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62章 南非之殇(九)

第462章 南非之殇(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总督阁下,最近有说法,嫁给李维仁帕夏的那位奥斯曼公主带着孩子回家省亲。”英国殿下在会谈进入收尾阶段的时候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王明山一愣,他知道这件事。而且知道这位公主也承担了一些沟通工作。例如,中国并没有要把塞浦路斯建设成一座军事要塞的打算,但是中国要在塞浦路斯存放很多贵重金属、钞票、票据,必然要派遣军队保卫这个远离中国本土的金融中心。这事情通过官方渠道的交流也不是不行,只是奥斯曼帝国的制度本身对于行政机构的认同度远比贵族血统更低。

    英国方面对奥斯曼帝国的内部情报了解这么深,王明山是知道的。不过亲自接触到与此有关的情报之后,他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王明山这种家伙早就在工作中积累起丰富的经验,即便是心里面意外,所说的话里面并没有丝毫的惊讶感觉。“人家姑娘几年才回一趟娘家,你们关心这个是不是太怪了。”

    “我们听说这位公主殿下的丈夫李维仁上将在北美战功卓著,有可能晋升大将。”英国殿下带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对王明山说道。

    王明山心里面一阵恼火,这个英国佬的卖弄让他非常不爽。这样靠血统的货色在英国能够身居高位,在民朝即便没有被开除公职,也根本升不上去。民朝官员里面盛行就爱卖弄的家伙也不是没有,不过卖弄的得是自己的能耐。拿着情报卖弄结果大概只剩死路一条。

    “哈哈。没想到你们在奥斯曼帝国的影响力这么大,这样的消息也能弄到。”王明山带着无奈的表情笑道。

    英国殿下的虚荣心被王明山得体的奉承弄到立刻膨胀起来,他喜滋滋的说道:“总督阁下,这次能够达成协定,我出了很大的力量。而且我本人很乐见英中友好,所以我期待能够与韦坤殿下会面,联手推动英中友好能够继续发展下去。”

    王明山原本对于血统继承的帝制并不是特别有感觉,即便从政治角度来看,帝制并不先进,王明山也决不会去反对韦泽把自己的位置交给儿子。然而看了这位英国殿下的表现,王明山对于血统继承生出强烈的厌恶感觉。谁都没办法保证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争气,韦泽家的继承人也不可能保证永远都是英明神武。出现类似这种英国殿下的可能性大概得有100%。甚至不用专门针对韦泽,老兄弟们的子弟中不成器的人数很多,比例可以说相当大。在这么一瞬,王明山突然觉得搞共和也未必不对。更不用说好多消息都证明韦泽本人对于共和制情有独钟。就在王明山想东想西的时候,英国殿下还是在絮絮叨叨的讲述着他认为血统贵族们联合起来能够建立起多么强大的未来。甚至还很‘含蓄’的提及了王明山那位意大利女侯爵。

    王明山也懒得和这位英国殿下闲扯淡,为了尽早让这位殿下滚蛋,王明山问了个问题,“殿下,如果按照协定。东非行政区与开普敦殖民地边界内的那些人员,或者说那些布尔人的流动性,殿下是什么态度。”

    确定自己不可能夺取兰德金矿所有权之后,英国方面倒是展现出搅屎棍拥有的力量。他们并没有过份退让,譬如对那些已经被英国圈定的浅层矿脉,英国可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即便是挖不出黄金来,占着茅肯不拉屎,也能有个位置。

    但是对于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英国方面也表现出了足够的退让。兰德金矿的主矿脉就是数条深入地下几公里的大矿脉,如同几柄大宝剑般深深插入地下。英国并没有表现出对那几条关键的深层矿脉染指意思。

    搅屎棍的另一个特色就是留一线,例如英国要求他们在钻石矿重镇金伯利的所有权。但是把原本就是布尔人所有地区的地面让了出来。这就出现了一条很是模糊的边界线。这条边界线的长宽都有近百公里,如果继续模糊下去,大概一个新的布尔人国家就出现了。王明山当然不肯让这样的局面出现。

    殿下被这个话题弄到不想说话,看得出这是英国政务官的领域,高贵的殿下怎么会花费心思对这种地方进行深入研究呢。可这殿下看王明山的态度非常坚定,表现出这个话题要优先处理的态度。他感觉很无趣,就以‘回去和事务官们再问问’为理由,离开了会场。

    看着殿下离去的背影,王明山觉得如释重负。这位殿下的做派并不是完全陌生的,王明山的家里面其实也有这种味道。所以王明山对此格外敏感和厌恶。他当年能被沈心拉上船,就是因为王明山自己对那样的生活已经受够了。按照马叔《共产党宣言》里面所讲,这叫做‘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长幼有序,贵贱有别。欧洲那帮贵族们对此的坚持远比中国更加顽固。

    就在王明山准备喝杯茶,放松一下自己的时候,韦坤急匆匆赶来。他一进门就问,“你确定那位殿下不会回来么?”

