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56章 南非之殇(三)

第456章 南非之殇(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钟良中尉拿出笔记本,在马灯的光线下记录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此时的比勒陀尼亚有很多这样的灯光,不过更多的则是火把。

    “……2月3日,白天进入英国人让出来的比勒陀尼亚,祖鲁部队对这座城市表现出来的是好奇,而不是白人常见的兽性大发。我白天的所见所闻中,这些黑人大兄弟们也有争执,却不是针对这座城市,分配片区,安排住处,本来就是非常繁琐的事情。不出争执才是咄咄怪事。天黑之后我从屋子的窗户看出去,各个屋子里面都住进去了人。……”

    “……大概是住惯了茅草屋,祖鲁人对于房间里面灯火控制非常认真……”

    “……英国人放弃比勒陀尼亚,明显是一个诱敌之计。祖鲁人快速夺取比勒陀尼亚,也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至少原本英国人需要和祖鲁人与布尔人同时作战,现在他们倒是抽身出来,让布尔人与祖鲁人大打出手。但是从战略角度来看,祖鲁人夺回这座重镇的确不能算是昏招……”

    写了一阵之后,钟良少尉合上笔记本。写日记是他的爱好,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穷,钟良少尉其实很想去中文系读书。在这个普遍认为‘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敢去要求学习文科的大概都是真爱。至少钟良少尉的理工科成绩相当好。好到他甚至被军校优先录取。

    现在年轻中尉穿着一身东非治安部队的黄绿色军服,据说这是很适合非洲当地环境的色彩,而钟良中尉其实不信。国内已经开始准备推行迷彩服,亲自试过之后,中尉认为那才是最适合各种环境的军服。与迷彩一比,所有纯色军服都显得太过于显眼。不过东非军队的主力是黑人,钟良中尉不认为有必要让这支黑人军队武装到如此地步。

    2月底的南非依旧很热,中尉觉得马灯里面的火焰辐射出来的热量让他有些焦躁。熄灭了灯火,中尉揭开军服的扣子,躺到了行军床上。焦躁的原因很简单,比勒陀尼亚就在光复军空军侦查部队的边缘。如果敌人靠过来发动突然袭击,比勒陀尼亚的祖鲁人军队没办法得到中国空军第一时间的预警。之前祖鲁人能与英国人互有攻守,甚至能够在一些细节方面取得不小优势。并非是祖鲁人的战斗力提升到何种程度,而是中国空军给了祖鲁人非常准确的战场情报。

    几天的行军积累了相当的疲劳,即便是心情焦躁,即便是认为自己应该多思考些问题。但是两口水下肚,从打开的窗户里面吹进了凉风。眼皮打架了很短的时间,钟良中尉就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号响起,钟良中尉刚睁开眼睛就从行军穿上翻身而起。比勒陀尼亚还是战区,对于军人来说,随时都要保持警觉。比勒陀尼亚有一条铁路通往莫桑比克。这曾经是中国强迫葡萄牙莫桑比克殖民地政府接受的项目,现在这条铁路已经完全归中国所有。钟良中尉接到的命令中,其中一项就是要注意这条铁路上的动静。

    到这里来的祖鲁王国军队有一万多人,和三十万英国远征军相比,这个数量实在是没什么了不起。甚至和现在大概存在的六七万布尔民团相比,祖鲁王国的军队数量也居于劣势。钟良中尉吃了早饭,继续回来写道,国家动员力的水平高低决定了一切,只要兵力差距超过了极限,是否善战已经无法没有用处。在积小胜为大胜,以大量战术的胜利来扭转战略的不利之前,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军队就已经自己先被耗干。如果英国或者布尔人对比勒陀尼亚实施包围的话,至少这里还不会缺水……

    钟良中尉也不可能单纯的记录,他在白天被派去负责监督这帮祖鲁的黑兄弟建立防御体系。布尔人在这里修建了一部分防御体系,英国人也在这里继续强化了一部分防御体系,以对抗有可能出现的布尔人的反攻。在这两方面的基础之上,中国也开始帮助祖鲁王国的陆军建设更有效的防御体系。

    比勒陀尼亚的城市采取方型城区,倒是很容易就构建防御。至于黑兄弟们能把防御体系发挥到什么地步,钟良中尉一点都没信心。他稍带惆怅的写道:“比勒陀尼亚城真的很美,怪不得布尔人渡过奥兰治河后最终在这里建立国家。”

    又过了两天,傍晚时分,钟良中文吃完了晚饭,就在落日余晖下继续写道:“今天,2月6日,布尔人的小分队出现了,他们的部队全部是骑兵,表现出了相当出色的机动能力。远远对着祖鲁王国的部队开枪射击,并且打伤了一名祖鲁王国士兵后,布尔人选择了撤退。我倒是怀疑他们并非是专门来打仗的,而是派遣小股部队来确定一下比勒陀尼亚现在到底在谁手里。祖鲁骑兵的追击表现的不错,至少他们养马的技术提高很快,马匹普遍没有出现拉稀的问题……”

