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53章 北京会议(六)

第453章 北京会议(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民朝社保预备方案公布后,立刻就以最高速度传往欧洲。和往常一样,泰晤士报最早报道了民朝国民兜底方案正式通过的消息,并且把这份方案主要内容一并刊登出来。

    德国俾斯麦首相搞出来的保险在欧洲曾经有很大影响,却也主要是以保险为主。退休金虽然覆盖面越来越广,俾斯麦设定的领取年龄却是在70岁以后。对于1890年的人类可预期寿命而言,大部分人都没希望领取退休金。

    现在中国的方案明确划分出了‘社会保障’‘社会保险’‘社会福利’三个明确的理念。泰晤士报对此大加赞赏,并且感叹,‘俺们英国在社会管理上就是太粗放,只知道胡子眉毛一把抓。’

    法国的反应同样激烈,报纸按照最近一年多的习惯,先把穷凶极恶的中国人痛骂一番后,接着评价,‘用食品券来实现社会保障体系营运,虽然一定会遇到很多问题,例如必然有人会贩卖食品券。但是食品券的应用能够最大程度减少冉阿让的悲剧出现。’

    德国报纸最初两天倒是在保持沉默,随着各国都对中国的保障体系做出大量评价之后,德国报纸才酸溜溜的表示,‘中国只知道抄袭欧洲。不管是文化或者制度,我们看到的都是抄袭。这次社会保障体系,中国依旧是抄袭德国的制度。指望他们独创什么,实在是太难’。

    民朝在欧洲各国的外交人员当然不会对此做出啥评价,和这帮洋鬼子们争辩政策的优劣根本激发不了外交人员的兴趣,因为民朝外交人员相信民朝的政策绝对胜过欧洲佬的政策。例如,现在民朝眼见就要通过独霸北美来实现粮价下跌的结果,而欧洲佬因为北美战争的缘故,开始享受起一日高过一日的粮价。粮价上升的问题直接导致越来越多打着东非行政区区旗的大型货轮抵达欧洲港口,上面运输的不是苜蓿就是牛肉。

    东非行政区的苏丹三郡书记韦坤明显感觉到最近的生意好做许多,来自欧洲的船只到苏丹可劲的购买当地的苜蓿以及腌牛肉。苏丹港这地方气候非常干燥,屠宰牛后涂上盐,很快就能做出很不错的腌牛肉。苏丹港这地方还就是不缺食盐。

    此时一些意大利人坐在会议室里面,对着他们的新雇主做着报告。看得出,这些意大利人对于好多官员一起听他们讲话非常不习惯,所以说话未免吞吞吐吐。韦坤个人则是觉得这帮家伙们对于被迫吐露技术上的诀窍很不习惯。意大利也是文明古国,和中国一样,他们同样有种‘祖传手艺’的态度。

    “老爷,您看。”看得出,意大利人对于牵了牛到会议室里面做讲解并不喜欢,讲解的匠人眉头紧皱,“这里是蚊虫叮咬留下的痕迹,这里被蚊虫叮咬后伤口还化脓了。这里是牛蹭痒时不小心被树皮划伤的痕迹。还有这里,这里,这里……。好吧,可以把牛带出去了!”

    等牛被牵走,匠人松了口气,指着两张已经处理好的牛皮,对韦坤等人说道:“老爷,您看。左边的这张是苏丹当地的牛,右边这张则是意大利的牛皮。您可以看出不同来。”

    韦坤和一众官员都凑过来,仔细看去,果然看出了问题所在。意大利牛皮表面光滑,很少有受伤的痕迹。而苏丹本地牛皮则是如那头牛一样伤痕累累,哪怕是经过匠人的仔细处理,还是相差许多。韦坤他们很清楚好牛皮与劣质牛皮之间的价格差距,意大利匠人们制造的皮具在欧洲大大有名,利润也很高。而苏丹的牛皮就是卖不上价钱。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韦坤直截了当的问道。

