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74章 兄弟登山(五)

第474章 兄弟登山(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战争……结束了?”恩叔坐在韦泽对面,用很是怀疑的语气阐述着最近发生的事实。

    “只要英国佬和我们签署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投资协议,战争就基本结束了。”

    “投资协议?”恩叔立刻警惕起来,与韦泽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后,恩叔对韦泽的选择有种强烈的质疑感。如果一人总是以超出正常人想象的思路行事,还能达成他的目的,警惕这样的家伙很容易就成为一种习惯。

    韦泽走到世界地图边,用手指在澳大利亚中部靠西的地方划了一条由南到北的竖线,“从这里靠西,我们要200年的探矿以及采矿权。”

    恩叔对澳大利亚的地理情况不熟,看着韦泽如此狮子大开口,他嘲讽的问道:“英国人肯答应?”

    韦泽见到自己可以用知识显摆一下,他收起笑容,正色说道:“这条线以西的地方,是大沙漠和无人区。靠着海,却没有水源。英国人在这大概两百万平方公里的地界上的总人口不到十万人。您觉得英国人会为了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和中国翻脸么?”

    恩叔对此也不再评价,大英帝国的问题用两个字就能解释,那就是‘人少’。民朝八亿人口,尚且感觉劳动力十分不足。大英帝国有四千万人口,却还分为好多并不统一的族群。即便内部如此分化,大英帝国却还觉得自己的国家废人太多。资产阶级对待人口的尿性是从不会改变的。既然注定守不住,英国同意中国的看法也不稀奇。

    视线在世界地图的上半部慢慢的扫过,恩叔看到了一个空前庞大的民朝。她地跨亚洲与北美,将半个太平洋握在手中。向西控制印度洋,向东已经进入大西洋。虽然英国拥有了原来的美国东北部分,然而民朝拥有了纽约之后,就有了北美最好的港口之一。在整个大西洋沿岸,大概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与民朝的舰队抗衡。

    “美国人为什么没能实施人民战争?”恩叔的思路最后还是落在这个问题上。

    “因为美国人民相信,美国政府以及权力机关都是高高在上的老爷。而我们中国人民相信,我们的所有战利品都会成为人民的财富。不是成为极少数或者某一批特定人民的财富,而是属于全中国人民所有的财富。所以也不能说美国完全没有人民战争,而是我们中国的人民战争比美国的人民战争更彻底,更真实。”韦泽做了个盖棺定论式的评价。

    这样武断的解释让恩叔有些气短,他承认韦泽是个非常进步的人,而且到现在为止也没有露出反动派的嘴脸。但是韦泽的所有正确选择中唯独没有兔死狐悲式的怜悯,这种感情是人类都会有的反应,但是恩叔在韦泽身上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情绪。韦泽对事情的看法更像是数学公式。

    无视恩叔的感叹,韦泽率直的问道:“恩格斯先生,您对我们这两年内推行的企业管理系统怎么看?”

    企业管理是国家营运的支柱之一,欧美的工业发展进入高速通道是从企业普遍开始采用泰勒制管理开始的,那时候走在先端的是美国的企业。韦泽很清楚近现代战争能以何种程度推动全民就业,他也很清楚现代战争结束之后,又会引发什么样的经济冲击。那些几乎是不计成本的强制生产一旦结束,大票的企业就会倒闭。苦思冥想之后,韦泽想出的解决办法就是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新的企业管理模式。

    “这样的管理模式的确能推动生产力发展。”恩叔对这些推动社会进步的措施从来都很支持,“我对里面有关新生产模式下的人际关系很有兴趣。”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人们已经被天然分了三六九等,资产阶级天然就占据了决定性地位。在中国的社会制度以及新管理模式下,劳动者与管理方则是双向选择。这样全新的模式到底是产生出新的天然决定阶层,还是会产生出全新的社会形态。恩叔对此真的很感兴趣。

    看到自己居然走到了恩叔‘前面’,韦泽心中其实很是泄气。倒不是他认为恩叔的水平有限,恩叔水平很高,而且恩叔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态度,绝不会搞什么臆测。

    现在的问题在于,韦泽本人是竭尽他的能力退出了认为最适合现在的决定。这个领域对于韦泽是全新的,在一个非资产阶级统治的国家,通过完全的优胜劣汰模式来提升企业水平,韦泽真不知道历史上哪个国家有过这方面的成功尝试。失败或者甩包袱的案例倒是罄竹难书。

    从恩叔这里得不到帮助,韦泽只能依照事情发展的正常规律,也就是走一步说一步。当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大退役的同时选择出一票未来十年内的骨干。现在的民朝能有180万的常备军就足够了。这180万的常备军不仅是要守成,更要在在这个和平时期里面打造出能在下一场战争中获胜的军队出来。

    所以韦泽把沈心找来,“沈心,你准备好了退役审核委员会的成员名单了么?”

