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58章 南非之殇(五)

第458章 南非之殇(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3月是南半球的夏季,一般来说,把时间加上六个月,大概就是南半球与北半球的相应时间。南半球的3月大概算是北半球的9月。不过南半球海洋面积大,陆地面积小。这种相对单一的天气让南半球的气候与北半球大大不同。

    钟良中尉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心里面倒是颇为欣喜。躺在床上的他其实很想爬起来再写一段,不过钟良中尉最后还是决定保持躺在床上的舒服感觉。党会上的党委书记态度很明确,他认为当下的世界还是个短缺的时代。或者说是个‘增量时代’。很多东西即便中国不再缺乏,对于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讲还是缺乏的。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困惑。光复党的党会起到的作用就是向党员以及入党积极份子们提供光复党对世界的看法与解释。现在钟良中尉感觉自己已经看到困惑他许久的问题。‘以当下的能力和条件,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能够赚钱’。

    和这帮祖鲁人相处一段时间后,钟良中尉觉得祖鲁人其实服从性挺高,愿意干活,但是缺乏知识和认识。换句话说,是非常好的仆从或者佃农。战争一旦结束,只要能够想办法弄到土地,就可以招收祖鲁人来放牧与耕种。东非并不是民朝本土,不会实施那么严厉的土地政策。更何况钟良希望的不是得到私有土地,他希望的是能够得到土地,然后榨取祖鲁人的劳动力。就钟良对东非行政区的判断,他认为行政区政府不会对此横加干涉。

    怪不得那么多人想当地主!钟良心中突然划过这样的一个念头来。然后他立刻觉得一阵惊悚感。光复军头20年最大的敌人和对手就是地主势力,地主在民朝的政治中明明白白属于‘恶’的部分。钟良的得意感顷刻就被长期教育形成的恐惧感驱逐的无影无踪。按着胸口,钟良在心里面说道:“我不是地主,我不是地主。我只是农业资本家!”

    触及了一个内心的不爽点,钟良再也没办法去考虑问题。他就趁着这股子瞌睡劲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枪声把钟良给惊醒了。

    那不是远处的防线有人在开枪。军人的第一念头就把这个现状给分析清楚。枪声是在比勒陀尼亚城区里头响起来的。距离钟良所在的地方近在咫尺。这个念头如同一阵炙热的电流瞬间就从头皮直通脚底板,钟良从床上蹦起来。即便是内心里面有着悸动和慌乱。他还是按照最基本的军事训练,把鞋穿好,鞋带系上。

    扣扣子,束皮带的时候,钟良走到放置武器的位置上。这些基本的内容一完成,他就带上军帽,带好手枪,背上步枪。接着出了门。

    街道上已经有了很多人,不管是祖鲁的士兵,还是祖鲁的军官,所有在街上的人都露出了愕然的表情。这种愕然把钟良气的破口大骂,“你们马上按照训练去待命地区!”

    原本就愕然的黑人大兄弟听到钟良那糟糕的祖鲁话,脸上露出了新的愕然。不等钟良再次做出命令,有人从街道上的黑暗处向着钟良这边开始射击。好几人瞬间就被击中,受伤后的惨叫声让原本愕然的黑人大兄弟们装换了状态,有些黑人兄弟怒气勃发,拿着武器就向射击的方向前进,看他们的意思是想抓出来射击的家伙。

    选择进攻的是少数,比进攻更多的一部分人立刻选择先躲起来。更多的黑人兄弟表现出的是不知所措,他们傻愣愣的对着黑夜中的城市,困惑和无助。

    面对这群黑人大兄弟,钟良心中也感受到了困惑与无助。夜里突然遭到敌人的成功袭击,这已经够麻烦了。即便是光复军这样训练有素的部队,做这方面的战术训练时,作训教官都觉得很为难。告诉大家一些要点后,作训教官说道:“如果让敌人成功达成袭击,那说明部队本身出现了大问题。那时候大家要做的就是先稳住基层这么一个基本要点。”

    钟良记得教官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记住,这是一个要点,而不是条例。咱们光复军一定不要让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里面。”

    现在身处这样的局面里头,钟良真正明白了这样局面的可怕。黑暗的夜晚里面,那些敢于进攻的部队转瞬就成为几乎看不到的黑影。这样的黑影在到处乱晃,天知道哪些是友军,哪些是敌人。

    想到这里,钟良在这么一个夏天的夜晚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冷战。他发现自己只有坚守基本要点了。

    “快!跟我走!”钟良不再迟疑,而是对着黑人大兄弟们喊道。

    听了钟良的呼喊,黑人大兄弟还是一脸懵b的表情。钟良也不管他们到底怎么想,立刻连打带骂的驱赶着他们开始行动。这样的暴力手段起了作用,黑人兄弟在驱赶下开始行动起来。仿佛是对这样选择的应和,城市里面的射击也开始越来越激烈。

    部队向前走了一段,迎头就碰上另外一支部队,领头的是另外一名中国顾问。在钟良听到那位顾问用一口中国腔的祖鲁话破口大骂的时候,对面的顾问也发现了钟良的存在。他们立刻合兵一处,按照以前的计划先占领了一片城区防御阵地,取得了最基本的营盘。

    那些乱窜的部队不时进入到了这片地区之内,在回答口令之后,新的部队开始被纳入这些防御阵地,并且开始向新的防御阵地派遣兵力。

    就在黑人大兄弟准备让一波新的人等进入防御区之内的时候,钟良怒喝道:“等等,让他们再说一次口令!”

