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60章 南非之殇(七)

第460章 南非之殇(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今天发言的那个人是中国皇帝陛下的二皇子,你们确定没错么?”英国代表团里面针对白天的事情做着讨论。为首的是那位半途出来讲话的人员,虽然白天坐在后排,现在他坐在首领的位置上,英国代表团的其他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不仅没人反对,面对这位‘低阶官员’的问题,负责事务工作的英国官员立刻答道:“殿下,那个人的确是中国皇帝的二皇子。”

    “他的态度能代表中民朝政府的政策立场么?”这位被称为殿下的英国代表摸了摸漂亮的小胡子,有些不确定的问。

    “就中国公布的制度,决定权并不在皇族手中,因为中国不存在法理上的皇族。按照民朝宪法里面规定的制度,这个民朝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共和国,而不是帝国。与英国不同,中国是君权民授而不是君权神授。”政务官回答的非常清晰,如果是21世纪的话,英国政务官无论如何不会像现在一样把君权神授讲的理直气壮,甚至有种神圣的感觉。

    对君权的来源问题不置一词,英国的殿下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觉得中国二皇子哄骗我们的可能有多大?”

    殿下的问题让英国谈判团体暂时陷入了沉默,二选一的答案看着简单,回答起来从来都非常沉重。更何况中国方面提出的内容直接与基本战略相关。中国的基本战略当然是要称霸全球,英国到现在还没有讨论过是否要更换基本战略的问题。至少到现在为止,英国的大战略依旧是称霸世界。坚持这个战略的结果大概是与中国来一场你死我活大战。

    沉默啊沉默,英国官员们要么开口喝茶,要么低头抽烟。作为欧洲顶级的官僚体系,谁都不敢在这样的事情上造次,身负谈判重任的殿下才是可以发话的人。

    “安排一下,我想和中国的二皇子谈一次。”殿下也承担起了发号施令的责任。

    “是!”事务官们都松了口气,殿下承担责任,真心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当然,事务官们也不敢真的任由殿下乱作决定,一旦殿下把事情搞砸,事务官们大概都是背锅的角色。所以有事务官建议道:“殿下,我们认为中国的二皇子与中国东非总督之间也有矛盾。请您注意这点,不要让中国的二皇子过份挑战东非总督的地位。”

    殿下微微点头。民朝的东非总督必然是位高权重的权臣,而二皇子则是天然具备继承权的贵族。以英国的经验,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其实很大。考虑到这个问题,英国的殿下问事务官,“你们确定这位二皇子的哥哥还在世么?到现在我也没看到有关大皇子的任何消息。他难道真的放弃继承皇位的打算不成?”

    欧洲上层一直非常在乎韦泽的家庭成员。对这位中国大皇帝的两位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大学教书的事情,欧洲上层评价不错。然而这位皇帝的四个儿子里面,一个当了医生,在读博士,一个当了冶金专家,在上海的研究所里面干的逍遥自在。这让欧洲上层,特别是欧洲王室们觉得十分扯淡。虽然这两个职业在欧洲都算是体面的职业,但那是针对非统治阶级而言。根正苗红的统治者继承人竟然干起了技术职业,算是很掉价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还没看到中国皇帝有宣布立太子的迹象。”事务官的声音里面也有些困惑,韦泽今年都快60岁了,他比印度女皇维多利亚小14岁,从政治家的角度来看,也算是非常年轻。可从立储的角度来看,这位中国皇帝动手未免太晚。

    “我决定有空和这位皇子谈谈他哥哥的事情。”英国殿下说了一句。

    对于韦泽的长子人间蒸发般消失的事情,欧洲王室们的遗憾大过讶异。英国方面普遍认为这位皇长子大概是身体不佳,或者有什么疾病。即便这位皇长子身体不健康,至少还有能与欧洲通婚一下的价值。韦泽二老婆的表弟李维仁娶了奥斯曼帝国的美丽公主,这让欧洲各国都觉得奥斯曼帝国与民朝开始联姻。哪怕是这种非直系血缘的联姻,在欧洲王室眼中都有不小的价值。如果中国的皇长子与欧洲联姻,那意味着整个欧洲的贵族谱系要发生不小的变化。

    这帮事务官们其实很想劝说殿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这话最终还是被憋回了肚子里面。中国的皇室距离欧洲太远,与欧洲王室素来没有什么个人的友谊。欧洲一直很希望能够与中国建立关系,殿下的尝试也算是努力。

    第二天,两位殿下就会面了。接过殿下递过来的英文名片看了片刻,韦坤笑道:“我没有名片,实在是抱歉啦。”

    “这不是问题。我们和欧洲各国上层之间见面靠引荐人,而不是靠名片。”殿下笑道,“如果阁下想到欧洲去看看的话,我愿意作为阁下的引荐人。”

