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66章 南非之殇(十三)

第466章 南非之殇(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红海山脉号游轮不仅有纯白色的涂装,由于大量采用不锈钢以及电镀不锈钢,这艘船与1891年的欧洲豪华游轮相比,就没有‘只可远观而不可近亵’的缺陷。在没有高分子材料的当下,即便是豪华游轮也采用木板刷漆的模式。中国特色的大漆经过现代改良之后,涂出来的木料光洁如镜,配合了普通的高抛光不锈钢,看着典雅精致。配合了电镀不锈钢,甚至有种豪华的贵气。

    为了提供活动场所,红海山脉号从沿着印度洋、红海、地中海、北大西洋一路过来,这样的长途行进后,整艘船稍加清洗后依旧是光洁细腻,充分体现出工业时代的风格。英国现在大概还是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工业带来的空气污染与英国降雨的天气混合起来,不仅伦敦是雾都,整个英国给人的印象好像永远都是阴沉沉的。欧洲王室的年轻成员都很喜欢这艘两千多吨的游轮,当这艘船从笼罩英国的雨云下跑出去,出现在明媚阳光下的时候,这帮年轻的贵族们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阳光让韦坤也觉得精神一振,到了这么阴森森的英国后,习惯了阳光的韦坤觉得非常不适应。在这艘游轮不太远的地方,英国的海军舰艇在伴随航行,韦坤决定对这些保卫者们视而不见。有他们存在,韦坤真觉得安心许多。

    最初来参加与韦坤会面的王室成员都不到二十号,现在登船的有四十多人。其他国家的年轻或者不年轻的贵族们跑来凑热闹,这次上船的是十几岁到三十岁之间的年轻人,还有些人并没有能登上这艘年轻人的船。

    “我现在觉得能够当行政官员实在是好事。”英国殿下衷心的感叹着。英国皇室也有自己的游轮,不过印度女皇本人因为年纪的关系并没有使用。那艘游轮与中国游轮一比显得小而且寒酸。即便是那样的话小型游轮,即便印度女皇不用,这些年轻的英国贵族也没资格使用游轮。韦坤以公务来调动游轮的现实,让这些看似身娇体贵的王室成员们感觉到了强烈的羡慕。

    韦坤倒是不太在乎这些,动用游轮或者不动用游轮,对韦坤的压力只在能否完成外交使命之上。如果他顺利完成了外交使命,所有的动用都变得顺理成章。反之,韦坤的一切都存在浪费公帑的嫌疑。现在外交工作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中英双方已经亮出了最后的底线。英国不肯再为布尔人多花哪怕一个便士,他们坚决反对中国方面提出的由英国吞下布尔人土地的要求。

    丹麦的公主端了一杯鸡尾酒走到了韦坤和英国殿下身边,“韦坤殿下,这艘船实在是太好了。能开到西班牙去晒太阳么?”

    韦坤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这位公主,欧洲王室虽然顶着一些看着很唬人的名头,实际上真正的地位和他们的财力成正比。民朝经济强大,即便是东非这样看似蛮荒的地区,也有很多挺生猛的赚钱买卖。购买公务用游轮,闲的时候交给地中海的游轮公司经营,需要的是调过来公务使用,还是挺节省成本的选择。

    而面前的这帮年轻人现在没继承家产,或者根本没机会继承家产。顶着什么亲王、公爵的头衔,出门也就是去一等舱。想拥有独立的游轮,是想都别想。

    “西班牙大概是不行,我们敢去的话,英国海军大概会把我们押送回伦敦。”韦坤笑道。看着丹麦公主失望的表情,韦坤继续笑道:“如果你们想去看看异国风情,我倒是可以在苏丹接待大家的到访。东非有很多问题,但是东非不缺乏阳光。”

    “哦?您这是在邀请我去苏丹出访么?”丹麦公主有些惊喜的问道。

    韦坤先是皱眉一想,接着就走到了更高的位置对王室贵族喊道:“诸位,请静一静!”

    和这帮家伙们接触了几天,韦坤对这群人的看法大概是,对纪律的反应比中国重点高中的学生差一些,却也不至于天差地别。不过他们固然会因为训练而集结,集结之后的选择就和那些上进好学的中国重点高中学生相差甚远。至少韦坤觉得中国学生们并没有欧洲王室那么强烈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

    和韦坤想的差不多,他一吆喝,正在喝着聊着笑着的家伙们暂时安静下来。韦坤用法语喊道:“各位,我现在是苏丹三郡郡守,也算是个地方官员。而且我也没有短时间内离开东非的打算,所以我个人很欢迎大家到苏丹旅行或者投资。不管诸位是以个人身份,或者家庭代表的身份,或者是家族代表的身份,又或者是国家的官方身份,我都欢迎诸位到苏丹来。苏丹和东非是广袤而美丽的地方,有着你们从所未见的风景与动物,有着大量的赚钱机会。我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我是一个愿意与大家分享商业利益的人。所以欢迎大家到苏丹来。”

    一众王室贵族们听到韦坤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拉客户,这态度哪里像是一位中国皇子,倒是与那些交易所的银行家非常类似。不过韦坤所说的话在制造疑惑的同时也让这帮贵族成员看到了机会。韦坤本人就有‘领地’,即便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族也听说过中国在苏丹苜蓿种植业的巨大成功。

    就在此时,韦坤接了一句,“当然,请大家等我离开欧洲之后再考虑去苏丹的问题,如果我自己都没回到苏丹,诸位就不用指望我在苏丹接待诸位。”

    下面响起一阵礼貌的笑声,等韦坤回到原位,那些年轻人继续和喜欢的人一起吃、喝、、吹、笑,而丹麦公主眼睛发亮的问韦坤,“真的可以邀请我去苏丹么?”