    “老爷,在我们意大利,用于皮革的牛多数都放到比较高的山上去养。那里的温度比较低,蚊虫也少。只要不缺水,注意给牛洗澡。牛皮就能有很高的质量。”工匠吐露了他所知道的技巧。

    韦坤和其他人对看了一下,见到大家都很认同的模样,韦坤说道:“好吧。我们和你们签约。”

    意大利匠人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他们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最初的时候,这些人是因为在意大利不好难找工作,看到了意大利银行担保的招工告示,将信将疑的前来非洲工作。在意大利人普通工匠的看法里,非洲还是个蛮荒之地。即便是统治这片蛮荒之地的是中国人,据说中国人在苏丹种苜蓿,养牛,搞的很不错。意大利人依旧认为这里还是蛮荒之地。

    到蛮荒之地讨口饭吃,这帮意大利人的心理压力已经很大,没想到负责审核他们的居然是一群中国官员。意大利人能理解移民署官员当道,技术审核居然是官员管。以意大利的传统来看,只能用岂有此理来形容。更离谱的是,官员们提出的问题如此尖锐,直接就问到了这些匠人们掌握的核心技术。做了不小的心理斗争,才有匠人讲述了问题的关键。

    在匠人们怀疑这帮官员是不是能听懂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得到了签约的结果,这就更加令他们意外。在意大利,政府任命的官员都被认为是王八蛋,事实证明他们除了颐指气使与横征暴敛之外什么都不会。在意大利乡村和南部,‘你就是警察,你全家都是警察’,属于非常恶毒的咒骂。所以匠人们觉得这种签约里面定然有很大问题。方才说话的那位匠人看了一眼带他们来的银行人员,见到银行人员并没有讶异的表现,心里面有些安定下来。然后他开口说道:“老爷,这里有适合养牛的山?”

    韦坤爽快的答道:“这里当然没有,不过向南到埃塞尔比亚那边有高原,高原上气候凉爽,蚊虫应该比较少。我原本只是知道那边有很多人养牛,你这一说我才知道那边养牛的人多是有理由的。”

    听着韦坤的话,匠人们的神色都变得很讶异。这位统领苏丹的官老爷在意大利大概得是个王爷,可是这位王爷的言谈举止与其说是一位官老爷,还不如说是一位非常精明而且和气的商人头头。因为一般的官老爷遇到他们不理解或者无法掌握的事情时候,总是会表现出生气,而不是立刻按照匠人的看法去解决问题。这位老爷的反应已经不是意外,而是异常。

    “不过……”韦坤继续说道。听到翻译说出这两个明显要刁难人的话,工匠们反倒觉得心里面安定不少。

    韦坤继续讲道:“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牛群都送到山区去养。还得有一大部分牛群在尼罗河两岸的苜蓿区养殖。没有这些牛,我们就没办法用牛粪肥地。而且我们还没建成通往埃塞尔比亚高原的铁路,苜蓿运输并不方便。你们必须有人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让在平原地区的牛的牛皮少受些伤。或者想办法提高一下牛皮的质地。”

    工匠们听了这番话之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有几个人甚至有种荒谬到想生气的感觉。堂堂的地方诸侯,官方委派的老爷,装什么干活的人呢?难道这样的官老爷真的会亲自去劳动,至少是会亲自关心劳动的苦哈哈们的生活,帮助他们不成?如果做不到,说的就跟真的懂劳动一样有啥意义?让这些工匠在内的苦哈哈们诚心诚意的为官老爷卖命么?

