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77章 兄弟登山(八)

第477章 兄弟登山(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到哪里坐坐?”楚雪笑起来的时候总是让祁睿觉得非常温暖,那是让人觉得非常诚恳的东西,正是祁睿最喜欢的一部分。

    “我很久没有回南京了。”祁睿答道。

    “我也很久没有出来。”楚雪从来不是个爱强行做主的一位。

    抬手指了指最后一次见面时候去过的楼顶酒店,祁睿很自然的说道:“还去那里吧。”

    欧洲领班的目光只是在祁睿的军服上扫了一眼,就落在少将的阶级章上。橄榄绿的军装经过这么多年的设计后造型洗练有范,却不是欧洲那种张扬显眼的存在。将官的军服是定做的,祁睿的身材维持的很好,非常有型的军装与非常有型的人相得益彰。现在南京的将官总数不到20个人,这么年轻的少将一定是从战场上刚下来的新锐。

    “欢迎回南京。”欧洲领班笑道。

    祁睿只是微微点点头,礼貌性的淡淡笑笑。如果家还在南京的话,也许祁睿就会真的高兴起来也说不定。然后祁睿说道:“给我们找一个包间。”

    “你变了好多。”楚雪坐下之后看着对面正在入座的祁睿,带着些笑意说道。说完之后,她露出了笑容,“不过,你对我还是和以前一样。”

    “我……”一阵心痛的感觉让祁睿只想说我永远都会爱你,但是这话却堵在喉头。说出来还有什么用呢?祁睿已经非常后悔当年为何不接受老爹韦泽的建议,哪怕是强行把楚雪约束在自己身边也好,至少不会弄到天下之大竟找不到一个家。为国家开疆万里,居然没办法为自己找到一个归宿,祁睿觉得这一点都不好笑。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服务员的声音非常恭敬。

    “你有什么想吃的么?”祁睿问楚雪。

    “冰激淋。”楚雪回答的很干脆。

    “冰激淋。另外上几个招牌菜。”祁睿爽快的答道。

    等服务员一走,楚雪笑道:“没想到你竟然会点菜了。”

    这称赞让祁睿苦笑了一下,所谓的点菜技能只是漫长战争的苦中作乐而已。到部队视察的时候,大家吃的其实一样。但凡有一丁点的改进,就能在千篇一律的餐饮中脱颖而出。所以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招牌菜’,到了部队视察,大家一提到点菜,就会喊出‘招牌菜’三字。不管味道如何,好歹也能生出一种美味的联想。

    心里面想,祁睿却不说话。于是两人就坐在位置上沉默不语。仔细打量着楚雪,祁睿觉得时间过的好快。他回忆里面都会这样,坐下之后很快就是吃饭。吃完了饭,大家就要分别。为了实现这次会面,祁睿在火车上坐了将近24小时。然而真正能够在一起说说话的时间,也不过是这么一个小时而已。

    “你要离开南京了么?”楚雪突然开口问道。

    祁睿第一冲动是想拒绝,但是他很清楚,这次离开南京之后,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回来。已经没有什么让祁睿留在南京的理由。思忖片刻,祁睿答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每次你这么看着我的时候,都会告诉我你要去别的地方。从你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如此。”楚雪悠悠的说道。

    两人又沉默了好一阵,祁睿开口问道:“那是因为我没勇气告诉你,想让你和我一起去。”

    第一次,祁睿终于见到楚雪低下了头。和祁睿在一起的时候楚雪永远都抬着头,从没有展露出一丝的退缩,退缩的总是祁睿。然而这只是一瞬,楚雪再次抬起了头问道:“祁睿,我一直以为你的目标是成为将军。我总是会想,要是能称为将军的话,你不知道要多么高兴。可是现在看,你好像根本不在乎当上将军。这是为什么呢。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和我讲一下。”

    “我……以为当上将军,就意味着我成长到可以解决我所有迷惑的程度。我以为拥有了知识和力量,就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问题。我以为拥有了足够的知识和经验,就可以让我永远不再痛苦。所以我才想向前冲,趁着我还年轻,爬到顶峰去。在那里过上无忧无怖的安心生活。”祁睿讲了这些日子一直困惑祁睿自己的问题,这二十几年来到底在追求什么。

    “难道不是这样么?”楚雪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祁睿有些悲伤的摇摇头,“不。我能力越强,就越感觉到自己的无能。我学的越多,就越感觉到自己的无知。这个世界对我这样的人而言,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翻越的山峰。可是我遇到天才之后,天才告诉我,该抓住哪一块凸起,蹬住哪一块石头。然后这座高山就如履平地般的翻过去了。等我爬到顶峰的时候回头一看,原来到处都是可以上来的路。这些路走的人多了,互相借鉴帮助,就变成了一条可以轻松走在上面的光明大道。即便翻过这座山,可是我抬头一看,真的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即便到了更高的山面前,我还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但是那些天才们早就已经越过了那样的大山……”

    祁睿停下了叙述,不是因为他已经说完,也不是因为他无法再描述。服务员开始上菜,祁睿并不想让这些毫无干系的人听到自己掏心窝的话。不少觉得别人会嘲笑自己,而是祁睿觉得自己这样的说法未免太过于矫情。

    在服务员上菜的时候,祁睿起身去自助餐部分取了些小蛋糕,切好的水果。正准备端着盘子回来,就听到有人叫道:“是韦睿么?”

