远的竟然认不清那些娃是他们带来的。

    虽然娃们还在哭,但是黑叔叔们却不觉得娃们被虐待了。通身白衣在非洲部落是超级待遇,也就是能和外面有布匹交易的酋长才能穿这等衣服。所有娃娃们统一白袍,在黑叔叔们看来真的是贵气逼人呢。

    看完了娃娃们之后,会议讨论的是各地议会的组织模式,以及讨论内容。最后确定每个月月圆的时候召开为期三天的议会会议,讨论地方上的事物。各部落以及村落之间的冲突,要交给地方政府管辖。

    第三天讨论的则是惩罚机制,对于违反各种制度的人该如何处置。这下黑叔叔们倒是各抒己见,讨论变成了大蜂窝一样的发言。韦坤并没有被弄得头昏脑胀,他只是告诉大家,此次讨论已经到期。关于惩处的问题到下个会期再讨论。

    在会议的结束,韦坤高声对黑叔叔们说道:“你们要给我记清楚。凡是所有人都通过的内容,就会变成法律。例如我所说的有关权力和义务的三条内容,就已经是法律。”

    说完之后,韦坤对外面喊了一声,“把法律铜板拿进来!”

    侍者们鱼贯而入,每个人都拿了不高的一摞东西进来。他们把这些看着不厚的东西递给黑叔叔的时候,几乎所有黑叔叔都被这沉沉的压手的玩意弄得有些讶异。

    那是青铜铸成的书页,背面上有美丽的花纹以及《暂行法律》的四个汉字。正面上则通过槽,插进去一块不厚的青铜板。黑叔叔们没有文字,这块青铜板上已经用汉字刻上了第一天通过的三条有关黑叔叔们必须履行内容的法律。

    “以后凡是我们讨论通过的内容,都会刻在这块板上。只要有这块板的部落与村落都会得到这些法律条文的保护。”韦坤的声音并不热情,倒是冷冷的充满魄力。

    黑叔叔们大概是没能理解韦坤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有黑叔叔忍不住问道:“难道这块东西有魔力不成?”

    “这块东西有没有魔力,等到以后你们就知道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们,我们会给违反法律的人严厉的惩罚。等到那些违反法律的人脑袋放到你们面前的时候,我想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做法律的魔力。哼哼!”韦坤说道最后笑出声来,不过那笑声是从牙缝里笑出来的。

    送别的时候整个局面比较热闹,每个来参加会议的黑叔叔都得到了礼物。金帐里面的座椅以及丝绸挂毯都打包给了他们。怕他们带不走,还送给他们每村一辆实心轮胎的架子车。糖果、礼物、牛皮制品放在上面,黑叔叔们拉起架子车,载着一车礼物离开了金帐的所在地。

    韦坤则上了来接他的卡车,向着码头前进。到了码头后换成蒸汽船回喀土穆。船只航行的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喀土穆。在这里,马赫迪的使者已经在等候韦坤。

    “总督大人,我们希望能够和您达成和平。”使者开门见山的说道。

    韦坤早就有过盘算,对这样的话根本没有喜悦的反应。他冷冷的问道:“我很想知道,马赫迪到底对我们和英国人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了。对我们来说,马赫迪所说的一切都不可信。所以你也别说这种没用的话,直接说马赫迪想要什么好了。”

    即便是遭到了如此嘲讽,马赫迪的使者也没有丝毫窘态。他继续说道:“大人,我们正在和英国人勇敢的作战。现在需要武器。”

    韦坤冷笑一声,“呵呵!需要武器的话,就用英国人的首级来换。我们绝不会再会被同样的骗局欺骗。”

    “您要我们首级送到您这里?”马赫迪的使者看事情有戏,立刻顺杆爬。

    “我们会派人到北苏丹边界去检视。你们不用千里迢迢的把脑袋运到我们这里来。”韦坤答道。说完之后他思索片刻,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认同的首级除了得是英国人之外,还必须是有右耳朵的首级才行。”

    “为何?”马赫迪的使者脸上终于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韦坤并没有解释,他只说了一句,“等我们去检视首级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送走了马赫迪的使者,韦坤总算是觉得能够放松一下。此时东非行政区的一众官员都被撤换,接替上来的只有三成是来自民朝的人员,七成左右的都是原本基层的民朝人员。现在苏丹三郡办公室主是原先苏丹港盐业公司的副厂长肖白朗。因为工作能力强,他被提拔到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等送走了马赫迪的使者,肖白朗很是不解以及不满的问道:“书记,为何要同意马赫迪这狼崽子的话?”

    马赫迪袭击东非行政区的时候,苏丹港也没有置身事外。不过连接苏丹港处在一大片的荒漠里面,主力闹事的是港内的阿拉伯人。肖白朗就带领着厂里面的黑人工人,配合着港口的警备部队先彻底击垮了叛乱人员。接着守住了那些远道而来的马赫迪军骆驼兵们的进攻。

    等到援军从海上赶到苏丹港,杀的兴起的肖白朗又领着援军血洗了那些参与判断的阿拉伯家庭。

    对于这样的一位人士,苏丹港方面当然觉得很好。不过他杀人太多太狠,盐业公司虽然给与了奖励,却又觉得让平素里有些蔫的肖白朗继续留在盐业公司工作未免‘大材小用’。在韦坤清洗了东非三郡的官员之后,肖白朗就被推荐到了喀土穆去高升了。

    韦坤并没有见过肖白朗以前蔫不唧唧的模样,他见到的肖白朗性情激烈,敢作敢为。对敌人更是毫不留情,犹如冬天般的寒冷。所以韦坤用温和的语气说道:“马赫迪是不是和英国人勾结这不重要,他们是不是真心要夺取埃及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让马赫迪认为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夺取埃及。只要他还有这样的幻想,我们就能够让他们暂时消停一阵。”

    肖白朗先是点点头,然后又阴沉着脸问道:“可狼崽子是永远养不熟的。韦书记准备等到什么时候呢?”

    韦坤笑道:“我的如意算盘是等到我们在北美的主要战斗结束。一旦北美的主要战斗结束,我们的主力就能调到非洲来作战。那时候马赫迪、埃及、南部非洲,所有的这些地方的英国人和当地人都不堪一击。”

    肖白朗也笑了,那是一种食人虎般的笑容。不过韦坤此时却收起了他的笑容,面对凶猛的肖白朗,韦坤说道:“我想争取时间的目的是想组建起东非行政区的治安部队,让这支部队去消灭在非洲的敌人。”

    对这样的变化,肖白朗没有任何不满,他倒是很能理解的点点头。如果中国军队真的想在非洲整出事端,早就可以派兵前来。只要二十万军队,征服埃及根本不是问题。之所以不做,那是民朝中央不想这么做。在北美战争打起来之后,肖白朗就理解了民朝为啥一直不在非洲动手。在北美作战的时候再开启非洲战场,即便是民朝政府也会觉得吃力。

    所以肖白朗问道:“韦书记,您弄来那些日本人当雇佣兵,是要让他们成为咱们的部队么?”

    “不。”韦坤摇摇头,“在我们看来,那些日本人是我们的家丁而已。”

    听了这话,肖白朗忍不住露出了喜色,“那……我能不能当家丁的头子?”

    “你想带兵打仗?”韦坤讶异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