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44章 政委的烦恼(七)

第444章 政委的烦恼(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俄克拉荷马城是1889年建立的城市,按照美国人自己的说法,一天内一万顶帐篷就建成了一座城市。现在帐篷犹在,人去帐空。接管了俄克拉荷马城的光复军快速的在这座城市开始布置驻地,每辆伙食车上都冒出了炊烟。饭菜的香味让闻到的战士们都忍不住露出了放松的微笑来。

    在俄克拉荷马城的四兵团与六兵团的最高指挥官们脸上没有丝毫的轻松,严酷的现实就摆在大家面前。美国的沿海要害城市拥有的优势很大,穿过北美陆地而来的光复军此时还无法有效摧毁。

    “李司令员,您觉得放弃沿海城市更好么?”六兵团政委祁睿总结了一下李维仁的意思。

    李维仁脸上有懊恼的表情,不过这表情已经不是李维仁的主要情绪。他坚定的点点头,“美国人如果认为靠那几个沿海要点就能活下来,我觉得也挺好。彻底清洗北美,能跑到那些沿海据点城市的,就让他们去。跑不去的,就让日本人收拾他们。”

    “这就是长期战斗了啊。”祁睿对自己‘舅舅’的看法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其实祁睿原本就知道消灭美国这样的国家必然是一场艰苦的长期战斗,不过摩托化步兵投入战争之后,现实中高强度高速度的战争进程让祁睿早就忘记了‘长期战’的问题。

    李维仁的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他平静的说道:“长期战不等于是乌龟爬。我要求你们过来攻打俄克拉荷马城,就是要打通这条交通线。快速进军美国东海岸的平原地区。最大程度消灭美国人口。同时还要加强在已经清洗过地区的移民工作。”

    祁睿暂时不吭声了。遇到困难的不仅是南下的四兵团,美国佬的学习精神也超出了沈心的想象,在之前西海岸、落基山脉、五大湖地区表现的非常拙劣的美国军队,在构建城市堡垒系统上极为灵光。新奥尔良的经验立刻就被用到了纽约城。纽约城建筑物和楼房众多,建设堡垒比木质结构居多的新奥尔良城容易许多。五兵团啃上硬骨头之后,真的伤了些牙齿。

    除了正面战场的困难,五兵团以及四兵团的侧翼还不断遭到美国小部队的袭击。袭击者们飞蛾扑火般的不断发动进攻,对光复军的心理影响很不小。李维仁提出的解决办法并不难理解,祁睿当然知道这种办法的可行性。所以祁睿忍不住说道:“这么干下去,会不会导致剩余的美国人不知死活的发动进攻?”

    听了祁睿的话,李维仁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笑意,不过笑容中没有丝毫的温暖,而是充满了锐利的味道。笑容维持了几瞬之后就消失在李维仁冷静的脸上,他平静的说道:“战争已经开始了,难道我们现在停手,美国人就会对我们夹道欢迎么?我们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开战战争,但是我们没办法决定什么时候结束战争。祁睿,做好美国人战斗到最后一人一枪的准备吧。”

    祁睿对李维仁所说的每一个词都不陌生,这都是军校里面教授过的要点。而且德克萨斯人表现出的战争意志让祁睿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光复军当然不会败给美国人,不过想达成彻底消灭美国的战略目标,光复军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祁睿觉得这代价或许会是数百万,而不是之前乐观估计的数十万。

    强行把自己从这种对损失的恐慌感里面挣脱出来,祁睿用回到现实的第一想法就是,“李司令员,想让我们与你们配合作战的话,就必须先解决德克萨斯。”

    “我也这么认为。解决了德克萨斯之后,我们就能让八兵团负责墨西哥边境。那时候搞不好还得学习蒙恬,在边界上修建长城呢。”李维仁答道。

    如果不是李维仁的表情冷静到看不出丝毫的波动,祁睿其实觉得有关长城的笑话说的真不错。然而李维仁不笑,祁睿也实在是没办法自己笑出声来。

    说完了这个‘笑话’之后,李维仁继续说道:“我已经准备给战区司令部打个电报,请他们把我的电报转给韦泽都督。根据当下的战况,四兵团请求中央派遣舰队到北美来作战。如果想尽快击破敌人的武装,就必须派遣舰队。”

