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80章 兄弟登山(十一)

第480章 兄弟登山(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亲爱的亲王殿下,苏丹真的是阳光明媚。”瑞典王子殿下拽着韦坤的手依依不舍的倾诉离别之情,“看!我都被晒黑了。”

    一般来讲,白种人在烈日暴晒下皮肤会跟大虾一样变红,所谓美国南方红脖子就是这种。所以瑞典王子晒得黝黑的健康肤色实在是相当的醒目。

    “那就欢迎你多来苏丹度假。”韦坤笑道。和这帮洋鬼子中的贵族接触之后,韦坤也慢慢的觉得这群人也不是天生就是大坏蛋,因为生活环境和社会制度,这群家伙大概可以用纨绔子弟来形容。当然,纨绔子弟中也有些人才,其比例和普通人中出人才的比例差不多。

    放开瑞典王子的手,韦坤又上前和葡萄牙国王握手。“国王陛下,我相信我们两国之间可以就和平解决非洲问题达成协议。我能保证的安哥拉解决方案已经告诉殿下你了。”

    葡萄牙国王卡洛斯一世的脸色很复杂。他1863年出生,和韦坤一样。而这位国王只能统治一个小小的葡萄牙,不得不给英国当跟班。当英国舰队堵在里斯本外面的时候,他完全无能为力。和这个小国国王一比,‘亲王’韦坤则实打实的统治着近千万平方公里,数千万人口的庞大地盘。在非洲,英国人都不敢和东非行政区掰腕子。

    然后,年纪和葡萄牙国王卡洛斯一世没差别的韦坤提供了一个非常另类的提案。如果葡萄牙肯把安哥拉卖给东非行政区的话,东非行政区可以保证葡萄牙人在东非行政区享受国民待遇。一个堂堂的欧洲国家享受非洲黑人殖民地的国民待遇,听起来是如此的离谱。

    带着几乎是强挤出来的笑容,葡萄牙国王卡洛斯一世与韦坤亲切握手,“亲王殿下的建议我已经知道了。您提供了文字文书,我会把这份文书带回给议会。”

    韦坤淡淡的笑了笑,这位国王是不是乐意已经不重要。安哥拉何时易手只取决于东非行政区是否做好了战争准备。为了展现一下东非治安军的实力,包括葡萄牙国王在内的这帮欧洲贵族在喀土穆见识了一番东非治安军的检阅和演习。宽大的阅兵场上共有五万军队接受检阅。至少在欧洲贵族的眼中,这帮按照高矮划分方阵。能够走正步,行持枪礼的混合军队相当的吓人。特别是最后几个纯中国军队组成的方阵。在欧洲算是顶级精锐的英国军队平均身高也就是165厘米。中国军人的身高比英国高了5-8厘米,方阵中那些身高普遍超过170厘米的中国军人很是吓人。

    东非治安军在演习当中并没有表演散兵线,而是演习了纵队进攻横向展开的战术。散兵线对于非洲黑兄弟有些过难,而且完全没必要有让那帮自以为懂些军事的北欧贵族们看。他们看了之后大概也理解不能,以班排为单位的纵队进攻已经够让这帮家伙们瞠目结舌。

    “诸位!我们已经和大家签署了协议。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前往欧洲和诸位就这些内容签署正式协议。所以我期待诸位能够把我们的友谊维持下去。”韦坤对这帮贵族们朗声说道。

    “祝友谊!”一众应和韦坤的法语声响了起来。同时一众酒杯被高高举起,里面的上等朗姆酒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这帮家伙们离开的时候带了大箱小箱的礼物,由东非行政区派船送他们回国。葡萄牙国王的一名侍从和两名仆役根本搬不了这么多东西,最后船不得不停在港口等,直到一队奉命而来的军人上船把他的东西搬下去。

    成箱的上等朗姆酒与苦艾酒,十匹丝绸,好多用竹子加工成的器皿。还有很多皮具,小到钱包大到马鞍,还有一些很不错的非洲珍珠。葡萄牙国王对这位年轻的中国亲王很是不解,把这么多非洲土产的东西送给葡萄牙的国王,这是希望这些东西能够打动葡萄牙国王,还是让葡萄牙国王觉得非洲竟然能出产这么多好东西,所以绝对不能放弃呢?

