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65章 南非之殇(十二)

第465章 南非之殇(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舰队汇合这个词听着非常气派,韦坤亲眼目睹的时候又觉得见面不如闻名。海面上是孤零零的几艘军舰,周遭除了蓝天白云以及海水之外,就只剩偶尔能看到的海鸟。等到舰队开始列队行进后,就更显得平淡无奇。军舰之间保持着固定的距离向前方开进开进。

    “好无趣。”韦坤对王明山抱怨道。

    王明山看了看韦坤,用讽刺的语气说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但是普通人往往意识不到,自己的水平连外行都算不上,就是一个单纯的白脖而已。”

    韦坤虽然已经习惯了王明山的批评教育,即便他听了这话之后觉得王明山说的很对,韦坤对于海军一窍不通。但是承认自己是个白脖真的不容易,更不用韦坤在他的专业领域里头也是有相当水准的。

    好不容易勉强化解了不爽的情绪,韦坤拿出了之前王明山弄出来的那个推导文件,请教起他不懂的问题。在南瞻市的时候是没时间,现在他总算是有时间来询问。让韦坤意外的是,王明山并没有直接告诉韦坤这些具体知识,而是给韦坤从基本的组织原则以及组织结构开始讲起。最初的时候韦坤觉得很是枯燥,等王明山完成了这方面的讲述,转入理论结合实践的部分后,那份对东非的推导内容突然就显得鲜活起来。那是光复党无数积累的知识总结出来的一些理论和经验,这些东西可不是韦坤光凭借小聪明就能想象出来的。

    学到了第五天,按照规定,大家要休息一天。韦坤下了课之后,对显出些疲态的王明山说道:“王书记,我现在真心想飞回苏丹,把学到的东西都用上。”

    王明山喝了口水,润了润干渴的喉咙。他说道:“不用这么着急,事情都是积累来的。难道你们年轻人学了这些知识后就不用积累了?不是那样的,你们照样得积累。我们当年没这么多总结归纳出来的东西,所以反倒可以干的慢些。我们是想快都快不起来。你们现在不仅要学的快,还要干活够快,还得以最快速度积累。对你们的要求可比我们年轻时候要高。”

    韦坤很想能理解王明山所说的这些,但是他发现对于这些讨论内容,他实在是找不到相应的想象方向,这些基于年龄和阅历的东西是真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不过韦坤并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些,因为不等他休息过来,舰队就抵达了目的地英国外海。这是中国大舰队第二次抵达北大西洋,王明山对此很是感慨。上次的大舰队抵达在欧洲引发了轰动,那时候王明山也是到欧洲和这帮欧洲佬谈判。那时候他认识了还是去世侯爵寡妇的格蕾丝。现在中国大舰队再次抵达北大西洋,而中国的实力已经远超当年的水平。

    和上次不太一样,大概是因为很多国家此时还不知情,前来围观中国军舰的欧洲军舰并不多。倒是英国大舰队派遣了为数不少的军舰前来迎接。当海面上出现了大大小小几十艘军舰之后,韦坤才开始能辨别出不同军舰之间的区别。

    欧洲的军舰‘附属部件’太多,各种炮塔在舰体上看着很有刺猬的意思。与他们相比,英国军舰的造型更类似中国军舰,但是与算是很简洁的英国军舰一比,中国军舰造型更加洗练,炮塔数量虽然只有四座,可炮塔的体积以及炮管粗长度全面胜过英国军舰。

    韦坤在望远镜里面仔细的分辨,他能确定中国炮塔的体积更大,但是看起来中国炮塔感觉比英国的更小。这种怪异的问题他也分辨不清,也只能作罢。

    在各国军舰的围观下,韦坤他们从战列舰上转到了游轮上。游轮并没有跟随战列舰大编队一起绕过好望角,而是直接走更近的苏伊士运河,通过地中海抵达了英国外海。这条航线不仅距离近,海况也比风高浪急的大西洋要来的平稳的多。前来汇合的不仅有王明山和韦坤他们乘坐的游轮,还有给大舰队补给油料的四艘油轮。

    中国大舰队并没有继续向英国方向走,接下来的护航任务交给了英国舰队。从庞然大物上转移到精致美丽的纯白游轮上,看着环境和居住条件好了许多。不过这种提供少量乘客的游轮无论是体积与高度都远不如战列舰,从俯视一众别国军舰,到仰视别国军舰。这样的视角差别让韦坤觉得自己好像感觉到了些什么。

    比韦坤更早回国的是英国殿下,民朝给英国的正式函件中告知,‘东非行政区节度使王明山,以及苏丹三郡郡守韦坤前来访问英国。’所以迎接的是英国的殖民部,当然随着殖民部一起来迎接的是英国殿下。时隔将近一个月时间后再次与韦坤见面,这位殿下看来很是欢喜。

