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68章 南非之殇(十五)

第468章 南非之殇(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游轮把韦坤放到了苏丹港,载着王明山继续南下。苏丹港在一个山坡山,站在港口向上望去,只见各种相当现代化的建筑物由低到高占据了半边的山坡。如此城市仿佛要延伸向视野的尽头,延伸向世界的尽头。

    随着韦坤乘坐的汽车沿着公路向上开,抵达城市最高点的时候,韦坤自嘲的对自己说了一句,“欢迎回非洲来!”在城市的高处,一片荒原就此展开,只有一条孤零零的铁路向着茫茫的荒野延伸出去。每次看到这条铁路,韦坤就很佩服那些修建者能够克服可怕的环境,在这样的荒野中完成工业时代的项目。

    乘坐着火车前进,越过红海沿岸荒芜贫瘠的山地,进入了荒漠区之后开始能看到些植物的踪迹。随着接近河边,在河道两边开始出现成片的树林,包括韦坤正在动员当地人开始尝试种植的胡杨林。大片大片的苜蓿地更是开垦出来。有了苜蓿充当饲料,从火车上还能看到一些牛群和羊群。看得出,这些地区还没能进入更有效的种植区域。

    等火车快抵达喀土穆的时候,农村的建筑物是越来越多。韦坤亲自下令推动的蚯蚓粪计划,那些建筑中很多都是牲口圈,还有不少是蚯蚓场。蚯蚓粪非常有效的改良着苏丹的贫瘠土地,让尼罗河畔能够种植的农作物越来越多样。

    韦坤很清楚苏丹已经发生的事情,所以他的心情很是低落。在欧洲逛的这一圈,不管是伦敦的工业或者是佛罗伦萨的博物馆,都让韦坤感觉到文明积累的重要性。尽管东非行政区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积累,甚至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这种变化与那些文明国家相比几乎是微不足道。韦坤抵达非洲的时候还真心有过想干一番事业的打算,现在他突然意兴阑珊,觉得自己完全没了动力。

    “韦书记,这是工资单,请您签了。”秘书拿了些单据交给韦坤。

    韦坤无精打采的扫了一眼,登时精神一震。不过他没有立刻签单,而是对秘书说道:“先放这里吧,我有空签。”

    等秘书出去之后,韦坤拿过单据仔细的研究起来。让韦坤这么来劲的原因是他一个月的工资有二十几万东非币,东非币与人民币的兑换比例是10:1,也意味着韦坤一个月的工资有两万多。这在以前,是两名售货员全年的工资。现在国内虽然工资水平涨的很快,韦坤一个月也能挣到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

    这些工资单是韦文睿倒台,王明山和韦坤主持的东非自己发行货币之后将近半年的工资。韦坤发觉自己已经变成了‘百万富翁’,即便是以人民币的标准,他也绝非穷人。老爹韦泽给包括韦坤在内的每个子女五十万的买房钱,就韦坤所知,这已经大概把韦泽这些年的积蓄和韦泽的功臣奖金全部掏空。而韦坤自己若是在东非继续干两年,他自己就能存下五十万。

    那种意兴阑珊的感觉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韦坤发觉自己虽然是规则制定者,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话对韦坤自己都挺适用。感受到自己的情绪之后,韦坤苦笑起来。名利果然是能驱动人类前进的强大动力。

    心情一变,行动也随着发生不小的变化。韦坤再次精神饱满的投入到工作当中,东非当下最重要的工程就是东非铁路网。在王明山的规划里头,现在东非大搞粮食生产,就是要为几年后大规模铁路建设提供粮食基础。十几万几十万的筑路工人不可能饿着肚子修路,从其他地方购入粮食,那个成本高的无法忍受。

    这么一想,韦坤对上司王明山的越来越钦佩。若是让韦坤当东非行政区的头头,他也能有很多想法,但是让他自己分辨轻重缓急,定然不如王明山。

    王明山并不知道自己的头号手下韦坤正在心里面称赞上司王明山,即便真的知道,王明山大概也没兴趣搭理。英国已经开始撤军,但是规模并不大。而且英国那边据说还在和布尔人进行谈判,就英国人给的消息来看,布尔人的反应并不如英国人意料之中的那么好。

    英国人要和布尔人谈判,东非行政区就要和祖鲁王国谈判。祖鲁王国的国王雨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要王明山到他那边谈判,而且雨村本人反复对王明山派出的使者声称,祖鲁王国需要大量的援助与支持。面对祖鲁王国的这种态度,再想到布尔人的顽强,气的王明山想骂娘。

    定了定神,王明山喝起了茶,并且分析着现在的局面。祖鲁王国的社会形态,特别是内部的认同感太弱。与布尔人那种强烈的民族认同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别说祖鲁人,布尔人基于认同而产生的强大战斗力让英国人都撑不住。民朝的光复军若是出手,倒是可以解决布尔人。但那不是靠更强大的认同感或者意志力,而是靠了远超布尔人的先进技术。

