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78章 兄弟登山(九)

第478章 兄弟登山(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变化了,变化了。韦泽心中的喜悦难以言喻。儿子祁睿的神态发生了变化,以往那种理所应当的率直几乎完全不见。在那种源自内心困惑中,祁睿有了另外一种率直。虽然这种率直是颇为粗鲁的,但是韦泽是绝不会对此横加指责。

    “父亲,我对坚定有了些看法。您能听我讲讲么?”韦坤向老爹韦泽提出了请求。

    韦泽指了指椅子,示意儿子坐下。祁睿坐下之后就开始讲起了他的看法,韦泽静静的听。整个叙述并不长,所以祁睿很快就进入到了最后的总结。“父亲,如果坚持是对自己极限的明确了解,那么我的错误到底在哪里。大概不仅仅是不懂得自己的斤两这一项吧。”

    对儿子的问题,韦泽露出了父亲的慈爱笑容,“就我来看,你的问题在于你认为世界上有那么一个核心。整个世界都围绕这个核心来运转。就我来看,世界上并不存在这么一个玩意。这种看法并不唯物。”

    “难道您不是民朝的核心么?”祁睿忍不住问道,虽然这话出口之前的那一瞬,祁睿就明白自己的问题实在是愚蠢。

    果然,韦泽的回答跟背书机一样,“我只是个信马克思主义的劳动者,和人民一起向前走。是人民把权力委托给我,权力来自于人民,而不是来自于我。”

    “可是您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开创了很多道路。”祁睿也用很常见的说辞来暂时和老爹周旋。

    “如果没有你和部队,我光有想法没用。没有这么多的科研部门以及生产单位,那些装备不可能从天而降。”韦泽也用非常简单的例子来证明他的看法。

    “父亲,您坚决不承认您是核心么?”祁睿还是没能沉得住气。

    韦泽被逗乐了,“哈!我不是核心,这是个事实。你让我承认一个不是事实的东西,我真的办不到。我只是一个和大家合作的人。也许我天赋异禀,所以能与很多人合作,比普通人能合作的领域大了很多。也许是我够聪明,所以我的成功率很高,让大家对我的信赖度增加许多。甚至能让国家因为我的意志去发动一场北美战争。但是归根结底,我都只是一个与别人合作的人。如果我看着像是一个能干出成绩的人,那是因为中国大部分人民都愿意和我合作。而且在合作中肯承担投入的风险。没有这么多肯和我合作的人,我就什么都不是。你参加了战争,如果整个美国的所有人民都愿意和美国联邦政府合作的话,我们的伤亡不会是六十几万人。六百万人都不嫌多。”

    祁睿不吭声了。韦泽的假设停在祁睿耳朵里有种很恐怖的感觉,光复军已经算是上下一心,而且有远超美国的科技与战争思路。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美国佬依旧让光复军每天都有损失。之所以这些袭击都被粉碎,是因为这些反抗行动绝大多数都是自发。光复军虽然整体兵力远没有全美国的人口多,可是在面对自发式的袭击时,可以调动远超袭击者的兵力和火力。最后解决美国靠的是英国佬的合作,看似让英国佬白白占领了美国东北的一票土地,可这也让光复军少了太多的消耗。祁睿觉得这笔买卖很值。

    想了好一阵,祁睿问道:“父亲。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又该如何确定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够好呢?”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你的问题出在认为有正确或者错误。有好或者坏。从我的角度来看,就不是这样。因为道德是分阶级的,善恶也是如此。如果你还是以你自己当做你想象出来的世界的核心,那就算了。如果你真的能从自己的小天地里面挣扎出来。你就发现世界是如此的广阔,世界史如此的多姿多操。如果以我的立场来看,善恶好坏就看你能为人民提供什么了。我们不要觉得服务就是比别人低,服务是要收取服务费的。所以这就需要一个社会制度,首先就是人人平等的社会基础,其次就是不能剥夺别人服务应得的报偿。当然了,要不断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让服务不要变成垄断的特权。这也牵扯到政党的政治理念。”韦泽本想给儿子做一个完整的解释,但是说到后面,面对的光复党党建问题,让韦泽也觉得心里面一阵阵的不爽。于是说的话也变得情绪化起来。

    “如果……,我现在是想为我自己而活着呢?”祁睿问。这话背后的理念与祁睿以前接受的理念不同,这让年轻的少将羞红了脸颊。

    “你一直是在为你自己而活着。只是你的标准,或者你对标准的确定是从别人那里拿来的。又或者是神经元连接里面看似比较社会性的那部分。你这个说法,我认为是你想创造一个更好的自己。我对此只有一个建议,你首先要承认你自己的现有存在。也就是说,你要了解你自己。我建议你好好的学习一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这个理论对于建立一个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很有帮助。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这三观人人都有。我个人还是希望我的儿子能有一个更加健康向上的三观。”韦泽已经决定结束这次谈话。倒不是他对儿子没耐心,而是讲到这里已经让韦泽觉得信息量太大,祁睿只怕短时间内消化不了。

