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79章 兄弟登山(十)

第479章 兄弟登山(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父亲,同志们得知新名单的时候都觉得不是太服气。”祁睿在和父母吃饭的时候率直的问。

    此时已经是11月中旬,到了吃火锅的时候,作为核心人员集中住宅区的圆明园大院里面提供刨好的牛羊肉,冰冻后用锋利的工具整出来的肉片还真有其薄如纸的意思。在铜质火锅里面涮一下就熟了。

    祁红意给儿子夹肉,祁睿一面和老爹说话,也很从容的给老娘的碟子里面夹上已经涮好的肉片、毛肚、黄喉、川粉类的菜品。如果是以前,祁睿总是觉得做正确的事情得到正确的结果。现在祁睿不这么考虑了,老娘是不是高兴那是老娘的事情,祁睿到现在只是尝试着让大家觉得不难受就好。因为从小到现在,他真不是一个殚精竭智学着让别人高兴的人。这真心不是他的个性。当然,这也不是说祁睿就要故意让别人不高兴,顺其自然就好。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祁睿觉得世界终于变得轻松了许多。而且他也终于认识到,和老爹韦泽在一起到底是何等轻松的事情。因为老爹韦泽傲慢到想得罪他都很难的地步。

    韦泽一面吃火锅,一面慢悠悠的说道:“我们不希望老兄弟插手人事安排。但是在老兄弟们不再插手人事安排的现在,稍微照顾一下他们的子弟不是问题。更何况这种照顾绝非没有原则的照顾,如果是没有原则的话,同志们很可能就不是不服气,而是不想再说什么了。”

    祁睿对老爹的评价很认同,老兄弟们的子弟如果肯留在部队,对他们的审核就比较简单。当然,这并非是没有审核,也不是审核不过关。只是从精挑细选的角度来看,明显是对这帮人有所放水。年轻的同志们当然对此不乐意,普通民众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天然的不喜欢这些有出身有背景的同志。

    “如果有人向你质疑这个问题的话,你就告诉他们,如果老兄弟的子弟们看不起大家,那是他们的偏见。不过要是大家看不起老兄弟们的子弟,那同样是偏见。”韦泽说完之后,起身捞了汤上面的沫子,给祁红意舀了一碗汤后向锅里又添了些骨头熬的高汤。

    “果然是一碗水没办法端平。”祁睿忍不住感叹道。好多道理他都听过,但是之前的祁睿经常觉得很多道理不是那回事,现在他才发现错的不是世界而是他自己。

    韦泽明知道自己很可能说的多,但是还是没忍住教育儿子的冲动,他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觉得大家都有这么一个过程。现代社会不管你们是不是见过,不管你们是不是有概念,不管你们是不是到了不悱不启不愤不发的阶段。先填鸭般灌下去再说。所以你们出现错误理解很正常。不过,到了你们成长后,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把你们学到的东西重新构架。当然,前提是当时好歹去学了,有印象才行。”

    “归根结底,还是你没教好!”祁红意忍不住批评起韦泽来。她虽然不能理解为何儿子这么多年没能豁然开朗,但是儿子豁然开朗之后,祁红意还是能分辨出来的。所以这话里面大半还是喜悦。

    “对了,祁睿。过几天我给你介绍个女孩子……”祁红意本能的就想给儿子的婚姻大事做个主。

    “不要。我最近很忙。”祁睿无比果断的先把老娘的企图给打断。

    “你这都要三十岁了,还不结婚像什么啊!”祁红意很不开心。

    “母亲,我根本没考虑过结婚的事情。等我先把手头的工作干出个眉目再说吧。”即便祁睿觉得自己内心强大了许多,但是如此直接向老娘讲述自己对婚姻的看法,他还是忍不住心里面非常不安。

    看着自家儿子眼瞅就要认怂的意思,韦泽忍不住出来打个圆场。“你现在赶紧回去工作,有什么问题先研究准备一下。三会马上就要召开,一旦召开我可没空谈你的工作。”

    “是。”祁睿如释重负,站起身风风火火的就跑了。哪怕是身为战无不胜的光复军,打不过就走也是最基本的准则之一。

    “你就知道惯着他。”祁红意没办法拿儿子说事,立刻就转向韦泽。

    “一般不是说当娘的疼儿子么,怎么就成了我这当爹的惯他了?”韦泽笑道。笑完之后他行若无事的从火锅里面捞出煮的全熟的肥牛肉片吃起来。

    “他想不成亲就不成亲。哪里有这样的惯法?”祁红意气鼓鼓的说道。

    “你也是有闺女的人。我问你个问题,若是有个小子跟韦睿一样,你肯把闺女嫁给他么?”韦泽笑嘻嘻的问。

    这话把祁红意给噎住了。想了一阵,祁红意郁闷的答道:“咱们家的姑娘岂是别家的姑娘可以比的?”

    韦泽见自己占了上风,从容不迫的答道:“咱们心疼女儿,觉得咱们女儿的幸福最重要。换成别家,人家就不心疼女儿?那种看中自己捞的好处胜过自家女儿幸福的人,他们家的闺女你也敢要么?”