    但是不管出于什么样的态度,葡萄牙国王相信自己大概是没能力抵抗东非行政区的武装力量。五万训练有素的军队,这远远超出了葡萄牙能够派出的兵力极限。至于和中国海军争雄,这对葡萄牙来讲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韦坤没结婚就好了!”葡萄牙国王卡洛斯一世想。如果韦坤没结婚,他就可以通过嫁妆的方式把安哥拉卖给东非行政区。而作为聘礼,韦坤也可以给葡萄牙一大笔钱。同时稳固了葡萄牙的地位。然而韦坤的已婚身份让这种可能化作乌有。

    国王陛下自然不敢把出售安哥拉交到议会里面讨论,英国人堵在门口要求葡萄牙放弃对巴西的干涉,那件事沉重的打击了葡萄牙王室在国民心中的地位。若是民众看到卡洛斯一世再次丧地辱国,他的王位大概也就到头了。所以国王命人给他准备了一些下酒菜,自己打开一瓶晶莹碧绿的苦艾酒,准备放松一下。

    果然,一口闷下去一小杯苦艾酒,飘飘然的感觉很快就来了。在这样的状态下,国王觉得自己的大脑格外清醒。他拿起笔,开始书写一份明令。命令是通过政府告诉葡萄牙民众,如果有人愿意去东非工作,政府可以帮助他们。至于报酬么,国王陛下拿出笔记本,翻到其中一页,从里面抄下来了一个数字。

    苦艾酒酒精度很高,一口闷下去非常刺激,酒下肚后格外舒服。而且中国酿制的苦艾酒好像比欧洲同类型的苦艾酒要清纯的多。喝了好几杯后,国王陛下晕乎乎的回到卧室,躺下就睡着了。

    国王陛下没想到,第二天他神清气爽的把文件交到内给里面去,很快就遭到了内阁的激烈质疑。内阁首相大声问道:“陛下,您这上面写的的是真的么?”

    拿过文件,拿出记录的本子,国王看到两个数字完全一样。然后他就不解的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有什么问题?”首相对国王的话有些无言以对。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首相说道:“陛下,这上面写,一年工作的工资大概相当30英镑。英国的人均也不过是50英镑。一年收入30英镑的英国人也很多。”

    “这和我们葡萄牙有什么关系?”国王对首相所说的逻辑完全理解不能。

    首相是想把葡萄牙的数据放到最后来说的,想在国王一问,他立刻激动的说道:“陛下。我们葡萄牙的收入很低。一年收入能够达到20英镑,在葡萄牙就是不错的收入。我们怀疑您被骗了。在非洲不可能有这样高收入的岗位。”

    “……普通的葡萄牙人去东非试试看也没什么问题吧?”葡萄牙国王给了个回答。他倒是乐得国会把注意力放到这么一个问题上去,国王陛下很担心有人提出安哥拉的问题,殖民地的匮乏盈利能力困扰葡萄牙很久了。

    “如果这只是个骗局呢?您愿意给这样的骗局背书?”首相直指问题的核心。当国王的文件送到议会的时候,不知民间疾苦的首相大人也没看出什么问题。直到财政大臣大吃一惊的指出,如果真的每年能挣30英镑,大概大部分葡萄牙公务员都会跑去非洲工作。在勾心斗角中摸爬滚打的首相大人立刻就觉得‘抓住了重点’。今年29岁的国王陛下肯定是被骗了。

    亲眼见过东非广袤的田地,见过大量的机械后,葡萄牙国王对于东非人力的短缺有了充足的感受。黑人是劣等的,这种念头在欧洲根深蒂固。那些对于葡萄牙非常先进的设备怎么可能是黑人能够熟练掌握的呢!所以东非缺乏人手。

    有了如此明确的看法,葡萄牙国王非常肯定的表态,“如果你们信不过,可以先组织五百人。是不是真的,只用一年时间就知道了。”

    就在葡萄牙国王下定决心的时候,韦坤乘坐的船已经和送丹麦公主的船前后脚的进入了丹麦哥本哈根。恋奸情热固然是原因之一,韦坤对于欧洲的变化也很是不解。男生和女士就是不一样,公主殿下态度明确的表示,如果韦坤只能在床上对谈事和办事二选一。要是都选,她就不伺候了。韦坤爽快的选择了办事。事情办完了之后,各种疑问就愈发显现。韦坤好不容易忍住了一个问题,‘以生殖系统决定地位的丹麦,难道要搞社会主义制度不成?’

    有了这样的不解,韦坤干脆就跑到了未来有可能的大客户丹麦这里一探究竟。在港口受到了‘隆重’的接待时,韦坤对于这个四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家的派头也没啥兴趣。检阅过五万部队之后,上百人的的武装力量就是阵清风。

    丹麦对于韦坤这位‘亲王殿下’非常尊敬,既然中国的海军人数大概就超过了整个丹麦的国家人口,与中国的比较已经毫无意义。礼貌接待就是丹麦国王能够做到的唯一事情。

    得知了韦坤的目的之后,丹麦国王和首相都很不理解。“亲王殿下,您为什么会对我们的制度有如此之大的兴趣?”

    “有说法你们要搞社会主义制度。我很好奇。”韦坤也不隐瞒。

    “社会主义制度……有什么问题么?”丹麦首相倒是一脸懵B的表情。

    “我们民朝搞社会主义制度那是……”韦坤做着解释。

    然而只说到一半,就被丹麦首相给打断了,“殿下,我们认为你们民朝是共产主义制度,我们搞的才是社会主义制度。”

    韦坤眨巴了好几下眼睛,在民朝的政治论述中,民朝是马克思理论,共产主义理想,社会主义制度。怎么在欧洲这帮人嘴里,民朝就成了共产主义制度了呢?过了十几瞬,韦坤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丹麦借助了一些词汇,自己做了一个界定的规矩。

    遇到这样的问题,韦坤就不得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问道:“贵国采取土地国有制么?”

