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57章 南非之殇(四)

第457章 南非之殇(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工兵铲刨开地面,发出各种与硬物碰撞后的声音。挖出来的土由旁边的黑人用箩筐筛检。大石块早就被搬走,小碎石也被挑拣出去。得到的土壤和蚯蚓粪混合在一起,回填进挖土挖出的长方型大坑里头。

    这些新建成的土地并非只有一块两块,比勒陀尼亚城内大概有上百亩地被开辟成了菜园。阔叶菜自然不用讲,一陇陇的白菜已经开始生长。番茄、茄子、包菜、黄瓜、丝瓜,这些蔬菜有些已经出苗,有些则开始搭架。

    钟良中尉脖子上围着围巾,领着一群黑兄弟推着架子车。架子车上装着大量蚯蚓粪。他本以为蚯蚓粪应该是臭味冲天。没想到那些由人粪尿与各种掉落的植物枝叶以及草类以及泥土混合的玩意,经过蚯蚓消化后变成颗粒状的蚯蚓粪,不仅没有丝毫臭味,碰到鼻子下面闻起来,居然还有种说不出植物的清新味道。

    然后钟良中尉农业国家继承者的基因忍不住活跃起来,让他生出一种‘若是能在这广袤的土地上当个农场主也不错’的冲动。

    当他在南非3月夏季的酷热下领着一众黑人运完了最新一批蚯蚓粪,并且给土壤完成了改良后。中尉先跑去洗了个澡,然后回到住处继续写记录。

    “……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前天党委开会,大家又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与基本理论联系在一起谈了一番。当东非行政区的头头告诉我们,要在比勒陀尼亚长期固守,面对的问题并不是每隔一定时期运到的粮食。只要有强大的护卫部队,粮食总是能够运进来的。问题就在于蔬菜这些维生素的补充。蔬菜不易存储,国内作战靠罐头。非洲这地方大概是没希望提供足够量的罐头,所以我们需要自己种。于是部队护送来了农业专家……”

    “……飞机能搞侦查,我们都知道。一个多月来,飞机承担起向我们这里投放蔬菜种子的任务,真的是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记述着最新的感受,钟良中尉心里面突然生出一种疑惑。现在他面对的真的是战争么?刚到非洲的时候,他还觉得这里是一片可怕的蛮荒之地。所有的一切距离中国代表的文明太远太远,食物,住处,还有各种行为,非洲当地人与中国人并不相同。与中国人更加相同的大概钟良中尉接触过的那帮莫桑比克的葡萄牙人,在宝石酒业集团解决葡萄牙人的时候,钟良感觉那些人才是最相近的一群。

    现在领着黑兄弟们劳动,虽然对这帮黑兄弟们有诸多不满,但是由军事组织驱动的黑兄弟只是不理解农业,他们干起农活来其实不算太差。这种开垦的工作只需要劳动量的积累,军队这个组织的纪律性保证黑兄弟会按照要求提供劳动量。只要作为管理者的钟良本人不对黑兄弟们的劳动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总的效果并不能算是糟糕。

    回想起冬天和父母邻居一起存储大白菜和包菜的经历,钟良忍不住露出了些笑意。没想到这些生活的行动居然还能在战争中得到应用。城外的布尔人拥有很强的野战能力,他们都善于骑马,往来如风。在下马作战的时候能够充分利用地形,虽然没有光复军的步兵作战技术那么成体系,却也算是一个对手。所以祖鲁人的军队选择了固守,先把布尔人的力量吸引到比勒陀尼亚附近,等冬天来临之时再与这帮布尔人决战。

    想到决战,钟良中尉突然想起了在接受演讲训练时候老师的话,“你们不要管下面听众的表情,你们就觉得下面的都是一颗颗的大白菜,你们是在对着一群大白菜讲话。”

    此时的钟良并不想对任何人演讲,他只是觉得到了冬天的时候,到底是菜园里面的大白菜收获的多,还是战场上人头收获的多?这是个考虑起来就让人觉得疲惫的问题。

    自己的记录结束之后,钟良去吃了晚饭。白天忙碌了一天,晚上本该吃的多,只是想起了蔬菜,钟良发现他对千篇一律的伙食已经没了兴趣。不过是大米,木薯粥,还有补充维生素的葡萄干与果干。包括马达加斯加运来的肉罐头。这些玩意都不是为了注重口味,从军校学到的知识角中,这些玩意的作用就是补充营养消除饥饿。不仅和美食毫无关系,对解除紧张感更是毫无用处。