    英国有欧洲第一流的行政系统,所以英国人并没有以韦坤为谈判对象,而是以王明山为谈判对象开始进行谈判。英国殖民部和东非行政区的两位头头就遥远的南非问题展开了谈判。谈判基石早已经确定,英国决定放弃兰德金矿,从而保住金伯利钻石矿区。所以这次谈判的内容就是关于布尔人和祖鲁人该如何处置的问题。只是讨论布尔人与祖鲁人的会议,参与双方并不是布尔人与祖鲁人,布尔人与祖鲁人的代表也没有能够出席会议。这两方面甚至不知道在遥远的伦敦正在进行一场攸关他们命运的会议。

    “南部非洲只留下东非行政区,开普敦殖民地,还有祖鲁王国。我们觉得这很好。”王明山的态度非常鲜明。

    英国人看着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他们还是要求在开普敦殖民地与祖鲁王国之间有一个布尔人的国家。“从地图上看,东非行政区与布尔人的王国之间并没有共同的边界线。祖鲁王国位于其中,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消灭布尔人呢?”英国代表说的义正词严,仿佛几个月前努力试图彻底消灭布尔人的不是大英帝国的军队一样。为了能够消灭布尔人,英国人动用了超过30万的远征军,万里迢迢跑去南部非洲呢。

    英国人玩这一手,王明山却也不为之所动。此次谈判之所以不找外交部出面,一来是东非行政区的性质动用外交部显得很突兀,另外一方面则是外交部的那种外交辞令不太适合这种赤裸裸的谈判。王明山的身份地位倒是很适合这种谈判,所以王明山毫不客气的说道:“如果是英国完全兼并了布尔人,我们还能相信英国方面的控制力。如果单独弄出一个布尔人的国家,我认为你们大概会在背后煽动布尔人对祖鲁王国发动进攻。这时候我们想找责任人只怕都找不到。难道你们的真实想法是希望我们出面消灭布尔人的国家不成?”

    韦坤听的认真,记得仔细。这样的谈判需要能够把握对方的态度,反正民朝的意思是英国人若是真的和民朝玩起搅屎棍的策略,那民朝大概也只有等腾出手来就彻底消灭开普敦殖民地的唯一反应。韦坤现在要做的就是拿出说明英国人可信或者不可信的证据出来,战争也许可以随便开打,但是绝不可能随便结束。和英国这样的大国确定是战是和可是非常严肃的问题。

    在韦坤对面,那位英国殿下也列席其中。但是韦坤数次看这家伙,就见他无精打采,或者听新鲜一样的听着一些看似比较有趣的交谈。韦坤自己忙,所以也没空多看那家伙。韦坤觉得那些听着有趣的对话,其实都是双方试图缓和一下局面的时候故意说的一些俏皮话而已。倒是那些用词冗长,定义词汇颇多,以至于让人感到非常无聊的对话才表现出了大家的目标和底线。而这些对话是引不起这位殿下的兴趣。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但是普通人往往意识不到,自己的水平连外行都算不上,就是一个单纯的白脖而已。回想起王明山的话,韦坤觉得得到充分印证。回想起自己之前对海军看似单纯到无聊的操作指手画脚,韦坤就觉得自己太嫩了。王明山的航行过程中,韦坤也作为替换的接受了海军一些讲解,听了讲解之后他才明白,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用简单明快的指挥迅速完成编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代表的是一支军队是否训练有素。能把训练有素看成无聊,韦坤对白脖的可怕有了很充分的认识。

    只是到了英国,和英国上层见面也少不了。韦坤发觉自己和英国的上层真心沟通不了,特别是舞会这个活动。一种上层人物衣冠楚楚,穿着华丽的衣服翩翩起舞。这的确很给人一些高贵的感觉。但是韦坤满心都想赶紧回到苏丹,在苏丹也有些当地黑人群众的舞蹈,篝火下这些黑人兄弟们跳着充满了黑人特色的舞蹈。虽然舞蹈中蛮荒风格十足,但是黑兄弟们好歹是真的借着篝火、甜食与含酒精饮料和舞蹈来寻欢作乐。韦坤在这样的舞会里面完全找不到感觉。

    看着王明山节度使先是从容不迫的和欧洲的贵族女性们交谈,当音乐声响起的时候,王明山就挽起美丽女子的手臂,和其他人一起加入了跳舞者的行列里。韦坤突然明白了王明山到底是怎么泡上那位美丽的意大利女侯爵,至少从黑白照片上看,那位女侯爵容貌典雅端庄,脸上的笑容温暖诚恳,让人不得不生出好感来。

    “殿下,你不会跳舞么?”英国殿下不知何时突然端着一杯饮料出现在王明山旁边。

    “不会!”其实韦坤也学过跳舞,但是他本人并不喜欢。所以用不会来推脱非常干脆。

    “那我请人来带着你跳舞如何?”殿下并没有放过韦坤的打算。

    “不!”韦坤答得斩钉截铁,“我是个好面子的人,若是给这么多人留下一个我跳舞很糟糕的模样,那还不如让他们看到我站着喝酒的样子。”

    看得出,英国殿下倒是衣服很能理解韦坤说法的态度,他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介绍朋友给你认识。”

