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81章 兄弟登山(十二)

第481章 兄弟登山(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坤。社会主义只是个称呼而已,你何必这么在意。看着也太小孩子了!”丹麦公主在外面的时候很随意,回到了本国之后立刻就显出温良贤淑的大家闺秀风范。即便是在批评韦坤的时候也保持了公开的态度。也就是说是在正式会面情况下讲出她的看法。

    “那是两码事。我即便是知道你们赋予那个名词的含义和我们民朝赋予这个名词的含义不同,可是我就是难以接受。”祁睿对面是几位丹麦的贵族和上层,这些人看到祁睿绷着脸,非常严肃的说道。

    “韦坤。对相同名词的不同定义,这是很常见的事情。”丹麦公主还是尝试劝说韦坤不要这么孩子气,因为她那位身为丹麦国王的伯父已经私下表示了对韦坤的不满。丹麦上层里面普通对韦坤有种敌视。

    其实韦坤此时已经逐渐从不快中解脱出来。他也知道自己的不快其实是单纯的肉体反应,当后天自我创造出来的神经元连接遭遇到‘不同事实’的刺激,韦坤和正常人类一样,第一反应都是‘否认’。如果单纯从理论上讲,遇到不同立场不同态度的选择很正常。但是有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解是韦坤三观的核心之一,是韦坤的信仰。如果否定这些的是更科学更人道的理论也就罢了,一群保守的欧洲贵族当权派对这套体系的攻击,韦坤除了立刻生出强烈的反对情绪之外,实在是没办法生出其他想法来。所以他非常不爽的答道:“我即便是知道,但是这个牵扯我的世界观。我能接受,但是一时半会儿没办法适应。”

    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兴风作浪的家伙,这些家伙办正事的能力未必值得认同,挑拨事端的能力却是一流的。一位丹麦贵族笑着问道:“亲王殿下,我听说在中国所有的一切都是归国家所有,父母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遗赠给子女。”

    韦坤本来不想多说什么,被人这么挑衅,他翻了翻眼睛,“任何最荒谬的流言都会有市场,而且还有很多人出于各种理由坚信不疑或者坚定的传播。所以我不知道您是属于前者或者属于后者。”

    被如此强硬的抢白,那位贵族登时就脸上挂不住了。他没有讪讪的闭嘴不言,而是恼羞成怒的用一番欧洲贵族污蔑共产主义的那套说辞开始胡言乱语。韦坤静静的听着,国内的党校讲述阶级矛盾不可调和。既然资产和资本是推动无论资本主义制度国家或者社会主义制度国家的手段,掌握了资本和资产之后自然就掌握了力量。

    对于普通人民来说,他们有财产却很少有资产,对于这些你死我活的斗争并不在意。对于欧洲资本家以及欧洲统治者们来讲,公有制的强势存在就是在毫不妥协的否定私有制,对他们很大一部分实施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制度有着刻骨的仇恨。既然有了这样的仇恨,他们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攻击自然是无情乃至于无脑的。

    等那厮从口沫横飞说道口干舌燥不得不停下来,韦坤才冷冷的问:“你去过中国么?这些是你去中国调查得来了情报么?”

    那位贵族喝了整整一杯水后傲然说道:“大家都是这么讲的,难道还有错不成?”

    韦泽嘲讽的露出了笑容,“有一件事是绝对没错的,在我们中国有句广为流传的话,没有调差就没有发言权。你没有调查过中国的情况,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说的这些都是屁话。”

    那位贵族的脸色登时变白,然后他带着要发狂的态势恶狠狠的问道:“难道中国的人民没有自己的土地,这也是假的不成?”

