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42章 政委的烦恼(五)

第442章 政委的烦恼(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肖白朗是四川自贡人,属于苏丹港盐业公司旗下波士顿牌食盐的研发者之一,使用当地廉价的苜蓿汁与豆汁混合液消除红海水中含有的钙和其他成份后,波士顿牌食盐以独特的柔和美味在地中海以及印度洋周边地区都大大有名。

    这样一位技术人员突然提出要领兵打仗,韦坤心里面很是意外。肖白朗在非洲这些年,晒出了健康的深肤色。在苏丹港的高温下,他整个人也不胖。显得很是消瘦笔挺。不过资料上显示,这位大哥今年快40岁了。以光复军的从军标准,作战部队里头在他这个年纪要强制转业的,大概已经是少校级别的军人。

    然而看着肖白朗那股子发自内心的狂放劲头,韦坤本能的感觉不能直接去反对,不然会遭到肖白朗的强烈反弹。那么该怎么让肖白朗打消这个念头呢?几个月来恶补了一番军事知识的韦坤几乎是本能的打量了一下肖白朗的身高。

    肖白朗这个年纪的中国男人平均身高在164左右。而韦坤这个年纪的城市男子,身高普遍都都超过了170。例如韦坤就有175,他哥哥韦睿大概有177。韦家个头最高的是最小的弟弟韦离,他身高182,又是个医生。所以身边从来不缺乏围着他转悠的美貌女护士。

    韦坤的确希望能在东非行政区组建一支强大的军队,依照民朝的征兵制度,男性身高不得低于160厘米,征兵实际操作的时候要超过165。这几年的征兵时候男性身高普遍在168以上,这种要求的直接结果就是传统的南方兵员比例出现较大幅度的降低,淮河以北的军人数量激增。肖白朗身高符合了他的年龄,目测在164左右。比起那些平均身高155的日本人要高,但是在当下的光复军中属于不及格的状态。

    看到韦坤这么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肖白朗立刻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他眉头大大皱起,不爽的说道:“韦书记,你要是觉得不行,就直接说。何必这么看我?”

    韦坤心里面立刻就有了应对,他笑道:“肖主任。我看得出你是真心想驰骋战场。但是我现在怎么想,都觉得你得帮人帮到底。等那帮年轻人派到咱们这边来接替工作之后,才能去完成你的理想。若是现在你把我撂在这边不管,我找个合格的办公室主任都找不到。”

    这话凸显了肖白朗的重要性,肖白朗的嘴角忍不住上挑。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矜持,正色对韦坤说道:“韦书记,我已经结婚有了孩子。现在老婆天天催我赶紧回四川。可是我总觉得等回到四川就只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再想有现在的经历,那是万万不能的事情。这才特别想带兵打打仗。以后给我的孩子们讲,也有好讲的内容。”

    韦坤连忙说道:“肖主任,您在苏丹港保卫盐场。镇压叛乱,扫荡贼寇。这些都是能大大吹嘘的功劳,您有什么好担心没什么可以给孩子讲的?”

    出乎韦坤意料之外,肖白朗听了这样的恭维后只是叹口气,却没再说什么。甚至连神情都从神采飞扬变成了一种怅然。这让韦坤觉得很意外,他本以为肖白朗是在苏丹港杀出了血性,这才希望能够在战场上释放这种冲动。

    不过韦坤也没有继续追问。他身为苏丹三郡的书记,要做的事情多得很。先暂时解决了肖白朗的事情之后,韦坤就开始整顿在喀土穆附近的部队。这支部队现在总人数有两万多人。其中两千人是最近从日本弄来的雇佣兵。五千人是贝沙人部落的部队。剩下的人中间,中国人总数大概有一千。还有一万一千人是各地弄来的黑人军队。

    在喀土穆城外的教军场上,两万部队排成了两个大方阵,接受韦坤的检阅。这些人里头个头最矮的大概是日本人,黑人其次,中国人个头最高。若是以精气神来看,贝沙人倒是格外精神,中国人和日本人挺有军人的感觉。看到剩下的一万一千多黑人,韦坤实在是忍不住,对身边的同行的部队指挥官孙永乐低声说道:“我见过他们几个月前的模样,现在看起来,他们终于有临时雇来的民夫的感觉啦。”

    尽管这些人也是孙永乐的部下,孙永乐也没有为部下说好话的打算。他用同样低低的声音说道:“民夫知道自己是被雇佣来走走过场的,站完之后就拿钱走人。可这帮人已经训练了好几个月,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军人感觉。我苦思冥想才知道区别在哪里。”

    “哦?说来听听。”韦坤来了些兴趣。

    孙永乐不爽的答道:“咱们的军队知道自己参军是要保家卫国,没有参军的民众也知道军队的目的是保家卫国。光复军知道为何而战为谁而战。可这些人不知道。你看,越是知道的人,就越有精神气。贝沙人知道他们干了工作之后有很好的酬劳,所以非常渴望打仗。”