    站在原地扭头一看,祁睿看到一个男子。在军队里面待了这么久,见过的人太多。除非是印象深刻的家伙,祁睿的脑细胞对人脸已经没啥反应。而那个家伙却也笑道:“果然是你。你这么多年都没啥变化。乖乖,你都是少将了。没想到啊。”

    看着祁睿那不知道该说什么表情,那名男子笑道:“你忘了。我是步飞啊。”

    “啊……原来是小学同学。好久不见。”祁睿笑道。虽然说得很得体,其实祁睿脑子里想到的是步飞的老爹步正途,这位少将是在祁睿当上少将的时候从军中退役的。当然,这位也是革命功臣的步正途能被祁睿记住,是因为三国演义里面的步骘让祁睿印象深刻。步骘担任交州刺史的时候,在南海建城,后来就把该地称为“步骘城”,是东汉时重建的广州城,正式名称为“番禺城”。某种意义上,祁睿也是广州人。

    感觉到自己的想法又开始乱飞,祁睿一瞬间就收回了想法。他笑道:“要不要去我那边坐坐。”

    “不用麻烦了,你先忙你的。不过,你什么时候回北美。我们可以在北美见。”步飞爽快的笑道。

    “哦?你要去北美?”祁睿很是讶异。

    步飞自豪的说道:“当然,我学的就是畜牧业。响应政府的号召,我这就要去北美深耕。准备养上成千上万头牛,好好的整些钱。”

    这么功利实用的话让祁睿莫名的很是开心,他也笑道:“我回北美得一段时间。”

    “没问题。我父亲也在北美,他说他挺喜欢温哥华的天气。就准备在那里养老。到时候我们通过我父亲联系吧。”步飞很爽快的做了约定。

    “步正途将军,我记得他。”祁睿向步飞确定。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一个十三四岁的可爱小姑娘走了过来,她拽住步飞的手臂问道:“哥!这位是谁?”

    “我小学同学韦睿。叫哥哥。”步飞答道。

    祁睿很是讶异,他记得步正途都快60了,居然还有这么小的一个女儿。那个干干瘦瘦的老头子……,还真让人佩服呢。居然能生出这么漂亮的闺女。

    “韦睿哥哥好。”小姑娘说道。然而她并没有特别在乎祁睿,目光倒是在祁睿端着的盘子上扫视了一番。祁睿笑道:“看上哪一盘,端走。”

    “不要!我自己去拿。”小姑娘摇摇头,然后蹦蹦跳跳的就走了。

    “我就不知道她怎么就这么一个爱吃法!”步飞叹口气。

    “你妹妹……也太小了。”祁睿和同学年纪都差不多,步飞也是三十的人。

    “唉……别提了。她是我后妈生的孩子。听说是我后妈喜欢温哥华,我家老头子才愿意留在北美。还要把我们都弄去。”步飞低声哀叹。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祁睿赶紧和步飞道别,他可不想扯别人的家事。回到楚雪面前把盘子放下,祁睿本来开始变得不错的心情又开始沉重起来。

    两人默默的吃饭,饭菜味道不错,让祁睿心情又变好了一些。吃的差不多了,楚雪放下筷子喝了口茶,接着说道:“祁睿。我一直很想帮助你,但是你远比我聪明能干的多。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祁睿摇摇头,“那些所谓的名利都不重要,我觉得你内心比我坚定的多,你永远都会坚持你的选择。”

    “你是这么看我的么?”楚雪苦笑起来。

    祁睿认真的点点头,“是。我虽然没办法具体说,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和那些让我仰慕的人给我的感觉一样。你们都是那么稳定,好像什么样的东西都没办法影响你们过自己的生活。而我就不行……”

    “那是因为你想变成别人,而且你有能力通过这样的办法去追寻到你想拥有的东西。”楚雪带着些同情的表情看着祁睿。

    祁睿愣住了,见贤思齐的话他当然听过,然而楚雪所说的话则点出祁睿的缺点所在。他不是想简单的做到那些天才们能做到的事情,祁睿是想成为那些天才,甚至能够成为超越那些天才的天才。

    在祁睿瞠目结舌的时候,楚雪继续说道:“我做不到你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我也没办法想象你遇到过什么。就像咱们在学校的时候,我其实永远都不懂你的解体模式一样。你只用三言两语就能和那些能够弄懂的同学讲明白关键,可是我怎么听都无法理解你们在讲什么。”