    “准备好了。”沈心立刻答道。即便是没想到战争竟然如此简单的就划上句号,沈心办事从来都是有条不紊,绝不会因为个人的看法而提前或者滞后。

    “把名单交给军委,让军委对这些人员进行全面审核。”韦泽算是大大松了口气。

    1891年8月15日,祁睿接到了让他离开前线返回新乡的命令。北美的战争并没有完全结束,但是祁睿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他交接完了工作后立刻上了最近出发的火车,如果是以前的话,祁睿肯定要拿出笔记本,记录心得,并且对之前记录下的一切温故知新。这次祁睿并没有这么做,他所有的东西都打了包,除了毛巾、茶缸、肥皂和简单的换洗衣服之外,祁睿只带了一个空白的小记事本以及一个小小的只放了铅笔钢笔钢尺与橡皮的文具盒。终于得以脱离战场的祁睿把战场完全抛诸脑后。

    之后的三天里头,祁睿每天在车上都是睡觉、发呆、看风景。第一天的时间,祁睿睡的昏昏沉沉,好几次他突然感到一阵紧张与不安,从睡梦中醒来后立刻就想去解决军务。然而看着狭小的卧铺车厢,祁睿费了好大劲才让自己确信,他已经离开了战场。

    第二天,祁睿的心情开始莫名的低落起来。一整天什么都不想吃,就是傻乎乎的躺在卧铺上看着上面的床板。虽然脑子里面很想去想点什么,但是祁睿发觉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没办法进入他的脑海。不管是什么念头都会很快引发祁睿对自己已经脱离战场的确认。有了这么一个确认之后,祁睿对一切立刻就意兴阑珊,毫不在意。

    到第三天,祁睿发觉跟随他的警卫员脸色显得很紧张。想张口说话,祁睿发觉自己居然没办法说出点什么。身体仿佛与意识脱节,好像连如何说话都忘记了。回想一下,祁睿发觉从三天前确定自己要走开始,祁睿始终一言不发。其实不仅是这三天,之前的好久,祁睿都不记得自己上次因为个人想说话原因而开口说话是什么时候。他也说话,开口说话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完成工作而已。

    祁睿能够清楚记得的自己上次生出想说话的冲动,还是老爹韦泽到北美视察,那时候祁睿问了好多问题。同时也受益匪浅。那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情。至于那之后,祁睿就完全进入了被迫的阶段。为了赢得战争,祁睿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直到现在才能够脱离那个世界。

    “我没事。”祁睿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这个声音有些干涩和沙哑,和祁睿对自己声音的回忆大不相同。

    “政委,我给你倒泡杯茶。”警卫员连忙答道。

    祁睿只是点点头,就再次躺在硬梆梆的铺位上。仰面向上,双手抄在脑后。祁睿静静的想,战争结束之后我要干什么呢?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但是以前的一副画面浮现出来,那是一个夏季的午后,太阳暖暖的晒着。湖畔的水里面,美丽的天鹅父母带着它们毛茸茸的灰色子女在水面游泳。没有风,湖面平静的如同一面镜子。天空映照在湖上,都是那样的湛蓝,躺在斜坡上,脚放在高处,脑袋在低处。两种蓝色同时映入眼帘,祁睿甚至不知道哪边是天空,哪边是湖水。

    那是大奴湖。祁睿终于清晰的回想起了一件有着清晰回忆的过往。然后,就如在湖面中投入一粒石子,在现实和回忆之间那道透明的壁障波动起来,更多的回忆闪动起来。

    在大奴湖畔,有铁路有木屋,那是祁睿和战友们一起修建的。大奴湖港口的吊车从湖上行驶而来拖轮上吊起大量的钢轨,放到了铁轨上跑的架设车辆。这种车辆不是火车头在前面拖,而是在后面推,为的是让钢轨能够更方便的卸载到枕木上。安装好的铁轨被吊起来,铺设到道砟的碎石上。而祁睿也是在那时候第一次生出在战场上大规模使用卡车的念头。

    整个人还是躺在那里,但是祁睿开始不时擦拭一下眼角和脸颊。记忆就这么一股股的自行冒出来,不用费力气去回忆。这样轻松的过程却不知为何会让祁睿忍不住流泪。回想起以前那个多愁善感的年轻小子的时候,祁睿就能看到现在这个冷漠空虚的自己。两种对比之下,祁睿发觉自己不流泪都不行。四年了,祁睿终于真切的认识到,自己已经在战争中度过了四年的时光。在这四年中,改变已经不知不觉的发生。等祁睿终于有时间来回望自己的时候,他发觉现在的自己竟然是面目全非。

    第四天傍晚时分,火车抵达了新乡市。一到这座城市,祁睿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什么。在祁睿的记忆里,新乡市是一座兵城。然而现在的新乡市里面穿军服的人从数量到比例远不如以前。这座兵城仿佛被什么魔法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座大型的正常的城市。

    然而祁睿转念一想,他已经有将近三年时间没回过新乡市。虽然新乡市还定格在祁睿记忆中的那一瞬,可现实中远不是如此。带着些悲伤的情绪,祁睿进了北美战区司令部。

    司令部里面迎接的是个值班的大校,大校是个生面孔,至少祁睿根本不记得见过他。而大校先是用有些羡慕的目光看着比他年轻的少将,当他得知了祁睿的姓名之后,整个人立刻激动起来。“祁主任,如果不是您当时去了波特兰,我差点就能赶上听您的课了。实在是遗憾啊!”