    祁红意被这话给噎得够呛,她纯粹反弹式的答道:“韦睿马上就三十了,三十周岁啦!虚岁都快三十二了。这年纪再不成亲,以后谁肯嫁给他。”

    “切!没见识!”韦泽带了些嘲讽的味道答道:“我对咱家儿子有信心。他才三十二,只要把他自己的问题解决。就他这长相,就他这身高,就他能达到的高度,五十二岁照样娶如花似玉的二十岁小姑娘。”

    韦泽突然爆发的这股子态度让祁红意登时无言以对,倒不是她怀疑儿子韦睿,而是韦泽罕见的露出的那股子流氓有产者的泼皮气息把祁红意唬住了。韦泽虽然傲慢,可极少这样赤裸裸的表现出来。祁红意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她想看到的是她心中期待的儿子,韦泽却只希望儿子能够获得自我的解放。母亲疼孩子,那是疼在外面。老爹疼儿子,那是疼在心里。

    祁睿不知道爹妈在想什么,他继续努力工作。作为政委,他还得在委员会里面承担起思想工作。幸好委员会里面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通情达理之辈,很多问题往明面上一放,大部分问题都能很顺畅的解决。

    到了1892年1月,一票海军的同志加入了委员会。和陆军不太一样,海军发觉自己要进入一个扩张期。当民朝开始进入北大西洋的时候,海军规模不得不扩大将近一倍。有海军的同志加入,委员会里面也加入了对民朝何时解决安哥拉的讨论。

    拿下安哥拉就能实现横贯非洲的铁路,拿下安哥拉就能得到在南大西洋的优良港口。至于在安哥拉的葡萄牙人,光复军没人把它放在眼里。且不说葡萄牙在安哥拉的控制只有沿海极少数的几个据点。殴打一个英国的小跟班算是个事儿么?如果英国人真的敢因此而动手的话,拿下整个南部非洲就可以彻底解决民朝进出南大西洋的问题。

    “你们觉得会有人愿意去东非么?”年轻的同志们有人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其他人面面相觑,大家都觉得这个问题光是听就不靠谱。以现在民朝的疆域版图,谁会吃饱了撑的去非洲那鬼地方。在这方面,祁睿对自己的兄弟韦坤非常佩服。这样的开拓精神真心是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我们并不知道中美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不过从现在的角度看,大概也该结束了。美国在古巴还能干什么?反gong大陆么?”韦坤坐在喀土穆的宾馆里面,和前来访问的奥匈帝国、瑞典、挪威、丹麦等国的王室贵族们详谈甚欢。

    中美战争理论上还没结束,但是欧洲已经没人认为美国有翻盘机会。战争造成了股市的剧烈动荡,凡是持有美国股票的,不管是银行、财团,或者是法人,都大亏特亏。很多人自挂东南枝,很多人怀石赴深潭,很多人信仰之跃下高楼。逝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生活。当民朝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欧洲的时候,欧洲也不得不走向民朝。作为前哨的东非行政区,以及正在筹建的塞浦路斯特别行政区,迎来了很多的外国贵客到访。

    “亲王殿下,您能确定民朝的北美部分什么时候能够向欧洲出售粮食么?”丹麦的公主带着金边眼镜,看着文雅大方又干练。

    “短期内大家要恢复生产,提供北美地区的自己需求。我认为你们应该更多的考虑我们提供的苜蓿。这次请大家来组建期货公司,就是希望有意进口苏丹苜蓿的各国派遣人员组建出货部门的审核组。关于出货的问题是个大事,你们若是不能相信苏丹苜蓿的品质与份量,那就很容易对我们没有信心。”韦坤对着所有的来访者讲述着他的期待。

    苏丹的苜蓿真的很便宜,便宜到即便加上运费也只有欧洲本地苜蓿的一半以下。对于北欧国家,苏丹苜蓿的价格不到他们本国苜蓿的三分之一。每年只能收割两次苜蓿的地区与每年能收割10-12次的苜蓿地区比价格,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是这帮贵族们知道了实情之后,反倒是有些犹豫,韦坤提出的方案实在是让他们不习惯。他们除了试探再试探之外,还是没办法完全接受韦坤的建议。

    到了夜里,韦坤到了丹麦公主卧室的门口,门打开了,韦坤从容不迫的走了进去。屋里的美人只穿了一件松软的睡衣。韦泽四处看了看,然后从床头柜上拿起了金边眼镜给丹麦的公主带上,这才把她扑到在大床上。

    完事之后,公主脑袋枕在韦坤肩头,懒洋洋的问道:“你很喜欢眼镜么?”