    “中国人民有自己耕种可以收获的土地,选择做农业工人的中国人民不仅有土地,还有国家的帮助。对你们来讲,土地是有价值的财产。对我们来讲,土地只是一种生产资料,是用来搞生产的。”韦坤忍不住想让那个贵族理解两种制度的不同。

    “说到底,中国民众还是没有土地么。”丹麦贵族却是自己认为自己赢了般的嘲讽道。

    韦坤冷笑一声,“在中国,不是只有中国民众没有自己的土地,在中国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自己的土地。这才是中国的现状,你听了是不是觉得很有自豪的感觉,因为你比中国的皇帝还强,拥有属于你自己的土地。”

    按照韦坤的想法,那位丹麦贵族大概会继续洋洋得意。没想到提到中国皇帝之后,那位贵族却意外的蔫了。以韦坤的看法,外国的皇帝和国王和贵族算个毛,那位贵族的表现这让韦坤实在是理解不能。

    当然,支持韦坤的人也不是没有,旁边一位看着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小伙子有些怯生生的问:“亲王殿下,土地国有制的好处在哪里?既然中国要如此坚定的实施这样的政策,一定会有你们的理由吧。”

    难道我遇到一个背叛阶级的个人?或者仅仅是一个好奇心以及良心尚存的小家伙?韦坤心里面生出了些疑惑,不过他还是从容的解释着:“两千年来,中国数次大规模的朝代更迭都与土地制度崩溃有关。进入工业化之后,一边是快速工业化,一边是生产力快速提升。土地国有制保证了土地加劳动力生产出来的粮食以没有盘剥和附加的价格进入流通市场,让人民群众能够享受到低廉的粮食价格。小伙子,你要是在丹麦做一个社会调查的话,你就会发现粮价里面很大一部分成本都是各种基于土地私有制的附加,而不是简单的人民种地成本支出以及劳动力支出的核算出来的价格。”

    “韦坤!够了!”丹麦公主忍不住用不该女性使用的词汇打断了韦坤的话。周围的那些陪坐的女客们一脸懵B,完全听不明白韦坤在讲什么。那些能够听懂一点韦坤所讲内容的男客们则是露出苦大仇恨的表情,看得出他们对于土地国有制的明确态度。

    韦坤也果断的闭上了嘴。被人这么围攻让他很生气,所以韦坤忍不住想起国内的党校课程里面就对民朝的现代化历程有那么两节课。光复党党主席韦泽对于旧社会的打击是非常严厉的,除了搞劳动人民翻身做主人之外,对于以前土地私有制下的‘社会上层’还采取了《贱民法》来进行限制和打击。

    《贱民法》的意义不仅仅是让人民认识到这帮旧上层在民朝是不受待见的,还通过十几年的限制,将他们挡在学校考试体系之外。普通人民出身的毕业生占据了公务员系统,普通人民的受教育率赶上甚至超过那些旧上层之后,取消《贱民法》才没有让那些人有沉渣泛起的机会。

    这帮欧洲贵族让韦坤联想起了《贱民法》里面对贱民的定义范畴,可以毫不夸张的讲,现在这屋子人在民朝刚立国的时候,大概连《贱民法》都摸不上边。在《贱民法》里面规定的贱民们好歹还能上个小学,除了不能去考公务员之外,别的生活不怎么受影响。而满清贵族在民朝只有死路一条,民朝杀起这帮人毫不手软。

    韦坤曾经觉得他老爹韦泽杀戮过甚,现在见识了真正的‘贵族’,韦坤突然觉得自己能理解老爹韦泽的狠辣。只要真正支持土地国有制度的人,很少会不对这帮人起杀心的。韦坤自己已经是在心里给这帮家伙判了死刑。

    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场贵族们的会面很快就散了,韦坤一点都不觉得可惜。见识了这帮丹麦贵族的操行之后,他觉得还是劳动者最可爱。以韦坤在山西的工作经验,素来保守的山西民众根本不在乎土地是归谁所有,他们在乎的是有没有人会夺走他们的土地,他们在乎的是村里试验田用的良种和化肥能不能如约卖给他们。到了秋天的时候,他们也会在乎国家收粮的价格会不会更高一些。