    经由这么一提,记忆的部分又有些恢复过来。祁睿回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确在新乡市讲课,没多久就被送去波特兰的分校讲述摩托化作战。因为来听课的都是一线作战人员,除了摩托化步兵作战之外,学员们在其他作战上的知识和技能只怕比祁睿强些也说不定。

    两人说了大概二十分钟的光景,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进来的是一位中将,祁睿见过,也就仅仅是见过。作为一线人员,还是全新的摩托化步兵专业人员,祁睿并没有在战区司令部待过。与这些人员并不熟悉。

    “你们的车晚点了,我就先回家吃了个饭。让你久等啦!”中将握着祁睿的手,亲切的解释着。

    回家吃饭?打仗的时候回家吃饭?祁睿对这话实在是理解不能。现在是战争啊,战局瞬息万变,没有丝毫停顿的24小时值守才是战区司令部该有的选择吧。结果值守的是位大校,战区司令部负责人回家吃饭了。这到底是什么道理。

    若是以前,祁睿早就要发问。即便不问,他心里的觉得堵,自然会忍不住在脸上带出来。现在的祁睿只觉得情绪有种震动,至于是喜是悲倒是不清楚。而这种波动根本动摇不要现在的祁睿。他淡淡的说道:“工作现在能交接么?”

    “军委下令,让你回国。但是不能直接下令让你回国,所以才让你先回新乡来,然后去温哥华乘船回国。”中将回答的很是干脆利落,几句话就把事情说了个清楚。

    “那……我现在定火车票行么?”祁睿问。

    这话让中将大为讶异,即便没有招待祁睿的安排,但是中将还是劝道:“祁政委,你来了之后,总要歇两天再走吧?以已经坐了几天火车,要是再坐车,能受得了么?”

    “这个不是问题。我现在只想早点回南京去。”祁睿果断答道。

    看祁睿态度坚定,中将答道:“……好吧,我现在就给你安排车位。对了,军校那边说了,祁政委你在波特兰的办公室留了不少东西,要么你派个人去那边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担心让波特兰那边的人给你收拾东西,会落下什么。”

    部队就是有力量,祁睿当天晚上就上了一节卧铺,还是软卧。这次的床比回来的硬卧强了不知道多少。祁睿费了好大劲也没能想起他在波特兰的办公室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一想到军校,祁睿能想起的只是他在旧金山的那个军校的住所。印象更深刻的则是祁睿经常使用的教练用卡车。那是一辆六轮大卡车。后排每一边的车轮都是双排的。耗油虽然大,却跑得快,运的多。是野战中的利器。为了能够解决油料供应问题,祁睿和其他前线委员会的委员们可是殚精竭智耗尽心力。

    又沉默了两天,祁睿抵达了美丽的港口城市温哥华。这座城市已经是一个完全的普通城市,此时的城中无比热闹。祁睿以为这里在做什么欢迎仪式,一看横幅上的文字,竟然是‘温哥华鲑鱼节’。

    鲑鱼是北美重要的鱼类,战争中的光复军人人都吃过不知道多少鲑鱼罐头。看到这么一个节日,警卫员非常兴奋。把食物和现实结合起来,对他来说是很新鲜的感受。

    鲑鱼节上有好些介绍性文字,祁睿对于怎么吃鲑鱼兴趣有限。即便是鲑鱼罐头味道不错,可吃过几百个之后,也再难提起兴趣。令祁睿注意的是最新成果的看板。民朝的最新成果是人工孵化鲑鱼苗。至少在看板上声称,以前一群鲑鱼中的鲑鱼卵能够成功孵化的不到5%。现在能够成功孵化的最高可以达到50%。之所以没有这么做的原因是河道水系没办法养活这么多的鲑鱼苗。但是这意味着鲑鱼可以得到稳定的繁衍,保证渔民的收获。

    祁睿本能的认为,这方面的研究大概是他老爹韦泽的命令。除了韦泽之外,祁睿还真没见过别人有这样的办事作风。回想起很快就可以见到自己的老爹,祁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而在老爹身边站的,必然是他的母亲。

    我真的好久没有回家了。祁睿突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