    想到这里,他的思路回到了民朝那边。北美战争看来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就在昨天,王明山接到了针对他这种特高级别人员的简报。护送王明山到英国的战列舰舰队在王明山到了英国之后转而西进,越过了北大西洋抵达北美。这支战列舰编队沿着美国东海岸一路扫荡下去,击沉大量美国军舰和船只。美国的沿岸据点靠的是海军的帮助才挺下来,被中国战列舰舰队这么一通横扫,这很有可能是压在美国佬们肩膀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战争结束之后,东非大概就一文不值了吧。”王明山心里面自语。民朝在北美有接近两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亚洲部分几乎没啥区别。北美那地方还有广袤的平原,即便是移民一亿人过去,也根本不会拥挤。民朝八亿人口,北美弄去一亿青壮,快速城市化的亚洲本土上土地压力立刻就能解决。除非是中央政府的强力规定,例如韦泽都督已经许下建设的东非铁路网。除了政府的强制命令之外,在一定时间内大概没有民朝的公民会考虑到东非这地方来。

    不过王明山也没有丝毫自怨自艾的情绪,事情发生后让大家眼珠子掉一地的事情他也见过很多很多。人心这种东西是最难掌握的,东非看着是冷门,但是有些人就是对这样的冷门感兴趣。而东非这地方现阶段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的中国移民。

    这些未来的想象对王明山来说是一种调剂,对民朝的光辉未来的想象让情绪恢复之后,王明山再次把思路放回到眼前的麻烦里面来。其实当下的关键就是兰德金矿的所有权。既然布尔人被英国人打跑,东非行政区完全控制了兰德地区。从布尔人接受的弱肉强食的角度来看,他们大概就要承认中国方面已经得到了兰德金矿。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东非行政区对于布尔人也没有非得彻底杀光的必要。

    王明山这些天反思的时候,发觉布尔人展现出来的顽强的战斗意志让他觉得很不安。特别是在民朝还没有能力投放大量兵力歼灭布尔人的当下,布尔人真的对东非行政区动手的话,王明山就要有忍受相当程度损失的打算。

    理清楚了这个,王明山觉得最好派人和布尔人进行一次谈判,看看布尔人是否接受这个结果。布尔人在掌握兰德金矿的时候,提出过很多要求,并且不断提出越来越多的要求。就他们那贪得无厌的表现不仅激怒了英国人,也激怒了中国方面。现在英国占领了一众钻石矿产区,中国占领了金矿产区。布尔人现在要被打回农业国家的原状。至少王明山本人对布尔人会妥协并无丝毫把握。有句中国老话讲,由俭入奢易,有奢入简难。

    谈判人员派出去之后,王明山就继续他近期的目标,准备东非铁路网的工作。葡萄牙的国力很弱,虽然葡萄牙人在几百年前就在安哥拉设立了堡垒,但是依照瓜分非洲的柏林会议精神。对于非洲殖民地的控制必须基于‘有效控制’。换句话说就是‘谁拳头大,谁拳头硬,地盘就归谁’。王明山当然希望能够夺取安哥拉,为横贯非洲的铁路线做好准备。如果在他的任内能够完成这项功业,王明山去塞浦路斯管金融之前就可以确立他这一生的名声啦。

    出乎王明山意料之外,他们很快就和布尔人的流亡政府联系上了。英国佬把布尔人政府撵出比勒陀尼亚,却没能让这些人投降。出乎王明山意外,布尔人竟然同意放弃兰德金矿的所有权。但是他们提出了索回比勒陀尼亚的要求。作为布尔人的首都,放弃比勒陀尼亚就等于否定了布尔人百年来的所有努力。

    王明山并不相信布尔人真的会这么老实。人心总是不会永远满足,兰德金矿带来的巨大利益让布尔人敢和英国人叫板,难道这次失败之后他们就会选择屈服在中国脚下?

    虽然以中国人的道德标准,王明山其实很想答应布尔人的要求。可他的理性最终阻止了这个行为,王明山很冷酷的告诉布尔人流亡政府,中国与英国已经达成了对南部非洲的局面决定。既然两个大国有了共识,布尔人最好的选择就是接受决议,承认现实。

    韦泽是在王明山的报告发到北京的三天后才得知这个消息的。其实这样的消息根本就不该送到韦泽面前,这种阶段性都不算的消息根本无关民朝的大战略决定。即便兰德金矿非常重要,对民朝有很高的战略价值。但是短时间内无法继续开采兰德金矿也不是啥问题,民朝军委已经有了一个针对南部非洲的‘全面解决计划’,这个计划的整体程度与北美战争差不多。如果问题到了非得动用的阶段,北美战争结束之后,就会立刻调集部队到南部非洲解决问题。

    对这样的彻底清洗方案,韦泽倒是看过。对制定者的态度,韦泽心里面的评价就是一个‘懒’字。但是他也没兴趣管这么多,毕竟战争结束之后,基于对中国的恐慌,欧洲各国大概也不太敢和中国主导的金融体系全面合作。这个过渡期里面可以干好多事情。

    当参谋总部主管非洲方向的吴华文拿着王明山的报告找到韦泽,表示对王明山过份强硬的态度不认同之后,韦泽拿起报告看了一遍,有些不解的问吴华文:“你认为布尔人比英国人还可靠?”