    韦坤对这样的邀请感觉很不习惯,他自幼接触的就是要为国家效力,要成为劳动者的教育。这样的教育让韦坤坚信,拥有官方身份才有价值,私人身份属于比较低级的玩意。但是对方看来不是恶意,所以韦坤笑道:“我去欧洲一定是公事,自然有国家身份。所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英国殿下先是愕然,然后他用一种很佩服的语气说道:“阁下上进心实在是让我很佩服。”

    韦坤觉得和这位英国殿下实在是无法沟通,双方对世界的看法好像不是一个位面的。他就把话题转回了公事上,“阁下,我昨天提到,我们可以选择在友谊的基础上处理当下的问题。既然阁下愿意过来谈判,想来已经有了您的看法。能对我讲述一下么?”

    “这个……,未来的长远友谊,您相信么?”英国殿下虽然遗憾,却还是说起了之前已经由英国政务官们准备好的说辞。

    “如果我们肯维护的话,我认为友谊就能长久。”韦坤并没有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度,只要核心不变,言辞激烈或者柔和的辞令都是手段而不是目标。

    “以南部非洲维持和平作为友谊的表示,阁下觉得如何?”英国殿下说道。

    “怎么一个维持和平呢?”韦坤继续问道。

    “我们难道不能决定和平么?”殿下有些轻佻的问。

    韦坤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英国怎么决定国家大事的。据说是议会开会。而中国决定大事是要通过党委会议或者相关责任机构的会议。如果真的是以这样的模式来做出决议,个人决定和平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别说个人决定和平,个人大概连自己的命运都决定不了。

    “那个阁下希望的和平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和平。”强行按捺住不满,韦坤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不谈印度洋,不谈别的。我们能否以南部非洲的实际控制线做出我们势力范围的边界。我们并不干涉对方控制区内的事务,并且签署保证双方控制区之间的争夺必须经过商讨来解决,而不诉诸武力。阁下觉得如何?”英国殿下用带着热力的声音提了这么一个建议。

    韦坤心里面生出想大笑的冲动。这位英国殿下提出的要求从当下弱肉强食的帝guo主义角度来看,简直是岂有此理。如果和平协商机制能够凌驾战争之上,那么这就是在完全否定欧洲列强定下来的旧制度。对于欧洲列强来讲,他们希望的是依靠武力解决一切问题。

    原本韦坤认为这位殿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现在他的看法变了。这位殿下其实还蛮有离经叛道的态度。这么一个要求在韦坤看来其实没啥了不起的,战争其实已经消耗了敏超太多的国力,牵扯了民朝太大的力量。如果和平降临,民朝就可以充分发展已经是无比广袤国土的潜力,创造出辉煌的中国来。

    想到这里,韦坤带着点无法消除的怜悯感觉对英国殿下说道:“我们民朝追求和平,你们英国也追求与我们的和平么?你能确定这种态度可以得到英国的支持?”

    殿下原本的声音原本有不少的热力,看得出,他对于这样不大可能被英国核心接受的理念很是倾注了想法。被韦坤劈头浇了一盆冷水之后,殿下也从幻想的世界回到了现实世界。他有些无奈的说道:“阁下,我希望能够以我们的力量决定和平。而且把这个和平推广到整个欧洲,整个世界岛,整个世界。但是我也知道,让那些大权在握的人追求和平,实在是太过于奢侈的想法。”

    虽然觉得这位殿下很幼稚,韦坤倒还真的被这位殿下的理念所感动。如果真的能够给韦坤时间,只要五年时间。他就能把东非行政区弄到比现在好许多的地步。那时候韦坤就可以用生产力带来的巨大变化以及动力组建起强大的军队……

    想到这里,韦坤觉得自己也是有些过份了。这位殿下也许希望的是永久的和平,而韦坤希望的是通过和平积累起战争的力量。就如韦坤的老爹韦泽所说的那样,‘和平就是学校食堂里头包子的包子馅,第一口下去,没咬到。第二口下去,咬过了’。只要和平的比例远低于战争,不管怎么样的期待和平,大概也会与和平擦肩而过。

    “那么我们现在南部非洲建立一个和平机制,并且把这个机制扩大到整个非洲。例如,可以建立一个非洲安全会议的机制。殿下觉得如何?”韦坤还是选择了支持英国殿下的一部分态度。

    “真的?”英国殿下露出了喜出望外的表情。

    “我只能代表东非行政区做出决定,你们英国是否答应,我不能保证。”韦坤答道。

    英国殿下皱了皱眉头,“你不能带表民朝政府。”

    “东非行政区不是民朝的领土,甚至也不是民朝的殖民地。东非行政区有自己的一套体系和制度。所以我们当然不可能带表民朝的态度。但是我们可以决定民朝的非洲战略。这点阁下能明白么?”韦坤耐心的教育着这位殿下。