    祁睿心里面立刻就否定了这个建议。派遣舰队在万里之外的北美孤军作战,祁睿怀疑李维仁和四兵团的同志们是被局面给逼疯了。不过这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所以祁睿笑道:“这件事我得和六兵团的同志们讨论之后才能决定。”

    听了祁睿的表态,李维仁说道:“现在我们的伤员先通过你们那边的铁路送到西海岸去吧。五大湖那边已经告诉我们,铁路线运力完全饱和,太多的物资要用铁路运到前线。”

    祁睿当然不会拒绝这个要求,然后他就和五军以及六军在俄克拉荷马城附近连续剿杀了半个月的美国佬。牵扯安全和卫生的问题,运送伤员的车辆人数不能过于密集,车速也不能太高。所以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面,六兵团打通的南线铁路运输被伤员运送伤员的车辆给占满。运输三万名轻重伤员的工作实在是太大了。

    把这三万人撤下去,司令部又告知四兵团,五万名补充部队即将乘船到南线,让他们做好运输准备。即便是早就知道打通和四兵团的交通线后会出现这样的局面,祁睿心里面也忍不住觉得够遗憾。铁路线给四兵团用了之后就没办法给六兵团用。这会引发的问题可不小。更何况,现在九兵团也已经南下,八兵团开始东进,这条铁路交通线的压力变得格外的大。但是这话已经没办法再去抱怨,祁睿光镇压不平之鸣就已经有些精疲力竭的感受。

    顶住了压力,祁睿还是根据半个月的战斗经验,向战区司令部提交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在11月1日,也就是三会召开前,由北美战区那边递交到了韦泽手里。

    看了报告的文字里面出现了‘铁壁合围’‘手拉手的围剿’等用词,韦泽忍不住苦笑起来。这文字让韦泽联想起了抗日战争时期日军的围剿行动。在那时候,这种战术属于落后的战术,也就是欺负一下八路军这种缺人、缺枪、缺重武器的部队。不过在1890年的现在,这种战术却是世界最强大的工业国才能实施的战术。

    在北美的民朝以及在南部非洲的英国,都不约而同的实施了这样的战术。而且韦泽对此也不是没有准备,在与墨西哥总统会面的时候,现在的六兵团就有部队实施了一次手拉手的合围。那次还抓到了一些美国刺客。证明这种合围对于精锐小分队同样有效。

    北美战区司令部送上这个的原因不是对这个行动有什么反对看法,而是这个行动是第一次出现了三个兵团合作作战的局面。这件事总不能让北美战区司令部派人去指挥,需要设立前线光复党军事委员会负责指挥。对于这个前线指挥部的人事安排,北美战区司令部可不想承担责任。

    韦泽叹口气,就召开了军委会议。在军委会议上,韦泽建议让李维仁当前线指挥部司令,八兵团司令郑明伦当副司令。军委众人互相交流了一下视线,既然韦泽都督没有强行让祁睿在里面充当领导职务,大家其实都很放心。所以这个人事决定全票得到了通过。而且现在军事教育的头头柯贡禹还表示,希望这个前线指挥部能够在此次行动结束之后就解散。

    老家伙们知道柯贡禹这是心疼祁睿,若是司令部一直存在的话,有什么事情都会被追责。那时候祁睿年纪最小,还是个兵团政委。传统的背锅侠也就非祁睿莫属。战斗结束之后就解散前线指挥部,即便出了大事,大家也能互相扯皮。所以这个看法也变成了决议得到了通过。当然,通过的理由就是这样的前线指挥级别无法确定,不适宜长期存在。

