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82章 兄弟登山(十三)

第482章 兄弟登山(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如果这么搞下去,也许二十年后东非行政区就可以单挑欧洲国家。”

    “靠这群黑兄弟?”

    “靠这群黑兄弟大概就成!”

    在游轮驶过苏伊士运河的时候,与韦坤同行的农业技术人员忍不住争论起来。从丹麦回苏丹的沿途之上,这群人顺道访问了沿途国家。既然是农业技术人员,大家自然希望能浮光掠影的瞥一下欧洲各国的农业状况。

    结果只有在法国一家,外交部门请求法国政府帮忙,法国政府就真的帮着联络了几个农场让这群家伙参观。而其他的国家,特别是那些王权国家,这个请求得到的结果都很不怎么样。组织的参观都是当地很不怎么样的小农场,甚至是普通的农民。大型农场管制森严,那几个国家的地方官甚至不敢招惹。

    地方豪强跩到如此地步,民朝的年轻人们对欧洲的未来实在是不看好。非洲也有规模比较大,风气比较凶悍的部落,大概能在现阶段的东非做到如此地步。但是拿这些野人和欧洲国家的豪强比,本身就不正常。

    “二十年后的东非大概能靠自己和入侵的欧洲国家打一打。”韦坤并没有这么乐观。两千年前罗马人统治着地中海,东非黑兄弟的水平和现在差距有限。也就是说,两千年间黑兄弟们的进步非常有限。欧洲即便经历了罗马崩溃,蛮族入侵,以及宗教神权的黑暗时代。但是欧洲这两千年间积累了文明,获得了进步。指望东非这地方二十年走过欧洲两千年的路,这明显不可能。

    轮船在苏伊士运河里面龟速般航行,这速度让马上就能回到苏丹的年轻人愈发焦虑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这龟速的航行实在是太慢,大家也不会谈起让人情绪如此激烈的话题。

    “英国人为什么不把运河疏通一下?如果还是这么一个速度的话,我们的苜蓿大概没办法很顺畅的运到地中海。”终于有人开始询问这个关键性问题。

    “英国人害怕苏伊士运河能通航太大的战舰,就会被我们中国的军舰给夺走。”韦坤笑着说了个实话。

    听了这个实话,同志们反倒是更来了情绪,强硬的态度立刻就出来了,“就英国现在的熊样,我们就没办法解决他们不成?东非是有能力单独解决英国滴!”

    “呵呵呵!”韦坤不想嘲笑同志,因为他知道同志们此时的焦虑情绪不是对英国有敌意,而是对英国人控制的苏伊士运河如此拥挤感到极大不爽。想了想,韦坤说道:“我们给中央打个报告,希望中央能够考虑一下东非农产品出口的通道问题。”

    韦坤的报告由王明山审批后,转给了中央。因为这是高级党组织提交的报告,所以直送给光复党的党主席韦泽。秘书送报告进去的时候,就见新任的中华民朝国家主席沈心正站在光复党党主席韦泽的面前,情绪稍显激动的说着什么。

    秘书很想凑过去听,不过警卫员把他挡在外面。把这报告交给韦泽办公室主任,秘书怀着极大的好奇离开了。党政军的权柄一度全部在韦泽手中,民朝法律规定主席一届五年,最多可以连任两届。不过这玩意对韦泽没用,因为人大这个民朝的权力机构将所属于国家的公权力渡让给韦泽,也就是说,法律确定韦泽不受法律约束。或者更准确的讲,国家无条件的为韦泽背书。当然,中国的情况决定了,韦泽并没有使用国家渡让的权力为他个人服务,而是使用这样的权力为人民服务去了。这很符合中国的文化传统,也就是说最高权力者为人民服务,而人民拥护最高权力者。这种文化理念正随着新的中国热在欧洲掀起了狂潮。不管是欧洲的左翼或者右翼,不管是资产阶级或者无产阶级,都对这种政治伦理大加赞赏。

    当然,韦泽本人的主席任期不受限制,但是沈心就不是。可对于秘书来讲,十年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就如同十年的皇帝,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位置,是一个令人无比羡慕的位置。对于沈心的‘好运’,秘书非常嫉妒。

    以国家主席的高位,沈心还是跟小学生一样站在韦泽面前。他此时的情绪比较激动,所以没有坐下,而韦泽原本是让沈心坐下说话的。

    “都督,我认为祁睿应该升中将。您固然有别的想法,可是我觉得军队就是军队,必须按功行赏。以祁睿的功劳,升上将也不稀奇。这次一次性晋升了十名上将,变成十二名,我认为是非常适合的。”沈心情绪很是激动。

    韦泽眉头微皱,祁睿作为他的儿子并不是很有利的事情。所以韦泽宁肯让祁睿稍微受点委屈,以避免其他人的嫉妒。嫉妒心是人类的本能反应,天生就有这样的脑部区域和神经元连接。韦泽认为祁睿过度的曝光不是好事。但是沈心的看法明显不同,沈心的理由很简单,纪律和秩序绝不能不公平。把没有能力的人强行推上高位是一种不公平,让有能力的人没机会爬上高位也是不公平。

