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50章 北京会议(三)

第450章 北京会议(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81年11月17日,俾斯麦向帝国议会宣读了皇帝的沼书,宣布国家准备实行社会保障制度。主要包括三大类:《疾病保险法》、《意外事故保险法》和《老年和残废保险法》。

    对这种社会保障体系,俾斯麦的说法是,“俺愿意支持任何目的在于积极改善工人处境的努力,社会弊病的医治,一定不能仅仅依靠对社会民主党进行过火行为的镇压,而且同时要积极促进工人阶级的福利。”

    首相大人一生都致力于打击资产阶级的社会民主党,社会保障制度也是首相的手段之一,就如他对真正核心成员的解释,“一个期待养老金的人是最守本分的人,也是最容易统治的人。社会保险是一种消除革命的投资。只要给健康工人以劳动权,保证他病有所医,老有所养,那些先生们(社会主义者)就会成为鸟的空鸣。”

    和首相相比,民朝的社会保障体系正式成为法律,成为一整套可靠的制度,是在1890年11月开始的三会上才由韦泽提出。

    此事上给韦泽帮助最多的是恩叔,尽管对韦泽的帝guo主义侵略行为非常不满,但是恩叔希望能够建立起一套更加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于是两人进行了好几次对于‘自给自足’与‘交易行动’的讨论。

    韦泽最后拿出的计划是一个混合制计划,眼瞅着很快就要彻底解决美国,韦泽终于可以借鉴美国的食品券体系。韦泽那个时空,从20世纪开始,美国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出口国。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美国和加拿大则是全世界的粮仓。按照现在发展的局面,韦泽觉得到了21世纪的时候,中国人口得有20亿之多。也就是说,现在的国土,刚够满足中国自己的粮食需求。

    “身为中国的国民,不该有因为饥饿或者生病,或者贫病交加倒在路上无人问津的事情。”韦泽说这话的时候不怒不笑,声音非常严肃。一众人等都知道这代表着都督是在玩真的,只要都督还在一天,他大概是不会持相反的态度。

    韦泽还是继续用这样的态度发表着他的看法,“当然,这不意味着劳动能力有限的人就要和劳动模范们享受同样的待遇。这不意味着那些对国家社会保障体系更有信心的人,就要和那些对国家保障体系没什么信心的人享受同样的退休金。这个食物券与是社会保障体系,全民医保是社会保障体系,而退休金则是劳动福利体系。大家一定要弄清楚其中的区别。”

    恩叔作为会议的旁听者,对于中国会议的内容实在是非常有兴趣。在民朝的权力核心,光复党全国委员会里头,恩叔看到了他闻所未闻,匪夷所思的权力集中。居于权力顶峰的自然是被人大赋予最高行政、立法、司法最终裁量权的皇帝韦泽同志,围绕在皇帝韦泽同志周围的是光复党中央委员会这么一个掌握了国家所有重要行政、财政大权,以及司法权的组织。

    没有甚至制衡的对象,中华民朝所有权力都集中在这不到两百号的男男女女手中。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欧洲,恩叔相信这种组织将成为撒旦的巢窟。这样的一群独占权力的小团伙会只把手中的权力应用到极限,用尽吃奶的力气去榨取国家,榨取社会。

    在皇帝韦泽的麾下,这样一种在欧洲注定成为邪恶根源的团伙却在为整个中国尽心竭力的工作。恩叔当然知道欧洲对中国的看法,欧洲的近代启蒙时代,就是对中国‘圣人王’‘哲学王’,以及集结了各种‘道德之士’的政府制度的宣传和憧憬。到了中国之后,恩叔知道集结道德之士的政府有个专属中国词汇,叫做‘群正盈朝’,在中国被认为是‘拍马屁的胡吹’。中国人对‘群正盈朝’这个词的态度让恩叔非常欣赏。

    这么个组织会场两侧分别写着‘全心全意为劳动人民服务’以及‘劳动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两句韦泽都督的标语。在会场后面的墙上则是马叔的‘生产力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会场主席台上的光复党党主席引领的话题是如何推动社会发展,这些委员们参与的议题都是如何解决社会问题。

    恩叔知道自己是个人类,会有偏见,会有妄想与臆测。就如恩叔相信,如此高度集中的权力,大概不可能去如此高效的去推动社会进步。如此高度集中的权力,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讨论如何更有效榨取利益才对。

    中国人民嘲笑‘群正盈朝’是一种拍马屁的瞎话,然而领导中国人民的绝非是一群凶残的吸血鬼。这样生气勃勃的局面让恩叔很是着迷。

    等韦泽讲完这些,有委员起身发言,“都督,我看您的计划里面,推行了新的社会退休金制度的地区,原本的企业退休金制度就要取消。原本的企业退休金将转到国家退休金制度里面来。这就牵扯了太多别的问题。”