    面对如此简单直白的问题,王明山登时就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自打摆脱了封建的家庭后,王明山几十年来都是在这样以解决问题为首要目标的环境下生活的。这个环境当中也不缺乏秩序,至于摆谱、讲面子、闹情绪、甚至因为贪婪而犯罪,这些事情都很常见,但这些事情都不是主流。这个时代的主流就是向前,向前,向前。磕磕绊绊,一直犯错,迁怒,二过,推诿,大家就这么一面干,一面往前走。王明山现在不干那些玩意不是因为他变了圣人或者君子,只是他干够了。做那些负面的事情根本不解决问题么。就如韦坤不认为那位英国殿下有问题,惹不起他还躲不起?

    王明山笑道:“放心,那家伙不会来。即便他来了,我也不会让你去面对这样的渣渣。”

    韦坤听了之后松了口气,“这样的人真是招惹不起,却还得借助他的力量。”

    “说吧,你要做啥。”王明山不提那位殿下的事情,而是直入主题。

    “我觉得想在东非行政区把经济搞起来,完全靠自然扩张肯定是不行。我考虑是不是一定程度上恢复类似商周时代士人、国人、野人的模式。而且必须对非洲成年人采取一些强制行动。”韦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王明山心里面有些不屑,这种想法他也有过,甚至进行了纸面推演。然而推演的结果是不可行。因为推演的结论中,以中国这种大一统的集权模式来执行这个政策,成本高到无法承担。如果不以大一统的模式来执行,就必须实施分封制度。让一众地方诸侯自行经营。对于王明山来说,他的政治理念让他无法接重新出现诸侯这等封建的玩意。

    再说,政治有一种模仿效应存在。如果允许东非行政区存在公开的诸侯制度,那么亚洲本土是不是可以某种程度的允许。即便是韦泽本人在世的时候无人敢这么弄,韦泽死后呢?毕竟大一统的制度本身就是一个营运成本超高的玩意,封建制度可以把很多包袱抛掉。

    但是王明山没有立刻说话,他愿意给韦坤一些时间来让韦坤自己发挥。年轻人的成长都有问题,王明山年轻的时候因为个性问题差点要撂挑子不干。若是只要犯错就去一棒子打死,王明山早就不知道被打死了多少次。而且年轻的时候谁考虑问题能够那么全面,有这么一个机会,王明山也想看看韦坤的水平有多高。

    韦坤自己已经完全沉浸在对他设计的讲述当中去了,在韦坤的设计里面,封建制度的暂时存在只是过程而已。他希望能够通过不断从封建势力手中抽取劳动力的模式来弱化封建势力,最终利用人力优势反过来解决封建制度。

    听完了这部分,王明山再也忍不住,脸上露出了那种老年人看着荒谬计划的笑意。韦坤用一种受了伤害的情绪停下讲解,问道:“王书记,您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么。”

    王明山还是带着那样的笑容说道:“问题就在于你觉得基层会和上层一条心。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咱们民朝都没这回事。每个阶层都有每个阶层的利益,看问题都是先看屁股坐在哪里,然后再看他们提出的意见。人有阶级属性,即便是同一个阶级里头,不同的阶层也有不同阶层的利益所在。你允许封建的基层合法,再试图通过削弱基层消灭封建制度,完全是找错了方向。”

    “王书记,你这话让我感觉不太对吧。”韦坤并不支持这样的态度。

    能够教育年轻的同志,还是有前途的年轻同志,王明山心情变得很好。对韦坤摆摆手,王明山说道:“韦坤,你不要把民朝制度和非洲的现状相提并论。民朝制度的基础是大家都认为我们是民朝的人民,我们是同一个国家。民朝行政制度的基础是,你必须认为自己是行政体系里面的一员。这一员有权利,有义务。封建制度可不是这回事。封建制度的权利和义务从来不对等,你瞅瞅英国,曾经说英国有过大宪章。后来我查了资料才知道,英国没有成文宪法。而且英国只有臣民没有公民。臣民和英国王室并没有等同的权利和义务。而你的搞法就是用民朝的制度来营运封建制度,这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的事情。你要么搞民朝的制度,要么就搞真封建。走中间道路的都只有失败。这可是你爹反复强调的事情。”

    韦坤没想到王明山最后居然把韦泽被搬出来了,一时间他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当然,王明山所说的内容韦坤其实也能理解一部分。王明山明确指出了民朝制度与封建制度的本质区别,维系民朝当下的不是韦泽的家天下,而是韦泽为国家的贡献大到彻底改变了民朝人民的衣食住行。民朝人民感受到了这样变化之后,选择认同韦泽和民朝。也就是说韦泽耕耘在前,民朝人民的追随在后。