    即便在非洲,黑兄弟们也不在乎土地归谁所有,他们在呵斥和勒令下,特别是在日本劳工的带动下也会干活挣钱滴。至于日本劳工么……,每次他们按照约定领到政府给他们的物资时候,这帮人都点头哈腰的表现出发自内心的感恩戴德来。甚至弄到韦坤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韦坤对大家的期待只有一个,就是一起努力干活挣钱。平平淡淡才是真。即便没有表现出那样的激动,政府其实也不在乎的。

    和韦坤一起来的还有几名农业技术人员,他们的任务就是在丹麦走上一圈,实地调查一下丹麦人民的耕种水平。对于这么一个4万多平方公里,也就是长宽各200公里的小国,走一圈其实不费力。

    这几名技术人员回来的很快,对于丹麦这个地方他们是赞不绝口。土地平整,林木茂盛,气候虽然不是那种非常适宜种庄稼的气候,却胜在气候非常稳定,虫害极少,土壤也有足够的湿度,种植比较单一的粮食以及青饲料非常合适。技术人员一致认为,就丹麦这块地,配合了从东非运来的苜蓿干草,非常适合搞畜牧业。大量的牛羊猪的粪便经过蚯蚓加工,又能让丹麦的土地更加肥沃。

    等他们叙说完,韦坤冷静的说了一句,“自然禀赋好但是社会制度差,那也是没用。”

    几名技术人员愣住了,他们没想到韦坤韦书记居然讲起了政治问题。韦坤冷静的把他与丹麦贵族的争执向同志们讲了,这帮年轻的农业技术人员当然选择支持韦坤。

    “那些狗贵族竟然敢嘲笑咱们的社会主义制度,真是瞎了他们狗眼!”

    “我们在乡下看到很多丹麦人家里面穷的叮当响,差不多家徒四壁。我在国内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么惨的地方。就是非洲基础那么差的地方,这些年进步也很大。”

    “这些人自己搞不好国家,还敢嘲笑我们,真的是该死!”

    现代民族国家都有非常强烈的向心力,民朝格外重视教育,特别是思想教育。年轻人在国内大骂政府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这不意味着这帮年轻人面对民朝遭到外国人不公正的批评之时会帮着外国人。中国是个文明国家,民朝又没有遭到那种彻底被打断脊梁的悲惨百年,国家自豪感并没有因为这帮年轻人走过万里路而被消磨殆尽。正因为他们走过万里路,才能清楚的看到民朝的强大与先进,反倒对祖国更有信心。

    韦坤头衔里面最重要的不是苏丹三郡的郡守,而是苏丹三郡的党委书记。和这个党委书记持平的的则是东非行政区党委候补委员。也就是说一旦东非行政区党委常委出现空缺,韦坤就要到南瞻市出任常委以及东非行政区的重要工作。

    身为党务工作者,韦坤必须得注重党建。这些中国技术人员无疑就是潜在党员。和韦坤一起来的这几名同志被人重视,里面除了党员之外就是预备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韦坤心情不爽,就干脆召开党会。会议主题就是和大家谈谈对于农业和土地国有制的看法。

    “我们家乡原本穷得很,大家不懂怎么改良土壤,盐碱地多,只能种高粱。现在的高粱面窝窝头里头七分是白面,三分是高粱面。我小的时候窝窝头那是真的纯高粱面窝窝头。第一次吃纯白面馒头之后,我还就奇怪,家为什么要放着这么好吃的面不种,偏偏要去种不好吃的高粱。后来农业学校搞委培,我就报名。没想到竟然给我分到了非洲。不过我更没想到,在非洲我挣的钱比在国内要多的多。”

    “我从小就喜欢跟着社区种花的老头子一起刨坑挖土,总想自己有好大的地种。这才报名农业学院。”