    吴华文连忙解释道:“都督,我是觉得王书记的处理方式未免太粗暴。他这明显是相信黑人胜过相信白人。我倒是觉得在两边搞平衡比较合适。”

    “平衡?”韦泽被这话弄到理解不能。

    “对!给黑人武器和装备的支持,用黑人来平衡白人,用白人平衡黑人。这个才是比较合适的办法。”吴华文连忙阐述着他的理念。

    韦泽心里面只觉得这个吴华文的看法荒谬的离谱,白人把黑人按在地上摩擦了几百年,从来没见过黑人有能力反击白人。即便是非洲大陆上少数几次的胜利,也是建立在白人们过份轻敌,战术呆板的基础之上。等到机枪出现之后,黑人就再也没能有丝毫的反抗机会。

    不过韦泽也没生气,他只是一句“我同意王明山同志的判断”,就让吴华文乖乖的离开了韦泽在军委的办公室。韦泽深知没看吴华文的背影,这样的同志韦泽见的多了。因为没有像韦泽这样见识过中国的百年屈辱,不少人面对世界的时候有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浪漫主义’情怀。认为能够通过‘巧妙的操作’完成伟大功业。

    而历史证明,有这样想法的满清被插到体无完肤。有这样想法的光头做出了无数看着离谱的王八蛋决定。唯有‘抛弃幻想’的太祖才领导党完成了中国的解放。在20世纪末,那种投机取巧的想法沉渣泛起,一度甚嚣尘上。然而到了21世纪,中国工业化水平继续提高到突破门槛之后,包括韦泽在内的好多人才看清并且承认,太祖那种一步一个脚印,看似浪费巨大的选择才是最适合中国的模式。

    在东非的王明山做出了挺正确的选择,在北美的战争中,包括祁睿在内的一众中年和青年的军人们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反倒是在亚洲部分,没有参与到辛苦的前线作战的家伙们好像有些按耐不住的意思。胡华文并不是第一个对那些远方前线指手画脚的第一人。他们并没有主动申请到北美或者东非的意思,而是待在遥远安全的北京发表各种指责性言论。

    韦泽给沈心打了个电话,没多久,组织部副部长沈心就到了韦泽这边。两人坐下之后,韦泽问沈心,“你觉得那些一线的军人还需要多久才能上来。”

    “三年。”沈心立刻答道。

    “三年么……”韦泽自语道。

    “就算是今年的能解决美国。明年还有一个全面移民的问题。部队还是没办法削减。后年的时候才会有大规模的退役,部队的番号也会出现大量裁剪。”沈心早就有过仔细研究,回答的时候非常流利。“都督,还有个问题我们必须考虑到。很多参加过战争的军人不愿意留在部队里面,这里面其实有很多表现非常优秀的同志。”

    沈心语气比较沉重,韦泽反倒没有这么悲观,他笑道:“我觉得这挺好。若是一个国家的人都只愿意当兵,这才是糟糕的事情吧。我一直认为军人只是人民的一部分,只有来自人民的军队,才能摆脱军人那种最残暴的属性。沈心,你应该非常清楚,我从来都不期待待建立一个无比残酷的国家。”

    “所以您才让日本人干那些残酷的事情么?”沈心只能苦笑。

    “这是我下的令,所以最终我会承担所有的罪名。”韦泽爽快的答道。

    这话让沈心立刻变了脸色。他表情立刻变得非常严肃,“都督,我们若是不同意您的打算,自然就会表示反对。您若是这么讲,那置我们于何地?若是一切罪责都由您来承担,那您建立的国家与我们又有何关系呢?这等话请您再也不要提起!”

    韦泽被沈心的话弄得一愣,其实方才他只是有些情绪跳脱,所以才忍不住说了句中二的话。没想到沈心竟然用高度政治性的话反对韦泽的错误看法。这让韦泽很受震动。

    国家的覆灭,事业的衰亡,无疑例外都是由一群吃着国家的,享受着事业的,本该为国家或者事业付出和奉献的人吆喝着“那些和我无关”。然后这种论调在整个社会上不断扩大,当所有的传统和继承都被割断的时候,这个国家或者事业就完蛋了。

    就如韦泽穿越之前,不管有多少人猛烈抨击美国屠杀印第安人,美国的主流还是认为美国屠杀印第安人对美国是有利的。即便这个过程血腥残暴毫无人性,但是这依旧是美国人必须继承的历史。

    所以到韦泽穿越之前,美国依旧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而成功颠覆了不少国家的美国,则处心积虑费尽心机的不断去打击别国的传统,摧毁别国民众对本国历史的认同。

    对于沈心的表态,韦泽并没说什么。他谈到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沈心,我已经不准备再任国家主席,我不担任,就要选出新的人选。明年国家主席选举,我个人是想投你一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