    ……

    “2月8日,好几股布尔骑兵出现在比勒陀尼亚城外。看得出,这帮布尔人很希望能够夺回他们曾经的首都。所以他们先卡住了铁路,大有实施围攻的打算。”

    “2月9日,战斗打响。布尔人的设计水平也就那样,与祖鲁人对射中没有丝毫优势可言。祖鲁人看到对面的敌人不多,就冲出去想包围敌人。结果被这帮布尔人牵着鼻子走,落入包围圈。后续部队好不容易把把他们解救出来。祖鲁部队损失很大,布尔人也有不少损失。”

    “2月10日。那个带队追击的军官被撤职了,这印证可我对祖鲁人会不会被这样的打击弄到失去勇气的担心。其实他们出击的选择没错,但是执行选择的能力有限,导致了损失。军校老师反复强调,执行的错误与选择的错误不是一码事。一支军队是不是有生命力,并非是指这支军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是指这支军队遭遇挫折的时候能不能用最快速度辨明问题所在,下次遇到类似问题的时候可以有更多针对性准备。祖鲁人撤掉指挥官的做法也未必错,但是他们撤换的同时并没有做出针对性的讨论。至少我不知道祖鲁人部队里面有针对昨天战例的反思,也没有去强调在追击时候如何防备被伏击。”

    “2月11日。布尔人吃了个亏,他们非常勇猛而无谋的猛扑上来,结果在铁丝网防线前面遭到了速射炮的奇袭。祖鲁人派出追兵的速度非常慢,等追击部队出去之后,布尔人已经带着伤员跑掉了。”

    “2月14日。布尔人的骑兵已经围住了比勒陀尼亚。祖鲁军队带了数量足够的粮食与弹药,这里也不缺水。只要布尔人没有重炮,就无法攻破这座城市。但是仗打到这个程度,我觉得兵力多寡对于战争结果的影响太大了!”

    “2月15日。今天爆发了激战,布尔人试图冲进比勒陀尼亚,祖鲁人则在我们顾问团的建议下,放了一条通道给布尔人。等布尔人冲进市区边缘后,以优势兵力围歼布尔人。布尔人真的够生猛,看到局面不对,就拿着英国人支援的新式步枪与祖鲁人展开了刺刀战。按我原本的想象,布尔人大概不是用惯了冷兵器的祖鲁人的对手。结果观战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情况,布尔人的个头普遍比祖鲁人高大许多。虽然祖鲁人看着很有种蛮荒特有的感觉,但是比较起凶狠,布尔人其实远远胜过祖鲁人。结果刺刀战中布尔人全面占据上风,直到大票祖鲁的长矛兵加入战团,才以优势兵力获得了歼灭战的胜利。”

    “2月16日。今天没有战斗,不过我心情不好。顾问团对双方战斗的评价是,布尔人更加擅长战斗。祖鲁人的动员能力不足,部队训练不足,战斗经验也明显不足。让他们在远离山区根据地的地方作战,实在是强人所难。大家普遍认为接下来找到机会就要劝祖鲁人离开比勒陀尼亚。”

    “2月19日。英国人大概与布尔人达成了某种协议。根据我们观察,至少有五千到两万之间的布尔人集结在比勒陀尼亚周围,看他们的意思是准备夺取这座城市。我并不担心这帮布尔人,我担心的是在金伯利的英国军队。那个盛产钻石的城镇驻扎了数量很大的英国远征军。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布尔人之前行动缓慢的原因。在与英国人达成可靠协议之前,布尔人大概是不会傻到先上来与祖鲁人拼个你死我活。”

    “2月20日,司令部电报抵达,他们认为英国人短期内不会插手。比勒陀尼亚如果在祖鲁人手中,英国就有充分的机会对布尔人玩弄手段。而比勒陀尼亚若是现在就落入布尔人手中,布尔人大概只会立刻继续对英国人举起武器来。顾问团比较认同这样的态度,只要英国部队袖手旁观,单纯的布尔人还没有能力打进比勒陀尼亚来。我们也向司令部发去了电报,认为当下指望祖鲁人消灭布尔人是完全不切实际的一厢情愿。希望司令部能够明白我们的想法,尽早派遣援军前来解围。”

    最新的电报先抵达了马达加斯加军区,军区司令们的看法基本一致,大家都认为‘先放一放’。然后就把这份电文转发给了东非行政区。

    王明山一看就有些明白了马达加斯加军区的意思,所以王明山板着脸说道:“这帮混蛋!”