    到了11月4日,战区司令部就下达了命令。于是三个兵团的最高指挥员就聚集在了阿马里洛,光复军历史上第一次百万大军参加的单次行动的大会战就掀开了序幕。

    大家决定从11月7日开始,各部队先调动兵力到各个地点。11月10日,各部队开始封闭所有缺口,接着就从东、西、北三面收缩包围圈。力求一次性把广大范围内的所有敌人全部清洗掉。除了包围的部队之外,中间还有机动部队实施剿杀。力求最大限度削弱包围圈部队承担的压力。

    动用了110万的部队进行一个多月才能完成的战斗,这个计划大概只能用一个‘笨’字来形容。不过三个兵团的头头讨论的结果,也真的找不出更聪明更有效的战术。

    在会议结束之后,祁睿和自己的老上司郑明伦谈起了一些心里话。有些话也只能对老上司才能说出来。祁睿有些愁眉苦脸,“郑军长,我觉得这次战争的伤亡太大。我很担心士气的问题。”

    郑明伦用理解的目光看着祁睿,然后他用一种老师才会有的语气说道:“祁睿,在北美奋战的几百万军队都要面临严酷的战争考验。不过我觉得你不用想那么多士气的事情,你好好考虑战争的问题就行了。”

    祁睿有些意外,他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军长,我是政委,部队的士气是我的工作。”

    “呵呵。”郑明伦的笑声里面有些嘲讽,嘲讽的笑完,郑明伦收起笑容正色说道:“祁睿,到这里战斗的所有官兵,都认为自己是响应了韦泽都督的号召,到北美为民朝而战。我希望你能够弄清楚这点,部队的官兵们认为自己在为韦泽都督而战。知道为谁而战,知道为何而战,这就是最好的政治动员。”

    这话让祁睿愣在原地,他听过老爹韦泽说过,“对美国的战争是我要挑起的,无论最终胜败如何,战争结束之后,我个人的信用也就被消耗干净。除非外国敢主动挑衅中国,否则我是没可能再发动战争了。”

    郑明伦这位老军人的话与韦泽说法完全一样,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祁睿很担心部队的士气会起起伏伏,而实际上只要能够确保一线部队的参战次数与参战时间,部队的士气并没有出什么问题。不过知道了这点,祁睿并没有感到高兴,他反倒有些情绪低落。祁睿相信军队的士气来自对国家的效忠,如果军队的忠诚心只是针对韦泽一个人,等韦泽死后,军队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就在祁睿思前想后的时候,就听到郑明伦军长用非常不高兴的语气说道:“祁睿,你知道你爹很心疼你么?”

    “啊?”祁睿被这种问题给弄的无法应对。这么多年来,在部队里面,祁睿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

    看着祁睿愕然的表情,郑明伦怒道:“都督是瞎疼你这兔崽子啦!”

    这痛骂来的如此突然,祁睿并没有生气,因为完全被骂懵了。而郑明伦上前两部,一把拽住了祁睿的脖领子怒道:“你爹怕别人知道你的身份之后欺负你,所以给你改了你娘的姓。你爹怕有人刁难你,更是对你的消息隐藏的很深。现在你小子当了少将,当了政委,不怕别人知道你的身份啦。然后你还矫情起来。告诉你,我也听说过你小子的一些事情,听说你从来就没喊过一句都督万岁!有没有?!”

    这劈头盖脸的痛骂依旧没能激发出祁睿的愤怒,反倒让祁睿感觉到了相当程度的委屈。祁睿当然知道他的一身所学,以及关键时刻的方向,都是他爹韦泽努力灌输与推动的,不过祁睿总是觉得这也是自己努力学习的结果。而且这也是老爹韦泽反复强调的事情,韦泽从来不吹嘘自己的教育是如何的费心和认真。有今天的成就,祁睿也是在一线工作许久,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奋战与穿行,甚至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感。现在被人认为这都是老爹韦泽的功劳,祁睿当然觉得自己的努力被抹煞了。

    看到祁睿懵逼和委屈的表情,郑明伦气的一把推开祁睿,然后指着祁睿怒道:“你小子给我记住,你爹是韦泽。不管你怎么看,不管你爹怎么心疼你,这点绝对不会变。在我们看来,你就是韦泽都督的儿子。你这当儿子的就是像个儿子的模样!”