    韦坤点头应道:“当然,公主殿下。我们欢迎所有朋友到苏丹去。你们不仅可以去旅行,还可以去投资。更重要的是,我们那边还在招人。如果丹麦有人愿意去苏丹工作,大家也可以谈。只要专业对口,价格合适,我们欢迎所有愿意挣钱的人到苏丹一展长才。”

    不等丹麦公主回答,英国殿下急匆匆的插话问道:“我们英国也可以投资么?”

    “当然可以投资。为什么要担心英国不能投资?”韦坤反过来质疑英国殿下。

    “投资有下限么?”丹麦公主抢在英国殿下说话前问。

    看着公主急切与韦坤交谈的表情,韦坤笑道:“我会派人以文件的方式提供给大家,我们的服务从来都是很认真的。”

    游轮上的娱乐设备其实挺多,虽然都是吃喝聊,可以坐在甲板的椅子里面聊,可以在屋里面的沙发上聊,还能坐在娱乐场所的秋千上聊。大家寻找自己喜欢的人,或者和各种小圈子一起进行牌类,或者套圈,玩具qi枪射击等娱乐节目。

    丹麦公主趁人不注意,把韦坤拽到一个角落,姑娘就微微闭上眼,扬起脸,嘴唇凑了过来。对这位还挺漂亮的妹纸,韦坤并不讨厌。但是他还是说道:“我已经结婚了。”

    姑娘带着些愠怒睁开眼,对韦坤低声说道:“闭嘴!韦坤。现在不要说这个问题。”

    韦坤虽然早就觉得这位妹纸对自己有些意思,他也想过要拒绝,但是他又不想拒绝。结果真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韦坤反倒觉得心里面有些想怂的意思。姑娘看韦坤优柔寡断的迟疑不决,于是一把搂住了韦坤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韦坤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整个人都呆住了。就在心思好不容易从混乱到比较单一,准备主动做点啥的时候,妹纸放开了韦坤,竟然扭头跑掉了。

    看着妹纸的背影,韦坤一脸懵B,他已经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码事。没等韦坤恢复过来,英国殿下又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韦坤旁边,他手里面端着一杯苦艾酒,先是轻轻闻了闻,英国殿下说道:“你真的准备要我们投资东非么?”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韦坤率直的问。

    “哦。你们接吻时候我就过来了。结果还没看一分钟,就见到你们完事啦。”英国殿下跟没事人一样答道。

    “这种事情在欧洲很常见么?”韦坤继续率直的问。

    这个问题让英国殿下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笑意,他拍了拍韦坤的肩头,“我不知道你们中国在这方面是什么情况。我要说的是,兄弟,这里可是欧洲。”

    韦坤没说话,因为他差点要用隔壁老王的段子来喷这位英国殿下。但是转念一想,他又忍住了。忍了片刻,韦坤把话题转回到投资的问题上,“对英国的投资,我有个看法。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准备怎么支持布尔人给我们制造麻烦。我向你保证,布尔人给我们的麻烦有多少,我们也会让英国人有多难受。”

    英国殿下脸上那种‘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傲然表情让韦坤觉得对方也未必就毫无用处,果然,英国殿下笑道:“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们在南部非洲花了一亿英镑。我们没钱再用于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我相信有人一定会希望能够通过布尔人搅乱地区形势。但是殿下你并不知道布尔人到底有多么顽固。那些荷兰佬的脑袋就是花岗岩做的,即便是用铁锤砸,也砸不出一个不同的结果来!”

    韦坤个人倒是比较倾向认同这种看法,不过拿私人谈话来当做情报来源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民朝的情报机构对于私人谈话的评级很低,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国际环境下,唯一值得信赖的只有实力。民朝自始至终都秉持如此态度,并且得到了丰厚的报偿。

    “我无法相信英国不会向提供布尔人大量武器。”韦坤还是坚持东非行政区的官方立场。

    英国殿下叹口气,“我们不主张你们改变边界。但是我们并不会反对你们越界追击袭击者。话都说到这样的地步了,殿下,您还不明白么。”

    这句话让韦坤觉得动用游轮总算是有了一个成果,如果英国真的对东非指挥着祖鲁人越境作战不以武力反对的话,问题就好办的多。东非行政区也不想消灭布尔人,英国人尚且打得那么吃力,满是黑人成员的东非行政区也未必就能比英国军队更善战。更重要的是,这是花钱很大的买卖。东非行政区想要的只有兰德金矿,并且确保在祖鲁王国的强大影响力。至于那些南部非洲的土地么,东非行政区最不缺的就是地。