    这个请求韦坤就没办法推脱,而且他本人也觉得到了欧洲总是要认识点欧洲的本地人。于是他就跟着英国殿下向一众年轻人方向去了。这一介绍,韦坤愣住了。这些人里头有德国的皇室成员、有奥匈帝国的皇室成员,西班牙、挪威、瑞典、荷兰、比利时,这些王室的都有成员来参加此次舞会。

    为了跳个舞专门出趟国,韦坤最初完全没办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只是仔细一想欧洲的地图,这些国家的首都到英国伦敦之间的距离都小于中国南京到北京的距离。而现在充当北美地区行政中心的新乡市到北京的距离足有万里,快要绕地球半圈。以中国的出国难度来看欧洲,实在是不合适的。

    看得出,能够亲自见到一位货真价实的中国‘皇室’,这帮欧洲贵族满是兴趣。男生们用一种看着可斗争对象的好奇与警惕的目光看着韦坤,说话的时候比较拘谨。那帮女性王室成员们的好奇心好像完全占据了上风,除了好奇的看之外,她们中年少的还忍不住捏捏韦坤的衣服,看看这种布料与欧洲布料有什么手感上的不同。看得出,如果不是这帮女性们觉得要有些起码的矜持,搞不好她们还摸摸韦坤的脸,看看韦坤的皮肤和欧洲人有木有区别。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韦坤皮肤上汗毛并不浓密,特别是脸上,只有凑得很近的时候才能看到一层淡淡的绒毛。和欧洲从头到脚的一身毛相比,中国人的皮肤有很明显的不同。

    满足好奇心的办法不至于触摸,还有语言交流。“你的名字该怎么念”“你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你们中国到这里到底有多远”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的问出来。

    得知韦坤现在已经是苏丹三郡郡守的时候,欧洲王室还以为韦坤拥有领地。得知韦坤是行政官员,这帮欧洲王室惊讶中满是羡慕。欧洲像韦坤这样的王室成员其实很少出来直接干行政工作,而从事行政工作本身让韦坤拥有了极大的自由度。

    “殿下,您以后会成为东非行政区的总督么?”有女性很好奇的问。

    “这大概是我现在的目标。”韦坤笑道。

    “如果您成功了,会被中国皇帝册封为国王么?”女性更是好奇起来。

    韦坤立刻摇头,“我们的国家只有行政职务,并没有爵位。所以我只是行政体制内的官员而已。”

    这个问题听着很无聊,于是下一个问题就出现了,“听说中国可以同时娶好多妻子。”

    韦坤非常讨厌这样的问题,他立刻正色说道:“民朝建立后,实施严格的一夫一妻制度。不存在同时娶好多妻子的问题。如果有人敢这么干,那就是重婚罪。”

    看韦坤说的情急,有一位意大利王室忍不住笑道:“那么王明山大人不会受到追究么?”

    韦坤白了这个说话不经脑子的家伙,真心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虽然王明山的那位亲密女友是意大利人,也轮不到意大利王室这样的渣渣来嘲笑王明山。所以韦坤对次避而不答。

    充当了一阵珍稀动物之后,就有王室妹纸请韦坤跳舞。韦坤再次拒绝,没想到妹纸很是坚持,最后硬是一把把韦坤拽到了舞场的边缘。看着这位个头得有168左右,穿了高跟鞋得有175的王室妹纸,韦坤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这175的身高在欧洲这边看着绝不能算是低个。当然,那些北欧的家伙们真心是个头超高,连这位丹麦王室妹纸都有168左右。可与英国、西拔牙、意大利、甚至是与北欧血脉非常近的德国和奥匈帝国的家伙们一比,韦坤身高都不吃亏。看来高个也就只有几个国家而已,韦坤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就在他突然对身高产生了兴趣的时候,舞曲声响起,韦坤只能搂住妹纸挺结实的腰,按照舞曲的中三节奏旋转起来。

    这种社交活动持续了三天,白天都是王明山和韦坤与英国殖民部谈判,晚上则是王明山带着韦坤与一众英国和欧洲上层吃喝玩乐。

    第四天,谈判进入了最后阶段。英国人把话也挑明,他们曾经与布尔人谈判过,希望布尔人能够接受并入开普敦殖民地的建议。而布尔人抵死不从,英国人原本希望吞并布尔人的目的是兰德金矿。现在兰德金矿已经没了机会,英国强行吞并布尔人就变成完全的亏损行为。除了这些理由,英国佬也说了结论,“我们不会驻扎在那些没意义的地方,所以不管谈判是否成功,我们都会离开那些地区。这不是我们对贵方有什么敌意,而是我方真的不可能浪费那么多的精力。”

    “如果贵方这么看的话,我想问,祖鲁王国夺取了那些地区,贵方会有什么反应。”王明山这次没有再与英国佬坚持,而是提出了中国的解决方案。

    英国方面态度很是强硬,“既然贵方管辖祖鲁王国,我们坚持认为,贵方有必要尽到义务,控制祖鲁王国的边界线。不能让他们这么无理的扩张。”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