    这委员主管的就是社会保障系统的工作,韦泽看着他皱着眉头的模样,心里面也是一阵感慨。在21世纪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大量使用网络,依旧没办法解决很多问题。当然,那些问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原本制度留下的问题。现在韦泽就面对这样的问题,如此巨大的数据量,需要非常大量的管理和层层把关的操作办法。

    以韦泽的经验,建立这样的制度,并且让制度正常营运,需要让官僚体系花费巨大的力量。驱使官僚体系花费如此的力量,本身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一旦这样的体系良好运行,用别的新玩意取代这套体系,所花费的力量,所引发的痛苦,大概比建立这套体系的时候更痛苦。

    “现在放着那些企业继续搞自己的社会保险体系,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本来企业就没有承担社会责任的功能,强行让企业承担,只会产生巨大的问题。”韦泽说的非常果断。

    “可是都督,这事情不好讲。那些参加了企业保险的人,肯定更相信企业。”负责同志一想到具体的问题,申请就显露出很大的痛苦感。想说服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韦泽对负责的同志不批评,不责备,他带着笑意说道:“这种事情最好讲了。我说过很多次,咱们说实话。民间说,话说前面不丑咱们就对人民明明白白的讲,满清这么渣渣的政权还维持了百十年,这百十年里面倒了多少商号,倒了多少店铺。上百年间倒了这么几十万上百万的商号店铺,才倒了一个国家。那么有什么企业的退休金比能比国家的退休金更可靠的?”

    恩叔与大部分与会者一样,露出了笑容。这话其实不可笑,只是简单的阐述了一个事实而已。不过这种阐述有个问题,恩叔发觉他也觉得其实商号与店铺某种意义上比国家看着靠谱些。恩叔思忖了一阵,总算是对此有了他的解释。也许是商号与店铺更贴近人民,所以人民更相信这样的存在。而是让国家为人民服务,不管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比例不对等。

    也许这真的是人类社会的全新模式,一个政权与人民直接交流的国家。恩叔忍不住这样想。不过身为唯物主义者,恩叔又推翻了自己的假设。以他这样的大人物,很清楚用假设去证明假设的思维陷阱。

    如果从发生过的现实来看问题,以恩叔搜集到的资料。民朝有一直在宣传的政治理念和纲领,民朝人民本身也反对权力者恣意妄为,反对权力者鱼肉百姓。坐在这里的这帮官员本身不是欧洲那种世袭的贵族或者资本家,他们也是通过中国选拔制度层层筛选出来的。他们最终在强有力的领导者领导下履行自己的义务。……这是一种偶然么?

    偶然出现的为人民服务的体系,这说起来像是个笑话。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这却是非常现实的局面。

    此时,韦泽正在就如何宣传,向中央委员会的同志做着解释。韦泽所说的都是实话,人民为什么不肯相信国家提供的保障制度,因为他们现在没有钱,恨不得多挣每一分钱。所以对于未来几十年后才能领到的退休金,大家其实没信心。而国家是没办法如同商业机构那样,针对人民拥有的人性有针对性的处理。这个本来很冷峻的话题在韦泽说来就显得很是活泼,那帮中央委员们不时发出笑声来。

    恩叔突然生出一种感叹来。人类历史上那些震撼人心的英雄们,无论他们所建立的功业有多大,都终将如辛弃疾的词中咏叹那样“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但是历史会记载下那些英雄们是如何一次次刷新了人类的上限,这些在史册中的英勇、睿智、仁爱、上进,可以明确告知后世的人们,人类到底可以伟大到何等程度。当然,也有那么一部分人则用自己另一种刷新行动告诉后世,人类又可以卑劣无耻到何等程度。

    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历史的国家,韦泽是个非常重视历史教育的人。恩叔突然生出一种他自己都觉得很小资的想法,他很想看看未来的人又是如何评价韦泽这个人物的。现在韦泽提出的实实在在的理念,会在多少年后被实现,会在多少年后落伍。

    就在恩叔有些胡思乱想的时候,韦泽开始了他的总结发言,“同志们,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就是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社会制度,在这里面非常重要的是让人民认识到现实世界是个什么模样。我相信,认识到现实世界的人民是一定会去参加国家的社会保险,而且会努力建设国家,监督以及完善制度的运行,以保证他们的利益。在民朝,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是个核心问题。”