    祁睿是第一次听楚雪抱怨过去的事情,他觉得又是讶异又是羞愧。现在的他见识了那么多之后,终于理解了天才和人才的区别,他老爹只用靠凭空构建,就可以指出摩托化步兵作战体系的大略。而这帮执行者们在过程中不断错误理解韦泽的观点,直到他们身经百战后才理解了韦泽所说的要点所在。当然,还有更多的军人即便是身经百战也没办法理解这些理论,他们仅仅是在靠自己的经验去完成任务。楚雪在学业上无疑就是这类人,而那时候祁睿并不知道楚雪为什么不想和自己谈学业,祁睿不是想要显摆,他是真心希望能够与楚雪一起在学习上共同进步,比翼双飞呢。

    “你说我很坚定,我承认。但是你不知道,我这么坚定是因为我真的没办法和别人一样聪明。我尝试了很多次之后发现,我只能用我自己的笨办法。而且只能用我的笨办法。祁睿,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说我坚定。每次听到这话的时候,我都觉得很痛苦。因为每一次不得不承认我坚定的同时,我都要承认我真的很笨。笨到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

    楚雪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祁睿看得出那笑容背后隐藏的伤心。祁睿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呢?如果你告诉我的话……”

    听祁睿这么讲,楚雪带着无奈的表情摇摇头,“告诉你也没用,你是没办法理解我们这些所谓坚定的人是怎么看世界的。祁睿,我一直很羡慕你,不管是什么你都能做到。你能考出最高的分数,能上最好的大学,能当上军人。我一直以为你所说的三十岁前当上将军大概是你做不到的。我相信你能当上将军,但怎么都会是30岁以后的事情了。然而你28岁的时候已经是将军。如果我没猜错,你在30岁前大概能晋升中将。所以你这样的人是理解不了我这样做不到的人是怎么想的。你认为大家应该能做到。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祁睿呆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楚雪竟然是这样看问题的。但是祁睿并没有丝毫看不起楚雪的想法,恰恰相反,祁睿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

    “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祁睿记得老爹韦泽一字一顿的讲完这段话后十个字,带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用手指戳了戳祁睿心脏的位置,然后冷冷的说道:“你没有动心,你根本没有往心里面去。你的心里头塞满了东西,它是实心的,所以你没办法虚心。”

    祁睿是因为找不到该和楚雪说什么,才不得不谈起让他最困惑和痛苦的事情。现在祁睿突然间豁然开朗,当他明白了楚雪真正的痛苦所在之时,竟然也明白了自己的痛苦所在。

    本质上我和楚雪一样的,她觉得无法像我一样聪明,所以她会感觉到痛苦。而我明白我没有办法和我父亲那样的天纵之才般强大,所以我一直很痛苦。然而楚雪远胜于我,她看到了问题所在后,就动心忍性,不再和人类比,而是以自己能做到的一切来应对世界。我所看到的那个因为坚强稳定从不因为别人而迷失自己的美丽女人,是一个真正有智慧选择正确应对的女人。我没看错,她真的是个好女人。

    “楚雪。你知道我很爱你么。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会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你在我身边,我就会觉得非常安心。想到和你共享未来,我就会觉得这一生没有遗憾。所以我想问你,你现在还能选择和我在一起么?”祁睿说这些话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再没有了以前的心慌、窘迫、不安。这些话不再是他需要费尽力气才能组织起来,长久的心意在此时终于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就如同小溪沿着河道潺潺流下,像夜风在花丛中自然而然的穿行般畅快。

    “为什么?”楚雪的眼中有祁睿能看到的感动和喜悦,祁睿没看到楚雪的双手在桌子下面紧紧的抓紧,指甲几乎都要刺入手心。

    “没有什么理由。因为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这些就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即便没有机会这么做,我知道我自己是真心想让我们之间变成这样。”说到这里,祁睿忍不住微笑起来。然后,他看着楚雪的表情。慢慢的,慢慢的,祁睿的微笑变成了苦笑。

    “祁睿,你什么都不知道。”楚雪的眼神变得理智起来,“祁睿,我说过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不会破坏我的选择。再见。”

    然后祁睿就见到楚雪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包间大门之外。

    痛苦的心情是难以避免的,祁睿很清楚这些。所以他没有像以前那样用所谓的理性去强行压制痛苦。在包间里面坐到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之后,祁睿就离开了酒店。到江边坐船到了江心州上。

    买了一条烟与三盒火柴,祁睿又买了个切好的咸水鸭,拎着一打啤酒,从日落到日出,祁睿一直在江心洲的亭子里面坐着。饿了就吃点,渴了就喝点。情绪低落就抽两口。和那些曾经严苛考验一样,在太阳红彤彤的从江面上升起之后,祁睿终于扛过去了最痛苦的时段。

    祁睿跑去火车站买了最近一趟去北京的车票,还很幸运的买到了软卧。回到军校招待所拿行李,上车之后祁睿躺在宽敞的铺位上酣然入梦。他在睡梦中依旧感到了悲伤,但是祁睿大脑中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面却有理性在欢呼。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但是祁睿明白自己终于变化了,向着他所期待的那个方向迈出了值得期待的关键一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