    所以合同签署之后,韦坤要求工匠们和他一起去看看养牛的地方,工匠们心里面都一万个不愿意。只是愿意不愿意都必须服从雇主的意愿,现在东非行政区官方就是这帮工匠的雇主。心里面老大不高兴,工匠们在出发日随着韦坤等人一起出发了。

    见到队伍之后,工匠们就傻了。只见一种都穿着同样校服的黑人小东西们在侍从和侍女的带领下,还算是井然有序的上了船。工匠们忍不住窃窃私语,出行带着孩子当侍从,这些中国老爷摆谱的手段未免太稀奇了吧。

    结果呢,到了第一个视察的地点,这帮娃娃并不是在前面充当开路队伍,而是在侍从和侍女带领下跟在成年人背后。没多久,这帮娃娃们竟然排着队被带去了田间地头和水渠那边看稀罕去了。

    工匠们当时就懵了,以他们看到的现实,这帮娃娃根本不是充排场的,而是和成年人一样来视察的。难道小东西们也是哪里的老爷不成?工匠们大惑不解,不过他们很快就认为这不可能,黑人只可能当奴隶,这对于欧洲人来说是一种几百年来的习惯看法。

    这个农场的蚊虫好多,韦坤驱赶着蚊虫,心里面觉得那帮匠人至少是一群佬把式。如果是韦坤自己,无论如何都想不出蚊虫导致牛的皮肤受伤的问题。当然,对于蚊虫的解决办法,韦坤登时就有了想法。在国内有一种捕虫的笼子,模样大概是一个漏斗倒扣在柱状体上。柱状体地步放点蚊虫喜欢的食物当做诱饵,虫子顺着漏洞飞进去,等它们往外飞的时候,很多虫子找不到小口,飞不出去。通过每天这么杀灭好些笼子里面的虫子的工作,能够非常有效的消灭虫子。连续几年不放松,加上对滋生蚊虫的地方进行有目的的杀虫,就能让虫子的数量得到非常有效的控制。

    希望这些黑兄弟们能够通过参加这种灭虫行动,理解到一点他们和国家的关系吧。韦泽对此有些期待。

    意大利工匠并不知道韦坤的想法,他们见到了这么多蚊虫之后自然知道自己所说的没错。他们也有些怀疑这些东非的中国官老爷们真的到这些村落看过,不然他们不会对这些有概念。当然,让工匠意外的是,在蚊虫横飞的非洲村落,有好多好多的牛。更让这帮工匠意外的是非洲黑人处理牛粪的方法。

    好些大棚里面气味难闻,大棚左右两垄平整的蚓床,就像种菜时松完土垒出的一条条高地,一个大棚内有两垄地,上面铺着发酵后金黄色的牛粪。中国官员介绍着情况。蚯蚓吃进牛粪,排出黑色的粪便,蚓床金黄的底色上便有了斑斑点点的“雀斑”,直至占领整张“脸”,便意味着吃完了。一般一张蚓床夏天可以吃四十天,冬天则是三十天,蚯蚓吃完一张蚓床会自己迁移到另一张上,吃完的那张蚓床只需重新铺上“粮食”即可。这些蚯蚓粪则像肥料一样,定期撒进田里面。每到重新翻地的时候,则要大量放进土里。

    意大利工匠没想到在非洲竟然会看到这样的农业处理手段,更让他们意外的是,那些年龄到了不会继续生育的硕大蚯蚓,会被加工成饲料,用来喂牛。看着那些皮肤虽然不好,但是体型巨大,身材壮硕的牛,意大利工匠们也不敢保证这些蚯蚓真的没用。

    就在此时,被侍从与侍女们带走的小东西们参观到了蚯蚓粪制造场。先是小东西们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然后侍从和侍女们拿出手绘的儿童画的蚯蚓图片,给小东西们讲述着。然后意大利工匠听到小东西跟着喊着‘蚯蚓’,还反复的喊。这下工匠才明白,那些穿着制服的不是侍从和侍女,而是学校的老师。这些黑人小东西既不是侍童,也不是哪里来的黑人少爷,他们是学校里的学生,穿着校服跟着官员一起到地方上来长见识呢。