    “父亲……如果……我再像以前那样犯下更多错误呢。”看得出祁睿对自己没信心。

    “圣人无二过。孔老二这厮的政治理念只知道向后看,但是在自我修养上倒是很正确。祁睿,你要是能只犯一次错误之后立刻就能不再犯同样的错误,那你就是无人能及的大圣人了。正常情况下,同一个错误你犯了好多次都未必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所以不用担心。大家都这样。”韦泽笑道。说完这些之后,他又觉得意犹未尽,起身拍了拍儿子的肩头,韦泽开心的说道:“欢迎到唯物主义的世界里来。”

    休整的日子过得很快,半个月的探亲假结束之后,那些之前集结起来的上校、大校、少将们重新集结。所有的同志再次开始参加学习,和之前相比,这帮同志们的情绪都变得稳定了不少。然而军委却有的是让这些同志感到不淡定的手段,一通精神辅导让不少同志炸了毛。且不说别的,光是要让这些人接受自己的精神不正常,就足以让很多军人情绪激动。

    “我没病!”这是很多军人的一致看法。

    祁睿即便是心里面不喜欢这种精神辅导,他却开始尝试接受这种事实的存在。不是指他认为自己的精神正常或者不正常的事实,而是接受了有人要给他进行精神辅导的事实。跟着老爹学习的过程里面,祁睿还发现了自己的另一个问题。虽然老爹韦泽反复强调这是人类思维的模式,那就是要么就去否定别人,要么就认同别人。俗话讲就是‘听风就是雨’。

    祁睿觉得自己开始理解这不是他相信或者不相信别人的问题。当祁睿开始找到自己的时候,他就必然开始明白,所有人所说的话都不是以祁睿为核心,而祁睿却要以自己的立场和利益去考虑问题。这无关善恶好坏,这仅仅是现实。

    原本听那些理论的时候,祁睿总认为唯物主义者是滥好人般的存在。如果对这些人报以极端的美化,大概顶多能把唯物主义者称为圣人。但是当祁睿也跌跌撞撞进入唯物主义者们的世界之后,祁睿开始发现唯物主义者们是一群更懂得保护自己的存在。如果有什么能让他们牺牲,大概也就是他们的信仰。除此之外,这些人的冷酷和坚定实在是到了清清楚楚的地步,而且这种冷酷和坚定的目的从来不是针对别人。

    在大部分军人都不愿意接受精神辅导后,韦泽终于出面。他亲切的接见了这些优秀的军人,称赞他们的功绩,感谢他们对国家和人民的贡献。即便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大家还是都很感动。接着就是军委签署的晋升令。来北京的大部分军人都得到了晋升,祁睿还是保持了他少将的军阶。

    大部分军人欢天喜地的在北京开始新岗位的工作,或者欢天喜地的以新的军阶返回北美。包括祁睿在内的少部分军人被军委叫去开了个会,这些同志在会议上得知,他们将作为评审委员会的人员开始工作。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就是审核到底哪些军人可以留在未来180万的光复军常备军中。

    从800多万裁剪到只剩180万,这样的手笔让这群还算是年轻的军人们感到震撼。不过仔细想想,这个世界上几个人口大国,刨掉英国的殖民地印度,人口都没有超过一亿。就算是动员能力最强的德国,在短时间内能动员出来500万就是极限。在平常时候光复军的180万常备军足够碾压世界其他国家的军队。

    沈心穿着一身退役上将的军服,他声音从容不迫,又满是力量,“同志们,我们要留下的自然是愿意为国家效力的优秀军人。不过同样优秀的军人很多,我们的选择就是这些人到底是以军队为自己毕生从事的事业,或者只是想通过从军得到报偿,把从军作为他们的垫脚石。不管是哪种军人,我们当然都要按照政策给军人们以相应的报偿。但是,委员会现在要选出来的是面向未来的军队人员。他们对待军队的态度才是关键。我们相信大家在这方面能够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在沈心对委员会的成员们讲话的时候,韦泽也在军委中面对不少老兄弟的反击。

    “都督,你让这些年轻小子们主持这样的大事,我不认同。”老兄弟们当中几乎是硕果仅存的阮希浩情绪激动。

    有阮希浩带头,其他觉得自己手中大权受到侵犯的军委成员也很是不满,人事部门对此是格外的反弹强烈。管人事的人事处处长钟伯年中将用委屈而且愤懑的声音说道:“都督,人员选拔一直是人事处的工作,现在您突然弄了这么一个委员会。我们人事处是不是要撤销了?”