    ……

    大家先是介绍了一下自己为啥会走上农业技术这条路。原因看着各不相同,但是都是因为一些事情引发了这些同志对于农业技术工作的喜爱或者关注。

    “非得说,我也想当大地主大贵族,高高在上,每天拎着鸟笼子,带着狗腿子在地盘上逛。看家那家姑娘不错,就抢回去……”比较逗的家伙总是有的,而且这明显是来自经典的土改电影上的恶霸形象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大家都是年轻的男性,有这样的幻想再正常不过。

    “不过呢,我发觉要是想满足的想法。我就只能搞奴隶制或者封建制度。这么做不对,而且我根本没能耐办到这些,所以我就支持土地国有制。这个制度很对,还能让我挣很多钱。我支持。”

    “干这些年农业,不得不学着计算成本。一算成本,我觉得还是土地国有制成本低。只要基层政府别瞎搞,别什么都往农民身上摊派。这日子就好过的很。”

    “现在国内不缺地了。我们有南海,有东北,打下来北美之后更是多出来那么多的土地。年轻人都愿意往城里去,愿意自己出来闯闯。即便是失败了,回去之后还有地种。土地国有制后,大家都很安心。既然土地有国家保障,政府总是要讲点道理的。”

    韦坤一直是接受党校干校教育,理论上不差,不过他现在发觉中国人,特别是接受过教育的年轻人的见识非常不得了。对于党校里面年纪比较大的一些人,土改是个非常不得了的大事。然而对于这帮年轻人而言,土改就如空气般自然存在。他们记事的时候开始,土改已经基本完成。不管有多少人在骂土改,但是政治书的讲的很明确,土地国有就是人民拥有。而且民朝的光复党在这些基本的政治理念上抓的很紧。这让韦坤心里面叹道:统治阶级,党的建设,真心是关键。

    到了会议后面,韦坤就得发言。他慢悠悠的说道:“同志们,我是这么觉得。对于咱们的父辈,土地国有化,耕者有其田,是一个攸关生死的问题。在他们的年代,没有地就意味着要饿死。有了土地就有了生活下去的基础。所以他们有他们对土改和土地国有制的看法。有些人反对,有些人支持,有些人觉得不足。这都有个时代的特征。”

    这帮年轻人本来觉得这党会就是个在一起说说话,发泄一下的地方。讨论了一番之后,大家有了交流,于是有了些隐隐约约但是说不出的感觉。听韦坤这么一讲,同志们觉得很有道理。这真的解决了他们对父祖辈很多看法的迷惑不解。

    韦坤继续说道:“对于我们这一带而言,农村不是我们唯一安身立命的地方,种地也不是我们唯一能操持的营生。到城市到工厂到那些国营的企业工作,大家觉得比在农村好很多。对我们来说,土改不是活下去或者活不下去的问题。种地只是一个职业,我们希望自己不管干什么职业,都能多挣钱,过上更好的生活。这和我们父辈遇到的问题已经不同。我们是要过的更好,所有的政策如果不能达成这个目的,我们就不会觉得这个政策好。大家觉得是不是这样?”

    “没错!没错!”

    “就是如此!”

    一众年轻同志们纷纷点头。长期饥饿从来不存在于这帮同志的记忆里面,他们的人生目标都是如何成为有用的人,过上很好的生活。到了这遥远的非洲绝非是这帮人不到非洲就要饿死,或者是为了更好的升迁,或者是为了比国内高很多的工资。总之,这些人都是为了赚更多钱而去想方设法打更多粮食。这些人一个月赚到的钱,大概就能抵他们父祖辈种地时候一年的家庭收入。明白了这点,大家都觉得很有收获。心情变得很不错。

    “丹麦不是欧洲大国,不知道欧洲大国的看法。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韦坤又把话题转会到了最初的问题,“搞君主制的国家,搞生产都不靠谱!”

    “赞成!”虽然对君主制其实没了解,但是年轻人对于敢嘲笑民朝制度的国家表示了自己的鄙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