    黑人大兄弟们一愣,对面已经明显用祖鲁语喊过“我们是自己人”了,在这城市里面难道不应该都是自己人么?已经有些定下神来的黑兄弟忍不住问道:“长官,他们不是已经回答了么?”

    钟良差点被气乐了,强压住强烈的荒谬感,他说道:“我们要的是口令,他们可没有回答口令!再问他们口令!”

    “他们都说了是自己人了!”黑兄弟们还在辩解。

    钟良怒道:“说是自己人,谁都会说。那帮白人到了你们这边有几十年了。不少祖鲁人在他们的农场里面当奴隶,你觉得他们就不会说祖鲁话么?”

    这番怒喝倒是让这帮黑人大兄弟有点扭转过来了想法,前面的人对外面喊道:“你们说出口令来!”

    片刻之后,对面答道:“你们让我们说什么啊!我们是自己人。我们不是敌人。赶紧让我们进去啊!”

    这下黑兄弟们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头啦。且不说那种怪异的发音与祖鲁的地方方言有很大区别,‘口令’二字是中国教官教给祖鲁人的汉语,纯汉语发音,对祖鲁人来说是全新的舶来词汇。对面的那些人对‘口令’二字根本没有反应,这就很不对头。

    “告诉我们今晚的口令!”祖鲁军人们更加警觉起来。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赶紧让我们进去!”对面继续喊道。

    压低了声音,钟良命道:“放他们过来,但是不要挪开铁丝网拒马。当他们到了拒马前面的时候,就开始打!”

    “你们过来吧!”祖鲁黑人部队开始对那些人开始吆喝。

    钟良手按在手枪的皮套上,来自苏丹的牛皮枪套很厚实,料子给力,牛皮上用的缝纫线也够粗,够结实。皮子还挺软,手按在上面很有种让人放心的实在感。借着这样的动作获取些战场上无法提供的安心感觉,钟良瞪大了眼睛,等着看敌人出现在比较靠谱的涉及范围里头。

    等了一分钟,钟良觉得有些心焦。难道对方已经明白事情不对头,明白这是个陷阱了么?就在他考虑的时候,沉寂的对面突然就亮起了枪口喷出出来的火焰,听到了射击的枪声。也不管敌人到底是怎么发现的,钟良中尉立刻喝道:“还击!”

    终于和明确的敌人开始战斗,钟良中尉觉得心情莫名其妙的就稳定下来。他自己躲在掩体后面,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了怀表。夜光指针指向了晚上1点,这让中尉非常失望。现在这天到了早上五点左右才会亮起来。等到天光能够明确的分清敌我,需要到早上五点半以后。接下来的四个多小时的时间中,这支在敌人包围中的孤军到底要遭受何等的战斗。

    令钟良中尉感到有些安心的是,城市各个地区都有战斗,那些原本就非常认真建设的外围要点还在持续战斗。只要敌人没能展开兵力全面进攻,战斗就不会呈现一面倒的局面。夜战对于祖鲁军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对于进攻的敌人同样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在司令部,顾问团的指挥系统已经开始向在莫桑比克的东非部队发去了电报,因为没有马达加斯加军区的密码,他们只能通过明码向马达加斯加方向发送了电报。

    莫桑比克的东非部队立刻就接到了消息,不仅部队全部动员起来,连王明山也被叫起来参加会议。电报内容并不那么翔实,只是简单的介绍了比勒陀尼亚的驻军遭到了突袭,希望东非治安军能够出动。这个要求对于比勒陀尼亚的五十名中国顾问以及科技工作者来讲很正常,然而对于东非行政区这边就感觉很是为难。

    “那些黑人……就是靠不住!”王明山总算是没有直接指责自己的同志。在坚固的防御体系里面被夜袭,祖鲁人的战斗力真的让人非常无语。光复军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遭到过敌人的奇袭,但是还真的没有说让敌人突破防御阵地的经历。

    从东非行政区的角度来看,大家真的不愿意出动大规模的军队。现在该如何处置布尔人,东非这边有很多讨论。然而不管怎么讨论,大家都面对一个问题。布尔人现在有相当充足的步枪和子弹在进行战斗。在布尔人与英国人的战斗当中,中国这边还提供了不少野外生存用的装备。有了这些装备之后,布尔人在野外持续战斗力提升了许多。如果东非行政区以布尔人为对手,大家发现让英国人无比头痛的布尔人也能让东非治安军非常头痛。

    一触及这个问题,王明山的心里面就一阵阵的难受。他掏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了‘作茧自缚’四个字,又在四个字后面打了个括号。括号里面写上‘该如何控制武器扩散’,并且在后面重重加上了两个问号。

    但是面对这样的局面,王明山也不能不处理。若是让祖鲁人以及五十名中国顾问和技术人员就这么横死在比勒陀尼亚,那时候东非大概也只有大打出手这一个选择。

    想到这里,王明山下令,“先联络我们在开普敦的人,让他们立刻联络英国人,问问英国佬有没有在此事里面提供兵力。告诉英国人,如果他们这么干了,我们就会让英国佬吃不了兜着走!”