    与韦泽的行动相比,韦坤的考虑就基于让别人在前面努力,韦坤希望能够在后头收割。韦坤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的小算盘以及支墩建设背后的诡计,所以王明山的反对让韦坤原本那些希望诡计得逞的小心思受到不小的伤害。

    “韦坤,你前面的所作所为我都很欣赏。你能拿了自己开发出来的竹笋,我当时觉得你和你爹很像。都督这一生,都是他拿东西给我们,他拿东西给国家。然后呢,我们觉得他拿出的东西我们不喜欢,人民觉得他让大家越来越累。我想你大概能理解这点。”王明山有些怀念的说道。谈起韦泽,王明山能想起的就是他自己的一生是如何跟随着这位伟大的皇帝前进的一生。几十年如一日,看着只是弹指一刹。但是回过头看,才知道到底建立起何等的丰功伟业。

    韦坤却没有这样的感受,王明山描述的世界与韦坤认知的世界有太大的差距。例如韦坤觉得读的是韦泽主导编写的教科书,指导社会运行的是韦泽起草的宪法上衍生出来的法律。看到的是对皇帝韦泽同志的尊崇,听到的是对韦泽皇帝同志的敬爱。这与王明山所说的‘革命功臣对韦泽不喜欢,人民对韦泽不满意’完全不是一回事。

    “王书记,既然当年你们并不喜欢我爹。那为什么要跟着他走?”韦坤调整了情绪之后,带着强烈的情绪质问着王明山。

    王明山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指责而生气,他甚至觉得韦坤能够只用这么指责的情绪已经证明这娃挺有涵养的。即便韦坤现在是破口大骂王明山是奸贼或者胡说八道,王明山都不觉得意外。而且王明山相信,这场官司即便闹到韦泽跟前,韦泽也会支持王明山。

    “韦坤,我们跟着你爹走,唯一原因就是不跟着你爹走,我们要死。”王明山郑重的说道。

    韦坤一愣,他从来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然而转念一想,他突然明白了为何他母亲那么聪明的女子竟然肯给人做妾室。不管别人怎么看韦坤的母亲李仪芳,在韦坤的心目中,母亲李仪芳不是个趋炎附势之辈。如果当年的世道如同现在,国家极力鼓励女性出来工作,宣传‘妇女能顶半边天’,通过法律和制度保证妇女独立的财产权。想来李仪芳绝不会靠男人来生活,更不用说沦为家族向上爬的贡品。以李仪芳的个性,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被献给某个‘山大王’。

    ‘山大王’这个形容韦泽的词,是韦坤听母亲李仪芳说过好多次的话。即便是李仪芳对韦泽本人并不小看,但是李仪芳也是用这么一个充满负面意思的词汇来形容当年对韦泽的看法,即便那时候韦泽已经是太平天国的堂堂齐王。最近韦坤接到母亲李仪芳的信,信里面讲,李仪芳没有跟着韦泽北上去北京。而是在南京买了一处她非常喜欢的房子,一个人在那边住。而且李仪芳还透露出一些想让韦坤的老婆带着韦坤的孩子到她那里住的意思。

    这样的独立的李仪芳才是韦坤熟悉的,但是别人看到的李仪芳则是一个不争不抢,更没有嫉妒情绪的皇帝韦泽同志两位夫人中的一位。这种与事实不同的看法让韦坤认同了别人其实没有宣传的那么尊敬皇帝韦泽同志的可能。

    王明山不管韦坤怎么想,他感叹的说道:“当年我等追随都督,是跟着都督就能活的更好。至少十个里头能活下来八九个,至少也是七个人。别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是跟着都督,我们牺牲的远比活下来的要少得多。而我们只要能够活下来,就能得到荣誉,报偿。所以大家觉得这时候再骂,那就真说不过去。”

    韦坤傻呆呆的听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王明山这位革命功臣。能够如此坦率的说实话,韦坤感觉非常佩服。

    “韦坤,以我的看法,我觉得你爹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教大家读书认字。你……你哥他母亲在你爹的指导下编写了《新华字典》,这真心是大事。满清也编了个《康熙字典》。鞑子们装着有文化,弄得字繁复不堪。你爹公开说,确立简体字,编写新华字典的目的就是要能更加有效的普及文化,普及教育。一个十笔就能写完的字,和一个三十笔才能写完的字,更容易的学的是哪个字,这是明摆的事情。正因为大家读书认字了,这才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你爹到底在说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认同你爹所说的话。欲取之,必先予之。我现在才明白这话是多么对的话!”

    王明山的语气越来越激动。韦坤则听的越来越呆愣。身为韦泽非常器重和新任的革命兄弟王明山描述出来的那个世界,与韦坤想象的差距太大。但是,韦坤又觉得王明山描述的这个世界,才更像是一个真正的世界。那种表面上无比正确美丽的描述,看着太假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