    双方又聊了一阵,至少英国殿下本人并没有与中国大打出手的意思。如果南部非洲果然能够如他所推荐的那样稳定下来,大英帝国好歹还捞到了金伯利呢。

    游艇凌晨出海,在夜色降临的时候返回了港口。让这帮年轻人在船上过夜未免会担心有人喝醉了落水的危险。最初这么考虑的韦坤现在发现了更大的危险,这里可是欧洲,而不是保守的中国。回想起来主动追随王明山的女侯爵格蕾丝,韦坤现在明白这真不是王明山有着惊世骇俗的魅力,或者王明山自己多么好色。欧洲本地的风气就是如此。

    回到驻地,韦坤连夜与王明山谈了他得到的信息。王明山把之前谈判的内容与这个消息拼凑起来,很快得出了一个‘情报符合’的结论。有了结论,问题就好办了。在条约中加入东非行政区认同布尔人国家的条款,并且加入‘东非行政区与开普敦殖民地有打击任何破坏改变现有条约规定之领土边界行动义务’的条款。

    第二天条约再次拿去,英国佬仔细读了好几遍后表示认同这些条件。大家也不谈那些说了之后太赤裸裸的话题。签字盖章之后,条约就在一个月后生效。

    一想到可以回到东非继续工作,韦坤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来欧洲之前的那种马上要跑回苏丹开始工作的热情。韦坤曾经觉得伦敦的空气污浊不堪,韦坤抨击过英国的工业水平以及城市建设很落后。在这么糟糕的地方过了这么几天,韦坤要离开的时候居然发觉自己有些眷恋。

    不是英国让他感觉值得怀念,而是这种熟悉的工业化的社会让韦坤感到怀念。让他再次回到一片蛮荒的东非,韦坤心里面觉得很别扭。甚至让韦坤感觉到对老婆有些愧疚的那个‘出墙之吻’,都让韦坤莫名的觉得怀念,他甚至冲动的想在欧洲入乡随俗一下。即便是相貌远不到闭月羞花的地步,王室身份大概能在心理满足上给那丹麦妹纸加分呢。

    怀着这样不情不愿的心情,韦坤上了船。这次游轮选择的路线是走地中海,出发时候护送的八艘战列舰并没有随行。前来接船的是通过苏伊士运河前来的两艘五千吨的巡洋舰。护航的战列舰舰队就这么不辞而别,无影无踪。对于海军如此利用机会,韦坤倒是很佩服一下。

    “王书记,我觉得还是给咱们的东非的同志每年两个月的假期吧。要是一直不回亚洲的话,我总觉得大家心态会变得很糟糕。在非洲真的受罪。”韦坤并没有称赞海军,而是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行。但是他们不能同时放假。只要给两个月假期,他们肯定会选择春节回去。可不能两个月唱起空城计。”王明山某种程度支持着韦坤。

    “我觉得春节时候可以请那些留在非洲的同志家人到非洲来。一来可以让大家团聚。而来也能让同志们的家人出来走走,看看世界。走万里路,读万里书。”韦坤提出了他的看法。

    王明山连连点头,“这个好!这个好!问题是钱够么。”

    韦坤自信的答道:“如果是针对在东非工作超过三年的同志提供旅行报销的话,我觉得钱没问题。”

    两人只讨论了一天多点的时间,一艘游轮两艘军舰的编队就停泊在意大利。有人招待韦坤去参观艺术之都佛罗伦萨的各种名胜古迹,王明山消失了。韦坤即便觉得自己很有涵养,心里面也忍不住暗骂王明山。这厮趁着出行的机会跑回意大利去间黑市夫人以及孩子。韦坤只能看着各种艺术品。早知道能这样,韦坤还不如请丹麦公主一起来意大利旅行呢。

    王明山根本不在乎韦坤到底怎么想,他满心忐忑的直奔格蕾丝的家。在铁栅栏门外,他就看到门口漂亮的无花果树下铺了毯子,一个小东西正在上面和母亲玩闹。不管是那个孩子,或者是那位熟悉的女子,都让王明山激动莫名。然后这位理论上是近千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节度使就这么站在门口动弹不得。

    格蕾丝抱起孩子,带着喜悦的表情奔到门口为王明山拉开铁门,说道:“你回来就太好了!”

    王明山一把把母子两人抱进怀里,那温暖的触感真实的温暖着王明山的心,他激动的说道:“你辛苦了。”

    也许是因为从来没被这么粗暴的拥抱着,小东西先是挣扎了几下,接着就开始抗议般的哭起来。而格蕾丝并没有去管儿子,只是一句‘你辛苦了’,就让格蕾丝抱着王明山泪如雨下。不管有多大的决心,不管能够扛过多少的艰难。女侯爵格蕾丝充分感受到自己是一个需要被疼爱的女人。

    当别人一家团聚的时候,孤孤单单的韦坤只能等着并不熟悉的欧洲文艺复兴风格的石像和油画。因为陈列馆里面温度比较低,韦坤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阿嚏!’百无聊赖的揉了揉鼻子,韦坤继续跟着导游向下一个博物馆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