    这话让韦坤连连点头。正如孙永乐所讲,经过这么些年的政治宣传,光复军和民朝人民都很清楚光复军的职责是什么。和平时候承担救灾的工作,战争时期为国奋战。哪怕是现在对外的扩张战争劳民伤财,导致大量军人死亡。然而背后种种能够自洽的道理,都在证明战争的利益最后被人民享受的事实。倒是落实了人民军队为人民的根本理念。

    然而对这帮黑叔叔而言,他们的世界观里面肯定是没有国家的。既然人家就没这种概念,韦坤也没办法指望黑叔叔生出对国家的忠诚心来。

    在队列前巡视,韦坤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被那些看着很有精神的贝沙人所吸引。以部落为核心的成员中,贝沙人有着远超其他部族的凝聚力,以及远超其他部族的战斗经验。至少韦坤觉得,贝沙人给他一种并不太安全的感觉。贝沙人更像是一群狼,而不是狗。

    “我那亲爱的大哥能指挥完全中国人组成的光复军,他真的好幸福啊!”韦坤脑子里忍不住就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在德克萨斯的阿马里洛,此时已经接近重阳节。祁睿并没有感受到来自远方的兄弟思念,也没有生出要登高以及便插茱萸的想法。这座铁路沿线的聚集地是战斗要征服的地区。越过了新墨西哥与德克萨斯的边界线之后,这里就是直通俄克拉荷马城的铁路要点之一。

    六兵团与其他兵团相同,下辖两个集团军,共六个军的兵力。光复军的军制当中,军级单位为常设的军事单位。之上的集团军和兵团都是临时单位。所以西进俄克拉荷马城的两个军是从两个集团军里面各抽调了一个军的兵力,指挥官则是兵团政委祁睿。

    祁睿没想到,部队刚沿着铁路打到阿马里洛附近,就遭到了德克萨斯人的顽强抵抗。在距离阿马里洛三十公里的地方,临时司令部就收到了消息,韦坤看完之后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和韦坤在一起的军长立刻接过电文,看完了之后则是露出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神色。收起讶异的表情,军长皱起了眉头,“这帮德克萨斯人的确与众不同么。”

    报告里面介绍了战斗的局面,光复军先头的快速部队打散了一票正在破坏铁路的德克萨斯人。因为部队主要任务是保证铁路的安全,所以也没有刻意去追击这帮家伙。没想到这帮家伙们竟然开始通过远程的反复骚扰来打乱维修工作。

    等后续的一支部队赶来之后,就对这帮家伙进行了驱逐。德克萨斯人其实有目的的准备下了一个伏击圈,想把光复军给引诱进去进行歼灭。六兵团好歹也是进军千里的部队,大大小小的仗打了几百场。部队的指挥员发现了德克萨斯人的计谋之后,就将计就计想全歼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没想到最后作战目的并没有达成,德克萨斯人看到事情不对,立刻跳上马匹,抛下那帮已经陷入光复军反包围圈的同伴跑路了。这只是此次战斗让大家意外的一部分,在歼灭被围的德克萨斯人时,光复军竟然也遭到了不小的损失。那帮德克萨斯人不仅对于武器的使用非常精熟,射击技术颇为出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这帮家伙们还居然采用装死的办法,等光复军走近的时候暴起伤人。整场战斗光复军歼灭了将近两百名德克萨斯部队,自己的伤亡竟然也达到了六十二人,另外还有一百多德克萨斯人成功逃走。以光复军的战斗历史,这是从所未见的结果。

    韦坤的心态倒是比较平静,他发现自己慢慢有了‘身居高位’的自觉之后,也能比较平静的面对遇到的事情了。对于这样的损失,以及军长的意外,韦坤从容答道:“韦都督说过,德克萨斯州被称为疯狗州,德克萨斯人是非常难对付的对手。我想黄军长还应该记得吧。”

    被韦坤这么一说,黄军长也想起了韦泽到部队视察时候说过的话。他和周新华年纪差不多,都是四十多岁,他忍不住咋舌道:“我光听我以前的那些老上司讲,都督就跟诸葛亮一样,简直是未卜先知,总是能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的东西。我现在是真信的。情报部门的确提供了一些情报,可是那些部门也没能像都督这样早早就注意到了德克萨斯的不同。”

    祁睿展颜一笑,“现在咱们已经明白那帮人不好对付,那就做好准备,认真对待这帮德克萨斯疯狗吧。这也是个好教训,光复军是世界第一强军,那只是比敌人更强而已。我们的敌人也不是一碰就倒的垃圾军队。”

    听了这很从容的话,看到祁睿生气勃勃的笑容,黄军长也觉得有了信心。德克萨斯人的确是很值得注意的对手,不过光复军依旧比这样的敌手更强。更何况祁睿的话丝毫没有因为出现损失而追究责任的意思,这让黄军长更加放心了。然后他就听到祁睿说道:“黄军长,赶紧调查战斗经过,把这个经过通告全军,让大家都紧张起来。虽然打仗一定会死人,能少死些,还是要少死些。”