    “人事处还是这个委员会的上级部门么。怎么能叫人事处要被撤销了呢?难道钟处长你觉得你了解北美的那些军人么?”韦泽说话的时候心平气和。

    看得出钟处长还是不服,“都督,这件事您直接教给我们人事处来办就好。您直接介入管理,我们很难对同志们交代。”

    韦泽微微翻了翻眼睛,然后他笑道:“我是觉得钟处长你的工作太辛苦,而且你身体也一直不是很好。能帮着你做些工作的话,我也觉得比较心安。”

    这话一出,好几名军委委员都变了脸色。柯贡禹本来还想插话进去,听了韦泽所说的内容,登时就闭嘴不言。钟处长是个聪明人,听了韦泽的话以及确定了韦泽说话的语气,他登时脸全白了。韦泽的话里面就一个意思,钟处长可以卷铺盖退休。

    也许是韦泽从来没有过份干涉过人事工作,所以钟处长觉得韦泽大概是不该干涉人事工作的。加上韦泽对同志们从来都很宽容,所以钟处长才本着职务的立场说这些话。现在他哪里还敢和韦泽硬拗,情急的钟处长立刻说道:“都督,我觉得这些年轻同志们有冲劲,我愿意配合他们的工作。”

    “你是处长,那些人凭什么让你配合他们的工作。你这说法实在是太滑稽了!”阮希浩怒声说道。

    就在一众人等完全不明白阮希浩到底是要批评钟处长或者是批评韦泽都督的时候,就听阮希浩继续严厉的说道:“我觉得钟处长需要休息休息,他这样的工作状态是没办法把工作做好的。大家的意思呢?”

    钟处长的眼睛登时就瞪圆了,他万万没想到阮希浩这就把他给卖了。反对这帮年轻人来确定留下来的人员名单,阮希浩可是走在前列。没想到一转眼,阮希浩就把同一阵线的钟处长给卖掉。难道阮希浩就没有自己的立场么?

    韦泽冷冷笑了一下,“同志们,我知道每个人都想主导部队的人事。把人事抓在手里,就掌握了部队的未来。这点我很清楚,我也知道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我现在组建这么一个委员会,就是要让这帮在前线浴血厮杀的年轻人来营运这项工作。因为他们知道前线发生了什么。你们觉得待在军委,就能更清楚前线发生了什么?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年轻人才是未来的代表。我们都老了。”

    阮希浩毕竟是阮希浩,韦泽明确表达态度之后,他立刻表示了自己的看法,“都督,我们军委的成员更有经验。难道一群三十多岁的年轻小子真的可靠么?”

    韦泽还是尝试说服同志们,“他们年轻毛糙,这是真的。但是和我们不同的是,我们当年不走上战场就得死,这帮年轻人却不是。而且我们辛辛苦苦打天下,建设新国家,就是要建立一个大家不用上战场也可以很好活下去的时代。现在这个时代终于开启了,包括我在内的这些老兄弟们就该知道我们也到了要退下去的时候。并不是说我们当年做错了,而是我们开创了一个更正确的时代。在这时代里面,我们自己不可能让过往重现。”

    必须得说,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军委委员听懂了这话。正因为听懂了,所以这帮委员们都闭口不言。还有的三分之一并不懂韦泽所描述的现状以及未来,但是他们闭嘴不言,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插话。

    还有大概三分之一的委员们有自己看世界的态度,阮希浩苦笑道:“归根结底,还是要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滚蛋。给年轻人让出位置了么。”

    以做事为导向和以结果为导向的不同在这句话里面展现无遗,韦泽感觉挺遗憾,但是他也只能觉得事情到了这时候也该有个结果了。在大票年轻军人展现出实力的现在,老兄弟们也该把位置让出来了。韦泽觉得这就和春夏秋冬四季轮换一样,在一切结束的时候就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就在祁睿和委员会的一众年轻委员们开始审核工作的时候,军委内部的人事调整也开始了。以阮希浩为首的一众老兄弟们纷纷让出了位置,北美战区的一大票军人进入军委接替了他们的位置,新的军委正好与祁睿他们所在的委员会很好的对接。很多新成员纷纷加入委员会,让这个最初人数稀少的单位开始变得更加强有力。

    阮希浩在退役前得到了大将军阶,与他一起接受退役大将军阶的还有一众当年和阮希浩一样的老兄弟。握着韦泽的手,阮希浩的表情有悲有喜,悲愤的成份更大。“都督,难道您就不能容得下我们了么?”

    韦泽苦笑一下,“你觉得我亏待了老兄弟么?”

    阮希浩被这话给噎得够呛,好一阵之后他才长叹口气,“都督,您要扶植那些年轻人,就按照您的心意去做吧。我没什么抱怨,只是想求您一件事。别因为我们让您不高兴,就不给我们的孩子机会。他们当中真的愿意在部队里面待着的,还请您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对阮希浩这半恳求半发泄的话,韦泽本想说些什么,最后他只是点点头,“你放心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