    训完祁睿,郑明伦气哼哼的扭头就走,把年轻的祁睿留在原地。祁睿还是一脸懵逼的表情,挨了这么一顿骂之后,他也没有能想出来自己到底做错了啥。按照韦泽一贯的标准,就现在祁睿的成就,他明显是很对得起老爹的。哪怕是孔子都说过,孝就是只让父母担心子女是不是会生病。

    脑子里面飞速旋转着,从自己对老爹韦泽的态度,到自己在军事和政治工作上的表现。祁睿开始尝试把自己的所作所为与郑明伦的怒骂之间达成一个联系。也不知道想了多久,一个念头猛然蹦了出来。如果只是从郑明伦所骂的字面来看,郑明伦生气的是祁睿始终没有态度鲜明的表达对老爹韦泽的服从。

    有了这么一个想法,祁睿突然觉得很多问题豁然开朗起来。全天下的人大概都不知道韦泽家庭里面的教育内容,韦泽素来认为既然子女并非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诞生在世界上的,所以是父母欠孩子而不是孩子欠父母。这种念头对于韦泽看来是非常坚定,但是在现在的民朝秉持这样态度的人大概是少之又少。

    现在的民朝人看到的是,祁睿是韦泽最心疼的儿子,也就是韦泽的继承人。作为继承人,不管祁睿现在表现出多么了不起的能力,大家都认为祁睿需要表现出来的是身为继承人该有的那种‘继承的态度’。祁睿表现出的独立于老爹韦泽的态度让很多人感觉不爽了。就如郑明伦所说的那样,‘你这当儿子的就是像个儿子的模样’!

    仿佛是打开了一扇窗户般,祁睿感觉自己终于抓到了现在与未来联系的一条细线。尽管这细线如同蜘蛛丝般的纤细,而且还有种难以捉摸的感觉。不过祁睿总是找到了一个别人对他的定位。甚至可以说,祁睿感觉到了别人对他的‘期待’。

    几百万的官兵因为韦泽的命令到了北美来作战,如果没有韦泽的号召,也许中国与美国在未来也会爆发战争。但是那必然是几十年后的事情,而不是现在。这些官兵基本都比韦泽年轻,他们为了自己效忠的韦泽冒着生命的危险,穿越了生死。他们出生入死所换来的生活是否能够延续下去。

    在祁睿看来,这是一个社会发展的问题,主动或者被动,现在韦泽所创造的一切注定会被摧毁。但是在这些官兵看来,他们的未来就是韦泽都督建立的这个天下与善政能够延续的问题。一成不变的未来,才能保护他们的利益。

    那么谁是一个能够继承韦泽都督政策的人,自然是继承了韦泽都督血脉的祁睿。虽然祁睿在老爹韦泽的教育下知道这种血统的传承就是个笑话,但是在人民群众其实也不是关注血统。他们认为必须有可靠的东西才能保证韦泽都督的政策不出现颠覆性的变化。

    血统是一种比空口白牙更可靠的保证!祁睿继承了韦泽都督的血统,他就是天然比别人更应该继承韦泽都督的政策。明白了这点,祁睿又是欢喜又是不安。至高的权力距离他其实并没多远,只要能够‘正确’的符合了众人的期待,走上那条路其实很轻松。

    不过作为韦泽的儿子,作为一个自认为相当程度继承了韦泽思想的儿子,祁睿看到了这条道路下面隐藏的危机。那是可怕的深渊。历代曾经有过这种想法的人,他们子孙的尸体几乎填满了无底的天坑。最上面的一层数百万的尸体都是满清的子孙。屠灭了满人集团的那个人就是现在的皇帝韦泽同志。祁睿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无视这个事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