    就在通告全军这个工作进行的时候,在阿马里洛又爆发了新的战斗。这一带是美国西部的干旱地区,虽然在中国人看来,这里未必就比亚洲国土的西北地区更干旱。在这片干旱地区上也是灌木和树木很多,两支德克萨斯骑兵就潜藏其中。靠近了维修铁路的中国军队后就开始偷袭。

    战报记载,在敌人的射击下,登时就造成了光复军九死十四伤的结果,偷袭得手之后,这帮偷袭者们立刻跑过去上马就逃。光复军哪里肯放过,立刻就实施了追击。追击战中又付出了二死四伤的代价,才歼灭了十二人的敌人。

    这下,连祁睿都不得不变了脸色。他并没因为而愤怒,更没有因为愤怒而想要去惩罚谁。祁睿只是没想到战斗竟然会打到这样的地步。至少在他的经历中,自己伤亡的人比敌人还多,光复军真的没吃过这样的亏呢。

    “政委,这件事要不要通告全军?”黄军长的脸色非常难看。

    祁睿果断的命令道:“当然通告,让各部队都注意,我们面对的敌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西海岸和山区的美国人并没有强烈的对抗意识,而现在的德克萨斯和那些地方很不相同。希望各部队都能注意到这个不同之处。”

    黄军长没有立刻服从命令,他带着迟疑的态度问道。“……这样讲合适么?”

    “因为之前太顺的缘故,部队知道要面对的困难,或许会有一时间的小混乱。但是若是还以为敌人和以前相同,那我们是要凭白多死很多人的。一时的不解,一时的面子问题,那都不是问题。可人命这种东西,没了就没了。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面子,就不把同志们的人命不当人命。”祁睿越说越是严肃,说到最后脸色阴沉似水。

    黄军长没想到祁睿的态度竟然如此,这态度虽然不至于让黄军长完全接受,但是祁睿所说的话却是没办法反驳的。不得已,黄军长前去传达命令。

    命令发出去没多久,各个部队都有消息传来。德克萨斯人好像完全无视双方装备的差距,对光复军发动了大量的偷袭行动。从报告看来,偷袭行动大部分都直接导致了偷袭者的死亡。不过也有极少数偷袭者实施袭击行动之后居然利用地形成功撤离。

    在报告里面,部队已经提出是不是先增加骑马的骑兵部队。骑兵好歹能够轻松的越过各种沟壑,而那些靠车轮行动的车辆,不管是卡车或者是摩托车,遇到沟壑的时候都很难处理。

    “让各部队派遣代表前来,把情况汇总一下。”祁睿立刻下令。

    这些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兵团司令部,兵团司令员周新华心里面轻松了不少。祁睿他们的行动证明了德克萨斯州的家伙们的确如韦泽都督所说的难对付。与别的同志不同,周新华对韦泽都督的话是绝对服从,完全放在心里头。祁睿他们所在部队遇到的问题,能够让兵团主力少遇到些损失,这的确是好事。

    另外一方面,周新华私下觉得总算是能够帮上韦泽都督。不管别人怎么想,周新华认为支持祁睿向上走,是他对韦泽都督的义务。祁睿管军校工作的时候,倒是很成功。当祁睿干起政委工作的时候,不能说是有问题,但是必须得说没能有什么出色的表现。所以周新华才安排祁睿领兵去俄克拉荷马城与四兵团会师。

    现在战斗遭到挫折,周新华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他对于祁睿的表现非常赞赏,这的确是合格的高级指挥员应该有的表现。等到祁睿这次立下让四兵团指挥员服气的功劳之后,想来在政委这个工作就能有更好的表现才对。

    所以周新华带着轻松的情绪命道,“把这些情报通告部队,让部队知道我们的敌人为何被称为疯狗。”

    祁睿不知道有人在默默的支持自己,他把遭到袭击的各部队代表弄到司令部之后,立刻开会。各部队因为吃了亏,情绪都颇为低落。祁睿看着一群垂头丧气,或者满脸悲愤,或者看着根本不能接受现实的同志。他站起身,先用拳头捶了捶桌面,让沉闷的声音引发了大家注意,这才说道:“同志们,当下的问题在于我们并没有想到敌人竟然能采取这样的战术。不过我想问大家一句,这些战术我们自己会不会?我们自己有没有完成这些战术训练与考核?你们都给我讲一下!”

    听了这话,一众同志们的脸上都出了羞愧的表情。德克萨斯人的战术并不稀奇,光复军里面更是训练过。所以在这样大家已经掌握的战术下吃了亏,又被临时部队的司令员指出来,让大家更是羞愧。

    看到大家的表情,韦坤露出了一个笑容,“同志们,你们如果羞愧的话。那就是你们没想到敌人会这没强。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是一件事,面对现实!面对现实,自然就会有办法。我给你们三分钟继续羞愧,三分钟里面,你们告诉自己必须面对现实。然后我们就讨论怎么消灭这些德克萨斯疯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