    这样的看法没问题,但是韦泽对祁睿是父亲对儿子的心态,而不是上司对属下的心态。从单纯大浪淘沙的角度而言,沈心的话没错。有能力的就上,没能力的就滚。而且在团长时候有能力的,升到师长之后证明没能力,那就可以滚蛋了。然而韦泽认为祁睿本人的能力还不足以承担更高的职务。或者说以祁睿现在的能力去承担更高职务,失败的可能性相当高。作为老爹,那是断然不肯让儿子冒如此之大的风险。

    沈心继续表态:“我现在是军委常委,这件事我不知道就算了。既然我知道了,我就要发言。”

    韦泽并没有被沈心的强硬表态所动摇,到他这个位置已经没什么好动摇的。每个人对韦泽的选择都会有千般揣测,韦泽已经不就自己的想法做任何私人角度的解释。如果解释了还不如不解释,那就没什么好解释的。

    但是沈心阐述的理念让韦泽也觉得有些价值,过份的压制祁睿也未必是好事。如果连沈心都看不下去,下面的人大概是更加流言四起。既然每件事都会有各种过度解读,符合基本道理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做法。

    “好吧。我会给祁睿签发中将的晋升命令。不过我想让他退役,到北美去工作。”韦泽答道。说完这话,韦泽看到主席沈心脸上终于松弛了一些,他就指了指沙发,让沈心坐下。等沈心坐下之后,韦泽问道:“祁睿能够晋升,对你的工作有帮助么?”

    沈心一愣,接下来整个人都露出不自在的表情。并不是韦泽说错了什么,而是韦泽点中了沈心心里面的事情。他这么做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祁睿,而是为了沈心自己的工作。如果国家主席只是一个花瓶的话,这么位高权重的职务就没有意义了。沈心对韦泽的忠诚自然满分,但是忠诚心与奴才心从来不是一回事。更不用说,沈心是老兄弟。这帮老兄弟们有一个特点,他们固然有着旧时代的忠诚心理念,但是他们追随韦泽的最大动力是认同韦泽向他们阐述的理想。沈心虽然承认自己远不如韦泽,但是沈心也是有理想的人。

    “都督,我希望能够强化社会管理。北美这么好的一大块地,若是弄成了小农经济,我觉得就是大失败。”沈心讲述着他的想法,“所以我认为一个强有力的产业制度是关键。这种产业制度要是能达到部队的水平就好了。”

    韦泽心里面一阵的失望。军人出身的人就是这么一种军人的做派,他们认为军队的命令型模式才是最好的。从单纯的理论上讲,精细的调研,训练,准备,选择最好的时机,实施强有力的行动。在管理上从上到下统一理念。这玩意从理论上看很美,真的很美。但是这玩意真的不适合用在国家治理上。

    “我认为你不要把制度上的纪律性和党内的纪律性弄混。”韦泽答道。说完这话之后,韦泽就有些失望,他觉得自己其实是在给沈心找借口。

    果然,沈心眼前一亮。立刻就有了精神。韦泽心里面叹口气,却从容的说道:“沈心。我觉得你别想这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做这个工作有很大难度,心里面的期待与现实之间的落差太大,我也知道。这时候你需要的是能沉住气。把五年计划里面剩下的三年先执行好。”

    “五年计划不是由都督您来把握的么?”沈心问。

    韦泽忍不住重重的呼了口气,但是只是一瞬的不满之后,韦泽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党的制度也历经几十年的发展,才逐渐有了一个制度。而美国佬们的国家发展则是建立在坚定的‘宪法基础’之上。不管美国宪法有多少修订案,给原本的宪法打了多少补丁,说了多少绕圈子的话。但是美国好歹强调,他们有一部宪法。如果只是二十年,就让现在的民朝有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制度和水平,这真心是非常离谱的愿望。

    不快的心情从韦泽心中被扫荡一空,多少年的锤炼让韦泽平静的开口说道:“每一届的主席,都要完成上一届定下来的五年计划。为什么五年计划不是同一个任期内完成?主席的任期是五年,五年计划也是五年。为什么不能上台就定,下台结束?沈心你考虑过么?”