    之所让王明山有如此反应,是因为这帮顾问名义上隶属东非行政区,是韦坤提出,王明山很支持的东非行政区扩军计划里面的一部分。东非行政区希望能够在四年中建立起一支40万人的常备军。虽然这支常备军放到世界列强当中绝对能排进前十,但是与东非行政区的广大面积一比,这个数量其实根本不算啥。

    民朝命令马达加斯加军区防备英国人,不让他们通过海路绕过好望角,自由进入印度洋。所以光复军陆军就没有直接投入战争,而是让宝石酒业的‘私兵’部队加入了战争。而宝石酒业的‘私兵’们在韦文睿事件后,和其他一些企业武装力量共同加入了东非治安军的行列。所以从单纯的理论上讲,这次的战争就成了东非行政区与布尔人以及英国人的战争。

    王明山第一念头就是向中央发报,让中央作出决定。以王明山的人脉,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马达加斯加军区能够刁难王明山的结果。不过这个念头只闪了一瞬,就被王明山自己给否决掉。思忖了一下,王明山草拟了新的电文。电文里面就是把当下的情况告知中央,然后询问中央,到底准备怎么规划现在的局面。

    这份电文一到军委,军委的同志们立刻就知道了马达加斯加的那帮小子们在搞鬼。然而这个鬼还真心搞到没办法立刻对他们批评的地步,因为此时的战局的确让军委意见没办法统一。如果要打,就是另开一个战场,光复军要在广袤的非洲投入大量的兵力进行战争。如果不打却也不是很合适,此时的东非行政区正好处于一个方兴未艾的阶段,既然民朝并没有打算在东非行政区进行大规模移民,并且以中国军队为骨干组建一支军队。那么指望东非行政区的力量实施灭国之战,还真的超出现在东非行政区的极限。

    当然,南部非洲的核心还是兰德金矿。英国人这个挑子撂的恰到好处,面对跟疯狗一样的布尔人,民朝这边反倒是没有简单解决问题的思路。

    这件事不能不告诉韦泽,兰德金矿一直被韦泽关注。韦泽看完了这些之后只是淡淡答道:“英国人想和我们耗,我们就和英国人对耗。我倒是想看看,是英国人的这几十万远征军对英国的压力大,还是我们在当地有建设的部队压力大。”

    “都督,您认为英国人的后勤扛不住?”负责通报此事的阮希浩很是不解。

    韦泽笑道:“英国这样的国家到世界各地的目的是要掠夺,要挣钱。而我们的部队到了一个地方就要搞建设。不管是马达加斯加或者是东非行政区,都有自给自足的能力。英国人要是撕破脸,我们正好一次性解决。如果英国人不敢动手,我们拖得起。英国人的那个开普敦殖民地可没有供应几十万军队粮食的能力。”

    这么一讲,阮希浩也只能暂时不吭声。当下民朝的所有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北美战争。北美战争结束之后,光复军立刻就有了一支可以用来鞭笞天下的军队。甚至不用这支武装力量投入,让马达加斯加军区倾巢而出杀进南部非洲,英国人和布尔人都得跪了。那时候民朝甚至有机会解决阶级在南部非洲的英国大舰队。

    但是等待的感觉可真糟糕,阮希浩忍不住说道:“都督,我留在亚洲也没什么用。不然的话让我去北美吧。”

    “哦?”韦泽应了一声却没立刻做出反应。让沈心在北美负责,韦泽很放心。沈心不是个对拉帮结派有什么兴趣的人,而且沈心是政委。反观阮希浩,这位老兄弟身上的本能之一就是为兄弟们服务。让他到了北美,不用讲,一定会拉拢起一帮人来。韦泽当下最希望的就是彻底打击军队内部的山头主义,虽然每一代军人当中都免不了有派系问题,可先有一大票新时代的军队,然后这帮军人因为个人的情绪集结成派系。和那种有了派系,然后派系吸收新血形成下一代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基于对阮希浩这位老兄弟的充分了解,韦泽笑道:“杀鸡焉用牛刀。美国佬怎么配让你亲自出马,小家伙们就能解决美国人了。再说,我不想让一些带血太多的东西和咱们老兄弟们联系到一起。”

    阮希浩连忙答道:“都督,我不怕!那些小东西们都能接受,我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韦泽摆摆手,“那是两码事。干脏活的是日本人,下命令召集日本人的是我。那帮小家伙们就算是觉得这样做不地道,却也不敢对我有什么不满。咱们就维持这么一个局面好了,我办事你也知道的,既然是我想扛起的责任,大家伙就别和我争了。”

    阮希浩原本很想趁沈心离开北美的机会到北美去主持战区司令部的任务,没想到韦泽完全不赞成。如果是别的理由,阮希浩还能用‘不要看不起我’来反抗一下。现在韦泽先拿出‘不要看不起我’的理由,阮希浩发觉他还真不敢驳了韦泽的面子。

    解决了阮希浩想去北美的打算,韦泽也觉得完成了重大工作。至少在未来几个月里头,暂时不会有人再想跑去北美夺取当地指挥权。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

    而在比勒陀尼亚的钟良中尉并不知道和他有关的事情居然上达天听,更不知道事情就到此为止。他要面对围城。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