    有这种想法的看来不止钟良一个人,所有吃饭的人看着都提不起什么兴趣。黑兄弟们速来喜欢聒噪,现在也都非常守纪律的闭嘴不言。吃完了自己的东西,钟良中尉洗了碗,就前去开党会。

    部队送进来蔬菜专家的时候,还送进来了政委。东非行政区整编军队的同时,也在完善党委制度。光复党要求只要有三名党员的地方就要建立党员会议,祖鲁人的部队里头有五十名中国人,其中有十二名党员。与会的不仅是十二名党员,全部五十名中国人都来参加了会议。黑兄弟们和中国人员语言不通,大家还是愿意和中国人自己聊天谈话,而不是尝试与黑兄弟们艰难而无效的交流。

    会议最初的内容一般该是学习组织的文件,包围圈里面的同志们没这个条件。所以就变成了直接讨论各个部门最新的问题,并且互相解答。钟良原本觉得新来的政委这么做纯熟多此一举。没想到执行了一个月多之后,他也逐渐习惯了这么做。

    部队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只管一小部分工作,而互相通告内容本身就能让大家对整支军队的营运有了概念。例如前线的作战单位遇到后勤问题的时候,当然本能的大骂后勤人员。可是当前线部门与后勤一起开会,针对问题具体讨论之后,钟良发觉后勤部门不是怠惰,也不是故意不干活。前线的战况瞬息万变,前线部队感觉自己最需要的内容也在不停的变化。

    认为自己每一个新念头都需要后勤以最快速度完成,出现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但是真的认为这个想法立刻就能实现就不正常。党委会议上讨论了多次之后,大家尽管还是觉得‘产生以自己为核心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大家总算是承认这样的想法在军队营运里面不正常。

    钟良对此事的印象很深刻,因为以自己为中心来考虑问题不是仅仅针对后勤,甚至不是仅仅出现在军队工作里面。钟良发觉他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以这样的态度去看待世界的,之所以别的地方感觉没这么强烈,只是因为在一线作战的时候他本人觉得自己出力很大,所以有资格大声说话。

    得到了这样的感受之后,钟良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以前困扰他许久的问题在党会上得到了解决。让他对党会的感觉也好了许多。

    轮到钟良发言的时候,钟良就把自己针对生产力与种菜的关系给讲了一番。他并没有单纯的去称赞中国的种菜水平高,也没有去单纯的称赞中国专家水平高。他是从营运成本的角度来讲。包围圈里面需要蔬菜提供更全面的营养来保证作战更有效率。为了达成这个目的,由无线电提供信息情报,由空军提供蔬菜种子投放。所以看着整件事不过是几封电报的事情,实际上这背后代表的是中国拥有的生产力。

    政委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了喜色,他本来只是受命前来组织党的建设。上了足够的课程,接受了足够的培训,有过一些培训经验。政委的能力也仅此而已。不过在这里进行了一些党委活动之后,他自己都经常被讨论的内容所感动。例如钟良的看法其实直指理论。

    所以政委带着按捺不住的激动说道:“生产力指具有一定生产经验和劳动技能的劳动者和他们所使用的生产资料结合起来,,从而在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所发生的力量,也就是人类在生产过程中征服和改造自然界,并获得适合自己需要的物质资料的能力。它是生产过程中人与自然的关系。而我们国家的强大是我们的生产关系。国家强制学习,通过《义务教育法》强制大家接受教育。而这些教育本身就是巨大的投入。例如咱们的翁老师,他读农业学校可用了好些年。若是在解放前,这些年头的学习足够一个娃娃从出生到当爹了。翁老师,您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呗。”

    翁老师是蔬菜专家,他有一张被晒成深色的脸,平日里头上习惯带个草帽。开会的时候自然不用带那么大的玩意,摘下帽子之后他的头发依旧没办法从压得扁平的状态里面恢复过来。所以看着外貌有些滑稽。当然,没人会因此而嘲笑这位农业技术人员。一个种菜的同志敢进入包围圈,仅仅这份勇气就让这帮军人们感到佩服。

    用手挠了挠压成片的头发,翁老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那时候上学时间短。小学四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三年。加起来才13年。不过我们的学校还有两年实习,所以加起来是15年。和现在的学校不太一样了。”

    谈起了最近的学制,大家立刻就就来了兴趣,特别是那帮家里面有娃的同志。“现在小学据说要变成五年。上完就得16年。孩子6岁上学,毕业时候最少22岁。22岁在农村早就孩子好几个啦。”

    “就算是翁老师的时候,他5岁上学,毕业时候也得20啦。对了翁老师,你结婚的时候规定结婚年龄了么?”