    沈心当然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那时候的考虑基础是‘韦泽始终执政’。现在沈心当上了国家主席,原先的考虑基础变了,沈心发现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考虑得全面重来才行。所以沈心干脆的摇头,“都督,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朝令夕改,人亡政息,这都是历史上的常态。你读过很多书,肯定知道多少事情都是这么败坏掉的。当一个执政体系无法有效实施政策延续之后,之后的事情就是打补丁,然后灭亡。你对此有认同么?”韦泽问沈心。

    沈心连连点头,“我认同。”

    “所以呢,强调制度的可靠性,就是在于哪怕换了人,政策还能继续执行。而且后面的同志能够继续完成这个政策,并且在执行的过程中承上启下。每一个五年计划都要跨越两个任期,就是如此。五年计划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执行的团队自己没了执行力,或者执行中不能实事求是。”韦泽说道后来,想起了他痛恨的很多事情,脸色变得更严肃起来。

    沈心此时没有注意到韦泽的表情,韦泽的讲述很简单。但是对沈心来说已经足够复杂。即便没有韦泽的能力,沈心也是这个时代里面的佼佼者之一,从国家的政策执行,政策制定层面上考虑问题,对沈心毫无压力。因为他本人就是执行和制定者之一。但是从制度的延续性,从制度自身的活力角度看待制度,沈心以前从来没有尝试去涉猎这样的层次。

    过了好一阵,沈心才开口说道:“都督,您讲的这些……难度好大!”

    “沈心,我是一定会死的。我觉得你也不太可能活到千岁万岁……”韦泽笑道。

    沈心立刻打断了韦泽的话,“都督,我可是想退休之后拿着我那票钱好好地享受一番。别说千岁万岁,到了年龄我就要退休。”

    无视沈心的表忠心的话,韦泽继续说道:“这个时代总归是年轻人的,我觉得呢,当了这么大的官,有自己的理想,那就好好的解决我们工作时候面对的问题。同时给孩子们打下基础,尽可能留给他们一个比较科学的制度。当然了,等孩子们上台之后,他们就自己搞去。子孙自有子孙福。我马上六十了,我发觉世界上大部分不幸,都是因为认为世界上‘有步骤明确的必然’,从而引发出来的结果。那帮模仿力很强的聪明孩子,最容易吃的就是这个亏。”

    沈心怀疑韦泽所说的‘模仿力很强的聪明孩子’其实指的是祁睿,至少沈心觉得祁睿的确可以用这段话来形容。有了这样的感觉,沈心就不去触及这个问题。他认知答道:“都督,我会调整思路,努力完成五年计划。”

    韦泽点点头,“坐了主席的位置,这就是主席的工作。主席下面有总理,有一众的部门,有这么大的权力,就是为了让主席能够完成这方面的工作。这就是我们的制度。”

    沈心很感动,却又生出一种滑稽的感觉。民朝权力最大的人不是沈心,也不是拥有了国家主席地位的人。现在民朝权力最大的人其实是韦泽。只要韦泽说一句话,沈心相信会有无数人的立刻冲上来把沈心从主席的位置上拖下去。当然,沈心是绝对不会把这话说出来的。

    等沈心走后,机要秘书就把封皮上有王明山字样的文件送给了韦泽。王明山和沈心是好朋友,韦泽看到这信封就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虽然不是韦泽刻意的决定,但是他的两个儿子就在王明山和沈心这一对好兄弟手下工作。这种巧合未免太有趣。

    打开信封拿出文件一看,东非行政区的书记王明山转批了一份苏丹三郡书记韦坤写的一份报告。报告里面对出访欧洲做了些叙述,然后提出了三个请求。一、利用东非距离欧洲如此之近的地理在东非行政区建立起一个欧洲研究中心。二、请求中央施压英国,让英国疏通苏伊士运河。三、请求中央对东非发展做出一些理论上的指导,方便东非地方上的同志们能够更清楚的看到苏丹的过去现在未来,以获得同志们内心的稳定。

    韦泽忍不住露出了笑意,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也认识到制度的问题。一个政权若是没有理念和制度,若是不能给大家指出一个明确的未来,自然就会造成混乱。任何政权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如果是落后的制度,搞搞血统继承君权神授就够了。而稍微好点的,搞搞‘民意’为基础的虚伪理念,把选举从公民到人民,也能扛过去。但是到了社会主义制度,这些假玩意就无法执行。和21世纪无数对欧美民主采取蔑视的中国年轻人一样,打动韦泽的是‘科学社会主义’。什么东西科学了,那自然就不同。

    所以韦泽并没有立刻批示这份文件,而是跑去找恩叔。恩叔到中国几年,习惯了东方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之后,整个人看着精神矍铄。读了韦坤的文件后,恩叔放下眼镜,“阁下,你是想让我帮着写篇理论指导么?”

    “是的。”韦泽答道。恩叔的《反杜林论》写的极为精彩,其他的文章也都非常精妙。韦泽很想看看恩叔对这个‘历史新时代’的评价。

    “阁下。您虽然是个共和主义者,但是为什么想要让您的儿子继承权力呢?”恩叔却转移了话题。

    韦泽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不是继承。我也得做个最糟糕的准备。如果我死之前,民朝没能进入对共和制的全面支持,要是在继续社会主义制度与搞什么狗屁选举之间。我只能让儿子当主席。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向现实屈服。”

    这个时代的其他人大概理解不了韦泽的看法,或者即便理解却也不能接受。而恩叔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却闭嘴不言。这让韦泽觉得很安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