    不管这种套话讲多少次,韦泽都还是忍不住要继续讲。其实这话是中国人民很容易理解的话,拥有了大量土地就拥有了生产资料。每个中国人其实都不会反对自己当个大地主,最好是国家来保障其地位的大地主。

    话听多了,大家也无所谓了。凡是参加到此次制度建设里面的部门,都有些感觉工作量好大。光是建立信息库,就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韦泽看了看这帮家伙,心里面很是感激自己是中国学生。中国教育中很重理论教育,所以韦泽好歹知道数据库理论。即便是不明白云计算,光是这么一套数据库本身也能降低以后计算机应用的困难。直接从纸面数据变成计算机数据,只要核心理念不改变,很多麻烦都会减少。

    当然,韦泽的想象力也很快就发散出去。韦泽曾经很欣赏的《肖申克的救赎》当中,就有美国当年搞的纸面大数据年代,直接引发了社会信用号的问题。那些知道里面问题的人,就可以通过这个制度当中的漏洞,凭空创造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而这个‘人’其实有完备的纳税、工作的信息。直到这个虚拟存在的人有一天变成现实存在的人。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让韦泽觉得精神得到了适度放松。推动社会发展的过程的其实不是喜剧,而是悲剧。就如恩叔所说的,巨大的社会悲剧,往往会带来一种补偿的幸福。虽然韦泽本人其实不太认同补偿会有幸福。但是人类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起来,才有辉煌的文明。

    三会是个比较复杂的流程,民朝的制度有这么一个特点,三会里面政府会议和党的会议重叠度相当高。公务员体系下,政府人员和党员的重叠度开始下降。因为大部分公务员们的目标是为了一个安稳的生活,而有进取心的家伙才会努力入党。韦泽不矫情,他并不会把权力分给别人。

    所以三会就是政府先做报告,经由光复党党会的审核讨论,最后做出评判。接着才是政府给人大做出解释。而政府提交的那些解决纲领,还有新的政策,都是党会的决定。经由人大的审核批准,最后才是对整个局面做出评判的收尾性党会。

    到了12月下半,特别是韦泽决定了要在人大里面重点推行的工作内容后,人大总算是召开了。如光复党中央委员会所料,全新的社会保障体系在人大里面引发了极大的震动。

    人民群众老了以后竟然可以衣食不愁,这种未来其实早就有各种说法。那些国有企业也有些很好的单位有所执行,然而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真的。当皇帝韦泽同志公开宣布要执行的时候,一众人大的同志先是目瞪口呆,接着欢声雷动。

    光复党中央委员会其实认为这玩意大概就是群众得到消息喜出望外,欢呼万岁之后谢恩领旨而去。所以参加人大的讨论之时,大家其实也没太在意。大家希望的这些人大同志和以前一样,学到了该怎么向人民解释的内容之后,就跟背书机器一样回去履行他们人大人员的工作就好。

    没想到,面对如此相关自家利益的事情,人民还较真了。第一个问题自然是如何缴纳。在得知了是自己交30%,所在企业缴纳70%以后,大家就继续问国有企业、省级企业怎么一个缴纳办法。国有企业的人员并不是强制缴纳,当然是鼓励缴纳。结果人大代表就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既然都是给钱,能否现在就把这些钱给了大家’。

    原本中央委员会的同志觉得人大的这帮同志们总的来说也是个有些档次的存在,没想到在这些事情上这帮家伙们的态度非常非常非常的功利实用。中央委员们回去开了个会,会议刚开头,不少同志先关上门,先在背后把这帮人大代表骂了一顿,以抒发情绪。然后大家开会做出针对各种问题的说明。

    这样的过程让恩叔看得很是开心。恩叔没去过美国,只是靠过资料,听过一些人接触过美国元老院与众议院的人的介绍。至于欧洲的议会么,恩叔见识过一些。总的来说,欧洲的议会属于各种地方实力派共同参加的会议,有着非常浓厚的欧洲封建味道。至于美国议会么,韦泽说法就是‘一群画地为牢的土匪与山贼的嘉年华会’。

    在中国不存在这样画地为牢的家伙们的说话范围,民朝政府只有大一统的中央集权的政府可以发布问题。所以这个如此集中的权力面对人民的问题时候,他们固然气愤,固然因为沟通不良而不满。不过就解决问题的角度,他们还是真的表现出相当程度的责任感呢。

    “如果中国的生产力发展有一天停滞了,那么中国会变成什么模样?”恩叔饶有兴趣的想。然后恩叔觉得自己在中国待了一年多,大概是变成了一个乐观主义者。如果不是这样,恩叔大概是不会希望看到悲剧。人类希望悲剧的程度胜过喜欢喜剧,特别是当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是喜剧的时候。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