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52章 北京会议(五)

第452章 北京会议(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圣上,若是行政部门的同志能够更认真一点……”

    “我说过,世上就怕认真二字。不过我还说过,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唯物的世界。也就是说,在意识产生之前,先出现的是物质。人的身体是物质的,所以身体的不适,对于过去想法的考虑。想做到认真可不是容易事。即便是心理上超级认真,做出错误判断的事情都必然出现。人大的同志都是劳动能手,你们对此应该有深刻的体会吧……”

    “行政部门比我们更有力量……”

    “行政部门比你们更有力量,是因为行政部门的流程步骤有十几道,甚至是几十道。大家作为劳动模范,你们肯定知道十几道工序会对良品率有什么影响。而行政部门真的不敢有企业那么高的次品率,那是要出大事的……”

    ……

    沈心坐在韦泽办公室的沙发上,回味着韦泽与人大代表们的对谈内容。看得出,相当一部分人大代表对韦泽的话并不满意。因为韦泽明确告诉这些人,行政单位自有其工作流程以及各环节的交接速度。行政系统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但是规定时间的权力并非掌握在人大这帮人手里。根据人大的权限,他们可以要求这帮人做出解释,可以监督这些流程的执行过程,但是他们不能插手行政部门的营运。

    “沈部长,都督来了。”秘书提醒了沈心一句。沈心连忙站起身,然后就见到韦泽走了进来。

    “都督。沈心向您报道。”沈心恭谨的说道。

    “在北美辛苦了。”韦泽边和沈心握手边说道。

    沈心可不敢把功劳都归于自己,他笑道:“北美的战争能进行到这样的程度,还是军委布置得当。没有摩托化步兵,我们到现在顶多在落基山脉和美国人打。”

    此时韦泽和沈心两人以及坐下,韦泽直截了当的问沈心,“你也是老政工,管人事也这么久。在组织部适应了一下工作,有什么感受。”

    沈心想了想才答道:“我觉得都督您对政工工作要求实在是太高,我担心同志们跟不上都督的规划。”

    沈心的秘书有些呆住了,他真没想到沈心发言竟然这么‘率直’。即便沈心是革命功臣,是地位极为稳固的老同志。上任之初直接告诉上司说‘我遇到了你给我造成的巨大困难’,怎么都感觉很不好。

    韦泽倒是有些欣慰的对沈心说道:“这种变化以后只会越来越快。这次人大的同志展现出来的对行政部门的认识,证明他们开始有能力理解更复杂的流程。我以前提过有关企业管理的问题,这次终于能够推进。”

    沈心知道韦泽的视野一直非常深远,若是没有深远的对世界的认知,光复军的军事技术发展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在北美战争爆发前,沈心对战争的预测是以铁路、步枪、重机枪、火炮这些技术为基础。而且沈心当时认为,这些已经是军事领域最先进的部门。真正的北美战争开打之后,沈心才发现战争其实可以更加先进,更有效率,更加激烈的模式展开。所以韦泽这么讲,沈心一点都不认为有什么意外。

    “都督,您对人大的同志所说的话,我很赞同。这算是说出了我们行政部门的心里话,行政部门的工作可是不容易。”沈心笑道。

    “哈哈。”韦泽被沈心的话给逗乐了,不等沈心说出‘都督为何发笑’之类的话,韦泽就接着说道:“沈心,你要真的是这么一个想法,那就未免不理解行政部门同志的心思。我只怕有人还在觉得我多事,没有维护行政部门无所不能的形象。”

    既然韦泽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沈心也不想对此多说什么。沈心当然知道韦泽说的没错,行政部门人员的心态一直是高高在上。官员的身份,数量庞大的人员,强大的力量,神秘的决策过程。最重要的是,行政部门觉得自己在治理国家。然而韦泽对人大描述的行政部门就没有这风光体面,沈心能理解有些人大概是不能接受的。

    韦泽继续说道:“这些事情现在就要动手准备。战争结束之后,我觉得很多产业大概就要体会到生产过剩带来的结果了。”

    “生产过剩?”沈心没想到韦泽居然给了这么一个评价。

    韦泽点点头,“没错。大规模的战争是最能解决过剩的手段,特别是现在我们要跨越太平洋去作战。这么多的人员、装备、物资,都要通过海运。造船业,船舶上的工作人员。还有与之有关的大票的连带产业都会很兴盛。不过这种事情总不会没有尽头,战争结束之后,很多产业都会面临过剩的局面。若是现在不能让企业自身能够调整,那时候一定会出现很厉害的冲击。”

    沈心思忖了一阵后皱着眉头问:“都督,我听你的意思,你难道是想通过提高产量来解决过剩问题?”