    “王书记,您要扩大这场战争?”一直以为王明山并不热衷扩大冲突规模的同志们对此非常意外。

    王明山冷哼一声,下了另一道命令,“向国内发报,请求国内联络日本方面,希望能够提供五万名日本人。男女不限,现在需要让日本人来帮着我们加快在非洲的基础建设。另外,告诉国内,我们不要高丽人!”

    “为什么不要高丽人?”年轻同志们有些意外,倒是比较年长的同志们微微点头。

    王明山冷哼了一声,“高丽人觉得自己是我们的家奴,所以有种二当家自居的意思。干活不卖力,欺负黑人倒是很来劲。之前来的高丽人都被我们给撵回去了。日本人知道欲当家奴而不得,而且日本人还真的不准备当我们的家奴。他们干活卖力,图的是多挣钱。我们不在乎多给他们钱,我们在乎的是他们有没有好好干活!”

    年轻人不太能理解这个,却也知道不要和东非行政区的书记王明山顶牛。对这个问题也不再说话。而王明山交代完了这些容易处理的事情之后,皱着眉头问道:“你们觉得布尔人会接受和平么?”

    “布尔人接受的和平大概是一切恢复原状的和平。”负责战略分析的年轻干部回答的很干脆,作为调查人员,他为此做了不少功课,“不过短期内,布尔人大概是不会对我们的金矿控制权提出要求吧。”

    听了这些后,王明山脸上有了明晰的态度,他冷冷的答道:“想恢复原状就需要大量的钱,那些布尔人只怕会要求的更多。我们准备出动部队吧。告诉比勒陀尼亚的同志,我们大概三天后会到,要求他们发挥主动性,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住。另外,告诉祖鲁国王,要求他派遣援军前往比勒陀尼亚。还有,再准备一批顾问,能够在那一万多人的部队里面管到排级单位。告诉祖鲁国王,要是不让我们控制在比勒陀尼亚的军队,我们就自己撤出所有的顾问人员。能让布尔人夜袭突破防御阵地,这帮祖鲁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钟良中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坚持到天亮的,他还记得的是,他和已经进入防御阵地的部队里头的顾问团进行了全面联络。大家除了自己守住阵地之外,还不断派出联络员与其他部队进行联络。总算是让每一个防御阵地里面都有部队进入。当基层部队开始稳住阵脚之后,终于联络上了指挥部。整个作战体系总算是恢复过来。

    得知敌人虽然渗透进了市区,但是把守外围要点的部队还在战斗之后,钟良终于放松下来。这不知不觉的,天就开始亮起来。这一亮,钟良就看到问题不对头了。那些敌人的军装居然也是土黄色,居然和祖鲁人的军服看上去没啥区别。钟良的第一反应就是祖鲁人里头出现了叛乱份子。

    不管是不是叛乱份子,钟良从来没有放过敌人的打算。部队趁着天光开始对市区内的敌人进行剿杀。看到了敌人的尸体后,钟良发现问题更加奇妙起来。那些被打死的家伙高鼻深目,和祖鲁人的相貌完全不同。用手搓了搓尸体的面皮,发现他们居然用黑色的颜料涂了脸,所以看上去黑黢黢的如同黑人。而他们因为日晒而变得红彤彤的脖子证明这帮人完全是白人。

    天色越来越亮,部队发现冲进城内的只有不到四五百敌人。伪装成祖鲁黑人的白人很快就被围起来,他们负隅顽抗不肯投降。部队就调来迫击炮,一通炮弹后白人立刻打出了白旗。

    审问了俘虏之后,大家才知道了真相。原来这帮化妆成祖鲁黑人的布尔白人,正好遇到守门的中国顾问不在,就用很简单的祖鲁话赚开了门。因为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这些数量有限的白人军队就冲了进来。在之后的战斗里面,那些原先就驻扎在稳固外围阵地上的部队表现了该有的战斗力,后续布尔白人部队则被门口的防御阵地死死挡住。

    危机终于得以解脱,钟良中尉非常高兴。然而得知种菜的翁老师在战斗中被流弹击中,受伤颇重的消息,钟良中尉的心情立刻就变得难过起来。就在一众人等讨论着怎么处决这帮布尔人的时候,在南瞻市的王明山接到了三份电报。

    第一份自然是危机解除,比勒陀尼亚部队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第二份则是国内发来的,同意向东非提供五万名日本人的消息。不过消息里面告知,这里面的女性比例也许会比较大。

    第三份令王明山最意外,开普敦的英国人明确表示自己没有参与到战斗之外,还提出希望能够就南部非洲的问题与王明山谈判的消息。王明山想了想,最终表示了同意。当然,他也没有自作主张,还是给在喀土穆的韦坤发了份电报,要求他立刻赶来南瞻市,参加会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