    丹麦首相明确的表示了否定。

    “贵国采取人人平等的共和制么?”韦坤继续问。

    “我国采取的是有财产限制的公民制。”丹麦首相给了非常明确的回答。

    在一条条的对答里面,韦坤对丹麦这个小国寡民的国家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印象。这个国家原本想并入德国,遭到了俾斯麦的拒绝。普法战争时期,在丹麦国内的激烈矛盾下,最后王权专制被废除,建立起了君主立宪制度。之后的丹麦开始搞发展,并且试图缓解国内矛盾。1891年,丹麦引进了养老金制度,国会在1892年的目标是推广失业救济金和家庭福利金制度。

    “如果一个国家采取了土地国有制,您认为这个国家是共产主义制度还是社会主义制度?”韦坤对首相提出了问题。

    “当然是共产主义制度!”丹麦首相回答的斩钉截铁。

    “您的这种想法在欧洲好像很流行吧?”韦坤继续询问。作为中国教育下成长的青年,韦坤心中共产主义制度的标准可是高的很。因为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财富极大丰富,所以大家对于生产资料私有制毫无兴趣。基于全面合作的社会生产模式获得了全面主导地位。如果连一个土地国有制都能成为共产主义制度的标准,韦坤对于丹麦这种‘社会主义制度’的水平很没有什么信心。

    “在我们北欧,我们认为土地国有制就是共产主义制度。但是在北欧国家里面,很多人都相当支持社会主义制度。认为通过社会救济以及社会保障可以解决资本主义制度导致的社会问题。”首相大人说的很认真,也很有些心虚的意思。毕竟眼前的这位‘亲王殿下’是此时世界上最大的共产主义国家皇帝的次子。天知道这个年轻人对于政治的看法是什么样的呢?如果他真的要以‘消灭资产阶级国家’为理由发动战争,欧洲国家真心扛不住。

    等首相问完了,丹麦国王插嘴进来,“亲王殿下,您是怎么看社会主义制度的。”

    韦坤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在我们的政治书里,社会主义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的高级阶段。因为要摆脱资本主义制度的难以及解决的顽疾,所以我们对国家命脉的产业实施国有化,改变其单纯盈利的属性,将其变成以提供社会服务为核心的企业。并且通过不断提高国有企业的科技水平以及管理水平,推动社会生产力的整体发展。所以贵国这种把土地国有制都变成共产主义制度的标准,我真的不能接受。”

    当一个国家的政治判断的标准遭到如此直白的挑战之时,一众丹麦上层人物都不说话了。而坐陪的丹麦的公主殿下拉住王国的手,打起了圆场,“伯父,您何必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丹麦国王心里面苦笑,他也懒得和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家伙怄气。不过对一个手握重兵血气方刚的小家伙采取无视是非常不智的选择。天知道韦坤会不会因为意识形态的问题和丹麦闹翻。丹麦采取的一切标准和看法可都不是为了与别国为敌,万一遭到了如此的对待,真心是比窦娥都冤。

    丹麦的首相毕竟是民选的,所以比较觉得有民意支持。面对一个皇帝的儿子,他觉得极大自卑的同时还有种自卑引发的反弹。所以首相开腔问道:“以阁下的标准,我国的制度是您理论里面的哪种类型。而且您对我国的制度又什么……建议么?”

    韦坤本想上去就喷这个首相,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仔细想想,韦坤来这里是做生意的,而不是来怄气的。除非韦坤带了十几万黑兄弟组成的军队彻底征服丹麦,推翻丹麦王室,建立起新的国家。否则他说什么都毫无意义。

    我不能小孩子气!我不能小孩子气!我不能小孩子气!韦坤在心里面反复念诵三遍,然后笑道:“我对贵国的理念没有什么意见,这都是贵国的内政问题。我们从不主张干涉别国内政。”

    看到韦坤居然一副认怂的样子,丹麦首相也觉得很是意外。外交家们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而公子哥们的秉性都是要发号施令大谈特谈他们的看法,仿佛他们的看法就能主导世界一样。但是首相又不敢相信,因为只要出现‘但是’一词,韦坤就可以发表完全不同的看法。

    “我此行的目的是和贵国就畜牧业问题进行谈判,因为贵国的国土位置很合适,以贵国与德国和英国的关系,大概是能够大量向两国提供廉价的肉类。而这种廉价的肉类大概需要从我们东非购买大量的廉价苜蓿。所以我的一切意见都是希望能够让这单生意可以快速完成。”韦坤表达了他的本来目的。

    听了这话,一部分丹麦上层感到满意,而另一部分丹麦上层感到讶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