    “不是提高产量,而是提高劳动效率。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才能降低成本,才能提高人员工资。成本降低了,工资提高了,社会需求才能提高。”韦泽答道。

    沈心知道韦泽对治国很有一套,所以并不怀疑韦泽的看法。但是这种听起来怎么都互相矛盾的话让沈心觉得自己还是尽量弄明白才好。他继续问道:“都督,我不知道我哪个环节弄错了。总感觉你这个做法只会导致少数人有工作,大部分人失业啊。”

    “你这么想,是因为你觉得社会的总需求量不会增加,社会的总劳动量不会增加。北美已经开始建立合成氨工厂和合成氨生成硝酸的工厂了吧。”韦泽笑道。

    沈心用力点头,“有了这些工厂之后,弹药总算是能供应上了。”

    “合成氨化肥还能提供肥料。我想问你个问题,若是人民施化肥花的钱比增收的粮食赚到的钱还多,谁会用化肥?”韦泽语气轻松。

    沈心点点头,他已经明白了这里头的问题所在。然后沈心说道:“都督,那技术培训工作也会是现在要重点抓的内容了吧。”

    见沈心已经明白了问题关键,韦泽笑道:“学习必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沈心,我们的宪法第二条是什么。”

    沈心回想了一下,然后率直的答道:“读完我就忘记了。”

    “学习和劳动是人民的权利和义务。”韦泽编写的宪法,他对此当然不会忘记,“记住,这不仅是权利,更是义务!”

    沈心离开韦泽那里,秘书在汽车上忍不住叹道:“沈部长,都督的要求是不是太宏大了?”

    “宏大?”沈心微微皱了皱眉头,“你家是什么成份?”

    秘书没想到沈心突然查起来了出身,可是把他吓得不轻。不过出身这种事情在档案里面都有记录,想瞒也瞒不过。秘书一横心,答道:“我家原本是中农,我父亲参军,退役后被分配到南京的工厂工作。”

    “那么四十年前都督起来革命的时候,你们家里能想到有朝一日你能听懂国家的政策么?”沈心慢悠悠的问。

    秘书登时为之语塞,以他家的出身,若是按照以前的社会情况,根本无法触及社会上层,更别说能够理解国家层面的政策。秘书本人的确努力,可在民朝屈指可数的高级官员面前,他可没胆量吹嘘他今天的成就完全是他个人努力的结果。而且秘书本人也知道这根本不是他个人努力的结果。

    秘书在沈心眼中根本屁都不算,他根本没有为难一个秘书的打算。倒是秘书的问题让沈心有所触动,他继续说道:“我到了今天的年龄,回头看看,觉得做了一场噩梦。那样一个垃圾般的社会真的存在过,而且还真的维系了一百多年。社会进步的如此之快,我相信都督的理想能实现。”

    秘书哪里敢去和沈心硬杠,听沈心这么讲,他连忙点头应道:“沈部长,您说的是!”

    韦泽并不知道别人在这样评价他,此时韦泽正和恩叔乘坐的火车马上就要抵达终点站天津。看到韦泽情绪饱满,恩叔也有些讶异,“都督,那艘军舰值得你如此重视?”

    “没错。海军的形态从此要发生巨大的变化,战列舰走进历史垃圾堆的倒计时,现在正式开始。”韦泽说着说着忍不住就露出了笑容。

    恩叔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他从不怀疑韦泽对军事的判断力。原本恩叔还认为美国人无论如何都能与中国进行人民战争,当韦泽嘲笑美国就是一群分赃山贼,根本不是人民,所以不存在人民战争的时候。恩叔心里面还是暗自嘲笑韦泽,希望看到中国侵略军被美国人民杀的落花流水的戏码。

    然而见识了中国的大一统到底集权到何种程度之后,恩叔就发现他对世界的判断并不准确。北美战争的进程也证明了这点,美国民团是一群占山为王的割据货色。各州拼凑出来的百万精锐在五大湖地区被数量和质量都占优势的光复军歼灭之后,美国实际上就是各自为战的局面。全中国各省的年轻人集结在一面旗帜下作战,占山为王的美国渣渣根本不理解大一统帝国的力量,所以被这股统一的力量一个个粉碎。

    专列直接开进了天津港区,早有部队封锁了车站通往码头的道路。迎接的车队把韦泽与恩叔送到了港口。一艘庞大的军舰停泊在港口,舰体上装饰着彩带,上面插着彩旗。韦泽健步如飞,恩叔有人扶着。上了军舰之后,恩叔很是意外。和那种炮塔林立的战列舰完全不同,这艘军舰的上部一片平坦,如同是巨大的长条形操场。在军舰右部有一个小小的塔楼。平坦的军舰甲板铺设着柚木甲板。两架飞机停在甲板上。