    “我很喜欢你带着眼镜的模样。”韦坤懒洋洋的答道。

    公主殿下把脑袋抬起,看了韦坤一眼,然后又把脑袋落下,砸在韦坤肩头。她脸上带着一副混合了‘随你喜欢’和‘男人真蠢’表情,却没再说什么。

    “我希望明天你能带头同意设定苜蓿期货机制的问题。”韦坤把身材超棒的公主妹纸搂在怀里,语气平淡的说道。

    “为什么要设立那样的机制?”丹麦公主殿下很是不解。她来这里的原因很多,具体谈业务是她最不需要承担的使命。

    韦坤拉过几个枕头垫在身后,半坐起来解释着,“断人财路胜过杀人父母。我们若是和你们本地的苜蓿以及牧草生产者抢生意,他们大概会造反。好几年前,我们曾经在罗马尼亚卖过苜蓿,结果罗马尼亚当地黑帮一把火烧了我们的苜蓿,在康斯坦察闹出过很大的事情。当然,东欧那地方不讲法律。可你们北欧那边的民众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饭碗被打破。你瞅瞅德国,到现在还没开放对东欧农产品的进口禁令。”

    公主此行前倒也无精打采的看了些前来谈判的内容,完全一无所知的跑来这里未免太过份。所以她撑起身体,微笑着纠正韦坤的说道:“德国已经在去年取消了禁令,美国粮食不能到欧洲,德国的粮食产量扛不住。”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就更应该参加这个机制,这是告诉整个参加这个体系的投资者的指数。每个国家的苜蓿的价格,对苜蓿的需求。以及各国肉类产量在内的诸多综合性指数。光是买卖苜蓿很容易就遇到危机,遇到危机就是一众人等破产。那时候怨声载道,你们能承担的了么?至少有一个能够拿出来说明的理由,才能帮着你们解决问题啊。”韦坤极力的鼓动着丹麦公主接受他的建议。

    丹麦公主噗哧一声笑道:“听你的意思,你好像把丹麦人民的幸福放在你的心里。”

    韦坤摇摇头,“我只是不希望我们的贸易成为别国的用来转移矛盾的代罪羔羊。在这个越来越混乱,经济越来越脆弱的时代,任何能够撑住的部分,都很容易成为代罪羔羊。为什么你能屹立不倒,而我就要在泥泞里面翻滚?这不公平。很多事情的真正理由就是如此,但是这又是绝不会说出口的理由。”

    对人性的看法倒是有打动公主的意思,她沉默了一阵才说道:“难道你们用了这个方式就能没问题么?”

    “用了这个之后,那就不是我们在卖,而是有人在买。这个还不同于买空卖空,而是对于欧洲国家肉类生产价格,以及肉类供应时间的判断结果。你没养过牲口所以不知道,牲口可不是魔豆,扔到土里浇上水,一夜之间就能长到天上……”韦坤觉得要从基础来讲太困难,所以忍不住嘲讽了两句。

    “我从小就有小马。我知道马匹不是一天长大的。”公主殿下反击着韦坤的说法。

    “牲口的饲养周期,吃的饲料,还有些别的玩意。只要这些的控制能够到位,每一轮多少牲口出栏是可以预期的。而苜蓿本身就是一个基础,你们当地的民众种植的牧草以及牧草加工其实也能够控制。在这个时候,其他的问题就可以得到充分的解决。大批量的生产,低廉的价格,越来越成熟的工艺。这就是个管理的概念。你们搞好了,我们就能搞的更好。这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韦坤最后用这样的双赢局面作了解释。

    就在韦坤认为自己的说服大概没什么用的时候,公主殿下问了个问题,“你这个建议好像和中国的农业合作社。”

    这样一针见血的说法让韦坤吓了一跳,他认为单纯的提出一个‘民朝农业合作社’的名词大概会让公主殿下摸不着头脑。现在看,韦坤才是那个没看清问题的家伙。

    “呵呵!”公主殿下促狭的看着韦坤笑了。直到祁睿讶异的表情从脸上消失,公主才继续说道:“我们丹麦议会里面已经有这样的建议,我们国家不大,每天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天气,相同的温度。所以农业部门希望能够学习中国,让所有的农业种植都采取相同的生产模式。你说的这个我觉得能接受。但是我们需要从你们这里引进种植的技术才行。”

    “这个不是问题。”韦坤回答的非常果断。

    “你们不怕我们的农产品强大之后和你们竞争么?”公主半真半假的用不解的语气发嗲。

    韦坤正色答道:“你们搞的好,我们就可以多卖给你们苜蓿。把肉类万里迢迢的卖去你们丹麦,那其实赚不到钱的。所以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竞争关系,而是很单纯的合作关系。”

    有了内应,韦坤第二天的会谈就掌握了相当的主动。各个国家在国内建立垂直整合的产业体系,在国际上采取横向的合作关系。韦坤提出的产业合作计划让一众贵族们中的大多数迷惑不解。让随行的一众事务官们瞠目结舌。

    如果民朝是个弱国,这样疯狂的建议大概只会落得耻笑。但是以民朝现在的国力与国势,韦坤的这番话给前来访问的欧洲各国以相当强烈的冲击。而丹麦代表的同意更让这帮人感觉到了不加入是不是不合适的疑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