    “都别说平常的年龄,光是这16年的学校生活,在以前的乡下也该到了成亲生娃的年龄。”

    “现在不是光男娃结婚晚,女娃也是啊。我妹妹考上大学之后还想上研究生。她还说要去考博士。就这么上下来,大概得上到30岁还没毕业呢。一边上学,一边结婚。这辈子就是在上学!”

    “工厂里面也一样啊。我们那边的工厂有说法,叫做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现在搞什么新的工作组织模式,听说一个铲煤的工人,一天能铲十吨煤。听着就吓死人。”

    ……

    光是听与会的人讨论的内容,大家或许认为所处的并非战场,而是某一群人吃完晚饭后在街边聊天。根本听不出他们身处战争之中。也许正是因为身处战争之中,这些人才不愿意讨论外头的战争,军人们了解战争,所以经历过战争的军人并不喜欢战争。

    大家说了一通之后,政委觉得不能让这帮人这么信马由缰的继续讨论下去。政委先让同志们安静下来,接着说道:“当下的变化证明了以前简单的模式发生了重大变化。我此次来之前,党委里面讨论了韦泽都督提出的‘增量经济’与‘存量经济’的文章。文章讲,在我们这种工业化时代里面,各种被人民所需要的产品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购买。就跟以前的收音机一样。那时候大家半个月工资大概只够买一台收音机,可是这根本没有阻止大家购买收音机的热情。收音机越来越多,这就叫增量经济。现在家家都有收音机,收音机越出花样越多,而且价格越来越低。大家有没有觉得奇怪?”

    这么一讲,一众同志们也觉得有这样的问题。以前听父母说,买一台收音机需要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工资。而他们当兵之后,一个月的工资就能买五台以上的收音机。不管是重量或者是收听的清晰度,现在的收音机都胜过以前的收音机许多。这帮同志们看着政委,希望政委能够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因为社会需要的收音机已经到了顶峰,而那些收音机生产的厂家本身还要每天生产。一个家里面现在有两三台收音机的已经不少。而每个人一台收音机以后就是极限,一个人就算是有两台收音机,难道还有人要同时听两台收音机的播放内容不成?”政委笑着解释。

    大家也觉得很有道理,然而他们并不理解这和所谓的存量与增量经济有个毛的关系。而政委也把话题拉回去,他解释道:“增量经济就是指需求不断增加的阶段。就跟祖鲁人现在还没有完全达成人手一支步枪的程度。从没有步枪到人手一支步枪,就是增量经济。这时候只要能够生产出来的产品就能卖掉。而增量经济就不同,大家人人有步枪,有收音机。买新的,要么是旧的彻底坏掉,要么就是新的比旧的好了许多。咱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新步枪,就是存量经济。没有新步枪,不耽误打仗。但是有了新步枪,仗打得更好。这个两个过程对于大部分社会情况都适合。”

    钟良听了之后很快说道:“先解决有没有,再解决好不好?”

    这话说完,有些人连连点头,觉得钟良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当然也有人用稍显嫉妒的眼神看着钟良,觉得这家伙抢了风头,让人觉得不高兴。

    政委当然不会管这些,他很满意的点点头,“我们回到前面的话题,为什么生产力水平高,就是因为我们已经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正在解决好不好的问题。我们有了飞机,有了电报。几封电报出去,飞机飞几回,就能把我们需要的蔬菜种子以及蚯蚓从千里之外送到前线。而我们这些人就能够领着这些黑人兄弟生产蚯蚓粪,改良土壤,种植蔬菜,甚至是期待丰收。我并没有看不起黑人兄弟的意思,但是我们必须说,如果只有他们自己下力气,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前线做到这些。所以干部队伍的培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

    “培养干部就是培养出掌握先进生产力的领导群体么?”钟良觉得这次会议开的很好,以前他也知道要学习好,要成绩好,才有机会被上级赏识,有机会往上爬。而这次讨论之后,他发觉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水平提高了更多。至少他觉得等到战争结束之后,至少他有点信心尝试一下到黑人的村子里头当个村长什么的。战前的时候,部队里面就有过这样的宣传,而应者寥寥。没人愿意去黑人的村子里头当村长,对着一群语言不通的黑兄弟,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仅仅是干部。而是党员,干部!”政委纠正着钟良的话。光复党本身意味着特权,如果只是想简单的当个公务员,不入党也没啥问题。如果想在公务员体系内部得到提拔,成为党员就是必须的因素之一。不过最近的群众对入党的兴趣有限,因为公务员体系竞争是如此的激烈,大家觉得在企业当个党员其实没啥用处。眼瞅在这个包围圈里面很有可能大力发展党员,政委觉得这还挺是意外之喜。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