    “都督,这是用来做什么的?”恩叔很是讶异。

    “航空母舰,现在是侦查航母,装载的飞机全部是侦察机。每一个战列舰大编队里面都会有两艘或者更多的侦查航母。白天的时候,侦察机会起飞搜索周边上百公里的敌人。恩先生,您在军事上有着深刻的造诣,所以您一定知道。在海上,相隔几十海里,就跟睁眼瞎一样。我们的侦察航母并不完善,限制很多,技术也有太多不足。但是在一个全是盲人的国度里面,只有一只眼睛的人也能当国王。”之后一句虽然说得看似谦逊,不过韦泽得意的语气难以掩饰。

    “你准备派舰队到大西洋作战?”恩叔很快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我有所准备。不过能实现怎么都得一两年才行。这种侦查航母本身还需要大量人员,飞行员,指挥员。要知道,判断飞机能不能起飞和降落,那需要非常有经验的飞行员。而这些飞行员,是一定要目睹很多悲剧。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就如同煤的形成,起初是一大块,最后是一小点。”面对恩叔,韦泽总是很有种文艺青年的感觉。因为别人听到这话,总是会曲解或者过度解释韦泽的想法。

    “如此强大的军事力量可以让这个国家永存么?”恩叔嘲讽韦泽的时候从来不会客气。

    “我们中国的历史让我们早就知道没有不灭的王朝。我建立如此强大的军事力量只是为了拉动技术进步而已。”韦泽根本不为所动的答道。

    “为什么你这样的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总让我感觉一种难以置信的荒谬。我一直认为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总是有些悲天悯人的情绪,而你更像是一位宿命论主义者。对于结果从不抱怨。”恩叔对韦泽的不正常忍不住有些抱怨。

    韦泽倒是没想到恩叔竟然会和传统欧洲读书佬一样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笑道:“因为我相信人民。就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有少数人的确有些是因为天生的脑补结构问题,天生就是社会意义上的坏人。不过大多数人在正常的时候,他们都是竭尽全力去做到自己能完成的极限。基于对人类社会的信心,我认为一切结果都没什么好抱怨的。对于那些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他们的墓志铭难道不该是,那样真挚高尚的一代信徒已经死去,他们会缅怀自己的不幸,却没有怨恨。”

    韦泽这段文青味十足的话还真的给了恩叔些触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真正不去怨恨的人却没有几个。也许韦泽已经做到了这个程度,但是他本人成为了无数人怨恨的对象。

    不过恩叔也来不及多想,韦泽可不是来发表感慨的。他到天津来的目的就是给这艘两万四千吨的侦察航母主持下水仪式,给有功的同志予以表彰。对建造过程中不幸遇难的工作人员表达哀悼。为接收船只的部队进行鼓励。恩叔觉得自己的体力甚至都不足制成参加完全程。

    最后一条就是新船下水仪式,一位女军人,一位船厂女工把香槟酒瓶砸在船头上。飞散的碎片和白色的香槟泡沫尚未落入海面时,欢呼声就响了起来,军乐声随即响起。船头上系的彩带一根根断掉,船锚升起,汽笛鸣响。在船体周围围着厚厚橡胶防撞垫的拖船牵引下,这艘两万四千吨的庞然大物离码头越来越远。

    落后的被先进的毁灭么?恩叔心里面的历史唯物主义情绪有些昂扬。热情、欢喜、科技、先进、战争、流血,这些东西依附在码头的新船下水仪式上。每个现场参与者以及未来面对着都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马叔曾经大大赞美过美国,马叔到死前始终认为韦泽会成为一个空前的反革命。现在韦泽这个‘反革命’马上就要摧毁美国了。眼前如同“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国家,消灭它又会是什么样的强大力量。或者如同马叔所预言的那样,这个国家的现行制度再也没能力解决制度本身制造出来的问题。一场彻底的社会革命,把人类社会推进共产主义时代。眼瞅着周围生命力旺盛的国人群,恩叔知道自己真的看不到那一天了。

    韦泽没有在主持完下水仪式后立刻回北京,他上船看了船上的训练。结果起降的时候还是有一位飞行员因为阻拦的钢索断裂,飞机差点撞上指挥塔。韦泽倒是没生气,也没有批评什么人。得知飞行员倒是没出事,韦泽说道:“没人受伤就好。”

    出了这样的事故,飞行演练自然不可能继续进行了。韦泽又在船上巡视了一圈,才再次安抚海军人员,要他们放下包袱,吸取经验教训,尽快前进。

    折腾了两天,韦泽才回到北京。此时部委的同志们总算是和人大的同志达成了一个妥协。双方同意了基本要点。不过要在接下来的三年内完成工作。而且全面实施的一个大前提就是,北美战争结束。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