    最后这位殿下终于悟了。他其实也知道自己根本决定不了英国的大战略,就如二皇子韦坤也决定不了中国的大战略。如果英国与中国开战,开普敦殖民地与东非行政区立刻就要进入战争局面。但是韦坤的回答也没有让英国殿下失望,即便是一个开普敦殖民地与东非行政区之间的和平协议,即便这两个殖民地在英国或者民朝的国家地位中,连下等公民都算不上,因为这两块土地仅仅是地位卑微的殖民地。不过能够决定这种卑微土地上人等的命运,也算是一种权力者才能享受到的乐趣。

    捣鼓了两天,最新的协议向伦敦发了过去。这封电报在伦敦引发了一场小震动,因为协议的签约方竟然是两个殖民地。开普敦殖民地与东非行政区,他们之间签订了一个协议后,开普敦殖民地就向英国本土发来,请求得到英国本土的同意。

    某种意义上,这是僭越,这是一种纯粹的自大行径。即便开普敦殖民地对英国很重要,即便那位殿下对于英国皇室有点价值,可这不等于就能用殖民地的名义决定英国的选择。

    “可是对面的谈判对象是东非行政区。如果我们以英国政府,或者殖民部来对应,也是低了我们的身份。东非行政区毕竟只是个殖民地。”英国殖民部倒是出来说了个支持的话。

    这话反倒是让内阁的老爷们感觉不爽,他们索性直接跑去内阁部长那边告状。而且关于英国殿下的流言蜚语也开始在上层圈子里面流行起来。要搞到先搞臭,这是个世界范围内的通用手段。

    ‘XX殿下以前就是个好色之徒,听说他……’

    “XX殿下曾经做过XXXXX,现在他居然装作正经的开始OOOOOOO。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以低劣的殖民地反过来对本土指手画脚,这是胡作非为。而提出这个看法某某殿下是XX癖,OO犯,是众所周知的XXOO。我们竟然要听从这样的瞎指挥。大家能接受咩?!”

    这话最终传到了72岁的印度女皇维多利亚的耳朵里时,已经变成了一场态度很是鲜明的强烈斗争。只要持保守主义立场的众人,都表示这是一个道德低下的渣渣提出的一个政治上岂有此理的混账建议。

    支持这个建议的也有,1890年才当选下议院议员的自由党议员劳合??乔治就旗帜鲜明的支持这个提案,并且以他一直以来的和平立场表示支持建立与中国的安全会议机制,甚至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全世界范围内的安全会议,通过和平谈判来解决世界范围内越来越激烈的冲突。

    双方的攻击是如此的激烈,以至于印度女皇听到的消息里面,竟然有人四处散播劳合??乔治在家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都穿女装的说辞。还有人声称劳合??乔治其实是遍布伦敦的‘鞭挞馆’的常客。

    印度女皇维多利亚知道鞭挞馆是干啥的,英国工业化之后的文化出现了强烈的纪律以及禁欲的文化倾向。任何文化倾向都不乏过激,所以鞭挞就成了克服躁动的手段。而这种玩意与英国贵族传统的体罚以及其他的类似玩意结合起来,就变成了一种时尚。不仅催生出了专门的商业机构鞭挞馆,更是和大烟一样催生出了一大票的被鞭挞的爱好者。

    一想到,刚入夜,昏黄的煤气灯照耀的潮湿昏暗的伦敦街头,一辆马车停在某个小巷中隐蔽的门前,然后门打开了窄窄的一些。隐约可闻的皮鞭噼噼啪啪的抽打声,叱骂声,还有带着点那么欢悦的呻吟呼痛声穿了出来。而劳合??乔治一身女装的走下马车,闪进了门内。然后门……关上了。

    印度女皇觉得胸口中生出一股热力,这股热力直冲脑门。随即画作盛怒。皇室官场这些权力核心,乌七八糟的烂事多的很,印度女皇早就知道。不过很多乌七八糟的事情也是如同这次一样被刻意创造出来去实现无法名言的目的。

    两年的战争下来,三十万英国远征军已经消耗了大概一亿英镑的军费,而战争结束还遥遥无期。保守党对此可以说是愁眉不展。然而英国殿下拿出的这么一个解决方案虽然看着有很多不得体的地方,却真的有机会解决南部非洲的战争。所以保守党们第一反应就群起攻之。

    印度女皇1819年出生,到了1891年都72岁了。这场耗资巨大结局不明的战争让老太太已经有些彻夜难眠的感觉。现在每1英镑含32238克纯金,花掉的一亿英镑的军费就是730多吨黄金。当然,英国不会真的搬出黄金来支付战争费用,但是这笔钱让老太太真正陷入寝食难安的地步。

    “是谁制造出的这个厚颜无耻的谣言!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印度女皇用气的发抖的声音表达了态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