    看着蚊虫乱飞的村落,看着茅草屋,还有那些傻乎乎的硕大的牛,意大利工匠相信这里是非洲。可是看着每个黑人都有穿着还算是合体的衣服,脚上有鞋。还有一群群穿着校服,跟着老师,看着图片学习辨认世界的黑人小学生。意大利工匠又觉得这里与意大利村落的区别其实有限。

    走了好几个村落之后,意大利工匠发现非洲村落不仅仅只是从事养牛业,蚯蚓养殖业,那些相对比较肥沃的土地上还种植了大片的蔬菜。有阔叶菜,还有西红柿这种意大利人很喜欢的蔬菜。还有些意大利人没见过的蔬菜。午饭和傍晚的饭里面就有这些菜肴,不是欧洲人喜欢的料理模式,而是中国的料理方式,味道相当不错。

    回到喀土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街道上的路灯亮起。12月底的喀土穆气候非常宜人,青白尼罗河上河风怡人,岸边的沿河道路上人影绰绰,看着他们的步伐,都从容。这些让匠人们忍不住有种回到意大利的感觉。只是在城市的话,喀土穆并不能算是糟糕。

    最后有四名工匠决定去尼罗河两边的地区参加提高牛皮质量的研究,韦坤对这个选择很满意。让他更满意的是他所作出的雇佣欧洲人的决定,东非对中国来说太遥远了,遥远到大家并不拒绝使用东非来的产品,但是大家根本没想过要到东非来。但是想提高东非的实力,需要大量的人才。等着非洲黑兄弟上贡的童男童女教育到能用,至少得十几年时间。这个空窗期里面,他能利用的人力资源只有欧洲人。

    韦坤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东非刚清洗了一大圈,东非的节度使王明山又很支持韦坤的看法,所以韦坤得以从容实施自己的打算。若是之前,韦坤想利用欧洲的劳动力,那是想都别想。而且王明山的女朋友是银行业的,由她发动银行的力量出面网罗人才,韦坤还能省下很多力气。

    没等韦坤得意太久,就有通讯人员送上了电报。强忍着因为疲惫而产生的倦怠心情接过电报,韦坤读了起来,这大半夜的还有人送上电报,绝不会师鸡毛蒜皮的小事。

    果然,电报是东非节度使兼党委书记王明山发来的,王明山告诉韦坤,现在南部非洲的战争很是激烈,东非行政区接到马达加斯加军区的请求,要他们派遣三万黑人士兵参加祖鲁人与英国人的战争。王明山询问韦坤,苏丹能调出这么多部队参加战争么?

    韦坤第一反应就是立刻拒绝,苏丹三郡此时有大概两万五千黑人军队,还有大概五千日本人,总数倒是有三万。不过这帮人根本就不可能开到南部非洲去作战。

    当地黑人根本没有国家的概念,让他们在家乡附近打仗是没问题的。但是跑到他们想都想不到的遥远地方去打仗,根本不用指望他们的战斗力。日本人与其说是军队,还不如说是中国的家丁和佃农。指望黑兄弟们掌握复杂的种植技术实在是太难为他们,所以现在是中国人教日本雇员农业技术,日本雇员到各个村子里面驻扎,以传帮带的模式让黑兄弟见识到更先进的生产技术,并且让那帮有愿望提高生产力水平的黑兄弟们可以找到可以学习的对象。

    但是韦坤接下来心一软,他知道现在能打仗的黑兄弟已经到了南部非洲前线。若是想搜集能够打仗的黑兄弟,也就韦坤手头还有那么一点。王明山现在大概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不过最后韦坤还是决定不帮忙。他让通讯人员记下了自己的回电,“苏丹的兵力只够自保,没有能够派出去的人员。”

    韦坤没想到王明山接到电报之后根本没生气,更没沮丧。这位东非节度使只是命人把这份电报转发给了马达加斯加军区,然后王明山就把此事给抛在脑后。办不到就是办不到,王明山很追求自己的进步,所以他不强求自己做办不到的事情。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